第50章 第五十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黑色的保时捷快速的行驶在公路上。这辆车是琴酒从中原中也车库中选择的一辆, 据说跟他以前的那辆车很像。琴酒加入港口黑手党的第一件事,就是做司机,开车送芥川龙之介和中原中也去那名被害的黑蜥蜴成员山田勇的老家。

那是一个朴实的汉子, 就连长相都带了点憨厚,但生的人高马大, 乡下孩子从小就身体倍儿棒, 有着一身令人羡慕的腱子肉。穿上黑西装后,气势就上来了,很容易让人忽略他长相上的憨厚。能够成为港口黑手党中武斗组织黑蜥蜴的成员,他的实力也是毋庸置疑的。

山田勇的老家在一个经济不是很发达的小镇上, 这种走出门几乎都是熟面孔的地方, 发生了灭门惨案,足以令所有人都心里发毛。在警方没有查出凶手前, 街上的行人都少了许多。

车在山田家门口停下。山田家临街, 他们甚至不需要找地方停车,直接停在路边就行了。

“就是这里?”中原中也的视线透过车窗看去, 山田家很普通, 跟旁边邻居家的房子没什么两样。鼻尖甚至能嗅到一丝铁锈味, 那是血的味道,他并不陌生。

芥川龙之介点头, “资料上是这个地址。不过里面有人, 我们等下再进去。”

此时正在山田家里的人是当地的警方以及因为迟迟无法破案而请来协助寻找线索的名侦探毛利小五郎一行人。

毛利小五郎把这栋不算大的房子上上下下给看了一遍,墙上、天花板上、地板上已经干涸的血迹实在太过于夸张, 地上画着的白色轮廓线形状也特别奇怪, 配合照片食用很是令人反胃。他也算是身经百战了, 可这次的案件算得上他遇到的案件中凶手手法最残忍的一个。

他伸手扯了扯领口, 把系好的领带给扯开了一些, 顿时觉得呼吸通畅了不少。他从进来这栋房子开始就感觉心里毛毛的,有种想要拔腿逃跑的冲动。

“咦?这个是弹孔吗?”稚嫩的嗓音从毛利小五郎身后响起。

毛利小五郎额头青筋爆出,他握紧拳头转身冲着小鬼大吼:“你怎么又跟来了?不是让你和小兰呆在酒店不要出来吗?”

江户川柯南露出笑脸,“这些不重要啦,叔叔,当务之急还是先查案吧。”

“啧,我当然知道,还用你这个小鬼来提醒?”来都来了,总不能把人丢出去,毛利小五郎压下满腹的怒气,继续观察现场。不过柯南发现的弹孔确实很奇怪,他找来一起前来的警员问:“这个弹孔是怎么回事?”

“我们在现场发现了一把手/枪,经过查验,枪上的指纹属于被害者之一的山田勇,弹孔和弹壳也都与现场发现的枪的型号吻合。我们猜测山田勇与凶手有过搏斗,并在搏斗过程中开枪射击。”警员说道。

“可是山田勇为什么会有枪?”江户川柯南先毛利小五郎一步问出疑惑。

警员看了看江户川柯南,又看了看毛利小五郎,觉得真不愧是名侦探家的孩子,这么小就把侦探扮演得有模有样了。“山田勇常年不在家,据周围邻居说他总是穿着黑色西装,看上去像是在混黑。如果这是真的的话,那他有枪也不是很意外。”

混黑?毛利小五郎突然灵光一闪,“会不会是山田勇在外面得罪的仇家作案呢?”他越想越觉得是这么回事。山田家家中财物并没有被动过,如果凶手不是劫财的话,那么仇杀的可能性非常高。而山田家除了山田勇离开家乡去外面打工了,其他人都留在老家,且为人和善,并没有得罪过谁。怎么想,都应该是在外面混黑的山田勇在回家过年的时候把他的仇家也招惹来了。

自觉逻辑恰当的毛利小五郎夸耀般的说出了自己的猜测。

“真不愧是毛利先生,这么说很有道理诶!”警员拍着手赞道。

“哈哈哈,哪里哪里,这种事对名侦探毛利小五郎我来说简单得很,小case啦!”

不对。江户川柯南环顾周围,觉得事情没这么简单。首先,虽然山田勇开了枪,但现场并没有别的打斗痕迹,不仅没有打斗痕迹,家具摆放非常整齐,不像是经历过搏斗的样子。那说明凶手在山田勇开枪后就把人制服了。其次,如果只是单纯的寻仇,那被害者缺失的肢体去哪儿了?凶手杀人为何又要带走被害者大部分的肢体?这说不通。

外面,在看到山田家有警察出入后,芥川龙之介三人就先开着车离开了。他们也没走远,就是开着车在附近的街区转悠,准备等警察离开后,他们再去山田家查看情况。

这一等,就到了晚上。

黑暗笼罩着大地,家家户户亮着灯,驱走了黑暗带来的不安。然而唯独有一栋房子没有一点儿灯光,黑漆漆,阴森森。

轿车悄声停在门口,三个穿着黑色外套的人与黑夜很好的融合在了一起。

“走吧!”领头的中原中也推开了门,率先走了进去。芥川龙之介和琴酒紧随其后。

一楼的客厅和厨房有着大量的血迹,尤其是客厅的沙发,浓重的血腥味从上面溢散出来。应该是凶手行凶的时候,沙发上不止一人,厨房有一人,几乎没有任何反抗就被杀死。通往二楼的楼梯,在楼梯口有着大量血迹,估计是听到了楼下的动静,有人从楼梯那里下来查看情况,然后被杀死。

三人正准备查看二楼的情况,突然吱嘎一声,他们听到大门被推开的声音。

夜深人静的时候,又是这样的情况下,来到这里的不会是警察,也不可能是周围的邻居,那会是谁呢?

凶手吗?

这个想法在三人的脑海中同时亮起。

他们瞬间贴着墙壁蹲下,把自己藏进阴影中。三人都是穿的黑色衣服,这一蹲倒真是不容易被发现。

那是……

芥川龙之介眼睛蓦的睁大。

那是熊猫吗?不,应该不可能是熊猫,是穿着熊猫玩偶服的人吧?

一只直立行走的大熊猫让想要观察的三人都楞了一下,直接把熊猫旁边的银色短发,用衣领把下半张脸给遮了的少年给忽略掉了。

只见熊猫走进来后左右看了下,然后开口说话了。“现场真的是血淋淋的啊。”

旁边的银发少年赞同道:“鲑鱼。”然后他指着地板又道:“木鱼花。”

熊猫看了看地板,“残秽都快消失了,根本没办法追踪嘛。”

“明太子。”

“确实很麻烦,闹出这么大的动静,都不像是二级咒灵做出来的了。”

咒灵?

芥川龙之介稍稍愣了一下,他对咒灵了解不多,但也知道咒灵是什么。咒灵诞生于人类的负面情绪,被咒术师划分为五个等级,最低等的四级和最高的特级。他之所以知道咒灵,还是因为地狱关押着几个特别危险的特级咒灵,当然,那是未来的事了,至少这个时间段地狱是否有关押特级咒灵他并不能肯定。

那这两个人就是咒术师?难道山田勇一家的惨案是咒灵做的?

突然,一只手轻轻落在芥川龙之介的肩膀。他看过去,是中原中也。

中原中也另一只手指了指芥川龙之介身后。芥川龙之介回头一看,什么也没有。该蹲在他身后的琴酒消失了,但他没有听到任何动静。

琴酒是自己离开的,还是被什么奇怪的东西抓走的?

突然,一滴水滴下,落在芥川龙之介的脸上。他伸手一抹,抬头一看,就看到失踪的琴酒被倒吊在天花板上,而吊住琴酒的是一条长长的舌头。不断有粘稠的类似口水的液体滴下,眼看那条舌头就要把琴酒的头给拧断,芥川龙之介当机立断发动攻击。

罗生门·狱门颚!

被罗生门穿透的长舌头断成两截落下,一声刺耳的呻/吟响起,然后是琴酒掉了下来。

“罗生门!”黑色布带卷住琴酒把人救下,拉回芥川龙之介身边。

身经百战经验丰富的琴酒饶是见识再多,也被刚才惊险的一幕给吓到了。死里逃生的他眼神复杂的看了眼芥川龙之介,再次感受到了异能力者与普通人之间的参差。

“刚才那是什么?”中原中也问道。

“是咒灵。”

“咒灵?那是什么?”中原中也又问,忽然,他反应过来,刚才回答他的并不是他的两个同伴。而是一只熊猫。

双方来了个大眼瞪小眼。

为了弥补气氛的尴尬,熊猫说道:“刚才那个咒灵只是三级咒灵,不难对付。但是造成这一家人死亡的应该不是它,而是一个更高级的咒灵。”又解释了一下咒灵的来源以及高等级咒灵的强大。

琴酒面无表情,他刚知道这个世上真的有异能力者不久,就再次刷新了他的世界观。这个世上竟然还有妖怪!哦,不应该说是妖怪,这两个自称咒术师的家伙说咒灵是咒灵,妖怪是妖怪,虽然在他看来根本没有差别。

中原中也盯着熊猫,刚才熊猫说的一大堆他也不知道听进去没有,但是有一点他非常在意,“你真的不是套了熊猫玩偶的人类吗?”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