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苍生芸芸 > 第七章 考验

我的书架

第七章 考验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房间内的赤明正凝神修炼,突然感觉到一股凉意铺面而来,随即睁开了双眼。

睁眼回神之后,他惊恐的发现,他竟然不是在房间内,而是正端坐在一片雪山当中。

他回想起在通明山修行时,羊老曾经跟他说过,修行途中,任何时候都不能放松警惕,一旦不慎,被阴魔外邪入侵,一个处理不当便会神识惧毁,从此沦落为一句没有灵魂的行尸走肉。

这种结果还算好的,但是如果被阴魔入侵夺舍,从此借你之身为非作歹,那么不仅是你,你的家室,凡是与你熟悉之人都将受到牵连,都会成为修行人的打杀对象。

赤明问过,如果碰到这种情况发现及时,该怎么处理呢?

“无他,坚守本心,伺机破局。”

此时的赤明也是深刻体会到羊老的话,他环顾四周,所出之地无论是身感还是意感,都和雪山之巅无有异样,但是他却能确定,自己依旧在房间之内,现在所见不过是幻觉罢了。

看着周围,赤明想要破局而出,但是却没有什么机会,只得静观其变。

不多时,天空之中开始飘起雪花,且越来越大,知道如鹅毛一般。

周围温度也在急速下降,竟然连身为修士的赤明也是感觉到阵阵寒意。

“嗯?开始了么,环境开始变化了么。”赤明心想。

突然,一阵私语出现在赤明耳边“你想要无边的法力么?你想要无尽的权利么?你想要么。

那就跟我来吧”声音带着磁性,极具感染力诱惑力,让人不由自主。

“想。”念头还没出现,赤明却不受控制的说出了这句,赤明知道,这时环境将他内心潜在的意识诱惑出来了。

虽然这么说,但是赤明却是不为所动,缓缓闭上双眼,想来个眼不见为净。

就在这时,在他面前出现了一座金色阶梯,阶梯直通云端,而在那云端之上,有一座巨大的宝座,宝座金碧辉煌,上有六条金龙盘旋,说不出的威严霸气。

那个声音再次出现“看到那宝座没有,只要你坐上去,你就拥有任何你想要的,去吧,只要你愿意。”

赤明本不为所动,但是却感觉到脚下一朵祥云将其托起,缓缓朝那云端宝座而去。

感到身体有变,戴赤明睁开双眼,他看到自己已经在那天阶之下,其一眼就看见那凌驾于九天之上的宝座。

刹那间,赤明双眼范了迷离,情不自禁的就站起身来朝那宝座走去。

不多会,他来到了宝座面前。

突然神情一转,他清醒了过来。

面对面看着这宝座,他能够感受到这宝座所散发的无边法力和无边威严。

但是此时,他却丝毫不为所动,只是静静的看着面前的宝座。

就在这时,天空之上出现一张巨大的鬼脸,鬼脸模样正是玄青。

玄青充满诱惑的开口道“你已经到了宝座之上,只需要再上前一步就能得到自己所想的任何事,去吧,去吧。”

赤明闻言,抬起手轻轻摸了摸面前的王座,不由感慨道“这么大的座位,不知道坐在上面的人体型该是多大,他们的饭量该是多大啊。”

听了赤明的话,玄青也是一愣,随即反应过来,此时赤明已然清醒,不会再被其所惑便问道“为何?”

闻言,赤明转身看着天空之上的鬼脸,抬手指着宝座道“这虽是我想要,但却是他人所赐,总归不是我的。”

玄青闻言,微微点了点头,随即消失不见。

看见鬼脸消失,也是暗自松了口气,心想“这东西谁不想要,但是不是凭借自己能力所取的,谁又知道里面有没有坑等你去填呢。”

随即周围的幻觉消失不见,赤明看见自己又出现在房内。

门外的张道士、山神以及山鬼王玄青,他们正看着面前一块水雾。

此水雾乃是一门由山神所施展的法术,名为万里烟云,可查看任何自己神意所能观测到的事务。

此时的烟云内,只有赤明一人正在房内静坐。

张道士见此,也是笑道“既然幻境已过,那么二位请回吧。”

不过张道士的话却没有丝毫效果,通明山山神依旧一动不动的看着赤明,那山鬼王玄青见此也是说道“什么幻境已过?这只是刚刚开始罢了。”

闻言,张道士似乎想到了什么,连忙朝烟云以及房屋看去。

他惊讶的发现,烟云里的赤明已然开始下床走动,然而房屋内的赤明却还是在那一动不动的静坐着。

看到张道士惊讶的样子,山鬼王玄青也是轻蔑的笑了笑“原来你也不过如此,这等幻术也没看出来。”

张道士顿时明白,自己看走了眼,刚才的所谓的王座不过是开胃小菜,真正的幻境现在才开始,一旦赤明处理不好,没有及时走出,那么结果必然是永远沉浸在幻境之中无法自拔。想到这一层,其对这山鬼王玄青不由得也是高看一眼,没想到他的幻境法术竟然能到如此地步,自己都不能第一时间看破。

但是他哪里知道,山鬼王这是在山神当面做事,直接用了自己幻境的最高层次,以现实布局,以明显的幻境开局,让人破了明显幻境之后回到自己所认为的现实中,不自主的认为自己已经过了幻境这关,从而着了他的道。

听到山鬼王的话,通明山山神撇了他一眼。

也就是这一眼,顿时让山鬼王如被人卡住喉咙般,刚准备说的话顿时咽了下去,不再言语。

张道士顿时感觉到不妙,这种幻境连自己都能看走眼,怎么可能是赤明所能应付的,也是瞬间对赤明充满担忧。他知道,这次的幻境只是山鬼王用入道二重的法力所施展的,只要法力抢过这番,瞬间便能破解,但是眼下的赤明修为也是这番,想要破解十分艰难。

此时,通明山山神开口了“这样等下去不是事,定个时辰来吧,如果他能在天明鸡叫时醒来,便算你们胜了。如果没有,那他我便带走了。”

张道士知道,赤明如果在天亮前没有苏醒,那么便不可能再有苏醒的可能,因为幻境是随着被施术人的时间来变化的,在幻境里的时间越长,那么幻境就会越来越真实,走出来的可能性也是越来越少。

虽然张道士对山鬼王这种人不屑,但是对这位通明山山神还是相当尊敬的,对其的话也没有丝毫异议,只点头说是。

此时的赤明却是没有感觉到任何不对劲,依旧在幻境里修行。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眼看天边已然现了鱼肚白。

而幻境中的赤明却始终在那修行,丝毫没有察觉他现在处在幻境当中。

眼看赤明无法破局就要带走,张道士脸上露出了一丝无奈,山鬼王玄青嘴角咧起一丝微笑,通明山山神依旧是面带微笑,不过眼神之中却是多了一丝复杂。

不过就在这时,幻境之中,赤明开始感受到一丝异样,他突然发现,那山神赐给他的紫竹杖怎么也找不到了。

“不可能啊,我明明能够感应到紫竹杖就在身旁,怎么找不到了呢?”赤明心想。

不过就在这时,门外传来雪儿的喊声“赤明,出来吃饭了。”且声音十分亲切。

“不对,这情况有点不对。”赤明心想“按雪儿那性格,不可能会叫自己名字的,而且还叫的这么亲切,按说如果想在我这拿东西过去才会这样,不过我仅有的那把如意伞已经给了她啊,不对劲。”

不过这时,他突然感到脑袋一疼,但是摸了摸后脑却没有发现任何东西。

随着疼痛感的出现,赤明开始发觉,他现在所在的房间,虽然看起来和平常一般,但是却有一种无言的干净,他自己查看一番后发现,竟然除了他本人之外,连鼠蚁这种最常见的活物都是没有看见。

他之前住着可是经常能够看见蚂蚁搬家鼠磨牙的,只不过自己嫌烦,用法力驱使它们离开,但是法力消失后,这些活物还是会一如既往的出现。

赤明开始怀疑,这里是不是还是幻境当中,随即便四处查看起来。

门外的张道士瞧见幻境当中的赤明对处境产生怀疑,也是露出一丝欣慰,但是一想时间已然快到,却也无奈的摇了摇头。

不过无疑的一瞥,他竟然看到赤明随身携带的那根紫竹杖竟然在没人御使的情况下,凭空飞起对着赤明的脑袋就是一下。

本来他对这根紫竹杖的来历没什么怀疑,认为无非是通明山大王柳长青给他的防身之物,现在一看,这紫竹杖其身所蕴含的气息,竟然跟通明山一脉不是同源,完全不是通明山之物,这顿时让他感到惊奇。

“赤明这孩子,根本没出过通明山地界,他哪里来的这种法器。”张道士心想“且这法宝看来已经初步有了自己的灵智,这可是即将迈入真器的标准,说明这最起码是一件灵器,他是怎么得到的,而且看这紫竹杖作为,明显是知道主人陷入困境,想要提醒一番。”

赤明仔细探查,四处巡视后,终于确定自己依然在幻境当中。

“防不胜防啊。”赤明心想“这样的二重幻境有谁能想的到呢?要不是紫竹杖这筹,我估计到死都不会反应过来。”

想着,赤明盘腿静坐,屏息凝神。

幻境外,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只听得远处公鸡打鸣声响起。

不过就在这时,幻境之中,赤明浑身法力突然猛涨,顿时突破入道二重迈入三重境,意成入真去了。

山鬼王玄青见此,欲要提升术法威力与赤明的三重境匹配。

但是就在这旧力已去,新力未升的时刻。

赤明顿时神意沟通到了幻境之外的紫竹杖。

紫竹杖刹那间飞到其手中,在其挥舞下,幻境彻底碎裂开来。

幻境告破,赤明检查一番后知道,这次是真的回到现实了,也就安心下来。

张道士见此笑了,却看到山鬼王的一脸愁容更是高兴。

不过张道士无意中看到,那通明山山神见到赤明破开幻境之后,最近竟然露出一丝笑容,看起来很是开心。

不过这笑容转瞬即逝,不由得让其猜测是不是自己的错觉。

山鬼王由于从幻境施展后一直站在通明山山神身后,却是没有看到山神面目变化。

山神见此,对张道士说道“既然柳赤明过了这一关,那么我便放过他,你可告知于他,法力限制我可取消,不过依旧不能仗着法力胡作非为,不然下次便是我亲自出手了。”

说完,山神抬手一点,一本青色书籍出现半空之中随即朝张道士飞去。

山神道“无论如何,这赤明也算是过了一关,没有赏赐也说不过去,这本书便赐予他,望他不负我之希望。”

说着,山神转身看向山鬼王玄青,表情十分严肃“此等事情你都做不好,便罚你闭关百年,百年内不得出你那阴华山。”

“微臣甘愿受罚。”山鬼王对山神拱手行礼道,表情十分无奈。

山神见了点了点头,随即脚下升起一朵白云朝通明山飞去。

山鬼王见状,也是瞪了张道士一眼,化作一道黑烟消失在原地。

看二者离开,张道士也是擦了擦额头的冷汗,他知道如果通明山山神来的再晚一步,那么山鬼王必然直接动手。

自己虽然能够自保,但是明月村的村民必将受到灭顶之灾,还好通明山山神不是死心眼,没有在乎他那些辱骂神道的言语,不然以他的修为,一旦动手,自己根本没有抵抗之力。

张道士转身回屋,将赤明叫了出来。

此时天依然大亮。

赤明本想问为何这么早叫自己起来,不过还没张嘴,一本书籍就朝他飞来。

其顺手接住,就看到书籍封面写着三个大字《行州志》。

张道士随即道“你今晚所作,山神依然知晓,他让我告知于你,你的法力限制取消,但是不能胡作非为,否则他将亲自过来拿你。”

“山神?他怎么来了?”赤明一连几问“你是说我的法力限制取消了?幻境不是破关时经常碰到的事么,怎么山神也知道了?”

一通询问后,赤明才得知,那破关的感觉只会在无人护持的情况下才会出现,这整个通明山地界都是在山神的护持下生长修行,破关时基本碰不到幻境,如果在其他地界,那就难说了。

而再得知自己的法力限制取消,这也顿时让他高兴起来,顿时感觉自己天上地下哪里都去的,再无拦路之虎。

二者聊天途中,张雪儿就从里屋内走了出来。

张雪儿看到院中的张道士和赤明又说有小,也是感到新奇,便打趣道“呦呦呦,老头,你什么时候跟我家老三这么聊的来了,这不像你啊,你还没去偷酒喝么?”

“我的姑奶奶诶,你可别再提偷酒这件事了。”张道士看着雪儿,表情十分憋屈“就是你上次指的好地方,酒是偷到了,也不知道是哪个没良心的在酒里下了泻药,害的我拉的一天一夜,也就是我身体好,不然早拉虚脱了。”

“什么。”张雪儿闻言叉着腰大声道“你敢说完没良心?”

“我哪敢说你哦,我说的是下泻药的那人。”“咦~”张道士感觉到问题“难道那泻药是...”

“不是我。”张雪儿发现自己说漏了话,语气顿时低了下来“我去做早饭。”

走路速度奇快,像是在赶什么。

张道士见雪儿离开,对赤明道“我得到消息,明天的祭祀大典,那位紫金涯来的祭师带了一个徒弟过来,准备会一会这里的年轻一辈,其修为是入道三重,且只差一步就要破关入道踏入合气境了。我们明月村虽然是在通明山主峰下的村子,但是修行人却很少,而且都不方便出手,到时候便需要你上了,我会在后面给你加油的。”

“我怕是不行吧。”赤明道“他都快合气了,我一个三重境的小子怎么和他打哦。”

“咦?”张道士有点意外“你竟然会和我讨价还价?”

“怎么?不行?”

“本来有一个张雹子这个祖宗就够了,又来一个想要坑我的,真是天要亡我啊。”张道士无奈仰天长叹“你已经三重境了,只需要法力圆满后到一处地气充裕之地修行便能顺利破关,法力我帮不到你,但是我之地有一处地气无比充裕之地,能够保证你顺利破关。”

赤明说道“地气充裕的地方不是很多么,我都知道好些地方,这有什么。”

“这里不一样,我这处乃是由大修士以大法力点山为穴而成,其地气充裕已然凝结为地乳,这你总该满意了吧。”张道士道。

“地气凝结为地乳?”赤明双眼瞪的老大“这可是传说之物,据说能让人破关之时洗刷肉身,让法力更为精纯,其人法力容量也会大上数倍,你真的知道?”

赤明很是怀疑,在他心中,张道士还是哪个不着调的邋遢酒鬼,根本不像知道这等地方之人。

“你爱心不行,反正这东西对我无用,指不定什么时候心情好指给别人喽。”张道士满脸笑容的说道。

“打住。”赤明抬手阻止张道士继续说下去“不就是紫金涯来的么,就让我去会会他。”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