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苍生芸芸 > 第五章 马王山

我的书架

第五章 马王山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看着老李的模样,赤明不由的问道:“难道那头老狼必须得死么?”

  闻言,老李看向赤明摇了摇头说道:“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但是这是白狼王的隐狼山,在它的地盘,他的话就是天规。”

  “走吧。”一旁的海叔看到气氛有点不对,连忙调转话题道:“现在天也差不多亮了,早点赶路吧。”

  听了老李的话,二胖和海叔毫无反应,只认为他在为那头豺狼感到不公。

  不过赤明却是在老李生气时,感觉到一丝所有若无的法力波动。

  老李看见赤明的模样,顿时哈哈大笑“说这些有什么意思,一头豺狼而已,死了就死了。我们还是快点赶路吧。”

  随着老李的大笑声,一度陷入沉寂的气氛恢复了过来。

  四人前行许久,在一条分叉路前停了下来,海叔指着左边的路说道:“小磊,赤明,你们顺着这条路往前走,大概再有一个时辰的样子,你会看到一座灰烟缭绕,瘴气密布的山峰,那就是烟瘴山了。你们要找的铁线树就在山腰处。”

  说完,海叔让老李驾车就往右边这条路走了。

  看着远去的老李和海叔,二胖对赤明说道:“小柳哥,我们也走吧。”

  就在赤明和二胖二人向烟瘴山前行时,在这通明山地界的地盘外,有一衣着光鲜的年轻人,手牵一头盘角灰毛山羊正往通明山地界内而去。在这山羊背上还坐着一位身穿麻布衣手持白羽扇的山羊胡老者。

  这年轻人边走边说道:“三叔,这通明山可是柳长青的地盘,他可是明令禁止我们马王山地界的人进入,万一被他发现了可怎么办?”

  闻言,坐在灰羊背上被称为少年称为三叔的人摸了摸下巴上的山羊胡子,缓缓说道:“青阳贤侄,你莫担心,我和你父,还有你大伯已经确认过了,柳长青昨日已经离开这通明山地界,在这里唯一对我有威胁的就只剩下那通明山山神和隐狼山的白狼王和紫金涯的金毛吼。

  这山神乃是通明山地界的的神,地位之高,不会轻易出山。白狼王的隐狼山虽然离我们要去的烟瘴山比较近,但是我们得到消息那白狼王正在闭关修炼,冲击元婴大道,这等小事想必是不会过来的。唯一可能出手的金毛吼的紫金涯却是在这通明山地界的极南,距离那烟瘴山极远,等他赶来了我们早就得到那东西回去。只要我们回到我们的马王山地界也就安全了。”

  闻言,年轻人脸上露出笑容,手上牵着的缰绳微微一握。顿时,年轻人和山羊脚底凭空升起一团灰白的云雾将二者托起朝前方飞去。

  就在这二人腾龙而起时,那端坐于通明山主峰后山的通明山山神睁开了双眼。随手拿出一块玉牌对其中说道:“金毛吼,那马王山来人欲夺我通明山之宝,你去一趟,把他们打发走就行。反抗的话,杀~无~赦。”

  说完,只见这块玉牌化作一道流光消失在天边。

  看着玉牌飞走,山神又开口对孤寂的虚空说道:“山鬼王,你去一趟。”

  “是…”

  反观赤明二胖二人,已然来到这烟瘴山山脚。

  抬头望去,这烟瘴山高百丈,占地方圆数里,还有一条宽百尺的碧蓝河水环山流淌,地师称为玉带环腰。整个烟瘴山山体密布荆棘灌木,只有一条山脊小路让人有登上山头的欲望。山顶,洁白的雾气掺杂这灰黑的瘴气笼罩住整个山林。让原本生机盎然的山林变成现在这死气沉沉的烟瘴山。

  赤明和二胖二人顺着山脊处的小道慢慢向山头。

  还没爬一会,二胖便开始抱怨到:“小柳哥,还有多久啊,我好累,走不动了。”

  听了这话,赤明看着浑身是汗的二胖,无奈的说道:“来的最积极的是你,最懒的也是你,喊累的竟然还是你。我都不知道怎么说你好了。”

  闻言,二胖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啊~~好累啊~~好饿啊,受不了了,我要回家。”

  看着二胖这撒泼无赖样,赤明满脸黑线,完全想不到那么积极的二胖瞬间就变成这样,他可没有应对的方法。

  在通明山上时,赤明作为通明大王的幼子,在山上可谓是倍受宠爱,山上的人无一不比他年长。只有他对别人耍无赖,然后别人哄他。今天头一次看见别人对他耍无赖,一时间适应不了。

  就在赤明拉扯着二胖墨迹的爬到半山腰时。

  赤明突然感到一股强大的灵压从北边袭来,且没有一点善意,而且速度极快。

本来以赤明的修为境界,是分辨不出来来人修为的,但是他却可以那这种感觉出来做个对比。这等威压虽然不如自己的父王通明大王,但是却和他的母后差不多,想必来着是一位金丹修士。

  感应到这股不怀好意的灵压,赤明连忙拉着二胖不远处的一个山洞躲避起来。

  二胖虽然喜欢耍无赖,但是他也是个细心人。

  他看到赤明这番模样,也是瞬间反应过来,“肯定有事要发生,不如赤明小哥不会如此。”

  就在这二人找到一个角落躲藏好之后。

  突然,就看见从天边的云层上,那叔侄二人缓缓降落下来。

  那位骑着山羊被这年轻人喊做三叔的中年人,其下了山羊背,吩咐年轻人将山羊栓好。

  只看见,这三叔冲怀中掏出一块黑金色罗盘。

  其一手托罗盘一手掐诀,并走起了一阵奇怪的步伐。

  一旁的二胖见了,疑惑的说道“这人神经了么,怎么路都走不直,扭来扭去的。”

  而赤明却是十分惊讶,这种步伐他听他的父王通明大王曾经说过,乃是邻山马王山地界主峰之上,三王爷马季礼的秘技能‘踏星步’。乃是可以借助天星之力的神通法术。

  随着这位马王山三王爷的踏星步越走越快。

  二胖和赤明就感觉天空竟然慢慢昏暗下来,知道宛如黑夜,而且在这昏暗的天空之中,北斗七星是格外的明亮。

  一旁的赤明见此,身体不由得颤抖一番,这种能够更换天象的能力,完全不是自己这个尚未入道的小修士所能对付的啊。

  这一幕可把二胖吓坏,他颤抖接近哭腔的叫道“这…这是怎么回事。现在可是正午啊…”

  二胖这一声叫唤,瞬间惊动了远处的二人。

  就看见那位三叔,盘膝坐在原地。仔细看,会发现,这三叔竟然是悬空而坐,屁股底下竟然没有任何东西。

  而他手上的罗盘缓缓漂浮在他的面前。

  这时,三叔听到二胖的叫喊声,给了一旁他青阳侄儿一个眼神。

其对一旁的青阳看到他三叔给他的眼神,从衣袖当中抽出一把血红色三尺长剑,慢慢朝赤明这走来,但是拿着长剑的手有了一丝发抖,看起来很紧张。

看到来者不是马王山三当家,只是个年轻人,赤明暗自也是松了一口气。

马季礼他虽然不是对手,但是这个年轻人,他还是很有信心的,因为他能够看出来,这年轻人跟他一样,修为都是入道二重的神凝意显,只要不是马季礼出手,那么他两到底鹿死谁手还不一定呢。

想到这里,赤明对一旁的二胖说道“有那个马季礼这位金丹修士在,想跑肯定是跑不掉的,你到旁边躲好,我去看看能不能争取到一线生机。”

说着赤明缓缓站直身躯,嘴角带着一缕微笑,看着那正缓步走来的马青阳。

马青阳躲在一边的赤明竟然主动走了出来,也是微微一愣,不懂他的用意,随即说道:“你是何人,为何在此?”

“我乃三十里外明月村村民,只因一位好友身中铁线树瘴气,特来取云线果解毒,还请行个方便。”赤明对其微微拱手道。

马青阳虽然是一位修士,但是明显没有经历所世事,对赤明这番话也是不知如何应对,随即把头转向后方的马季礼,想要寻求帮助。

但是马季礼这次带他前来,本就带有历练的意思,看到赤明和他青阳侄儿的修为一样,都是入道二重,更察觉到,赤明出来的那里另外还有一人,只不过在那人身上感受不到一点修为。

能让他察觉不到修为的只有两种情况,一种是修为远高于他,导致完全察觉不到法力,但是在这烟瘴山,乃至整个通明山地界,能做到这一点的只有通明大王长青真人,但是其人已经离开通明山地界,不知何时回转。

如果真其他的元婴修士,根本没必要躲在一旁,自己这个金丹修士对上根本毫无还手之力。

那么只能是另一种情况,这人根本就是个毫无修为的凡人。

马季礼见到马青阳那求助的眼神,也是微微一笑,表示让其自己拿主意 。

马青阳见马季礼的模样,瞬间明白了对方的打算,也是深吸一口气,压制住内心的紧张对赤明开口道“我管你我二人修为相当,不如比斗一番,如果你赢了,我便放你离去。”

“可以。”赤明闻言,点了点头。

这本就是他的打算,现在从对方口中说出,也是省了自己一番口舌。

“比斗可以,不过我有一个条件。”赤明道。

“什么条件?”马青阳有点疑惑,知道赤明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二胖,你出来吧!”赤明随即,对身后躲在一旁的二胖说道。

二胖听了,不懂为什么对面两人没有发现自己,还要让自己出来。

不过现在赤明叫了他,再躲在这里也不是个办法。

费了好大功夫才从地上爬起,哆哆嗦嗦的走到赤明身后,怯怯的看着对面的马青阳。

二胖虽然不懂,但是赤明却是明白,躲在那虽然能够瞒的过马青阳,但是远处的那外金丹修士是怎么也蛮不过去的,如果等对方主动提起反而易生事端,还不如称这个机会主动提起,相比对方也是不会为难一个毫无修为的人。

赤明看着二胖哆哆嗦嗦的样子也是笑道“二胖啊,怎么了,就这场面就把你吓成这样了?你不是说要闯荡天涯的人么。”

“那是,我是谁。”听了赤明的话,二胖顿时血气上涌,一股莫名的自信涌上心头。

但是其想到之前那副天地变色的模样,也是小心翼翼的朝马季礼那边看去。

不看还好,这一看 ,二胖瞬间感觉到一股乏力感冲上头顶,四肢无力,浑身汗毛炸起,瞬间就要瘫软下去。

还好赤明眼疾手快,瞬间搀扶住了二胖。

随即用手轻轻安抚二胖的肥背。

一股股木系清气冲赤明手中散发而出,朝二胖体内涌去。好一会才把二胖的神志转回清醒。

见其醒来,赤明也是无奈道“未跟你说,那金丹修士的气息不是你这个普通人所能抵抗的,观其一眼而后四肢乏力也算是比较轻的了,你快些取了云线果回去救雪儿姐”

“那你?”二胖道。

“我自有脱身方法。”赤明微微一笑道。

前方的马青阳看到二人,由于赤明在声音上涌法力做了手脚,导致他也不知道这二人说了什么,看着二人那又说有笑的样子,也是略有怒气道“你二人如此磨蹭,是不是都不想走了,既然如此,那就都留下吧!”

说着,马青阳抄起手中血色长剑就朝他们走了过来。

赤明见这马青阳已经不耐烦了,随即将二胖往旁边一推,指着前方不远处那一株血线树藤道,哪里有云线果,你取了之后赶紧回去,不要为我担心。

二胖一个没注意被退了个踉跄,虽然他体态肥胖,但是四肢却十分灵活,瞬间连滚带爬的就朝那株血线树藤跑去。

这时,那手持血红长剑的马青阳也是一剑朝赤明劈来。

赤明也是一个躲闪,躲过了马青阳的一个劈砍。

但是马青阳却是没有丝毫犹豫,不断的朝赤明进攻而来。

赤明也是将背在背后的紫竹杖抄起,与那马青阳斗了起来。

二者你来我往,战斗不休。

一位是马王山地界的当家少爷,另一位却是本地地界之主通明大王的九公子。且两位都是第一次出山与人交手,在他们自己眼里,已经是全力以赴的状态,但是在远处那马季礼眼中,却不过是一个初出茅庐到处都是破绽的少年郎罢了。

但是随着马季礼的目光持续的落到他们身上,他也是发现了一丝异样。他从赤明的法力上感觉到一股熟悉的感觉。

但是他也不怎么在意,毕竟,一个入道二重的小子,在他这位金丹修士面前,跟面前的这块苔藓差不了太多。

随着马季礼的法力释放越来浑厚,原本烟雾笼罩的山头,那无边的黑烟瘴气被压制直至消失不见,露出那万里无云的天空。

不过很快,这天空变得昏暗无比,天空之上,繁星遍布,星辰闪烁,就如黑夜一般,但是如果有人在烟瘴山以外朝这里看去,与以往别无二样,只是那瘴气变得稀薄不少。

就在这时,烟瘴山内那遍布繁星的天空之上,有一颗明星缓缓变的异常,其光芒闪烁,周围群星合力也难以压制。

马季礼见此,面露喜悦,随即手上的法力澎湃而出,额头之上也出现的丝丝汗渍,看起来很是费力。

顷刻间,只瞧见烟瘴山整个山头剧烈颤抖起来,随即地动山摇,于山低裂开了一道巨大的裂缝,阵阵寒风从裂口处吹出,宛如深渊一般。

突然,在这裂口之下,闪烁起一阵阵土黄色光芒,光芒昏暗但是却浑厚无比。

光芒缓缓上升,于烟瘴山山顶,化作一枚拳头大小土黄色宝珠。

宝珠一出现,烟瘴山的瘴气瞬间如万川归海一般朝宝珠涌去,不多时便消失的一干二净。

吸收完瘴气的宝珠,其光芒也是缓缓黯淡下来,似乎是平静了下来。

见此,马季礼也是笑了,知道自己的目的已然达成,随即对远处的马青阳道“侄儿,此地变故,很快便会被通明地界众位修士所知晓,不宜久留,速速将其斩了不要留手。”

说完,马季礼也是将那土黄色宝珠收了过来仔细观瞧,知道是那件宝物没错,也就送了口气。

马青阳闻言,不再留手,脚下一个纵步与赤明拉开距离,随即将手中的血色宝剑朝天空一抛,手掐剑诀喝了一声“开”

只瞧见,这柄血色长剑光芒一闪,一分二,二分四,四柄长剑浮在空中杀气腾腾。

“让你看看元贞真人真传剑法。”马青阳道。

看到四把长剑朝自己杀来,赤明本能的面露慌张后退几步,但是很快便将自己的恐惧感压制下来,因为他能明显感觉到,那马青阳施展这等剑术消耗巨大,应该坚持不了太久。

但是一与这四剑交手,赤明却能感觉到一丝奇怪。

这四剑看起来法力汹涌,但是对碰起来,每一柄的力量单独拿出来却都不如之前的单独一把。

不过随着时间的推移,他能感觉到马青阳的四剑配合正常慢慢纯熟。

顿时,赤明知晓,对付在拿自己练剑呢。

不过赤明却是暗道“你在拿我练剑,我又何尝不是在拿你试法呢,不过现在我已然达到目标,不必再留手了。”

想到这里,赤明身上法力喷涌而出,丝丝绿色法光包裹全身,身形速度顿时提高了一个档次,全力朝着马青阳冲去。

马青阳看见赤明朝自己冲来,也是面露一丝慌张,抬手一招,天空之上的四剑其中一把落入手中与赤明架在一起。

天空之上所剩的三把飞剑也是瞬间朝赤明杀来。

见自己快要胜利,马青阳也是有了一丝松懈。但是很快他感觉到一丝异样。

面前的赤明竟然丝毫不在意身后的飞剑,手上依旧在加力。

眼看飞剑就刺了过来,马青阳也是手上力量不够,但是却能够勉强支撑到飞剑过来。

不过就在这时,只听见轰隆一声,从地底不知道哪里冲出两根藤蔓瞬间就将三把飞剑的两把打飞,赤明也是在此时大喝一声,浑身力量灌注于紫竹杖之上将马青阳手中的长剑打脱手。

随即不带回头的将紫竹杖朝身后一甩,正正好好打中天空之中那最后一柄飞剑。

顷刻功夫,场面顿时逆转过来,也是让马青阳愣住。

赤明显然不想放过这个机会,右手攥拳朝马青阳腹部就是一拳。

中拳的马青阳口中呕了一口鲜血,径直朝后方飞去,知道撞到山岩方才停下,不过也是奄奄一息。

远处的马季礼见此,眉头一皱,似乎很是接受不了这个结果。

不过看到赤明身后缓缓钻入地底的藤蔓,也是迈步缓缓朝这方走来。

随着马季礼的靠近,赤明能够感觉到,身体所承受的压力越来越大。

压力压的赤明一动不能动,但是他却一点都不恐惧,有的只是那越来越强烈的怒火,凭什么你就能这样对我,老天都不行。

赤明看着越来越近的马季礼,手已经伸向了怀中那他的父王通明大王所赐予他的赤柳符,只要对方露出一点异动,随时可以发动。

马季礼走到前方不远处,停下了脚步,对赤明道“你是谁?刚才那是长青诀里面的双生百花藤,那通明大王柳长青是你什么人?”

“我乃通明大王九子柳赤明。”赤明道。

“不论是之前的柳长明,还是现在的你。看来我马王山一脉与你通明山一脉不能客气了。”说着他抬手朝天空一指。

刹那间一道雷光闪现,瞬间打向赤明所在之处。

不过就在雷光劈下的瞬间,一声洪亮的声音从远处传来“你那马王山地界之人,也敢在我通明山地界放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