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开局盘点历史十大事件 > 第七十五章 慈父的痛

我的书架

第七十五章 慈父的痛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李渊怎么也没有想到,仅仅只是一夜的工夫,自己就失去了两个最疼爱的儿子。

  不仅仅是李渊,此时坐在李渊下首的裴寂等近臣心腹,也是一个个陷入了沉默。

  事情发生的太过突然,让所有人都没有预料到。

  “诸位以为应该如何是好啊?”

  此时的李渊明显是慌了神,对在场的裴寂等人问道,然而,面对李渊的询问,众人都是选择了沉默。

  自己钦定的太子李建成,以及预定明日率军出征的齐王李元吉,在这个清晨全部都死在了皇宫之外。

  而杀死他们的凶手,则是自己的另一个儿子,李世民。

  秦王李世民,在朝野内外的名声与威望,众人皆知。

  事实上,如果没有李建成,羽翼丰满的李世民,毫无疑问是继承皇位的当然人选。

  而如今,李建成已死,李渊的嫡子只剩下李世民一人。

  面对尉迟恭沾满血迹的长刀和战甲,几位皇帝近臣的表现,已经明确表达了立场。

  摆在李渊面前的选择,其实只有一个,那就是痛苦的默认现实。

  作为大唐的开国皇帝,李渊心里很明白,已经六十岁的自己,不可能永远的坐在皇位上,早晚是要有人继承大统的。

  既然如此,还有谁能比眼下这位仅存的嫡子更适合的呢?

  面对从尉迟恭身上不断传来的血腥味道,以及裴寂等人的沉默,李渊痛苦的闭上了双眼。

  谁也无法体会这一刻的李渊是多么的悲痛。

  他一直避免这样的事情发生,他始终不愿意膝下的三个儿子刀剑相向。

  为此,李渊一直犹豫,一直左右摇摆,一直想要在李建成和李世明中间找到一个平衡点。

  可事与愿违,最终事情还是发展到了这一步。

  其实事情发展成这样,作为父亲,作为皇帝的李渊,他自身也有着不可推卸的责任。

  如果他能够早一点下定决心,不论是太子李建成还是秦王李世民,干脆利落的废掉他,让其中一人当一个闲散王爷,或许事情就不会如此。

  如果他能够早一点不让李世民领兵,李世民或许就不会有那么高的威望,而太子李建成的地位也会无比稳固。

  可惜一切的如果都只能是如果了,事情已经发生,他的一个儿子杀了另外的两个儿子。

  而现在,李渊不得不强忍着心中的痛,默默接受这一切。

  半响后,李渊睁开双眼,整个人在瞬间苍老了许多,面色无光的说道。

  “好.............这正是朕,素来的心愿啊。”

  谁也不知道李渊说出这句话有多么的痛心,而闻言,尉迟恭当即回道。

  “好,既如此,那就请皇上下旨吧。”

  “传令各军,一律听命秦王,以免东宫和齐王府,继续作乱。”

  这已经是公开的夺权了,可李渊又有什么办法呢?

  此时的他,或许可以,也有能力拿下李世民,可他却不能这么做。

  这是他最后的一个儿子,不论是身为父亲,还是作为皇帝,李渊此时都不能再对李世民动手了。

  很显然,下首的裴寂等人也明白这个道理,就算是为了大唐的江山,陛下也只能默认这一切。

  裴寂没有说什么,陈书达却说道。

  “陛下,太子本就没有什么功劳,从晋阳起兵到后来平定天下,都是秦王的功劳,这太子之位本就应该是秦王殿下的。”

  连自己身边的近臣心腹都这么说了,李渊只得无力开口道。

  “那便如此吧。”

  这是李渊在这个清晨下的第一道圣旨,而随着这道旨意的下达。

  让原本是为了太子殿下和齐王殿下报仇雪恨的将士们,瞬间就变成了犯上作乱的反贼,这让很多人一时间再没了继续战斗下去的理由。

  没有人在这个时候,会选择继续站在已死之人的一方。

  面对已经无法挽回的局面,为报太子之恩,而死战不止的冯立,都选择了投降。

  只听他叹息一声。

  “如此,也可以略微报答,太子殿下的大恩了。”

  有了李渊的旨意,太子东宫和齐王府,很快就被李世民控制住了。

  而刀光剑影的玄武门,也是终于恢复了平静。

  一切尘埃落定,到了该面见父皇的时候了。

  李世民换上干净的朝服,把自己梳洗干净。

  他不是尉迟恭,不能够,也没有必要,再亲兄弟的鲜血,去刺激自己已经垂垂老矣的父亲了。

  太极宫内,今日的灯火好似有些黯淡,李渊一个人苍老的坐在皇椅上。

  他在等,等一个让自己又爱又恨又最亲近的人。

  随着一道身影缓缓走进殿中,李渊眼中的神色在这一刻变得无比复杂。

  有恨意,有悔意,有悲意,但更多的还是无奈和悔恨。

  而李世民面对自己的父亲,脸上也是复杂至极,步伐缓慢的来到李渊身前。

  还不待李渊说话,李世民就扑通一声,跪在了李渊面前,悲痛道。

  “父皇,儿臣............错了。”

  “父皇,建成.......元吉...........儿臣..............”

  这一刻,任何的解释,任何的言语,都显得是那般的苍白无力。

  一句完整的话都没有能说出口,李世民扑在李渊怀里痛哭起来。

  杀自己儿子的凶手,此时却正在自己的怀里痛哭,这是何等可笑的事情。

  然而对此,李渊也是双眼通红,之前想了很多的话,此时却如鲠在喉,根本就开不了口。

  两个儿子在同一个清晨身首异处,而杀害他们的,正是此时在自己怀里痛哭的另一个儿子,此时的李渊,也是老泪纵横,百感交集。

  在这之前,他绝对不曾想到,自己的暮年,还要经受丧子的劫难。

  至于说怀中痛哭的李世民,他是否因为亲手杀害了自己的兄弟而后悔,这都已经不重要了。

  因为这是自己唯一还剩下的嫡子,李渊不能够,也不忍心再责怪他什么。

  无声叹息,李渊伸手亲亲拍了拍李世民的后背,好像是以此来安慰他,或者说是在向他表明自己的态度。

  发生的事情就发生了吧,朕的江山日后只会,也只能是你的了。

  这是李渊给李世民传递的信息,然而,此时的李渊没有想到的是,不仅仅两个儿子,很快,他的众多孙子,也将会与他阴阳两隔了。

  (求收藏,求推荐,求月票!)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