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五章 起始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房玄龄这话一出,李世民当即问道。

  “快说。”

  “先发制人,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控制住局面,然后...................”

  最后的话房玄龄没有说,不过却是做了一个抹脖子的动作,见状,李世民陷入了沉默。

  这是要让他直接发动兵变了。

  房玄龄的想法,其实和玄武门之变没有什么区别,只不过因为云九视频的原因,时间上提前了不少。

  见李世民陷入沉默,一旁的杜如晦开口说道。

  “殿下,成王败寇在此一举,断不可妇人之仁。”

  房谋杜断,听闻自己麾下两位最重要谋臣的话,李世民眼中很快露出一抹坚定之色,当即说道。

  “好。”

  随即,连视频都没有看,秦王府很快就行动了起来,而相比与此,太子东宫这时候就显得无比平静了。

  李建成和李元吉还在看着视频,两人都决定看完视频之后再做打算,只可惜,李世民没有给他们这个时间。

  秦王府在行动的同时,视频之中画面流转。

  公元六百一十七年五月初的一天深夜,一场秘密会议正在悄然进行中。

  会议的主持人正是现年五十一岁的李渊,而这次会议也将决定华夏未来三百年的命运。

  隋朝末年,炀帝无道,天下大乱,四方群雄并起,隋王朝的衰败已是定局。

  七岁就继承父业,当上了唐国公的李渊,此时来到了他人生中最关键的一个十字路口。

  是死守臣节,为大隋尽忠职守,还是顺应大势,起兵反隋,刚过知天命之年的李渊必须做出抉择。

  而会议之上,李渊十八岁的次子李世民,成为了力主起兵的头号倡议者。

  “父亲,如今天下大乱,大隋之败局已无可逆转,就算我们不起兵,这天下也终会落入其他人的手中,大厦之将倾,这是谁都改变不了的。”

  对于起兵反隋这件事情,李渊很是犹豫,原因很简单,他和杨广的关系很好。

  作为独孤皇后的亲侄子,李渊的童年并不美好。

  年幼丧母,七岁那年父亲去世,虽然继承了国公之位,可李渊却成为了一个孤儿。

  那时候作为自己亲姨娘的独孤皇后,经常将他接进宫内生活,所以,李渊和比自己小两岁的杨广可以说是从小一起长大。

  身为隋炀帝的童年玩伴与表兄弟,李渊在最后关头陷入了纠结。

  一方面童年记忆中那些共同的成长经历,使得自幼就渴望亲情的李渊,很难对自己的亲表弟落井下石。

  但另一方面,隋王朝的衰亡已是大厦将倾,不可逆转,无论谁将继承大统,都只是个时间问题。

  在加上一旁李世民,刘文镜等人的劝说,李渊最终做出了决定。

  “吾儿诚有此谋,事已至此,当复奈何,正需从之尔。”

  这一年的五月十五日,李渊设计杀掉了隋炀帝派来监视自己的密探,向着图谋天下的最终目标,迈出了第一步。

  但此时的李渊,依旧没有选择立刻起兵,因为按照隋朝的法治,官员外放做官是不能够带家属一同前往的。

  身为太.原最高军政长官,李渊的子女大多仍在河东老家。

  而此时的河东地区,仍在隋朝有效控制范围之内。

  对于素来重视亲情的李渊而言,如何尽快将家人安全转移至晋阳,成了他起兵反隋的先决条件之一。

  而李渊时年二十八岁的嫡长子李建成,成为了这次千里大逃亡的总指挥。

  作为嫡长子,李建成在父亲外出做官的这段时间里,其实一直在河东老家代行着家长之责。

  在李渊准备起兵的前夕,李建成带领着全家老小千里迢迢,秘密转移到了晋阳。

  一路上历经艰险,李建成的一个弟弟就因故死在了路上。

  家人安全转移,公元六百一十七年六月,李渊在晋阳宣布起兵,从此开启了李家父子统一天下的王者之路。

  在起兵之初这一阶段,李建成和李世民这对相差了十岁的亲兄弟,是非常意气相投的。

  很多政.治,军事上的立场,两人的观点都非常的一致。

  作为父亲的左膀右臂,起兵之初的兄弟两人相互配合,连战连捷,为李家的起事打出了一个完美的开局。

  看着视频中亲密无间,同在战场之上杀敌的李建成和李世民,视频前的李渊,双目微红湿润,大为叹息道。

  “当初的手足兄弟,今日为何会走到这一步啊。”

  李渊也想不明白,遥想当年,这两兄弟感情是多么的要好,可是现在,已然势同水火。

  视频继续,在李渊晋阳起兵后的第二年,即公元六百一十八年,李渊在长安正式登基称帝,建国号为唐,改元武德。

  曾经长期代行家长之责的嫡长子李建成,顺理成章的被册封为太子。

  但李渊父子此时建立的这个政权,还远非日后威震海内的大唐王朝。

  隋朝灭亡后,留下的是一个四分五裂,群雄割据的中原大地,此时的李唐政权只不过是众多割据势力中的一员,随时都有被扼杀的危险。

  除此之外,随着李渊的皇袍加身,李建成和李世民这对兄弟也逐渐走上了截然不同的道路。

  作为太子的李建成,更多时候是留守长安,协助李渊处理朝堂事物。

  而已经被册封秦王的李世民则是带兵征战四方,为大唐王朝不断的开疆拓土,平定天下,走上了军旅生涯。

  两兄弟逐渐向着不同的方向前进,久而久之,兄弟之间的感情发生了一些极其微妙的变化。

  这些变化并不引人注目,甚至可以说无人察觉,包括兄弟两人自己。

  而随着这样的变化,朝堂之中,一些难以察觉的细微矛盾也在悄悄滋长着。

  李渊称帝后的第二年,一起突如其来的朝廷大案成了这种危险变化的第一个爆发点。

  看着视频中出现的这人,视频前的李渊先是一愣,随即喃喃道。

  “是他啊。”

  这人对于李渊来说并不陌生,而当年这一件大案,也的确是轰动了整个朝堂,但是李渊从来没有想过,这件案子会成为太子和秦王矛盾的第一个爆发点。

  (求收藏,求推荐,求月票!)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