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开局盘点历史十大事件 > 第六十一章 天子之死

我的书架

第六十一章 天子之死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听闻杨广居然还要三征高句丽,朝堂之上的众臣都觉得皇帝是疯了。

  前两次远征高句丽,就已经劳民伤财,搞得天下民不聊生,而今大隋境内烽烟四起,在这样的情况下,皇帝居然还要三征高句丽?

  众臣连连劝解,可杨广又怎么听得进去呢,不征服高句丽,杨广不可能会收手。

  就这样,在杨广的固执己见之下,大隋展开了第三次远征高句丽。

  浩浩荡荡的百万大军再度向着高句丽而去。

  和之前两次一样,这一次隋军依旧无法快速的攻下高句丽,高句丽据城死守,让隋军的每攻下一座城池都极为的困难。

  换在平常时期,耗费一些时间也就罢了,可是现在大隋的情况根本就耗不起。

  且不说大军在外每一天的消耗,就说大隋境内的叛乱就已经是让大军无法安心征战了。

  每一日都有不好的消息传来,而高句丽显然也是看重了这一点,遣来使臣想要议和。

  以杨广的性格,他自然是不愿意答应,可现实如此,他也没办法不答应。

  无法快速拿下高句丽,此战就已经没得打了。

  最终,杨广只能同意高句丽的议和,率军撤回,平定叛乱。

  只可惜眼下一切都晚了,此时的隋朝境内,各地起义军已经成星火燎原之势,无可阻挡。

  更要命的是,随着朝廷没有能力第一时间消灭这些起义军,各大世家也纷纷揭竿而起。

  要知道,世家造.反和农民起义可是完全不同的两个概念了。

  世家手上有人有钱,最关键的是,他们还有恐怖的号召力。

  如此一来,彻底将岌岌可危的隋朝,彻底推入了万劫不复的深渊。

  天下彻底陷入了大乱。

  大业十二年,杨广见局势已经无法逆转,便从东都去往了江都,次年四月,李密率领的瓦岗军逼围东都,并向各郡县发布檄文,历数杨广十大罪状。

  而在江都的杨广,非但没有反省自身,反倒是好像因为打击而彻底消沉了一般,变得越发荒淫混乱。

  命王世充挑选江淮民间美女充实后宫,每日酒色取乐,又引镜自照,预感末日将到,锐意尽失的杨广晚年常引镜自照,对萧后和臣下说。

  “好头颈,谁当斫之。”

  终于,在大业十四年,以宇文化及为首的一行人发动了兵变。

  江都大殿之上,杨广看着下方众臣,笑道。

  “今日众臣相逼,说说,朕何罪至此?”

  话落,下方一老臣出列,语气冷厉的说道。

  “陛下违放宗庙,巡游不息,外勤征讨,内极奢淫,使丁壮尽于矢刃,女弱填于沟壑,四民丧业,盗贼蜂起,专任佞邪,难道,你还不知罪吗?”

  听闻这话,杨广当即大笑起来。

  “哈哈,为百姓啊,卿等,原来是为百姓反我?哈哈。”

  说着,杨广的笑容缓缓收敛,眼中也是闪过一抹内疚羞愧之色,声音低沉道。

  “好,朕实负百姓,方才所言,桩桩件件都是朕之错。”

  这恐怕是杨广这一生第一次认错吧,对象乃是天下的百姓。

  说到这里,杨广话音一顿,而后接着说道。

  “然而卿等乃朕的臣子,朕终年高官厚禄以待,可曾亏欠尔等?”

  “为百姓,朕实乃万死不足惜,但对尔等,朕仁至义尽,既是反,何必说这些冠冕堂皇之话?说吧,今日之事谁为主谋?”

  闻言,方才说话的那名老臣有些慌了,当即大喝道。

  “普天同怨,何止一人。”

  说着,这老臣抽出腰间佩剑就直指杨广,然而,下一刻皇座之上就传来一声怒吼。

  “你也配。”

  “武夫造反也就罢了,一个穷酸腐儒,你也配提刀弄枪?”

  “给我滚下去。”

  一番呵斥,让这老臣当即呆愣在原地。

  此刻的杨广怒目圆瞪,身上的威亚霸气丝毫不加掩饰,哪里是他能够抵挡的。

  彻底被震慑住,而也就在这时,殿外传来一道喝声。

  “退下。”

  随着身影,一队禁军快步跑进殿内,而后,一人龙行虎步的走进大殿。

  “皇上,最近可好?如今天下大乱无民不反,皇上早已尽失民心,难控大局,我看,你还是交出玉玺,让出皇位,将来还可以向陈叔宝一样当个长城侯,那不是更逍遥快活吗?”

  听闻这话,看到来人,杨广当即大笑起来。

  “哈哈,朕就知道,必定是你。”

  来人赫然正是杨广的心腹,宇文化及。

  说着,杨广从皇位上走下,一路来到宇文化及面前,两人四目相对,杨广笑道。

  “哈哈,那陈叔宝,能跟朕比吗?”

  陈叔宝能苟且偷生,他杨广却做不出这样的事情。

  “哈哈哈哈.............”

  大殿之中响彻着杨广张狂的笑声,哪怕到了这个时候,他依旧不愿意放下身为皇帝的高傲。

  见状,宇文化及淡淡道。

  “那就休怪臣无礼了,令狐行达。”

  “是。”

  令狐行达当即带着几名侍卫上前,对着杨广就是一顿拳打脚踢,这个时候再众人眼里,杨广早就不是皇帝了,杨广的确是人心尽失。

  期间,令狐行达正准备下杀手,谁料,杨广突然喊道。

  “且慢。”

  闻言,令狐行达几人下意识停手,杨广挣扎起身。

  “天子有天子的死法,怎可刀剑加身,身首异处不合帝王之仪,那鸩酒来。”

  闻言,宇文化及当即笑道。

  “呵呵呵呵,死到临头还要讲究个什么死法吗?”

  说着,宇文化及从一旁的禁军手中接过长刀就准备亲自动手。

  见状,杨广看着他轻蔑一笑,随即接下自己的腰带,四下开始寻找起来。

  不明白杨广这是做什么,宇文化及也没有直接动手,在殿内找了整整一圈,面对杨广,众臣都是避之不及。

  最后,杨广选定殿中的一根横梁,转身对宇文化及道。

  “此处甚好,将朕悬于此处,自门而入,自窗而窥者,顿生苍穹豪迈之感,秒合画里,朕,万古圣王,理当如此。”

  “就这里..............”

  到死,杨广依旧是那个高傲至极的皇帝,他不是陈叔宝,他不会苟且偷生。

  (求收藏,求推荐,求月票!)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