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八章 大隋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杨坚来此是为了带走宇文阐,现在一切都已经结束,只剩下皇位之上的宇文阐了。

  然而,听闻杨坚这话,杨丽华却是突然间激动起来。

  “你走,你走啊,阐儿哪里也不去,更不会跟你走。”

  杨丽华发疯一般的咆哮着,手上更是不知道从哪儿取出一柄短剑,不断的胡乱挥砍着,仿佛是要以此来逼退杨坚,保护自己的儿子。

  外孙在面对自己外祖父的时候,却需要母亲来保护自己。

  面对杨丽华手中的短剑,杨坚则是毫不畏惧,一把死死抓住,鲜血从手中流出,而杨坚则丝毫不为所动。

  见状,杨丽华怀中的宇文阐还惊恐的叫道。

  “娘,祖父,祖父流血了。”

  在年幼的宇文阐心里,杨坚或许是自己最亲近的人,幼小的他从来没有想过,外祖父会伤害自己,所以在看到杨坚流血后,本能般的,宇文阐会为他担心。

  外孙关心自己的外祖父,这本是多么正常的一件事情,可此时这话听在杨坚和杨丽华父女两人耳中,却是那般的刺耳。

  尤其是看到宇文阐那清澈的眼神,杨坚心里更是猛的一颤,连忙转头,不敢再与他对视。

  与此同时,杨丽华也是双腿一软,直接跪在了杨坚面前,满脸泪水的说道。

  “阐儿是你的亲外孙啊.................”

  看着跪在外祖父面前的母亲,以及脸色有些复杂的外祖父,宇文阐仿佛是被吓到了,当场也是哭了起来,紧紧抱着母亲的身体,仿佛这样能给他带来一些安全感。

  面对杨丽华的哭求,杨坚咬牙说道。

  “来人,带陛下离开。”

  随着话音,殿外很快有两名禁军大步走来,见状,杨丽华疯了一般的死死抱住宇文阐。

  “杨坚,他是你的亲外孙啊,你怎么能如此狠心。”

  “不要,不要,阐儿才八岁,他才八岁,他不会威胁到你的,你要的只是皇位,不要杀他。”

  “爹,我求你了,把阐儿还给我,我带着他去冷宫,一辈子都不出来,你放过他好不好,你饶了他一命.................”

  杨丽华拼尽了全身力气,可她一个女人家,又哪里是两名禁军的对手。

  看着阐儿被抢走,无力的杨丽华连跪带爬的来到杨坚面前,死死扯着他的衣袍,都有些语无伦次的说道。

  杨丽华很清楚,阐儿一旦被带走,估计就再也回不来了,她要保住儿子,为此哪怕他们母子两人一辈子久居深宫也无所谓。

  只是,面对女儿的哭求,杨坚强咬着牙,猛的一甩衣袖,挣脱之后大步离开。

  看着杨坚的背影,杨丽华哭的撕心裂肺。

  “把儿子还给我..........................”

  只不过她的哭声什么也改变不了,最后,当杨坚消失在杨丽华视线之中的时候,伤心过度的她,直接晕了过去。

  从女儿身边强行带走自己的外孙,杨坚心里也不好受,可他没有选择。

  控制了宇文阐后,接下来的事情就简单了,幼小的他又怎么可能是杨坚的对手呢。

  所以,很快,宇文阐就下了禅位诏书。

  公元五百八十一年,北周静帝以杨坚众望所归为由下诏宣布禅让。

  杨坚三让而受天命,于临光殿登基,定国号为隋,改元开皇。

  杨坚登基后,第一件事就是强调自己的中原正统身份。

  因为整个朝堂都早已是杨坚的人,所以皇权的交替并没有引起什么大的波动。

  唯有一件事情让杨坚为难至极,那就是对宇文阐的处理。

  朝堂之上的大臣们,都极力建议杀,毕竟留着宇文阐无论如何都是一个威胁。

  “陛下应早做决断才是。”

  “陛下,当断不断反受其乱啊。”

  “为帝王者,自古无情,陛下虽为静帝祖父,可也是天下人的君父,为大国而舍小家...................”

  众臣都以大局来劝说杨坚,谁也不知道杨坚心里经过怎样的挣扎,最终才下了这个决定。

  动手之前,杨坚亲自见了宇文阐,这时候的宇文阐也后知后觉的明白了一切。

  即便是年幼,但宇文阐也知道,外祖父夺了自己的皇位。

  然而现在,宇文阐在意的却不是皇位,而是想娘了,所以见到杨坚,宇文阐第一句话就是。

  “祖父,阐儿现在能去找娘了吗?阐儿想娘了。”

  闻言,杨坚眼眶通红,伸手轻轻抚摸着宇文阐的头发,嘴角露出一抹牵强的笑容。

  “阐儿乖,再等等,过几天祖父就送你去娘亲那里。”

  闻言,宇文阐沉默的点了点头,或许他心里已经有了什么预感。

  当天夜里,杨坚陪着宇文阐一起用的晚膳,气氛有些沉默,杨坚几次三番的欲言又止,而宇文阐则是一直低着头只顾着吃,也没有说话。

  一直等吃到一半时,宇文阐突然抬头看向杨坚道。

  “祖父是想要杀阐儿吗?”

  此话一出,杨坚愣住了,自己的亲外孙问自己是不是要杀他,这是何等可笑的问题,可这就是事实。

  对此,杨坚无言以对,也不知道怎么回答。

  一顿饭就这样在无声中结束,直至杨坚离开的时候,宇文阐才又开口说道。

  “祖父,阐儿是不是再也见不到娘了?”

  这个问题同样没有得到回答,杨坚一言不发的离开了。

  当夜,杨坚整夜未眠,喝的烂醉如泥,而杨丽华的寝宫,哭声更是彻夜未绝,撕心裂肺,让宫中的太监,宫女都黯然落泪。

  第二天,宇文阐莫名暴毙宫中,谁也不知道原因,谁也不敢说原因。

  “陛下,事情都已经处理完了。”

  “你们............你们没有弄疼他吧?”

  闻言,杨坚说出了这样一句话,眼角更是有着两行清泪流下,下令处死自己的亲外孙,这其中的悲凉,恐怕也只有杨坚自己知道了。

  宇文阐的身后事很低调,不过该有的也都有,杨坚没有亏待他。

  并且,没过几日,原本的太后,也就是杨坚的长女杨丽华,被封为乐平公主。

  从太子妃到皇后,再到太后,如今又成了公主,可是对此,杨丽华早已不在意了。

  甚至在册封到的时候,杨丽华整个人如同行尸走肉一般,连旨意都没接。

  心死了,活着也只不过是一具躯壳罢了。

  (求收藏,求推荐,求月票!)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