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开局盘点历史十大事件 > 第二十七章 不想在苟活下去了

我的书架

第二十七章 不想在苟活下去了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谁也没想到刘协居然会提出这样的要求,死保一个小小的玉玺官。

  虽说即便没有刘协的禅位诏书,曹丕也可以强行废帝自立,可如此一来曹丕的帝位在外人看来就不是名正言顺的。

  要知道古人对于这些很是看重,不到万不得已,曹丕绝对不会走这一步。

  看着陷入沉默的华歆等人,刘协也没有催促,他知道这些人肯定会答应。

  相比起一个个小小玉玺官的死活,肯定是禅位诏书要更加重要。

  果不其然,很快华歆等人就有了决断。

  “臣等答应,陛下请下旨吧。”

  放过祖弼无关紧要,他活着还是死了,对大局都没有任何影响,而禅位诏书在这个时候却很重要。

  然而听闻华歆这话,祖弼却是朗声说道。

  “陛下,臣宁死,也不愿意这么苟活下去。”

  听闻祖弼这话,刘协笑了,不过仅仅只是一闪而逝,随即郑重说道。

  “祖弼听旨。”

  听闻这话,祖弼先是一愣,不过很快就跪拜下来。

  “臣接旨。”

  “祖弼不尊魏王,即日逐出京城,永世不得进京。”

  旨意一出,祖弼整个人都愣住,但很快他就反应过来,刘协这是在保护他,让他远离洛阳这个地方。

  事实上也的确如此,话音落下,刘协看向华韵等人道。

  “朕这一道旨意,你们没有意见吧?”

  “臣等无异议。”

  “那就好,华韵,即刻送祖弼出城,另外,赐他黄金万两,上等车架,良马数匹,等祖弼安全离开洛阳,再来宫中找朕,到时自然会有旨意降下。”

  刘协这是不给华韵等人反悔的机会,先安全送走祖弼,才肯下禅位诏书。

  对此,祖弼自然是万分不愿,可惜刘协心意已决,而华韵则是很快前去请示曹丕。

  不出意外的,曹丕很干脆的就同意了刘协的要求。

  在华韵等人送祖弼出城的同时,刘协来到了祖庙。

  看着祖庙之中,大汉的历代皇帝牌位,刘协眼眶忍不住红了。

  身旁曹皇后也小声抽泣着。

  保下祖弼,是刘协唯一能做的事情。

  “陛下。”

  看着刘协这副模样,曹皇后心疼,闻言,刘协苦涩一笑。

  “皇后无需如此,朕从未怪过你,要怪也只怪朕自己无能,没有守住祖宗江山。”

  不同于历史上,刘协曾经怪罪过曹皇后。

  现在的刘协一点都不恨她。

  因为曹皇后虽然是曹家人,是曹丕的姐姐,可她对自己是真心实意的,是心向自己的。

  这样一个女人,他又有何理由去怪罪于她呢,有的只是愧疚和自责。

  听闻刘协这话,曹皇后哽咽的说道。

  “陛下真要如此吗?仙人视频中,曹丕并未加害陛下啊。”

  历史上曹丕的确没杀刘协,相反还让他寿终正寝。

  然而现在的刘协,却有了不同的决定,听闻曹皇后这话,面露苦笑的说道。

  “朕知道,朕也的确是怕死,曾经每当这个时候,朕都在想,只有活着才能有机会改变一切,才能重新夺回汉室江山。”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这已经成了朕软弱的借口。”

  “都到现在,朕不想再苟延残喘下去了,想要为汉室保留最后的一丝颜面。”

  历史上的刘协,面对曹丕三辞三让,他本可以自尽,为汉朝保留最后的一点颜面,而不是被曹丕这样再三羞辱。

  可最后时刻他却怕了,最后还带着这份耻辱,一直活到了寿终正寝的时候。

  虽然是捡回了一条命,可这份屈辱是不可改变也不能遗忘的。

  在看过云九的视频后,刘协不愿意在这样,他软弱了一辈子,到最后他想要硬气一回。

  他想要将自己心中那最后的尊严保留下来。

  听闻刘协这番话,曹皇后没有再劝,只是坚定的说道。

  “妾身陪着陛下。”

  目光柔和的看着曹皇后,谁能想到陪着刘协走完最后一程的人,居然会是曹家的子嗣。

  没有从曹皇后眼中看出丝毫的后悔和犹豫,刘协笑着摸了摸她的头发,柔声说道。

  “好。”

  说完,刘协就在这祖庙之中开始写禅位诏书。

  这封诏书他不写不行,可这一次刘协只会写一封,不会再给曹丕再三侮辱自己的机会。

  没有借笔他人,刘协亲自奋笔疾书。

  “咨尔魏王:

  巍巍汉室延续四百余年,曾威震寰宇,护佑中原。

  然,天有不定,于朕之继,已乱象丛生,群雄肆虐,天下动荡。

  朕幼时继位,曾立志振兴汉室,匡扶天下,扶大厦之将倾,救万民于水火。

  奈何朕之能力不足担此重任,虽有心却力不足,空有志然德不配,朕自责,朕懊悔,朕愧对于先祖,愧对于天下,愧对于万民。

  今魏王势强,掌天下之权柄,朕为天下,为万民,禅位于魏王................”

  一边写,刘协的眼泪止不住的流了下来,打湿了圣旨。

  这是刘协这一辈子写过最艰难的一道圣旨,也是最耻辱的一道圣旨。

  心里万般抵触,可却又不能不写。

  死死咬住双唇,即便是咬出了血,刘协也仿佛没有感觉,继续一字一句的写道。

  “万望魏王勤勉政事,护佑万民,以不辜负天下期望。”

  当最后一个字写完,刘协整个人都仿佛是虚脱了一般。

  这样一封诏书,对刘协来说就是锥心刺骨。

  盖上玉玺,刘协抬头看向眼前诸位先皇的灵位,痛哭不已。

  “刘协愧对列祖列宗,唯有自绝一死,保留汉室最后威严,以此赎罪。”

  说着,刘协取出早已藏在袖袍中的短剑,这一次他没有犹豫,紧紧抓着曹皇后的手,眼中满是柔情,干脆利落的结束了自己的生命。

  这是刘协唯一能保住汉室最后一丝尊严的方法,即便是被逼禅位,刘协也不会再让曹丕再三侮辱自己。

  看着刘协倒在血泊之中,一旁的曹皇后也没有苟且偷生,死死抓着刘协的手,捡起地上的短剑,眼中同样满是柔情的说道。

  “臣妾愿随陛下。”

  同样没有丝毫犹豫,曹皇后自绝在了刘协身边,愿与他生死与共。

  (求收藏,求推荐,求月票!)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