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太子妃的虐夫日常 > 第62章 想都不要想

我的书架

第62章 想都不要想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她干什么呢?“这位……侍卫姑娘,你且去偏殿休息吧,已经都打扫好了。”成公公这意思,是非要亲眼看着云子晴住下了。

多此一举!“有劳了。”云子晴冷声说罢,就进去了屋内。

“砰!”她毫不客气的关上了门。

门外的成公公以为是云子晴生气,没有将她安排在水立北的房间内,她在生气呢。他眼中划过不屑的目光,嘁,一个贱丫头,还想和公主抢男人不成?怎么就那么多人看不清自己的身价呢?他鄙视的看了一眼拿紧闭的门,小碎步离开了。

云子晴检查了一下屋内,发现没有什么暗器毒药之内的。

恩,看样子这个信阳公主是不屑做这些小人之举的。

她可以安心睡一会了。

这离天亮估计还早着呢。

只不过,她刚躺进去了床铺上面,窗户就动了。

水立北的身影如同鬼魅一般的出现在了屋内。

“你主子都没有睡觉,你居然睡得着?”水立北低低的声音问道。

“怎么,主子你为啥睡不着?”云子晴坐了起来,有些烦躁的问道。

水立北多么会察言观色的一个人啊。

他立刻换了一个语气,一副担忧,商量讨论的语气。

“信阳公主不会善罢甘休的吃了这么一个亏得,我们孤身在她的地盘,还是得万事小心才是。”

“恩,主子说的有道理。所以呢?”云子晴挑眉问道。

所以你就不睡觉,跑来我的屋内了?“这房中,你检查过了?”水立北看了一眼屋内。

“恩”

“本王不懂这些毒,你去本王的房中检查一下。”水立北理直气壮地说道。

行吧!云子晴任命的起来。

“不要被人发现了。”水立北喊住想要从正门走的云子晴。行吧!云子晴和水立北一同翻窗户。

云子晴在水立北的屋内检查了一圈,并没有发现什么。

“这位尊敬的主子,信阳公主如此的爱慕你,她不会忍心毒害你的。”云子晴看着水立北说道。

“你看看那边……”水立北不理会云子晴的话,手指着屋内的房梁上面。

“我不看,要看你自己看。”云子晴自己拒绝。

大半夜的,瞎折腾什么?“你困了?”水立北也没有怪罪云子晴,换了一个话题问道。

“是!”

“可是,本王不困……”水立北的语气有些无奈。

“不困你可以不睡。”云子晴说着,打算离开。

“你不如,就在这边吧?”水立北说着,看着一旁的软榻上面。

她的身板那么纤细,应该不会委屈了她的。

最重要的是,信阳公主摆明了是针对她的,他不能让她离开自己的视线。云子晴扫了一眼那个软榻,“说个理由。”

“没有理由,这是命令。”水立北哪里说的出来什么理由?于是,他硬着脖子说道。

“遵命,主子!”云子晴咬着牙说道,躺在了软榻上面。

距离水立北的床铺,不过是三步的距离。

甚好!翌日。

云子晴歪着头看着水立北在一旁优雅的洗脸,暗道这古人到底是比现代的人讲究了很多啊。

单凭这洗个脸的功夫,这水立北的一举一动都是一副画一般优美。

“你一直都是这样洗脸的?”云子晴挑眉问道。

“怎么?”水立北擦着手,不懂云子晴的意思。

“没什么。”云子晴打了一个哈欠,正打算站起来,就看见外面信阳公主带着一群丫鬟走了进来。

“本公主想着,黔王殿下应该是起来了。”信阳公主笑着,像是非常熟悉的人一般,径直走了进来。

云子晴在信阳公主进来的时候,就走去了水立北的一旁站着,看样子像是在伺候水立北洗脸一般。

“本公主安排的人呢?怎么能让云儿姑娘伺候呢?”信阳公主说道,扫了一眼站着殿外的两个宫女。

早上的时候,这两个宫女是抢着来伺候水立北的。

可是,奈何这个王爷偏偏是个喜欢自己动手的人,直接将他们都赶了出去。

那两个宫女也很是无奈,此时信阳公主怪罪了下来,她俩立刻吓得跪在了地上。“本王得事情,不喜欢假借他人之手。”水立北说道,直直地看着信阳公主。水立北地目光肃然,笼罩着严厉。

他的意思,也是在告诉信阳公主,他是一个非常护短的人。

他自己的人,他自己的事情,他不希望其他的人插手。

相等的,有什么事情,也用不着其他的人来教训。

比如云子晴的。

虽然她坑了信阳公主,但是也是在他的授意下的,所以,也是在告诉信阳公主,有什么不满的,可以冲他来。

信阳公主这样的人,自然也是能够听的懂水立北话中的弯弯绕绕的,她勾起的嘴角一僵,转瞬之间,笑得眉眼更加畅快了。

“黔王殿下这是不喜欢用本公主得人,你去去吧。”她说着,一挥手,她身后得人才将端着的膳食就摆在了桌子上面。

“昨夜的事情让黔王殿下受惊了,刑部的人已经全力调查了。”信阳公主坐在桌子上面,看着一旁站着的水立北。

她这个意思,那就是要和水立北一同用餐了。

“不过一个走水,没有多大的事情,本王要去看一下杨大人,他身娇体弱的,就是本王也不能慢待了。”水立北说道,扫一眼一旁当背景墙的云子晴,往外走。

云子晴也不想和这个独裁的信阳公主共处,所以紧跟了上去。

“黔王殿下!”信阳公主厉声喊道,她握着筷子的手,关节泛白。

这一大早的,信阳公主是真的不想生气,可是,偏偏水立北这么掉她的面子。

岂有此理!“公主殿下还有何事?”水立北顿住脚步,问道。

水立北这么心平气和的样子,实在让信阳公主的脾气没有发落的地方了。她深吸一口气,努力的扬起一抹笑意。

“黔王殿下,你也找不到杨大人居住的宫殿,不如本公主和你一同去吧。”信阳公主说完,也不等水立北是否同意,直接站起来就往外面走。

云子晴扫了一眼那摆放整齐的饭食,摸摸自己空空如也的肚皮,满眼的无奈。大人物打架,好歹也给身为侍卫的她吃一口饭啊?水立北自然注意到云子晴惋惜的目光了,他没有说什么,去了杨大人的宫殿。

要说这一国公主的本事就是不容小觑,信阳公主前脚刚到,后面就有宫女将膳食端了上来。

“这……公主殿下,杨某这水土不服的毛病还没有好,可吃不了这么丰盛的早饭啊。”杨奇不过说的是事实,可是刚才在水立北哪里吃了闭门羹的信阳公主却觉得,杨奇这也是在和她摆谱。

一个王爷就算了,他一个礼部的大臣在她一国公主的面前,算是什么东西?好在,面对的人不同,信阳公主的气度也是不一样的。

可以说,她在水立北面前,可能因为水立北一个眼神就生气了,可是在其他的人面前,不管是天大的事情,她依旧是可以面色不改。

“这个也是正常的,毕竟这拂赞和新安的风土人情区别太大,比如这早饭,可是极为讲究的……”信阳公主笑着说道,眉梢扬起,斜了一眼杨奇。

她这个语气有些怪,杨奇想不多想也不行了。

他是一个非常有眼神的人,知道这是在拂赞的地盘,信阳公主可不是好惹的人物。

“是吗?新安的早饭比起拂赞的早饭,这菜式可是少了许多了,这空了几天的肚皮,可是有福了……”杨奇说道,拿起了筷子。

“不如咱们用饭吧?黔王殿下,公主殿下,呵呵,我看着这一桌子的美食,都要忍不住了。”我看是忍不住要吐了吧?云子晴暗自佩服这个杨奇的容忍之度。

杨大人的这个毛病,云子晴是再熟悉不过了。就算是云子晴给他开了方子了,这一桌子这么色香味倶全的菜,估计他闻着也是要吐了!越是好吃的菜,他的胃越是忍受不了。

可是,此时的杨奇居然面不改色的招呼着水立北和信阳公主赶紧动筷。

是个狼人啊!不过,云子晴对于这些菜,那可是食欲大动的。

只可惜,这里有信阳公主在,她是决计坐不上去的。

而信阳公主终于如愿以偿的和水立北一同坐在一张桌子吃饭了。

这可谓是她一个小小的心愿了。

她此时,哪里还有半点的生气。

只不过,她有些疑惑的看着水立北,他一直在挑挑拣拣的往碗里面夹着菜。

此时,那小巧的碗中,已经堆起山了。

他自己一口也没有动过,夹这么多是干什么?很快,信阳公主就知道了水立北的意思。

碗里面的菜堆的实在是不能再堆了,他才看向云子晴。

“试菜!”水立北沉声说道。

云子晴挑眉,我一会吃不行吗?你非要在这个时候给我拉仇恨!信阳公主已经挺惦记我了,阿喂!这个男人,是不是故意整她的?“云儿?”水立北见云子晴没动,又沉声喊了一声。

至于一旁的杨奇,那只是埋着头,盯着碗中的白米粥,碗中的菜,他可是一个没动。

云子晴知道他不是害怕信阳公主,他只是不想去看那些令他反胃的菜色。

而信阳公主,想安心和水立北吃顿早饭,目前看来那是痴心妄想了。

水立北的一举一动,总是能够将她气的半死。

这个男人,是不是就是仗着本公主看上他了,才一而再再而三的挑畔呢?“胃•……”云子晴尽量不去看信阳公主铁青的脸,端起饭菜,打算吃。

“坐着吃!”水立北又发话了。

恩,巧了,刚好四缺一了!这个位置难道是上天给云子晴留下的?没办法,云子晴只能安然坐下。

反正,也不是我想和你们坐一起吃饭的,她是被迫的!不是姑奶奶没有礼貌,不懂规矩啊!云子晴还是有一点自知之明的!有什么问题就找对面的水立北吧。

云子晴看着自己碗中的饭菜,居然都是自己喜欢吃的那几个菜。

如此,她就不客气了。

云子晴津津有味的吃了起来。

她居然就吃了?信阳公主控制着自己不要将目光看向一旁的这个女侍卫,可是,她的五感此时格外的清晰,特别是她的耳朵,居然可以清晰的听见云子晴嚼着饭菜的声音。

她怎么能……怎么可以吃的这么香呢?信阳公主也是不得不佩服了。

佩服她的好胆量,难道她不知道,凭借着她的身份,是不可以在和她一个桌子吃饭的吗?她算是什么东西?这拂赞国怎么个个都这么的不识好歹呢?信阳公主目光又扫过对面一直埋头吃饭的杨奇。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