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太子妃的虐夫日常 > 第61章 让人嫉妒又让人向往

我的书架

第61章 让人嫉妒又让人向往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可是,偏偏她的眼神这么明显,对面的这个男人居然无动于衷……云子晴亲眼看着水立北将那五万两金票折叠好,收进去了自己的衣袖。

嘿,没希望了。

云子晴叹口气。

杨奇的这个水土不服的毛病,云子晴也只能缓解,要是说真的根治了,那是不可能的。

所以,云子晴只给杨奇开了两幅药,让他熬着喝一喝,缓解一下痛苦。

不然像是他这样躺下去,迟早身体缠绵病榻了。

“黔王殿下的身边果然都是能人义士,没想到这些年轻的姑娘居然会医治了我这个体娇之病。”杨奇看着水立北,夸赞道。

其实,他之前还一直以为突然出现的云子晴,指不定是龄王在哪里掳来的女宠了。对外说是一个贴身侍卫,可是这样一个娇小柔弱的姑娘,能做什么侍卫的活呢?不过是有一个说辞。

可是,没想到,他半信半疑的喝了两贴这个云儿姑娘开的药,居然就好了。

他来了拂赞几天了,今日终于可以和大家同桌一起吃饭了。

他来了拂赞几天了,今日终于可以和大家同桌一起吃饭了。

他看着这些拂赞的特色菜,居然有了胃口了。

简直就是神奇!云子晴听见杨奇夸赞自己,半个眼神都没有动,将饭菜全部都摆放了整齐,云子晴打算去包林他们那一桌吃饭去。

“去哪?”水立北看着云子晴问道。

“吃饭。”

“那边没有位置了,你就坐这吧。”水立北说道。

在东北角的包林那一桌,默默的挪动了一下自己的臀部,将身边的那个空着的位置给占住了。

云子晴扫了一眼包林那边的位置,其实还有挺宽的,只要包林给他挪个位置就好了。

不过,也没必要。

她不是矫情的人,于是,她自己坐了下去。

“开饭吧。”云子晴说着,夹了第一筷子。

杨奇看着云子晴这自然的样子,又看看黔王不甚在意的样子,心下明了。

哦,就算是龄王的女宠,那可以是很厉害的奇女子啊。

“杨大人,这个菜你可以多吃一点,养胃。”云子晴吃着,随口的说道。

“真的?”杨奇惊奇不已,立刻夹了一筷子吃道。

“味道不错啊。”杨奇满意的点头道。

“恩,这个你也可以多吃。”云子晴再次说道。

这下子杨奇也没有质疑云子晴的话,她指哪个,他就夹哪个吃了起来。

事实上,他们这一桌子也就他们三个人,云子晴和杨奇互动的频繁,倒是将水立北给冷落了。

他沉着脸色看着杨奇越发敬佩的看着云子晴,食不下咽了。

不过,最令他生气的是,云子晴居然一个眼神都没有看他这一边。

这个女人不是自己的贴身侍卫吗?难道不应该告诉自己哪个菜吃着有益吗?水立北别扭着,突然觉得他有些羨慕杨大人这个水土不服的病了!夜深。

云子晴在房中研究着这个人皮/面具,可是,她越看越是心惊了。

因为,这个人皮/面具果然就是表面上的意思,就是人的皮肤做的!开始的时候云子晴也想过这个问题,那就是可能只是叫这个名字,或许不是真的人皮呢?此时,她确定了这个答案。

简直就是细思极恐。

要知道,她可是将一个人皮的面具放在了自己的脸上了……饶是她不害怕这些东西,但是也不由的汗毛直立啊!“走水了!”忽然,外面响起了一阵呼叫声。

云子晴顾不得多想,直接将这个人皮/面具带好,然后就去开门。

正巧看见正打算敲门的水立北。

“怎么了?”云子晴站在二楼的围栏上面,问道。

好好的,怎么会走水呢?“包林已经去看了。”水立北和云子晴并排站着。

他偏头,忽然看见了云子晴脸颊这边的人皮/面具有一处翘起来了一点。

他下意识的就伸手过去想要将那一块给抚平了。

云子晴往后歪了一下头,疑惑的看着水立北伸了一半的手。

“面具有一处没有贴好。”水立北沉声说道,目光淡然。

云子晴就伸手按压了一下脸颊四周。

“还有……”水立北说道,再次伸出去手。

他的大拇指指腹轻轻的覆上云子晴的脸颊,他停留了一瞬,这才微微用力。

水立北上前了一步,面对着云子晴的侧面,双手对着云子晴的半边脸颊,慢慢的将那个人皮/面具的边边压好。

云子晴感受着水立北在直接脸颊上面的温热,脑中忽然就响起了那日的事情。

那一日,水立北的手掌,貌似也是这样捧着她的脸颊,指腹在她的侧脸,流连忘返……额,她居然觉得脸颊有些发烫了。

什么情况?云子晴当即后退了一步,“我去看看。”

“不用,马上就会烧到了这边,我们也是要离开的。”水立北淡然的说道。

云子晴挑眉,目光有些不解。

“走吧。”水立北就喊着她下楼去。

“你瞧,今夜无风,在东边的火苗,怎么能烧到了这南边了呢?”水立北边走边和云子晴解释道。

“居然这么明目张胆的吗?”云子晴心中已经肯定了某个人。

“这只是开始……”水立北停下脚步,回头看着云子晴,“怕吗?”

“怕什么?”云子晴不解。

虽然她无官无职,无权无势,但是,她也从来没有怕过谁。

她从来不是一个轻易吃亏的人,怎么可能会屈服于这权势呢?水立北笑了笑,这才继续往前走,“你会不会觉得,在本王的身边,过于麻烦?”以她的能力,明明可以更加的逍遥自在。

而且,水立北知道云子晴的性子,是一个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性格。

她不喜欢这么多的麻烦不断地找过来。

“是有一点。”云子晴认真地说道。

“可是,既然答应了本王,你就要守信用,不能再跑了。”水立北说道。

原来是在这里等着敲打她呢。

怪不得他突然问个这莫名其妙地问题了。

“恩,你也要守信用,快些帮我寻到你的师傅和那副画。”云子晴也趁机提醒他一下。

“自然……”两个人难得的相视一笑。

“黔王殿下,公主已经派来了人帮助救火了,这驿站是住不下了,其他的地方又过于危险,所以,公主让奴才来接黔王和杨大人去宫中先落脚。”成公公身后跟着两个马车,正是来接水立北和杨奇的。

成公公既然都亲自出宫了,那这个邀请就是不容置疑的了。

“也罢,有劳了。”水立北说完,看着云子晴。“你先上去。”

“恩。”不待成公公阻止,云子晴已经利落的钻进去了马车内。

成公公就想起信阳公主临走时候嘱咐的话,如果黔王殿下身边的那个女侍卫要跟着的话。那就让她跟着吧。

所以,成公公也不过是装腔作势,故作为难。

因为,宫中可不是什么都能去入住的。

再说了,他们都是男人,这皇宫里面可是女子执政。杨奇很快就被包林带着过来了。

“主子……”包林看着水立北,欲言又止。

他不放心水立北和云子晴去了那皇宫。

他更加不放心云子晴这个天不怕地不怕的能不能保护好水立北。

而且,这个丫头野性极大,搞不好将主子给卖了也是说不定的。

“在外面守着吧。”水立北说道,见杨奇已经上了马车,也转身上去了马车内。

包林想着给云子晴嘱咐两句的,可是,从水立北撩起的车帘看见,云子晴已经端坐在了马车内了。

“好好照顾主子。”包林从云子晴说道。

没等云子晴回答,水立北就放下了车帘。

比主子先一步上去了马车也就算了,居然在主子上去马车的时候,巍然不动……岂有此理。

他就没有见过这么拽的侍卫的。

也不知道主子为何要带这个丫头。

难道就因为她是女人吗?不能啊,主子不是这般重色的人啊?事实上,包林看错了水立北。

他就是这么重色的人,他恨不得将这个女人给拴在裤腰带上。

可是偏偏,他看上了一个什么都厉害的女人,可是这情商却有待提高。

而且,还是一个独立性特别强的女人。

像是其他的女子,见他这般看重,早就扑了过来了。

比如他府中的那几个女人,他多说一句话,那些人就高兴了许久。

可是到了云子晴这边,她一点也不稀罕。

为何其他女子都喜欢的,她却不喜欢呢?水立北看了一眼云子晴,想问句什么。

“别说话,我继续睡一会!”云子晴冷声说道,闭着眼睛靠在了马车上。

水立北这到了嘴边的话,也只能咽了下去了。

他悄悄看了一眼云子晴闭着的眼睛,暗搓搓的往她身边挪了两步。

他计算了一下这个距离,马车这么的小,这个女人如果真的睡着了,她一歪头,不是就靠在了自己的肩膀上面了吗?恩,这个不错!回头他还可以拿这个事情说一下她。

水立北暗搓搓的想着,唇角勾起了满意的笑意。

他正襟危坐地等着……只不过,一直到了皇宫的外面,马车停下,也没见云子晴的身形歪过一下。

相反的是,马车一听,水立北还没有开口,云子晴就睁开了眼睛。

神清气爽。

水立北看着云子晴,严重怀疑这个女人是不想和自己说话,所以假装睡觉吗?气闷!水立北就黑了脸。

云子晴麻溜的下去了马车,挡住在了成公公的前面,撩开了车帘。

“王爷,我们到了。”云子晴脆声喊道。

水立北瞪着云子晴淡然的面孔,没有动。

云子晴眼波微动,伸出去了手,“王爷,我扶你下来吧。”这还差不多!他在心中满意的傲娇着。

水立北这才动身,将自己的手掌直接放进去了云子晴的掌心。

云子晴抽抽嘴角,难道不是握着我的手腕吗?怎么到他这边,是直接……变成了牵手吗?云子晴想要收回手,水立北就看了一眼他身后的成公公。

这意思,就是有人看着呢!也罢,谁没有摸过男人的手还是怎么了?只是,水立北掌心怎么如此的寒凉,难道是体内的毒发作了吗?按理说不应该啊。

不过,云子晴也不会把脉,只能先观察着……成公公将人带去了一处打扫好的宫殿。

“烦劳黔王殿下屈尊先行落脚了,其他的等天亮再说吧。”成公公客气的说道。“恩。”水立北沉声应着,走进去了屋内。

只不过,刚走出去了两步,就见云子晴距离没有跟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