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太子妃的虐夫日常 > 第59章 等你手指好了

我的书架

第59章 等你手指好了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拂赞皇家猎场。

拂赞国的高官贵人和家属基本都已经到了。

“黔王殿下这边来。”岳王走在一旁,表现得很是体贴。

岳王将水立北领到了正中间的那个帷帐里面坐下,这个位置纵观整个跑马场。云子晴扫了一眼水立北左手边空着的位置,应该就是信阳公主的了。

怪不得这个岳王将人送了进来,就借口离开了。

看来是想要给两个人独处的机会了。

那云子晴站在里面就不好了,而且,云子晴也想看一下场中的那些赛马的。于是,她悄悄地往外面退。

“去哪里?”水立北第一时间查觉云子晴地意图。

“去外面看看。”

“你对赛马感兴趣?”

“还好。”水立北就点头,云子晴也就退了出去。

云子晴不动声色地扫了一眼,这上面地观众席,那些帷帐里面遮挡的基本都是年轻人了。

“信阳公主到!一声高亢的声音响起,云子晴就看着左手边信阳公主带着一群宫女和小太监走了过来。

这个阵仗可比拓跋灵的派头大多了。

信阳公主一眼就看见了帷帐中的水立北,她立刻加快了脚步,进去了帷帐中。

“让黔王殿下久等了。”信阳公主心眼含春,明眼人一眼都能看出来他打的什么主意。

可是,偏偏她对面的那个男人,一本正经,甚至连正眼都没有给信阳公主一个。“无妨。”水立北淡淡的说道。

信阳公主也没有觉得自己受到了冷落,立刻坐下来和水立北说起来了他们拂赞的赛马的规矩。

一共是两支队伍,对局三场,胜两局为最后的胜利。她们观看的人可以下注给那些队伍。

恩,规矩挺简单的。

云子晴听了一下,目光落向那两支队伍中的马儿,她在看那些马儿那个可以跑第一名。

虽然她没有钱下注,但是也不妨碍她在心中猜测一下。

“黔王殿下,你觉得,哪个队伍的马儿会赢呢?”信阳公主看着水立北静默的样子,不甘心的问道。

她就不信,水立北要一直不理会自己。

“云儿,你说哪个队伍会赢呢?”谁知,水立北自己看向了外面,云子晴的方向。云儿?这是自己的新名字吗?云子晴抽抽嘴角。

信阳公主刚才满眼都是水立北,此时听水立北说,她才发现那个站着的侍卫,居然是个女子。

而且,还是一个看着这么柔软的女子。

信阳公主皱眉,他又是哪里弄来的女人?他身边还真是不能缺女人啊!现在这个情况,给云子晴取个富贵的名字,她也得应。

于是,云子晴拱手,语气恭敬,“回王爷的话,我不知道。”

“你说什么?”水立北目光疑惑,“你不会进来说话?”

“是。”云子晴应道,走进去了帷帐中,站着了水立北的身后。

“说说,哪个队伍会臝?”水立北一只手支着自己的太阳穴,歪头看着云子晴的方向。

信阳公主见此,更加的生气了。

水立北居然这般无视自己,宁愿和一个侍卫说话,也不愿意和自己多说一句吗?信阳公主藏在袖子里面的手,狠狠的扯着自己的身上上好的布料。

“属下不知。”云子晴低头说道。

这个水立北怎么回事?他是真的不知道还是假装的?他难道看不出来信阳公主的心意吗?他这个举动无疑是让自己被信阳公主惦记上了。

本来信阳公主没有注意到自己的,这下好了,她看着自己的目光仿佛要吃人的样子。

这男人坑她呢?“这个侍卫想必是第一次来拂赞,没有看过拂赞的的赛马,不会也很正常。等她多看两场,就能看出来一些门道了。”信阳公主收好情绪,笑着说道。

这是看不起她,说她没见过世面了?一个赛马,不就是猜哪个跑的快吗?有怎么不会的?云子晴在心中暗自翻翻白眼。

水立北扫了一眼云子晴,坐回去了端正的模样。

“那就看看吧。”水立北不在意的说道。

他是不打算帮云子晴说话了。

等管事的上来收赌钱的时候,云子晴见信阳公主下二号马队,五千两。

这可不是一个小数目。

一国公主,果然是出手大方啊。

不过,可惜云子晴看好的是一号马队,于是,她灵机一动。

“王爷,可否借我一点银钱?”云子晴看着水立北问道。

说不定她就臝了呢?顺便还可以挫一下这位信阳公主得锐气呢!“借多少?”水立北好整以暇地看着云子晴。

“一万两。”云子晴说完看了一眼信阳公主,又补充道,“黄金。”水立北抽抽嘴角,他严重怀疑这个女人是故意花他地银子地!一万两就算了,居然还是黄金!他对外可以远房宗室子弟,穷的很……云子晴见水立北眸光微闪,心道一万两很多吗?这个男人是不是没有?啊,她的老板比自己想象中的要穷了很多啊!“那个……”云子晴想说八千两也行的。

“本王没有带那么多,不如你回去取吧!”水立北居然答应了。

一万两黄金可不是小数目,一旁的信阳公主可是知道水立北刚才是犹豫一下的。而且,她也被云子晴这激起了斗志。

一个小小的侍卫,你就算是水立北的女宠又如何?这么多的钱,你说借就借吗?此时水立北答应了,说不定是在自己面前不想掉了面子!信阳公主这么一想,就非要坐实了云子晴不懂事的举动。

“这一跑只怕是耽搁了下注的时间了,不如本公主先给你拿来?”信阳公主看着云子晴,而不是水立北。

这就是明着和云子晴下挑战书了。

云子晴就将目光看向水立北。

“行吧,那就在信阳公主这里先拿吧。”水立北淡淡的说道。

“谢过主子。”云子晴眸中闪过狡黠。

信阳公主给了一旁的太监一个眼神,他立刻就下去了,想必是取黄金去了。

“不知,这个侍卫是想要下哪个队伍呢?”信阳公主好奇的问道。

她表现的非常和蔼端庄。

“一号队伍。”云子晴回答道。

“哦?你这么有把握?一万两黄金是全部下注吗?”信阳公主问道。

“是得。”不下这么多,我借它干什么?这不是问的废话吗?云子晴得表情非常得明显,信阳公主立刻就明白了云子晴在鄙视她了。

她好不容易维持得微笑,立刻就笑不下去了。

可是,水立北就在旁边,她不能失了了风度。

这口气,她只好咽下,假装没有看见云子晴得表情。

信阳公主看向水立北,“黔王殿下身边得人果然都是好魄力,就连本公主都不敢下这么多的注,这个侍卫居然眼都不眨一下!”

“是吗?你胆子挺大啊!”水立北饶有兴趣地看着云子晴。

这个水立北,摆明了是不想正眼看着信阳公主了。

人家和他说话,他居然转头就看着云子晴。

真是太没有礼貌了。

不过……我喜欢!“有吗?我不是一直都这样的?”云子晴反问道。不过,随即他的目光又满是疑惑,“这个一万两黄金很多吗?”云子晴这个样子,让水立北也疑惑了。

她是真的不知道还是故意这样说着气信阳公主的?“也是,你胆子是不小!”水立北颔首,深有同感的样子。

信阳公主看着这主仆二人一唱一和的样子,简直气的要坐立不安了。

不过,到底是被当作一国之主培养的,这忍功也是一流的。

况且,这还是在自己心仪的男子面前,她掐着手掌,也是要保持自己的仪容的。好在,去取黄金的太监及时回来复命了。

“公主殿下,这是一万两黄金,全数在这里了。”

“恩,给她吧。”信阳公主看着云子晴,目光冰冷。

哼,她看了那么多的赛马,定然是不会看错的!这个侍卫初来乍到,居然敢和她唱反调。

简直就是自不量力,看她等会输了这么多的银子,如何在水立北面前收场。云子晴看着那些宫女手中托盘里面厚厚的一叠金票,心道一万两黄金是挺多的啊!“这个就给我吧,我去下注。”云子晴说道。

“你可以让他们代劳。”信阳公主说道。

“没事,我也想去看看。”云子晴说道。

信阳公主目光不屑,是不是第一次见这么多的金票,不放心她的人吗?呵呵。

云子晴看了一眼水立北,就带着金票下去了。

她来到了那些管事的面前,拿出来了金票。

“信阳公主临时改变了主意,命我再压一号队伍一万两黄金。”

“那公主殿下之前下的那五千两 ”

“知道的人太多了,那个下了就下了吧。”云子晴说着,淡然的看了一眼那管事。

“如果有人打听了,你且说公主殿下买的是二号队伍。”云子晴又嘱咐道。

“是,明白!”云子晴满意的将金票交给了管事的,拿了票根,然后离开。

马场管事的这些人心中可是和明镜似的,而且历来公主下注地时候,其他的人都会有意打听公主的动向的。

他们都明白,公主买了那只队伍,那么那只队伍也会臝的!不过,这些他虽然阻拦了下来,还是会走漏了风声的。

那些人就会跟着公主一起买的。

很多时候,信阳公主也是不会下注的。

此时信阳公主招待新安的使臣,既然下注了,那么定然也是不会输的。

所以,这个就是一场已经定下的赌局了。

能够在皇家马场里面做事的,那最基本的就是揣摩人心了。

云子晴此时来了这么一招,这管事的也定然是以为这个是信阳公主故意为之的。

已经有这么多人下了二号队伍了,新安使臣必然觉得这是定好的。

想要打消新安使臣的猜测,信阳公主此时选了一个其他人都不看好的队伍,这才能显得自己厉害了。

不过,管事的也不能单凭了云子晴的一面之词,就改了那个队伍可以臝得。

所以,云子晴一路回去帷帐得时候,第一时间将自己得票根交给信阳公主看了。

那边得管事看着云子晴确实是信阳公主派来得,立刻就吩咐了下去,让下面得人将会赢得队伍改成了一号队伍。

帷帐里面,信阳公主自然是第一时间确认云子晴是不是真的选了一号队伍的。

“看来,你对一号队伍是非常有信心了。”信阳公主看着云子晴拿回来得票据,笑着说道。

此时,她也是真心的想要发笑了。

这个侍卫,下了这么多的黄金,居然真的投了最不看好的队伍。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