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太子妃的虐夫日常 > 第57章 足够的耐心

我的书架

第57章 足够的耐心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这一次,这两个嬷嬷却不回答云子晴的话了。

“岳王呢?我又将岳王殿下!我告诉你们,我可是岳王殿下的人,你们不能这样对我。”云子晴挣扎着,接着说道。

可是,那两个嬷嬷不发一语的,死死的压着云子晴,继续走着。

云子晴的手臂有些疼了,于是她就放出去了一点药粉。

“啊,我的手!”左边那个嬷嬷喊了一声,却已经抓着云子晴。

“快到了,咱们就先将这个宫女压过去再说。”另外一个宫女安慰道。

云子晴被丟在了一个破旧的柴房里面,而且这两嬷嬷还不忘将云子晴的手脚都捆缚了起来。

确定将云子晴帮的结结实实了,他们才离开。

云子晴打量一下周围的环境,又试了一下手腕的力度,确定她有危险了能够轻易脱开,所以也就安心了。

这些人的把戏在她的面前,简直就像是儿戏一般。

她倒是要看看,这些人不声不响的将她绑起来是干什么?难道是因为刺客的事情吗?云子晴觉得事情不会那么简单得,不过她也不着急。

她靠在后面的稻草,慢慢得将自己绑在身后的手用缩骨功给抽了出来。解放了双手,其他的更加不着急了。

两个时辰过去了。

午时过去了那么久,也没人来给她送点吃的。

这就算是死刑犯了,也要给人填饱肚子啊!不厚道!“就是在这里了……”

“走,我进去看看,你给我把风。”

“那你快一点!”外面响起交谈的声音,云子晴本来精神百倍的表情立刻换成了萎靡。

她耷拉着眉眼,看着进来的荷珠。

“贱人,怎么样?等死的滋味不好受吧?”荷珠一看见云子晴这样被绳子捆着,立刻露出来了兴奋的眉眼。

“谁等死?是你吗?”云子晴冷漠的扫了她一眼。

“呵呵,都到了这个时候还嘴硬呢?我告诉你,被那两个婆子绑了人,就没有活着回来的。”荷珠得意的用下巴看着云子晴。

“之前不是也说那个最偏僻的门也是送死的?”云子晴说道。

“你!”荷珠长舒一口气,“我跟将死之人也没啥好计较的。”

“你在说你自己吗?”云子晴冷笑道。

“我看你还得意什么!你的岳王殿下呢?他怎么不来救你了?”荷珠看着云子晴,继续嘲讽道。

她都落到了这个地步,居然还拿着这一副高高在上的表情看着自己。

荷珠早就嫉妒了,嫉妒她居然能够得到岳王殿下的青睐。

她凭什么?这宫中多了去的美貌女子,这个婷儿又算得了什么呢?“恩,他可能正在来的路上呢。”云子晴见荷珠眼中露出疯狂,她淡淡的笑着。

“你居然还笑的出来?死到临头了你还装,你这个贱人!”荷珠说着,忽然从袖子里面拿出来了一个很长的针。

“这可是我特地去羽绣房那边讨来的,专门对付你这种贱货。”她厉声说完,就拿着针狠狠的往云子晴的肩膀上面扎了过来。

云子晴肩膀一偏,她就一头栽到了云子晴身后的那个草堆里面。

“唔……我……”云子晴抽出手,一个手刀将这个蠢货给敲晕了过去。

“哎,这可是你自己送上门的!”云子晴叹息道。

云子晴看了一眼外面,这边院子有颗大树,此时遮了半边的光线,看着像是天黑了。

可是到天黑大约还有一个多时辰……那些人不知道估摸着晚上就会过来的,于是,云子晴只好快速的动手。

半刻钟的时候,云子晴已经拔了荷珠的衣服,并且给彼此都用窗边的黑灰画了一个简单的妆容。

接着这个灰暗的光线,没有人会发现她和荷珠已经掉包了。

而荷珠,她已经给她下了哑药,她短时间之内不会说出来的。

云子晴出门,果然看见了院子外面把门的春梅。

她嘴巴上面的伤没有好的药,此时还在肿着了。

不过她们这种人,估计是警告也是不会收手的。

“你好了?我怎么没有听见婷儿的惨叫声呢?”春梅一看见云子晴走了出来,立刻兴奋的问道。

她果然没有发现眼前的荷珠已经变成了云子晴。

“恩,先走。”云子晴压低了嗓音说道。

“是,天黑了那些人估计就来将那个女人抓走了。”春梅跟在云子晴的旁边,开心的说道。

“抓去哪里?”荷珠的嗓音就是有一点低的,所以此时云子晴压低了声音,听着也是难以分辨的。

再者,此时的春梅一心在幻象着云子晴的惨状,哪里会想到她羡慕嫉妒恨的那个人就在自己身边呢?“你之前不是说过,像是婷儿这些贱人,那都是被抓去了……”春梅说到这里看了一眼周围,这才压低了声音,在云子晴身边说道,“抓去皇上那边的。”

“皇上要来干什么?”

“你没听说吗?你瞧皇上的脸……她看着像是少女一样,你以为怎么来的?”春梅倒也是和这个荷珠的关系好。

这等杀头的话居然就口无遮拦的说了。

云子晴闻言,第一时间就想到了有一种用少女的血沐浴来保持年轻的说法。

难道,这个女帝就是在弄这些吗?云子晴可不想掺和拂赞的这些事情,她只想去看看这宫中有没有她的画。

于是,云子晴就有意的远离说个不停的春梅。

“诶,你往那么去干什么?我们不是要回去长媛儿算账吗?”春梅拉住云子晴的手臂,问道。

“不是,你脸上也怎么看着黑黑的?”春梅一边说着,一边伸手往云子晴脸上摸去。

由于和云子晴靠的太近了,所以被她发现了云子晴打在脸颊的阴影。

云子晴一歪头,躲了过去,“你先回去,我去那边有点事情。”

“你要去干什么啊?”虽然春梅这个蠢货没有发现云子晴,但是也是喋喋不休的,不肯放云子晴离开。

神烦。

“有事。”云子晴撂下两个字,往左手边过去了。

春梅倒是也没有再拦着云子晴,于是自己高兴的往另一个方向走去。

不过,她越走越发现不对劲的样子。

刚刚……荷珠怎么怪怪的?她那么爱干净的一个人,自己告诉她脸上有灰,她居然也没有在意?而且,她去的那个方向,好似是最偏僻的那个门?春梅忽然顿住了脚步,“荷珠说话的样子……有点像……不好!”春梅倒也是机敏的,立刻想到了一个可能性,于是,她往那个关押云子晴的小屋子跑了过去。

只不过,她气喘吁吁的跑过去的时候,就发现了有两个壮实的嬷嬷已经压着一个宫女往外走。

春梅站在角落,看着那个不断挣扎的宫女,虽然在此时天黑了有些看不清,但是,春梅却清楚的感觉到……那是荷珠!如果荷珠在这里,那那个人就是婷儿了?可是,荷珠为何不求救呢?她为何不告诉这些嬷嬷,她是荷珠呢?春梅到底是没有勇气,走出来告诉这两个嬷嬷抓错了人。

因为,她们擅自过来找婷儿解气,那要是被发现了,也是要被打死的。所以,春梅努力的捂着自己的嘴巴,眼睁睁的看着荷珠挣扎着被带走了云子晴回到了自己的屋子,带上了自己的东西,打算今晚行动。

她要在今晚将剩下的宫殿,可能有这个画的全部看一遍。

时间不多,她要抓紧了。

云子晴站在屋中,静静的等着这座偌大的宫殿被黑夜彻底吞噬。

“_……”院子里面忽然响起落叶被踩的声音。

云子晴屏住呼吸,继续站在角落,没有动。

外面那个人如同鬼魅一般,拉着长长的黑影,出现在了窗户上面。

可是,云子晴等了一会,那个身影像是静止了一般,没有动。

云子晴脑中跳出来那个上锈的宫门里面那个诡异的人。

“笃笃”忽然,一道诡异的身影在这静谧的空气中响起。

云子晴判断了一下,并不知道这个是什么声音。

像是一种奇怪的昆虫的叫声,又像是一个阴森怪调的笑声。

总之,这样的声音让云子晴更加的放缓了呼吸。

她忍不住在想,或许在之前的那些夜晚,这个影子也是云子晴的窗外,这样静静的看着?可是他在看什么呢?她又能看见什么呢?云子晴此时忍不住夸自己一句,还真是心大,她之前都是怎么睡着的?就在云子晴胡思乱想,精神绷直的时候,那个影子终于动了。

只不过,他是上前来了。

他想干什么?进来屋中吗?•….”他沙哑如同粗石相磨的声音,怪异的响起。

傻叉!云子晴忍不住低声咒骂一声,然后直接扑了过去。

最烦的就是这种气氛了!云子晴可是受不了这种不敢大喘气的环境。

她手里拿着明晃晃的匕首,直接往那个人影的胸口扎了过去。

死?不知道谁死呢!就在云子晴的刀刃快要扎到了那个人的身上的时候,云子晴忽然感觉到自己的手腕像是被什么勒住了一般。

是什么?她看了一眼自己的手腕,那里有一道非常细的蛛丝一般的利器。

好家伙,云子晴这还是第一次见这个用这么细的铁丝当作武器的。

不过,这个时代估计是没有这个技术的,那么这个细的武器,就不知道是什么了?云子晴反手生生改变了一个方向,她将匕首划向了困住她的那个“蛛丝”。

可是,那个人影也是极快的将那个“蛛丝”收了回去。

当然,他也自然退到了安全的距离。

云子晴看出来了,这个人没和她打的意思。

“阁下到底想要干什么?”云子晴站的笔直,眯着眼睛看着那个黑色的人影。

他一身衣服早就分辨不出来颜色,乱且长的头发杂乱的散着,即便是正面也是看不见他的真面目的。

那个人影听着云子晴的话,不回答,也不走。

“说说你的目的,或者,你的条件?”云子晴挑眉接着问道。

忽然,外面响起了急促的脚步声。

那个黑影比云子晴反应要快了许多,他直接像一只张着翅膀的蝙蝠一般,从院墙那边离开。

云子晴也闪身进去了屋内,然后从另一个窗户跳去了后院……“我真的看见了婷儿将荷珠带走了。”春梅这么想都不甘心云子晴居然让荷珠替她了,所以,她一定要为荷珠报仇。

思来想去,她就谎称荷珠被云子晴抓住了,让花嬷嬷带着人赶了过来。

她们的速度很快,主要春梅害怕云子晴跑了,一直在前面小跑着。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