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太子妃的虐夫日常 > 第56章 还真是信任我

我的书架

第56章 还真是信任我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轮到云子晴说话的时候,云子晴只能如实禀告。

“花嬷嬷,她说的可是事实?”那个公公看向花嬷嬷。

“是的,她犯了事情,我就罚她去了那边。”花嬷嬷回禀道。

不过,她心底也有些发毛。

因为,这个成公公可是公主身边的人。谁不知道公主和岳王的关系非常好,这个婷儿又是岳王安排进来的人。

如果成公公知道了她处罚婷儿的事情,她会不会被理解为挑衅岳王的面子?如今岳王的对这个丫头的态度不明,她是不好得罪的。

“什么时候去的?”成公公看了一眼云子晴,问道。

“有五天了。”

“哦?”成公公表现得非常惊讶,再三打量了一下云子晴。

成公公微微笑,“看来,岳王殿下的人,果然是个命硬的!”他说完,目光……扫过那些宫女,“去忙吧!”那些宫女,连同云子晴,全部转身,恭敬地走出去院子。

成公公在后面,眯着眼睛看着。

一般来说,女子第一次承恩之后的第一天,这走路的姿势必然是怪异的。

而且,那天在大殿中,他也是看见了和黔王殿下一同出去的那个宫女的背影。他可以认得出来。

云子晴步伐稳重,她早就知道信阳公主定然会查那个宫女是谁的,所以,她今日就多穿了两件衣服。

她的后背看着有些壮实,步伐看着沉重,所以,成公公的目光并没有在她的身上过多停留。

不过,云子晴觉得这只是开始。

因为,她总感觉成公公的这个眼神有些诡异了。

而且,信阳公主不会对这件事情善罢甘休的。

这个事情,一定会有无辜的人顶罪的!想到这里,云子晴又忍不住吐槽水立北,简直就是红颜祸水啊!照这样下去,水立北完全可以一统三国了啊!哎,祸水!云子晴又回去了自己的岗位上面,不过,她一进去自己的屋子,就感觉到了不同的地方。

谁来过她的房间了。

云子晴静静的站在门口,静静的看了一会,忽然就转身往外跑。

果然,她刚才站的那个地方,射过来了一个红色的暗器。

紧接着,一个黑衣人冲云子晴袭击而来。

那个黑衣人招式凌厉,招招致命。

不过,云子晴却没有还手。

她第一反应就是跑。

“救命啊!”她一边跑一边喊。

她的嗓门非常的大,而且尖锐。

“快来人啊,有刺客来了。”云子晴激动的喊道。

那个刺客一直追着云子晴,每次眼见着就能抓到了她,可是,却总是被她给跑了。她想要放弃的时候,云子晴的身影就在眼前。

而且,她就算是拼命的跑着,也总是能够巧合的躲过去她射出去的暗器。

这个宫女,是不是会武功呢?她不由得猜想到。

可是,她的任务居然失败了。

她连一个宫女都杀不了,而且还抓不住她!着简直就是在打她得脸啊。

所以,刺客穷追不舍。

他定是要将这个宫女给弄死,到主子那里复命。

“成公公,救救我……”云子晴哭喊道,暗地里又揪了自己一把,并且反手就是一个药物弹了出去。

身后得那个刺客看见了眼前突袭过来一个暗器,他下意识地抬手就挡了一下,随即,他的腿就像是没有长骨头一般,直接跪在了地上。

他手中的短剑,脱手而出,直接往云子晴和成公公这边扎了过来。

“成公公,你要小心啊!”云子晴喊了一声,反应非常快的将成公公给推开了。

成公公自然也看见了那把短剑过来了,可是,令他没有想到的是,这个宫女的力气居然这么大。

他直接被推到了一旁的墙壁上面。

这样的力气,他不被那把短剑扎死,也要被撞墙而死了。

“你、”

“成公公不用感激我,这都是我应该做的!”云子晴上前,心急的说道。

‘沐……”

“不要过来啊!你们快去将那个刺客抓起来啊,别等会又伤到了成公公了。”云子晴扬声喊道,中气十足。

一旁惊吓过度的那几个小宫女和小太监,缩在了一团,不敢动。

明明这个刺客已经爬在了地上,可是也没有一个中用的能上前踹那个刺客两脚。云子晴这个时候也不好上去。

很快,这边的动静就将那些禁卫军吸引了过来。

“刺客在那里!大人,你们终于来了,这个刺客差点将成公公给杀了啊。”云子晴一看见禁卫军,立刻高兴的喊道。

“这个就是刺客?”那些禁卫军看着趴在地上,不知道是死是活的一个黑衣人。

“是的。”云子晴真诚的点点头。

她不过是洒了一下软骨散,怎么这个刺客就像是死了一样,一动不动了呢?又笨又菜!云子晴在心中对这个刺客竖起了中指。

禁卫军上去踢了踢那个刺客,发现那个刺客已经口吐白沫了。

“啊!死人了啊……成公公,这个刺客伤了你就畏罪自杀了。”云子晴又大惊小怪的喊了起来。

“闭嘴,大呼小叫的,成何体统?”成公公看见禁卫军来了,他就觉得自己的身体有了力气了。

他抖抖自己的衣袍,站了起来。

“各位大人,一定要好好查清清楚,居然有人胆敢在青天白日的入宫行刺,这个事情可不小。”成公公端着谱子说道。

“成公公没事吧?”禁卫统领客气的看着成公公,关心的问道。

“咱家还好,就是这老身板,不太灵活了……”成公公说道,扶着自己的腰。

这个宫女真的力气和她的身段一样,虎背熊腰的,力气和熊一样!他的腰杆子刚才撞的,似要断了一样。

想到这里,成公公就看了一眼云子晴,可是发现后者居然和那些小太监挤在一起...瑟瑟发抖。

?刚才不是喊得那个样子,也没见她吓得发抖啊?禁卫军很快将刺客带走了,并且安抚了成公公好一会才离开。

成公公也是不敢在这边院子久留,扶着自己得腰杆回去和信阳公主报备刺客这件事情了。

此时得云子晴,老实的在自己的炕头上面躺在了。

这个屋子里面被下了毒,云子晴早就已经将那些毒都转移到它该去的地方了。

不过,闹了这么一出,那个成公公肯定是对她有了记忆了。

而且,今日得这个刺客,居然敢这么大胆的在这边行凶,那定然是仗着自己后台硬了。

到底是谁?接下来两天看一下宫中的动静就知道了。

御书房。

“胡闹!”女帝将上好的青花瓷杯盏砸在了地上去,滚烫的茶水就洒在了信阳公主的脚下。信阳公主没有动,连眉眼都没有动一下。

“这是什么地方?你是什么身份?你知不知道这件事传出去,拂赞皇宫居然有刺客光明正大的行凶!这会是多大的影响?新安的使臣就在驿站,他们知道这件事情了会如何评价我们拂赞?”女帝一连窜的说了很多,但是,她见那个站着的人,却半点的表情都没有。

她没有半点自责,愧疚的意思!她不服气。

“母后,那个刺客不是死了嘛!没有人知道的。”信阳公主无所谓的说道。

女帝一听这个话,顿时被气的倒抽了一口凉气。

她打量了一下信阳公主,“你杀一个宫女做什么?就因为她是你皇兄塞过来的人?”

“不,她还有另一个身份。”信阳公主说着,目光一寒。

女帝知道自己的这个女儿是动了杀心了,这只是一个开始。

“什么身份?”女帝不解的问道。

“她是黔王水立北的门客。”信阳公主幽幽的说道。

她早就知道了云子晴的身份,只不过,她不确定的是,云子晴到底是真的门客,还是水立北新的女宠。

所以,她一直按着没有动。

但是那晚上发生的事情,让信阳公主觉得,不可能是拂赞的宫女那么快就和水立北苟且了。

只有一个人,那就是水立北那个门客故意来宴席上面找水立北。

水立北没办法,才跟着那个贱人出去了。

所以,信阳公主就等不及杀了那个女人了。

可是,没想到现在动静闹了这么大了。

“你还惦记着那个男人?朕说过,那个男人是不可能娶你的!”女帝说道。

可是,这个话她在信阳公主的面前说过无数遍,她的这个女儿,却从来没有听到心中去。

她依旧是惦记着水立北。

而且,还说服了岳王去新安,将水立北身边这个很受宠的女人放在了眼皮子底下。

其实,她留云子晴还有一个目的,那就是她想要研究一下水立北到底是喜欢什么样子的。

十二星姬她弄不来,这个小小的门客想要将她弄过来,那岂不是轻而易举的。

“母后,水立北是个聪明人,他应该知道和本公主示好,本公主可以帮助他在新安站稳脚跟!你瞧,他这不是来看本公主来了?”

“他是来看你的?他要是看你,就不会在偏殿做那样的事情!”女帝不屑的说道。

她明白,她说什么,她这个一叶障目的女儿,也是不会听的。

“男人偷腥也很正常嘛!母后的那些男宠不都是这样?”

“你越发放肆了!”女帝冷冷的扫了一眼信阳公主。

“母后,不要生气了,阳儿不是傻的,一定将这些事情都处理好,不让你操心的。”女帝一听信阳公主说这样的话,有些不对劲。

“你打了什么主意?”女帝问道。

“将那些晓事的宫女太监处理了就是了。母后最近不是刚好需要?”信阳公主笑着说道。

“朕才不要那些残废的男人。”女帝说着,拿起了一旁的奏折。

“本公主会办好这一切的,母后宽心!女儿告退了……”信阳公主说完,躬身退了出去。

“婷儿在嘛?花嬷嬷让我来喊你去禁卫军那边,问一下关于刺客的事情。

云子晴正在休息,门外远远的传来了一道声音。

“恩,来了。”云子晴说道,打开了门。

只不过,她刚踏出去了一只脚,门边就蹦出来了两个虎背熊腰的嬷嬷,一左一右,死死的压着云子晴。

她倒是能够挣脱出去,但是,她还要在宫中呆下去,所以不能暴露了。

于是,云子晴就束手就擒了。

“你们干什么啊?”云子晴被压着手臂,但还是着急的问道。

“废话少说。”左边的一个嬷嬷冷声说着,便不再开口了。

“我犯了什么错误?你们要将我压去哪里啊?”云子晴接着又问道。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