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太子妃的虐夫日常 > 第55章 就辛苦你了

我的书架

第55章 就辛苦你了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云子晴也惊讶,谁就盯上她了?难道是被罚去浣衣局的那几个丫头?那也不足畏惧。

“尽快出去宫中,剩下的本王可以帮你。”水立北说道。

“不用。”云子晴说道,摸着夜深就打算离开。

只不过,还没有走几步路,就又看见了巡查的御林军。

今晚怎么这么多的人?“你不信本王?”水立北一副我说的不错的表情。

云子晴忙着扫外边过路的人,没时间打理水立北。

“你跟着本王。”水立北说道,走了出去。

“本王是新安的使臣,本是去偏殿换个衣服的,如今有些迷路了。”水立北和抓着一个路过的小太监说道。

那个小太监是认识水立北的,立刻恭敬的给他带路。

水立北回头看了一眼云子晴,后者没办法,只好跟上去。

那个小太监给水立北带到了一个偏殿,然后就命人给他拿了衣服。“你还跑?”水立北看着正打算翻窗户的云子晴,沉声说道。

“不然呢?”

“你太着急了,宫中多了这么多人,就是防着你这种浑水摸鱼的人。凉凉的说道。

云子晴一想,今晚貌似是多了很多的侍卫。

她能想到的,其他的人也能想到,宫中的人也是能想到的。

看来,今晚是行动不了了。

不过,云子晴也不在这边呆着了。

“帮本王上药。”水立北见说着云子晴不带听的,只好苦肉计了。

“你哪里受伤了?”云子晴不解。

“刚刚碰的时候,咬到了嘴巴。”水立北说着,又吸了一口凉气。云子晴上前看了一眼,果然发现水立北的下嘴唇已然肿了起来。

看样子,是碰的不轻了。

这个说到底也是云子晴的责任,于是,她也就顺便帮他上药了。

“坐好。”云子晴接过药瓶,冷声说道。

水立北也就坐好,还挺配合的微微抬起了头。

“将伤口露出来。”云子晴说道。

反正她是不会碰水立北的。

水立北看了一眼云子晴,倒也是没有勉强,他将自己咬破的下嘴唇扯着露了出来。他的皮肉都被磕了一大块皮掉了,此时血肉模糊一片。

这么严重得?云子晴眸光微闪,她以为就是一点小伤口的。

云子晴刚想将药粉洒在水立北的伤口上面,就听见外面的脚步声。

她微顿,继续给他上药。

“嘶……你轻点。”水立北沉声说道。

云子晴也没有用力,这不过就是药粉洒在伤口上面,肯定是有些疼的。

这么一个大男人,这点伤就疼了?云子晴不以为然。

她将药粉给伤口处理好,就听见了外面的声音。

“新安使臣黔王殿下是在这里吗?”一道女声。

“是的,公主殿下。”公主?拂赞可是只有一个信阳公主的。

云子晴好笑的看着水立北。

信阳公主摆明了就是来找水立北的啊!水立北注意到云子晴眼神,直接就直接的外袍脱了。

“更衣。

他要云子晴帮他。

“黔王殿下,你在里面吗?”偏殿的门被推开,信阳公主走了进来。

“本王在换衣服,请回避。”水立北沉声说道。

那个走过来的脚步就停下了。

不过,停下的信阳公主还是好奇的看着站在屏风那边的水立北。

果然,那个黑影正在脱衣服的动作。

信阳公主当即害羞的转过身去。

屏风里面,水立北已经剩下了中衣,然后,当着云子晴的面,他的手放在了系带上面。

云子晴抽抽嘴角,看了一眼紧闭的窗户。

她对这个信阳公主了解不多,不过既然是作为女帝候选人的,肯定是不会差了。所以,她放弃了此时从窗户出去的想法。

不过,水立北却不这么想,他以为云子晴要冒险离开,一把拉住了她的手腕。

云子晴瞪了他一眼,示意让他方开。

水立北却看了一眼自己的衣服,示意她帮忙。

我又不是你的丫鬟,我才不要帮你。

云子晴翻翻白眼。

“黔王殿下,好了吗?衣服可还合身?”信阳公主问道。

“还好。”水立北应了一声。

这个信阳公主明知道水立北在换衣服,居然也不走。

这对水立北的心思就很明显了呀。

于是,云子晴就动了坏心思。

“啊,疼……”云子晴就得意的看着水立北,轻声吟咛了一声。

这个声音非常的小,但是,偏殿内这么安静,不聋都是能够听见的。

信阳公主端庄的身子,忽地一僵。

她的脑海中就想起了宴席之上和水立北一同离开的那个宫女。

她虽然没有看清那个宫女的脸,但是看那纤细的身段,想来样貌也是不会差的。她眼中冰冷一片。

水立北知道云子晴就是故意的,不过,他也就顺势将人扯到了怀中。

水立北的大掌附上云子晴的腰,重重的掐了一把,然后挑畔的看着云子晴。

本王会害怕?你要是不害怕被发现,本王就奉陪!可是,云子晴还想在拂赞宫中呆几天,不能被发现了。

可是,也不能任由水立北占便宜。

云子晴想要推开水立北,可是忘记了他的中衣大开,这手就摸上了水立北坚--硬的胸膛。

好烫。

云子晴下意识地收回手。

水立北是发烧了吗?这皮肤为何这么烫地?云子晴不想碰他,只能瞪水立北。

水立北淡定的回看着云子晴,手臂如同钢铁一般。

他是不打算放开了。

“黔王殿下……”信阳公主稳住心神,悄悄地回头看去,果然看见了那个屏风后面,有一道重叠在一起地身形。

他的身边果然是有人,是那个宫女吗?这么快就勾搭在了一起?他会是这样乱来的人吗?信阳公主脸色巨变,不过眼见为实……“公主殿下如果有事,不妨等会再说,本王现在有重要的事情……要办!”水立北故意停顿了一下。

这句话,瞬间刺激了信阳公主最后的一道防线。

她怒冲过去,想要一看究竟。

她一定要看清楚那个胆大包天的宫女是谁!水立北注意到了信阳公主冲了过来,瞬间将云子晴的后脑勺压在自己的胸前,并且转过身去,背对着冲进来的信阳公主。

“公主殿下,你这样闯进来内室,想要干什么?”水立北冷声问道。

“本公主……”信阳公主的目光都在水立北护着的那个宫女的衣裙上面。

那个衣裙,正是她们宫中的衣服样式。

可是,她的脸埋在水立北的前面,她看不见。

到底是哪个贱人,居然敢和他抢男人?活腻歪了?信阳公主的眼中冒着团团的火焰。

“公主殿下,还不出去?”水立北又问道。

他扫了一眼自己面前乖巧的云子晴,唇角不由得染了笑意。

恩,这个信阳公主不走也是可以得。

不过,事情总是这么事与愿违。

“黔王殿下,这可是拂赞国,还请自重!”信阳公主丟下这句话,气冲冲得出去了。

“你可真是有公主缘。”云子晴看了一眼水立北,说道。

人走了,水立北自然得放开了。

不然,这个狐狸该抓他了。

水立北下意识的搓/捏了一些指尖的温度。

“你不是说过,本王长的帅嘛!”水立北有些自豪的说道。

“那是客套话!”云子晴翻翻白眼。

这个男人平日里看着是一本正经的样子,其实这么自恋的?水立北扫了一眼云子晴,笑意不减,“信阳公主肯定是要查你的。帮本王穿好衣服,本王送你安全回去。”

“你有什么办法?”

“自然是让你能安全呆在宫中的办法。”水立北自信的说道。

云子晴相信他有这个能力。

所以,不过就是穿衣服而已。

云子晴拿起那准备好的衣服,“啧啧,这想必也是信阳公主亲自为你准备的。”云子晴语气嘲讽。

前有拓跋灵,后有信阳公主,水立北这艳福真的是不浅啊!“谁让你拿那个衣服了?”水立北挑眉说道。

“那你不打算穿了?”光着吗?云子晴扫了一眼他若隐若现的肌肤。

恩……那什么,刚才碰到就感觉……挺那个,咳咳,结实的!“穿本王自己的,那点酒水,已经干了。”水立北说道。

“那你刚才脱什么?”云子晴问道。

“这不是害怕信阳公主闯进来,看见你了嘛?”水立北看着云子晴一副,本王是为你牺牲的!呵〜云子晴不纠结这个,先帮水立北系衣带。

“学会了?”水立北低头看着云子晴的样子。

这个用学?云子晴觉得水立北就是在嘲笑她手笨!所以,不想搭理他。

“手抬起来。”云子晴说道,水立北才将双臂抬了起来。

“本王的嘴巴是不是肿了?”

“恩”

“这可本王的名声是毁掉了!想解释也解释不清了。”

“你有什么名声?”

“这刚到了拂赞,就趁着宴席期间,和拂赞的一名宫女……”水立北说着,观察着云子晴的表情。

“和宫女怎么了?”云子晴将水立北的腰带用力拉紧。

慎言!!“这个,本王的嘴巴能说明一切!”水立北摸着自己肿着的嘴唇。

云子晴凉凉的看了他一眼,转身爬窗户。

“回来,从偏门走。”水立北说道。

“也许。”水立北看了一眼云子晴,先出去了门外。

“你们准备的那是什么衣服?”水立北挡住门前,沉声问道。

他的语气听着非常的生气。

“这是信阳公主亲自为使臣大人准备的……”门外的小太监说道。

“算了。”水立北说道,扫了一眼空无一人的殿内。

这女人跑的倒是挺快的!于是,水立北也回到了宴席。

信阳公主看着水立北皱了的衣袍,他居然没有换自己准备的衣袍?是嫌弃她准备的衣服吗?想到这里,信阳公主绞着自己的手指,眼中阴森冷寒。

她看了一眼站在角落的嬷嬷。

这个嬷嬷是从小看着信阳公主长大的人,自然是知道信阳公主的心思。

这个嬷嬷是从小看着信阳公主长大的人,自然是知道信阳公主的心思。

再结合刚才黔王殿下进来的这么皱的衣袍和那有些红肿的嘴巴,立刻想到了什么。

于是,她躬身退了下去。

翌日。

天色灰蒙蒙的,她们就被紧急喊来集合。

云子晴和一众宫女站在了院子,前面的花嬷嬷也恭敬的站在了一旁。

有一个阴柔的公公站在台阶上面,目光森森的看着缩头站着的宫女。

“你们倒是说一下,昨晚在干什么,有什么人可以作证?”前面的宫女都能互相作证,只有云子晴是独自一个人在那个最偏僻的门当差,没有人可以作证的。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