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太子妃的虐夫日常 > 第54章 如何才算好

我的书架

第54章 如何才算好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这个药效得多久?”水立北没好气的问道。

他们都这么熟了,这个女人居然还对他使用这个毒药!“不知道。”云子晴闷闷的声音传来。

她好久没有晚上好好睡觉了,今日她索性不出去勘测地形了。她以为她会睡不着的,谁知道,这很快就开始眼皮子打架了。

翌日。

云子晴醒来的时候,水立北已经离开了。

看样子是离开了挺久的了。

云子晴先去厨房吃早饭。

“哟,你这还好着呢?”一个宫女看着云子晴,酸气十足的问道。

云子晴扫了她一眼,是其他院子的人,她不知道她的名字。不过,倒是认识她们坐在一起的那个荷珠和媛儿。

“她居然没有事情?”

“可能是刚去,强撑着呢。”

“呵呵,估计也撑不了多久。”那几个宫女聚在一团,大声的议论着。

云子晴拿了吃的,选了一个空的位置,坐下来慢慢吃着……“啊,这是什么?”

“哪里来的虫子?”

“是蜘蛛,还是花的,一定是有毒的……”忽然,荷珠那桌的几个宫女大声的喊道,她们桌子上的饭食全部都洒了一地。“大吵大闹的像是什么样子?”花嬷嬷走了过来,训斥着。

“花嬷嬷,刚才有一直花的蜘蛛爬了过去……”

“蜘蛛在哪里?”花嬷嬷问道。

“刚才还在的。”

“对啊,那个蜘蛛肯定是有毒的,它的身上红红的,还有绿色的纹路。可不要咬到人了。”

“花嬷嬷,你也要小心一点啊,快离开这里吧?”几个宫女惊魂未定的看着花嬷嬷。

“花嬷嬷,你今日的衣服真好看。”坐着角落的云子晴忽然开口说道。

“我的衣服……”经过云子晴的提醒,花嬷嬷一低头,就看见直接今日穿了一身的暗红色的衣服,而且,衣摆绣着绿色的纹路。

而刚才,这几个宫女形容的那个蜘蛛……世界上哪里有这样的蜘蛛,她们难道在暗指自己是一只蜘蛛吗?花嬷嬷一贯是一个猜忌心很重的人。

而那几个宫女,也发现了花嬷嬷今日穿的衣服和刚才她们看见的蜘蛛的身上的花纹是一样的。

而她们也知道,花嬷嬷为人多疑……此时,看花嬷嬷的样子,肯定是多想了啊。

她们不能受冤枉啊!“花嬷嬷,是婷儿那个小贱人,蜘蛛是她放的,她估计陷害我们。”荷珠灵机一动,就想要将一切都推到云子晴的身上。

只不过,花嬷嬷能够在宫中这么久,那脑子可不是摆设。

“那话也是她教里面说的?我今日的衣服,也是她让我穿的?”花嬷嬷沉声问道。

“额……不是……我意思……”荷珠快速的转动着眼珠子,想要找一个好的借口。

解释就等于掩饰。

“放肆!”花嬷嬷一巴掌将荷珠给呼在了地上。

“你们几个,滚去浣衣局!”花嬷嬷怒声安排道。

“嬷嬷饶命啊……”

“我们真的不是说你的。”

“对啊,求嬷嬷不要生气了……”浣衣局那种地方的差事,哪里有这个院子的轻松呢?那边多是犯错的家眷才会在你们吃苦的,每日里要洗那么的衣服,她们的嫩手哪里承受的住呢?这边只是看门的差事,虽然是偏僻了一些,但是不过就是站着,可算是宫中最好的地方了。

她们才不要去那浣衣局呢!她们努力的求饶着,可是此时花嬷嬷已经动了气。

她们多说多错,花嬷嬷是不可能收回成命的。

“滚回去收拾东西去。”花嬷嬷就抱着她推的几个宫女一脚踹开了去。

几个宫女哭了一阵,见这件事情没有什么回旋的余地了,更加的生气。她们对视一眼,齐齐地将目光落在了云子晴地身上。

“你不得好死!”荷珠恶狠狠地说道。

“你就算是将我们赶走,你也是继续呆在那个最偏僻地鬼门那边!”

“哼哼,祝你早死。”

“放心吧,你们死了我也不会死地。”云子晴凉凉地说道,站起身离开。

“我一定不会放过她地。”荷珠看着云子晴地背影,幽幽地说道。

云子晴本来对那个门内的人一点也不好奇,但是昨晚居然有人扒她的窗户,她就不得不好奇一下了。

既然出现在这边,想必就算白天看见的那个如同奇怪的人了。

不过,这个大锁并没有动过的样子,那这个人是如何出来的?他有武功?云子晴饶着这个院子看了一圈,发现了在北面的这个杂草丛里面,有压倒的痕迹。这个地方,基本是没有人过来的。

所以,那个人就是从这里出入的?这个围墙的高度不算是矮,墙壁上面也没有什么脚印,看样子,这个人果然是有两下子的。

不过,既然能自由出入,为何还要呆着这里面呢?他为何不跑路?云子晴想了一下,不想再操心这个事情。

于是,她走了。

路过那个大门的时候,果然又在门缝里面看见了那个黑色的如同乞丐的身影。他就笔直的站在了院子的中央,一动不动的样子。

不过,他的头发太脏了,而且都散在了脸上,根本是看不清他的样子的。云子晴停下脚步,“无意冒犯,希望你也不要对我动什么心思。”她看着那个黑色的身影,沉声说道。

云子晴觉得,这个人应该是可以听得懂她的话的。

不过,她说完,那个人也没有什么反应。

他就像是一个雕塑一般,静静的站着。

云子晴没有再说其他的,离开门口。

她回去研究拂赞的皇宫的地图了。

宫中突然热闹起来,云子晴即便是不想知道,也能从那些宫女的嘴里里面知道,新安的使臣到了。

而且,据说这个为首的使臣,长的很是俊朗。

云子晴就想起了水立北那张扳着的脸。

成日里一副谁都欠他钱的样子,哪里俊朗了?有什么好忙碌的?云子晴不以为然。

她看着自己手中经过这么多天由自己亲手绘制而成的拂赞皇宫的地形图,不由得露出欣然微笑。

今晚,她就要去找一找有没有那副画了。

夜深。

刚巧宫中挺乱得,云子晴就趁机混在了宫女中,打算去先去那个女帝得私人宝库去看看。

“你,快去将这个送到宴席上面。”云子晴混在宫女的后面,还没到地方,手中就被塞了东西。

“你什么?不要耽搁时间,信阳公主可是很重视这个宴席,耽搁了时间不要小命了?”那个嬷嬷骂了一句。

“走吧,我们一起。”一个很善解人意的宫女带着云子晴就走了。

云子晴看着她们手中的盘子,有些无语。

“嬤嬤也是害怕我们出错,所以说话重了一些,你不要放在心上。”这个和自己一起的宫女,见云子晴脸色不好,居然开始开导她了。

云子晴没回答。

“你看着有些面生,是不是新来的?”她又问道。

“恩。”

“原来是这样,你别怕,我们将菜放上去就可以走了。”那个宫女冲着云子晴甜甜的一笑。

云子晴就下不去手了。

她本来是想给这个宫女敲晕了,然后离开的。

可是,这么心善,笑的还这么好看的姑娘,她不能这样对她。

毕竟,这里可是皇宫。

只有她犯错了,那可就是要命的!算了,那就送了这个菜再走吧。

云子晴这样想着,两个人很快就到了宫宴上。

“记得低着头,不要直视那些贵人,我往右边,你去左边。”那个宫女嘱咐道,又给了云子晴一个安慰的眼神,两个人就分开去了宴席的两步。云子晴有小太监领着,将菜端到了一个桌子前。

云子晴低着头”因为她害怕被人认出来她是和岳王一同出席的人。

“过来,倒酒。”云子晴放下菜盘,刚想离开,就听见了一道熟悉的声音。

原来,她是给水立北送菜?这么巧吗?她刚才一直低着头,也没有看。

云子晴瞪了一眼水立北,打算离开。

不要找事!姑奶奶忙着呢!“干什么去?没听见新安使臣要你倒酒吗?”小太监拦住云子晴,轻声呵斥道。

他的声音不大,但是云子晴如果继续僵持着,定然也会引起其他人的注意的。这旁边坐着的杨大人目光已经转了过来了。

这个帐先记着了!于是,云子晴半跪在水立北的侧面,给他倒酒。

“让我走。”云子晴凑近几分,低声说道。

“你说什么?”水立北不解的问道。

云子晴又靠近了几分,“我说,让我走。”云子晴说罢一抬头,刚巧磕到了水立北的下颚。

而且,云子晴杯中的酒水也洒了水立北一身。

“咳……”水立北捂着下巴磕了一声。

“我……”云子晴有些惊讶。

她有些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事情。

“大胆,你怎么做事的?居然伤了使臣?”这一切发生的太快了,小太监上前来,就去扯云子晴的衣服。

水立北不动声色的将小太监给挡住了,他站了起来。

“失礼了,本王去处理一下。”水立北站起来和女帝客气的说了一声。

云子晴一直低着头,想着水立北要是出去了,那她可不就是可以脱身了?“无妨,你给本王带路。”水立北扫了一眼那个想要凶云子晴的小太监,看着云子晴的发顶说道。

“是。”云子晴应了一身,走着前面给水立北带路。

成功走出去宴席上面众人的视线,云子晴就开始加速。

她知道水立北就跟在他的后面,她不管水立北到底想要干什么。

但是,今晚就是一个机会。

这些重要的人都在宴席上面,其他的地方肯定松懈了很多,正好利于云子晴行动。

“你慢点。

水立北在后面不紧不慢的跟着。

云子晴就停住了脚步,“你跟着我干什么?”

“不是你给本王带路去换衣服?嘶水立北说着,有又倒吸一口凉气。定是他的嘴巴被云子晴给磕出了血。

云子晴拿出来一个药品扔给了水立北,“别跟着我了。”云子晴说着,就打算离开。

谁知一个闪身,水立北就拉着她去了假山后面。

“你•….”

“嘘!”云子晴这个听见,不远处有细微的脚步声。

她看了一眼那边,果然有两个小太监走了过去。

他们就这样挤在假山的后面,等着人走过去。

“如今去,太危险了。”水立北说道。

“你知道什么?”云子晴问道。

水立北不可能无缘无故的说这些话。

“你不知道你被人盯上了?”水立北惊讶的说道。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