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太子妃的虐夫日常 > 第53章 敢不敢让我治

我的书架

第53章 敢不敢让我治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所以,她就觉得云子晴不简单,不想惹她。

可是,偏偏这荷珠和春梅两个蠢的非要拉着她往云子晴的身上凑。

不管如何,在宫中这种地方,她还是明哲保身,闭紧嘴巴才是。

翌日。

云子晴正在打盹的时候,福公公带着两个嬷嬷去了冷宫中,不一会就有小太监抬了一个盖着白布的尸体出去了。

这是处刑了?一直呆着冷宫中也逃不过一死吗?“福公公,泓熙问起过我吗?”云子晴喊住落在后面的福公公,期盼的问道。

福公公摇摇头,顺便教育了一下云子晴,“进了宫中,就好好当差吧!不要再去想其他的了。”而云子晴却恍若未闻,接着说道,“麻烦福公公下次看见泓熙的时候,说他的救命之恩,无以为报。我会一直记在心中的。”-福公公有些狐疑的看了一眼云子晴,“好的,咱家一定带到。”云子晴微微笑。

“嘁,还救命之恩,岳王才不要你以身相许呢!”春梅站着云子晴的对面,她鄙视的看了一眼这边,说着风凉话。

云子晴扫了她一眼,一脚踢了一个石子,那个石子就像是长了眼睛一般,直接飞到了春梅的嘴巴上面。

“啊!”春梅这声惨叫声音可不小,直接将其院子的宫女都招了过来。

“我的牙……疼死我了。”春梅惨叫着躺在地上。

管事嬷嬷带着几个宫女急冲冲的跑了过来。

“这是怎么了?”她看着地上的春梅问道。

春梅看了一眼云子晴,刚想指证她,却发现云子晴的掌心正在掂着一个石子。

她可是没有忘记刚才那个石子就像是长了眼睛一般,直接就飞了过来了。

她如果在这个时候说,她会不会还用石子砸她啊?春梅犹豫了。

荷珠见这么好的机会,春梅既然犹豫了,她就来气。

不争气的东西。

“花嬷嬷,是婷儿这个丫头打的春梅。”荷珠替春梅说道。

花嬷嬷的目光就落向在人群后面站着的云子晴,可是已经有宫女在她的面前打这个丫头的小报告了。

她仗着是岳王殿下安排过来的,这么嚣张,平日当班的时候,居然还敢睡觉!她本想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给岳王殿下一个面子的。

谁知道,这个丫头居然不是一个省油的灯。

这么多的宫女在这看着了,她可不能在轻饶了她。

“将她带去最偏的那个门去。”花嬷嬷当即就下了命令。

一众宫女听闻,立刻得意的笑了起来。

最偏的那个门可是她们都不愿意去的。

因为……那边据说闹鬼。

很多的宫女都死在了那个冷宫最偏的那个门里面了。

可是,偏偏那个门上了锁的。

平日也没有人啊!让这个丫头去,她们以后也不用去那么威胁的地方当差了,还能教训了这个丫头,简直就是一举多得!她们都等着看云子晴的笑话,等着看她求饶呢。

谁知,云子晴就微微颔首,转身就走了。

难道,她是不知道那个闹鬼的门吗?哈哈,说不定明日一早她就是别人抬着出去的呢!其实,这个命令正和云子晴的心意。

因为,云子晴觉得她貌似被媛儿给惦记上了,而且,这边的地形她都看完了,她都换个近一点的地方了。

而那个最偏的门那边,僻静,挺适合她行动的。

不错。

就是有点破。

云子晴仰头看着这个破旧的红木漆门,上面那个大大的锁早就锈成了一团了,可见很久没有人来过了。

可是,这么一个地方,为何要浪费人力来守着呢?真奇怪.云子晴这样想着,就去看了直接休息的小屋。恩,一个人住挺宽敞的,就是灰尘有点多。总不能委屈了自己。

于是,云子晴用树枝绑了一个扫把,将屋子里面给除尘了一下,也算是可以住人了。

收拾好这一切,云子晴就去了那个木门外面。

谁知道刚站了过去,就看见了里面有一个黑色的影子一闪而过。

原来里面是有人的啊?云子晴刚想凑近去看一下,那个黑色的人影,就张牙舞爪的扑到了门缝这边。

“死……死……”那个人的头发全部打结了,看不清面孔,黑色的脏污皮肤,黑色的指甲是有些吓人了。

不过,一个精神失常的男人,还是吓不到云子晴的。

云子晴看了一眼那个伸长手臂的人,转身回去了自己的住所。

她才不会傻傻的站在这边守门呢。

不如回去好好休息,晚上好行动。

她可不想在拂赞皇宫浪费了太多的时间。

夜深。

熟睡的云子晴途了睁开了眼睛,她感觉有人在屋内。

只不过,她未曾来得及翻身,立刻就被压住了。

那个人在黑暗中捂着她的嘴巴,在她的耳边轻声的说道。

随即,云子晴就看见了窗户外面一个黑影靠近了过来。

他扒着窗户,像是在努力的往里面观望着。

于是,云子晴身上的那个男人就将丟过去了一个珠子。

那个珠子打在窗外的那个黑影头上,却没有听见惨叫声……不过,好在那个黑影受痛了,倒也是离开了。

“水立北,你怎么在这?”黑暗中,云子晴还是记得这个熟悉的味道。

她怒声问道,想要推开他。

丫的太重了。

这么偏劈的地方,还是在拂赞皇宫里面,他居然就找了过来。

属狗的吧?“嘘,还没走呢。”水立北压低了声音,像是故意的,又将自己温热的气息吐着云子晴的耳根。

我云子晴想要用膝盖顶他,但是也被他查觉到了意图,先一步压制住了。

“你滚。”云子晴压低声音骂道。

“这么久没见,倒是没有忘记了本王。”水立北的声音低低的传来。

云子晴翻翻白眼,不想说话。

“就没什么想说的?”水立北见云子晴没动静,又问道。

“我希望你要点脸,不要占我的便宜。”云子晴沉声说道。

水立北绝对是故意的?“你想多了,本王只是怕被发现了。”水立北说道,起开了身子。

云子晴坐了起来,就想去袭击水立北。

两个人瞬间过了几招,最后,还是水立北占了上风,云子晴打不过他。

“查到画了?”水立北问道。

“没有。”云子晴连地形图才摸了一半,这才半个月不到,哪里有那么快的?“想查为何不求助本王?”

“我为何求助你?”云子晴在黑暗中的眼神并不友善。

水立北像是看不见云子晴的表情,凑近了几分,细细的打量了一下云子晴。“痩了不少,拂赞的伙食不好吧?”水立北问道。

这不是废话吗?一个宫女吃的能和一个王爷比吗?“你为何在这?”

“本王是代表新安出使拂赞的使臣。”果然,云子晴担心的就是这个。

“我问你为何在这?”

“你以为,能逃得过本王的手掌心?”即便是在黑暗中的目光,云子晴也能感觉到他的得意。

云子晴一噎,她要不是要来查那幅画,她能被水立北找到?嘁,太小看她了吧!世界那么大,她要是一心要要藏起来,谁能找的到呢?水立北见云子晴没有理会他,以为他生气了。

“你的伤势如何了?”水立北关心地问道。

“早就好了。”

“你是和岳王一起过来的?”水立北又问道。

“恩。”

“忘记告诉你了,游湖那天的刺客交代,他们是岳王的人。”水立北说道。“不可能是他。”云子晴非常肯定的说道。

黑暗中,水立北的脸色一沉。

她才和岳王认识多长的时间,这就这么相信他了?“如果是他的话,他不会出现在新安,引人耳目的。”云子晴解释道。

“他要是反其道而行呢?”

“也有这个可能……”云子晴点头,不打算和水立北争论这个问题。

真相总会出来的。

她现在只想搞清楚那个画的事情,至于其他的,就让那些兄手多活一段时间吧。房中又陷入了诡异的静谧中。

两个人的脑中,不由得想起了那天的事情。

云子晴在黑暗中悄悄看了一眼水立北,看样子,这个家伙那天应该是喝醉了。

不过,喝醉了就乱来吗?他是这样的水立北?水立北此时也有些尶尬,他今日刚到,得知了云子晴的位置,就匆匆的赶了过来..他没有想其他的东西,所以,此时那些关于云子晴的记忆和触感,随即都涌上了心头。

他的心尖划过一抹冲动……“你还不走?”云子晴沉声说道。

再不说话,气氛就真的变得奇怪了。

“你为何要赶本王走?”水立北问道。

云子晴差点没一口血喷出来。

这人是脑子不够用,还是故意装的?你说为何赶你走?这可是拂赞的皇宫,不是你新安的地盘。

你是真的不害怕被发现了吗?这还用问吗?用吗?“我还要休息,黔王殿下能不能去别的地方?”云子晴没好气的说道。

“恩”水立北应了一声,往旁边挪了一下。

这就是你所谓的去别的地方?云子晴真的要被水立北气的没有了脾气了!“你到底要干什么?”云子晴求饶一般的说道。

“本王赶得急,暂时没有住得地方,今日,就勉为其难得在你这委屈一晚了。水立北说完,就躺了下去?无耻!你见过这么无耻得人吗?云子晴瞪着眼珠子,震惊得看着水立北。

什么时候他一个王爷居然变得这么无耻了?云子晴长舒一口气,忍下想定要和水立北开打冲动。

“那麻烦你去那边。”云子晴指着对面得长炕。

哪里清理一下也是可以躺下得。

云子晴也可以勉为其难得给他一床被子!“太脏了。”水立北连一个眼神都没有看。

云子晴看着这个像是挺尸得男人,目光一沉。

“水立北,你知道你现在在做什么吗?”云子晴幽幽得问道。

“知道。”

“是吧?”云子晴挑眉,指尖已经裹了一个黑色得药丸。

“你敢!”水立北像是知道云子晴的意图。

“你觉得我不敢?”笑话,她为何不敢?她就是要水立北尝一下她新研制的这个毒丸,让他体验一下骨头酥软的感觉。水立北未来得及躲,云子晴直接给他用了。

“你不会是要趁机对本王做什么吧?”水立北警觉的说道。

“放心,本姑娘不缺男人!”云子晴说道,挪去了床铺另一边去睡去了。

这个女人……这种话居然也挂在嘴边!水立北想动,此时他的骨头也没了力气。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