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太子妃的虐夫日常 > 第49章 传授伪装之术

我的书架

第49章 传授伪装之术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你去帮我找个木头过来。”如果能有个木头让她有个过渡的地方,减少一点距离,她两个起落还是可以下去的。

“好,你坚持一下。”男人说着,就跑开了。

很快,他就拖了一个长的木粧过来了,他将木粧竖好,但是明显差了很大一截。“有些短了,这可怎么办啊?”那个男人有些着急。

“你再去找一根过来。”云子晴有意将他支开,她不能给水立北留下了线索。

这个人必须离开。

可是,这个男人却不打算离开。

“没有了,那边就这一根啊!这样吧,我用我的外袍做一个软一点的,你讲究一下跳下来。”那个男人说着,就将自己的外袍脱了,开始准备了。

简直就是耽搁时间啊。

云子晴没有时间了,她的手臂的承受能力有限……算了。

“你让开一点。”云子晴喊道,她要准备往下跳了。

“什么?”男人让开一点,抬头看着云子晴。

云子晴找准落脚点,直接落了下来。

但是可能是挂的时间有些长,她落下去的时候,脚还是受伤了。

她的脚裸崴了一下。

“你就跳下来了?你没事吧?”男人着急的关心道。

“没事。”云子晴试了一下,还是可以走的。

她不能在此地久留。

云子晴站起来,挑了一个方向,就开始走。

“你去哪里?我帮你处理一下伤口啊!我这里有跌打损伤的药的。

那个男人跟在云子晴的身后,喋喋不休。

“谢谢你帮助我。我身上就这点银钱,你拿着。再有,不用跟着我,对你没好处。”云子晴将身上的银子都给了这个男人,作为报答。

可是,显然,这个男人不是贪财之人。

“我又没有帮到你什么,你不用给我银子。”男人直接拒绝道。

反正我给了!既然不要,云子晴也就留着备用了。

不给他反悔的机会,云子晴将银子揣回去了。

“你要去哪里?我的马车就在山脚下,要不我送你去看大夫吧?”男人又说道。

“你有马车?”云子晴惊讶道。

她这才认真的打量了一下眼前的这个男人。

虽然他穿着不是很华丽,但是云子晴主意到他的手掌和面孔,可不像是贫苦人家养出来的人。

普通百姓,谁会有马车?“我是云游的商贩,在山中收一些散货的……”男人像是害怕云子晴会多想,解释道。

云子晴点点头,“那就麻烦了。”

“这个给你。就当是过路钱了。”云子晴又将自己的那点银子拿了出来,给了男人。

男人看了一眼云子晴,也没拒绝,收了银子,带着云子晴下山。

水立北来到了山脚下,并没有云子晴的身影。

水立北喊道。

侍卫分散出去,在断崖下方寻找着……狄修子听说水立北距离亲自来找人了,心中有些不好的预感。

“绳子可能磨断了……”狄修子看着水立北黑沉的脸,心中发紧。

水立北扫了一眼狄修子,问道,“药可采到了?”他居然关心这个?这句话将狄修子问的有些懵逼。

“采到了……”狄修子回答道,将竹篓给水立北看。

水立北接过竹篓,“她当时是背着这个竹篓?”

“是的。因为她说不好拿,就……”狄修子说到这里,突然停住了。

他终于反应过来了。

这个竹篓背在身后,怎么可能不好拿呢?这个根本不影响啊。

这死丫头,明摆着就是在故意诓骗他!狄修子现在才反应了过来。

他面色涨红……活了一大把年纪了,没想到,今日丟了这么大一个人了。

他刚才都快要担心死了。

刚才有多担心,现在狄修子就有多么的生气!“全部去找。”水立北沉声说道。

狄修子气的坐在一旁的石头上面,郁闷的要死。

“老夫刚才和她说苍翼的事情,她那般乖巧,我还以为她上道了呢。”狄修子说道。

“苍翼的什么事情?”水立北问道。

于是,狄修子就将他和云子晴说的话和水立北说了一遍。

“她同意了?”水立北咬着牙说道。

“是啊,她还说我的主意好呢!”狄修子说道,“这样一来,她能够全力的帮助你了。”狄修子又补充了一句。

“本王不需要她的帮助!”水立北说道。

“此次苍翼过来,摆明了就算冲她过来的!证明苍翼是对他上心的,我们应该抓住这个机会啊?”狄修子不解的问道。

水立北见狄修子这个样子,也不想和他解释了。

真是难为了这个老头了。

他一辈子钻研这个岐黄之术,根本不懂得这个人情世故上面的弯弯绕绕,此时,他能想到要云子晴去靠近了苍翼,也是因为他心中是真的想要帮助水立北。

可是,这一次却是弄巧成拙了。

水立北半点也不想他来操心这件事情。

他不好对狄修子发火,只好想着云子晴当时同意的样子,生气!这个女人,一直都不消停!呆在本王的身边怎么了?狄修子见水立北的面色越发的不好,以为他是在生自己的气。

他解释也没什么用,只好也将这个仇记到了云子晴的身上。

此时的云子晴,已经乘坐了马车,和麻衣男人行走在官道上面。

“你一个姑娘家,怎么一个人跑到了山中那么危险的地方啊?”男子不解的问道。

“我是逃婚的,我不想嫁给家中安排的男人……”云子晴说道,眼中划过一抹坚毅。

这表情在男人的眼中看过来,就是倔强。

不过,他也是真的佩服云子晴。

在这个世代,一个女人居然敢这样违背家里的意思。

可见其勇气可嘉啊。

“你能逃到哪里去啊?你一个女孩子家……”男子担忧的说道。

“我可以去拂赞国,那边听过对女人很好的,而且,他们还是女人是帝王,一定有我的一席之地的。”云子晴壮志满怀的说道。

她故意装成了这个期待的样子,就是为了混淆这个男人的视听。

“你要去拂赞国?”没想到,一听云子晴的话,这个男人双眼亮闪闪的。

“是啊。”云子晴点点头。

“我也是要去拂赞的,不如……你要是不介意的话,我可以搭你过去的。”男人说道。

云子晴警戒的看了他一眼,犹豫不决的样子。

孤男寡女的,这么远的路程,她一个女人就是应该有顾虑的。

这样才能让自己的身份更加的真实。

“哦,我叫泓熙,他们都喊我小熙,你不用担心,我不是坏人。”男人赶忙解释道。

“我……我叫婷儿。”云子晴也自报了姓名。

“恩,你的脚受伤了,也不好再去行走,你不如就同我一路吧。”泓熙说道。云子晴低着头沉思了一会,随即点点头,“谢谢你,洪溪。”

“没事,举手之劳罢了。”泓熙点点头。

于是,两个人达成了预定。

云子晴成功的搭上了顺风车。

十一天后。

云子晴终于到了拂赞国的境内。

没想到这一路走的还算是顺利。

她之前还以为水立北会来设置关卡,来寻找她呢!没想到她是高看了自己的重要性。

云子晴沉着眸子,目光逐渐冰冷。

不过,在泓熙上来马车的时候,她又恢复了单纯又好奇的样子。

她悄悄地打量着外面地环境,就像是一个没有出过远门的人一般。

“这是拂赞特有的点心,你尝一下!”泓熙递过来一包点心。

这一路,泓熙还真是非常的照顾云子晴,让她都有些惭愧了。

他真的是一个考虑的非常周到的人呐。

这多少让戒备他的云子晴有些惭愧!“谢谢。”云子晴这些天说的最多的就是谢谢了。

泓熙笑了笑,让车夫继续赶路。

“我们再有一天一夜就可以到了拂赞的帝都了。”泓熙说道。

“我们要去帝都吗?”云子晴好奇又期盼的问道。

根据狄修子得来的消息,说是那幅画的手法很像是出自拂赞国的皇宫。

所以,云子晴自然要去皇宫试探一下消息的。

既然泓熙能够去帝都的话,也省得她再操心路途了。

泓熙定然不是凡人,因为他的马车居然在边境畅通无阻,一路上更是没有遇到危险。

云子晴不相信这个世界会这么的太平的。

唯一能解释得就是,泓熙不是简单得人。

不过,能够依靠他快速得过来拂赞国,其他的只要不威胁到云子晴的安全,她都可以假装不知道。

“是的,我的家就在帝都。”泓熙看着云子晴,幽幽的说道。

云子晴看见了泓熙眼中有些犹豫的神情。

不过,她假装没有看见。

不管他想不想说,都跟她没有关心。

相反,她也不想知道那么多……“谢谢你一路的照顾……”云子晴感激的说道。

“你这一路,可是说了你这辈子的谢谢了。”泓熙被云子晴这个样子逗笑了。

他的五官本就英俊,平日也是端着温润的样子,此时笑起来,阳光又温暖。云子晴就不尽感叹道,其实她穿越的也是挺好的。

基本上都是遇见了这么多的帅哥啊!上天果然是在补偿她上一辈子太过辛苦了,连男人的疼爱都没有享受到,就被搞到了这么一个危机四伏的地方。

云子晴垂着眸子想着,或许,她这个世界就是来享受的。

恩,她现在慢慢的也不想着一定要回去了。

凭着她的这个本事,在这边安身立命也不是难事的。

泓熙见云子晴垂着眸好似有心事,一向温润的眸子划过冷意,随即又恢复了温雅的样子。

第二天。

马车带着他们来到了一处大宅子面前。

云子晴下了马车,有些惊呆一般的立在府邸前面……她猜想过洪溪的家,但是没想到他的身份会这么高贵。

一看这上面的牌匾,她终于明白了自己这是什么狗屎运气了。

只见那富丽堂皇的府邸上书:岳王府。

岳王,可不就是拂赞国女帝的亲弟弟吗?所以,她理解的洪溪可不对,人家是叫泓熙!那个当时的菩萨,成立在外云游,救济四方的男人。

云子晴眸中深沉,绝对不相信这一切都是那么的巧合。

岳王一定也是知道她的身份的,居然还能一路配合着她演戏。

这个男人也是绝了。

这是要和她拼演技吗?不得不说,他真的是很伪装的比云子晴好了!那么,岳王到底想要做什么呢?云子晴丝毫没有将他往皇室贵族的身上想。他的一举一动,半点那些人的讲究都没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