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太子妃的虐夫日常 > 第47章 睡觉也要养成好习惯

我的书架

第47章 睡觉也要养成好习惯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王爷问了什么?王爷在问那个贱人换药了吗?她没有听错是不是?难道是她派去的小厮没有说清楚吗?不对,要是没有说清楚,王爷就不可能回来了。

所以,王爷肯定还是知道这个贱人深夜会男人的事情。

“王爷,这个贱人……”阮姨娘可不甘心这件事情就这样糊弄过去。

所以,她上去还想要说些什么……谁知道,这一靠近,直接就被水立北一脚给踹飞了出去。

直到阮姨娘落到了地面上,她依旧没有反应过来,她怎么就……飞了出去?咳咳……她的心肝肺啊!阮姨娘躺在地上,满目的不解。

“阮姨娘受伤了,送她回去好好养伤。”随即,阮姨娘就听见屋内传出来的声音。

是王爷的,是王爷说的。

他这是也软禁她吗?阮姨娘震惊的一直在颤抖,直到被仆人抬走,依旧没有回神过来。

院子的人都退了出去,小丽有眼色的将门关好,默默的站在院子里。

屋内。

云子晴看着水立北雷厉风行的样子,眼角讥笑,“这么快,是害怕我下杀手吗?云子晴抬眸,看着面前的水立北。

“别动气,好好养伤。”水立北沉声说道。

水立北并不回答云子晴的问题。

云子晴觉得他是在逃避。

但是,她不打算让他糊弄过去。

“水立北,你觉得你需要我这个侍卫吗?或者门客?”云子晴面色冷漠。

她觉得,水立北一点不需要。

他手下,那么多的人才。

“你什么意思?”水立北眉头一皱,查觉到了云子晴的意思。

“阮姨娘说的没错,在她进来之前,我的房中,是有男人。”云子晴不打算瞒着水立北。

而且,她觉得,水立北可能也是知道苍翼过来的!“本王问你什么意思!”水立北怒声问道。

他生气了,眉宇压着暴风雨,云子晴觉得,水立北可能下一秒会掐死她。

在水立北的面前,云子晴就好像阮姨娘在她的面前一样。

毫无还手之力!但是,云子晴自认为她怕过谁呢?“我们的关系,到此为止。我不再为你效力。”云子晴冷声说道,转身离开。

“云子晴!”水立北非常快,伸手将云子晴的脖子掐住,压在了门框上面。

云子晴抬脚,想要用脚去反抗,可是,水立北早就防着她这一招,又进一步将人压的紧紧的。

水立北为了防止云子晴的手攻击人,用另一只手将她的双手困住。

云子晴本将没有水立北的武力强,要是水立北动真格的,她没有还手的能力。

目前,是一个男人和女人的对决。

“放开。”云子晴并不担心水立北会对她做什么,就是目前的姿势有些……暖-昧!水立北掐着云子晴的手缓缓的上移,捏着她的下颚,大拇指划到她的红唇。

“云子晴,你一再挑畔本王。”水立北沉声说道。

距离太近,云子晴还能闻到水立北吐出的带着酒香的气息。云子晴心头划过诡异,偏过头去。

可是,水立北偏偏扳着她的脸,让她和他对视。

“你想去哪?”水立北问道。

“哪里都行。”云子晴回答。

“就是不愿意在本王身边?”水立北接着道。

“我还有自己的事情,你这边……”

“唔!”云子晴话还没说完,却被水立北封住了唇。

没错,用的是他自己的嘴巴。

云子晴瞪大了眼睛,难以置信的看着水立北。

他知道现在自己在做什么吗?他难道是喝醉了?云子晴动弹不得,扭捏着挣扎着想要推开水立北。

她甩头,可是,水立北的大掌,却将她的下颚控制的很紧。

有多久的时间了?反正,云子晴觉得她都要呼吸困难了。

这也算是她第一次接-吻,但是却也能感觉到,水立北这货的技术实在是不怎么但是,他却是一个劲的不断侵入。

他是想要吃了她吗?云子晴翻翻白眼,对这个有些粗暴的吻实在是不怎么满意。

水立北终于放开云子晴,但是,却将自己的所有重量都靠在了云子晴的身上。

他的呼吸就在云子晴的肩膀锁骨的地方,此时,喘着粗气……云子晴也没什么发火,虽然脑子还算是清醒,但是她也忙着交换新鲜的呼吸。水立北的手也方开了云子晴的手腕,云子晴就想要推开他。

可是,这个男人却得步进尺,双臂紧紧的环上了她的腰间。

“水立北,你滚!”云子晴推不动他,只能出声骂道。

可是,肩膀上面的人没了动静。

“水立北?”云子晴又喊了一声。

还是没动静。

于是,她低头看过去,发现水立北眼睛闭上了。

这丫的是不是占了便宜就给我装?云子晴伸手对着水立北的脸就是一巴掌。

恩,挺响的。

但是,肩膀上面的人只是皱了皱眉头,然后,动了一下头,找了一个舒服的位置,继续睡着了。

他依旧是闭着眼睛了。

云子晴就想起了刚才他嘴巴里面的味道。

难道是喝醉了吗?可是,这酒精的味道也不是狠浓啊?他到底是多少的酒量?“水立北……”云子晴想要将人从自己身上扯下来,可是,他的双臂就像是张了钉子一样。

云子晴压根扯不动。

现在是喊也喊不醒。

这个大一个人,就这样像一个虫一样将全部得重量都压在她得身上,她很烦!最关键得是,水立北得呼吸就在自己的脖子上面,均匀的呼吸,让她有点……心痒痒!她想碰男人了!不!你不想!想什么呢?云子晴甩甩头,暗道自己是不清醒了。

她长舒一口气,看了一眼屏风内室内的床铺,难道,她要将人运送过去吗?云子晴慢慢的往前走着,好在水立北虽然依靠着她的身子,但是还能自己挪动脚。就这几步远,云子晴很快就将人给运送了过去。

然后,他居然还不放手?云子晴撑在水立北的胸膛上面,看着他的睡颜很久。

他此刻安静的像是一个孩子一般,明明前一秒还在暴露,还在占她便宜。

现在说睡就睡着了?云子晴虽然很不愿意相信,但是,他的呼吸平稳,看着也不是再装。

于是,云子晴将他的手指一根根地从自己地腰间给扯了下去。

她终于脱身了。

“嘶……”云子晴这才看见自己手臂上面刚才因为用力,此时都渗血了。

她坐去了一旁,将自己的半解袖子打开,看见了刚包扎好的伤口,此时已经毁了。

只能重新包扎了。

云子晴专心的处理着自己的伤口,并没有发现,床铺上面的本应该熟睡的水立北,此时眉头轻蹙。

他在纠结……云子晴很快就处理好了伤口,随即看了一眼床铺上面的水立北。

“算了,我走了!”云子晴嘟囔着,转身离开。

就在水立北要一跃而起的时候,忽然听见了院子里的脚步声。

“丫头,你睡了没?”是狄老的声音。

假装睡觉的水立北身子放松,长舒了一口气。

狄老真是他的恩人啊,来的正是时候。

“狄老。”云子晴打开了门。

“受伤了啊?”狄老打量了一下云子晴,问道。

“恩。”云子晴以为狄老说的是她肩膀上面的伤。

“怎么受的伤啊?破了这么大一块皮?”狄老接着又道。

“什么?”为何会这样问呢?云子晴不解。

狄老就指了一下云子晴的嘴巴。

她这才反应过来,自己的嘴皮子……该死!云子晴目光闪过懊恼,随即扯开话题。

“此时来要呆多久?”云子晴问道。

“看情况吧。对了,我听说你给水立北治了他身上的毒?”狄老之所以这么晚过来,就是想要询问这个问题。

他迫不及待地想知道云子晴到底是如何解毒地。

“正巧,我将方法告诉你。”云子晴说道。

屋内地水立北听见云子晴这话,眉头不由得又是一皱。

将法子告诉狄老,她是就没了其他得挂念,可以直接离开是吗?水立北手指微动,从床铺上面坐了起来。

而门外得云子晴和狄老,已经说着话,往药房那边而去了。

水立北随即出门,小丽在角落里面看着水立北一边走一边整理自己得衣袍,浮想联翩……药房。

云子晴将自己得方法给狄老说了一通。

“这种方法太过危险了。”狄老有些不赞同得说道。

“富贵险中求。”云子晴说道。

想要一条健康得命,那就的冒风险将体内得毒这样清除。

“你说的也有道理。希望你能将其治好。”狄老点头说道。

“以后就你来吧。”云子晴幽幽的说道。

“为何?”

“男女授受不亲。”云子晴沉声说道。

狄老一听这话就笑了,“医者没有男女大防。”

“我不想治了行吧!”云子晴翻翻白眼,接着又道,“我拖你打听的关于水立北那个师傅的事情,有没有线索了?”

“还有那幅画。”

“我听一个商人说,那个画的风格像是拂赞那边的。”狄老回答道。

“看来,我可以去一趟拂赞了。”云子晴点头。

“那小子可不会让你走。”狄老笑着说道。

“关他什么事情。”云子晴又回想起刚才的那一幕,这嘴皮子也开始隐隐做疼了!狄老摇摇头,微微叹息,但是却没有再多说什么。

两个人好久没见了,这一聊起药理的知识,又是彻夜长谈。

翌日。

云子晴回去房间的时候,水立北早就不在了。

云子晴一夜没睡,关了门,睡大觉。

一觉又是到了午时。

小丽早就准备好了膳食,等着云子晴起来,就端了上来。

可是,云子晴吃了两口,嘴皮子因为沾到了咸味,有些疼。

小丽站在一旁,想问,但是看着云子晴的脸色不太好,只能憋着。

“水立北什么时候离开的?”云子晴问道。

“奴婢不知道王爷是什么时候离开的。”小丽回答道。

云子晴回头看了小丽无辜的脸,不太相信。

“姑娘,你的嘴巴怎么受伤了?”小丽犹豫了一下,小心翼翼地问道。

她这一问,也算是打消了云子晴心中的疑惑。

她总觉得,小丽就是水立北放在自己身边的奸细。

但是小丽又没有露出破绽,所以她也就是半信半疑的。

“狗咬的。”云子晴沉声回答。

“狗?我们府邸进了野狗吗?”小丽不解的问道。

“对,进了野狗。”云子晴对于小丽的这个说话,非常的满意。

“那我得去跟前面的说说了,这太危险了。”小丽一脸的担忧,完全没有想到,这野狗为何就偏偏咬到了嘴巴呢?“惜水摄政王苍翼,他目前正在郊区的一座宅子。包林沉声禀告道。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