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太子妃的虐夫日常 > 第46章 何为温柔

我的书架

第46章 何为温柔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本王的小妾,果然不是寻常女子。”

“过奖。”云子晴将药粉小心的洒在伤口上面,轻声回答,“不过,我可不是你的小妾。”

“哦?难道你不是云子晴?”摄政王面带疑惑。

“摄政王还真是胆量过人。”云子晴并没有在这个问题上面和苍翼纠结。

倒是真的佩服苍翼。

这孤身就跑来了黔王府,还真是不怕被水立北给悄无声息的砍了。

这是低估了水立北,还是对自己的实力有绝对的自信呢?“过奖。”苍翼沉声说道,看着云子晴纤细的手指,熟悉的将伤口包扎好。

这手法,绝对不是普通的侍卫。

见云子晴不搭理自己,苍翼便寻了凳子闲适的坐在了一旁。

“看在本王亲自来接你回去的份上,你不请本王喝杯酒?”

“接我回去?”云子晴有些不解。

“水立北没告诉你?”苍翼疑惑的问道。

云子晴挑眉,不置可否。

“啊,用十二星姬的命换你。”苍翼恍然大悟的解释道。

“所以,摄政王为何换我?”云子晴好笑的问道,微挑的眉梢都是嘲讽。

“为何?本王的小妾自然不能跟着别人跑了。”苍翼说的理所当然。

他说罢,一手支着太阳穴,认真打量了一下云子晴,接着又道,“你瞧,你都痩了。”云子晴嘴角弯弯,眼底却没有多少笑意。

“苍翼,我不喜欢绕弯子,你想干什么,直说吧。”云子晴冷着脸,严肃的问道。

她应该没有给苍翼造成其他的损失,至于什么新安小姐的戏码,也不过都是互相试探。

再说了,他的府中少一两个女人,对于他来说无伤大雅。

还有就是,苍翼应该知道他不是十二星姬中的,也并不知道水立北其他的一些政治情况,所以,苍翼犯不着针对他。

所以,云子晴觉得苍翼大老远跑来,定然还有其他的目的。

但是,狄老和拓跋牧才到没多久,这苍翼就出现了。

看着他的靴子,应该就是一同赶路到的。惜水到新安这么远的,苍翼居然没有休息,是直接过来了?苍翼一直都在审视云子晴,他觉得,之前的那个新安小姐和眼前这个人,完全就是不同的两个人。

但是,偏偏这女人的面孔就是这么一个。

他再熟悉不过。

既然一个女人都开门见山的说了,苍翼也没有藏着掖着的道理。

“本王难得碰见一个这么有趣的,所以得带回家养着。”苍翼如是说道。

“所以,你这是看上我了?”云子晴直言。

“也不算。”

“你要是看上我了,我还真想当一下摄政王妃试试,毕竟,王爷这身材真不错。”云子晴扫了一眼苍翼坐得不太端正得身子。

苍翼还真是和她有些相似,都是这副慵懒得姿态。

“摄政王妃嘛,你这来历不明得身份还不配。”苍翼淡淡得说着,像是再陈述事实。

云子晴一噎。

当真觉得有些尶尬了。

她倒是忘记了,在古代非常看重家族的。

“不过,本王倒不会亏待你。”苍翼接着又道。

云子晴离开的这些天,他逐渐觉得无聊。

第一次有这么一个女人,虽然装的是挺攀附他的,实则,眼底藏着的都是叛逆。

苍翼这就逐渐惦记上了,死不死就想有这么一个人在眼前晃晃,这日子才不会无聊。

所以,他来的目的,就是带云子晴回去。

他大约将这女人的身份都查清楚了,所以倒也摸到一点她的性格。前几次的刺客,自然也就是抛砖石了。

“我会亏待我自己吗?”云子晴满目的不屑。

所以,这就是拒绝了?苍翼倒是有几分料到了云子晴会这样。

“说说你的条件。”苍翼沉声说道,面上也敛了懒散的神情。

他有些生气了。

“条件……”

“你们干什么,我们姑娘都休息了。”云子晴还没说完,外面突然传来小丽尖锐的声音。

“贱奴才,你敢拦着?”

“快去,不能让奸夫跑了。”

“滚开。”听这声音,应该就是阮姨娘带着人过来捉奸来了。

云子晴就好笑的看着依旧端坐的苍翼,“你不走?”

“本王来会小妾,还怕人看见?”苍翼说的无比嚣张。

云子晴嘴角抽抽,她是真不愿意听见“小妾”二字。

“开门。”两个人说话的时候,阮姨娘已经来到了门前。

估计她现在是激动加兴奋的恨不得飞起来的。

“将门撞开,快一点,别让奸夫跑了。”阮姨娘尖利的声音就在门外。

云子晴也好整以暇地坐在了床铺上面和苍翼僵持着。

他既然都不怕,云子晴就是更加不怕了。

再说了,这是水立北地地盘,苍翼就算是胆子再肥,还是要忌惮一点的吧。

别以为今日水立北去了宫宴,苍翼就能肆无忌惮了。

府中这么多人盯着了,恐怕他要是真被看见了,对他并没有什么好处。

苍翼看着云子晴不畏惧的样子,目光染上了笑意。

其实,他还有一层考虑,那就是觉得云子晴以然是水立北的女人。

毕竟,从传回来的消息来看,水立北的态度还是有些在意的。

所以,外面在砸门,苍翼就是想看一下,云子晴是不是真的不怕水立北的姨娘。

如果她在意姨娘和府中人抓奸,那就证明她和水立北还是有些关系的。

如果是如此时这般淡定,那么或许……两个人还没有苟且?苍翼心中放心了两分,甩了云子晴一个暖昧不明的笑意,身形一动,消失在半开的窗外。

这速度,可正是爬墙的好手啊。

此时,门也被砸开了。

第一个冲进来的自然就是急功近利的阮姨娘,所以,云子晴毫不犹豫地抓起一旁剪纱布的剪刀,直接甩了过去。

剪刀擦着阮姨娘的耳朵,从下颚划出来一道长长的血痕,然后钉在了开着的门框上面。

“啊!!”

“杀人了。”阮姨娘只觉得脸颊冰凉一阵,随即下意识地伸手去摸脸颊,就看见了一手地鲜血。

她的叫声穿透耳膜,云子晴烦的掏了掏耳朵。

“闭嘴,再叫下一刀就是你的脖子。”云子晴沉声说道。

阮姨娘的声音戛然而止,而她带过来的几个家仆,一脚还跨在门内,却僵在原地,瑟瑟发抖。

因为,钉在门框上面的剪刀,还是微微晃动。

这么远的距离,居然扎的这么稳。

可见,云子晴的力量和功力。

所以,这个姑娘不单单是王爷的门客,还是侍卫!能当王爷的侍卫,那武功自是不必说的。

他们是猪油蒙了心了,才要被阮姨娘胁迫来抓奸啊!这下该如何是好?阮姨娘此时,脸上红白相交,脚像是生了根一般,想走,但是又想看看。

刚才,明明有丫头说看见一个黑影从窗户进去了云子晴的饿房间的。

而且,她也是听见了男声的。

那个奸夫,一定就在屋内,所以,云子晴才会下狠手,拿剪刀丟她。

可是,她却没有了勇气跨过去这一步。

云子晴的狠她是见过的,而且,还仗着王爷对他的宠爱。

再加上,她哥哥阮鸿也几次三番地嘱咐,不要她招惹这个女人。

可是,她本来觉得今晚就是让王爷厌弃她的好机会啊!她不甘心。

云子晴歪着头,看着阮姨娘脸上神情诡异变幻,最后,像是下定了决心。

她垂在两旁的手,紧紧的握住,给自己打气。

“深更半夜的,居然偷男人,你是不是恼羞成怒,害怕被我们发现?”阮姨娘组织了一下语言,看着云子晴恶狠狠的说道。

“我还用偷男人?”云子晴问道。

“你……”阮姨娘没想到这个女人居然能够厚颜无耻到这种地步。

她这是再说,她不是偷男人,就是明目张胆的私会男人吗?阮姨娘控制不住的全身发抖,不知道是被吓得还是被云子晴给气的。

“阮姨娘,这大半夜的,你还是快些回去吧。”小丽冲了上来,劝解道。

你要是再不走,你信不信我们姑娘给你弄死了,王爷都不会说什么?没错,小丽就是有这样的自信。

踏其实是为阮姨娘好,可是,阮姨娘偏偏是个不识好歹的人。

“贱奴才,真是什么样的贱人养什么样的狗!你算是什么东西!给我滚。”阮姨娘丝毫不领情,一脚将小黎给踹了出去。

小丽重重的被甩在了墙壁上面。

云子晴眉头一皱,瞬间就出现在了阮姨娘的面前,一只手直接掐上了阮姨娘的脖子。

“你想怎么死?”云子晴阴森的问道。

她本不想动这个愚蠢的女人,可是,她偏偏自己送了上来!她的忍耐也是有限度的!“你……你敢杀我?”阮姨娘死到临头了,居然还在嚣张。

云子晴冷冷一笑,“还真是将自己当成了一颗葱?”

“王爷马上就回来了,到时候,有你好受的!”阮姨娘脖子被云子晴捏的气都上不来了,但是,眼底却没有半点的害怕。

她刚才来的时候,早就让让人喊了王爷去了,这会儿,王爷一定在路上了。

哼,这么多人看着了,看到时候这贱人还狡辩!阮姨娘眼底划过一丝得意。

云子晴一见她这表情,立刻就明白过来,阮姨娘肯定是让人去喊水立北了。

他回来也好。

到底是他的女人,总该他来管教!想到这里,云子晴也就将人给放下了。

而阮姨娘以为云子晴是害怕了,揉着脖子,更加的得意。

“咳咳……你要是现在求饶,我说不定还能帮你在王爷面前为你说两句好话。”阮姨娘跪在地上,看着云子晴,趾高气扬的说道。

云子晴连一个眼神都不想给她。

做人蠢到她这个地步,也是够悲哀的了。

那就看看,等会水立北回来,他到底怎么说了。

呵呵。

云子晴回到座位上面去,好整以暇的看着门外。

阮姨娘也快速的从地上爬了起来,整理好自己的衣袍,也坐在了云子晴的对面。她脖子上面的红痕还没有消下去,但是也不影响她胜利在望的心情。

“王爷来了。”门口的仆人喊了一句,水立北和身影就出现在了院子。

他面色沉静,走的很快。

“王爷……”阮姨娘一看见水立北的身形,立刻就起身,迎了上去。

她娇滴滴的声音,带着明显的委屈之情。

水立北越过她,一脚踏进来屋内,来到了云子晴的面前。

他定定的看着云子晴数秒,沉声道,“伤口换药了吗?”阮姨娘欢喜的步子,立刻停住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