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太子妃的虐夫日常 > 第45章 鸠占鹊巢

我的书架

第45章 鸠占鹊巢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况且,这个男人还是如此深藏不露的人。

所以,她出声提醒道。

没事就快滚吧!深更半夜的你在一个姑娘家的房间里面站着,合适吗?再者,本姑娘还是这个样子!水立北听见云子晴的声音,高大的肩膀又是一僵。

他这样站着确实有点尶尬,不如早点话转移一下注意力。

“毒不是解了吗?为何还会发热?”水立北问道。

云子晴就叹口气,她能说现在她完全不想说话吗?这些正常的药理常识,她更加不想和水立北普及。

“出去,我没耐心了。”云子晴压低了烦躁的声音。

“你泡了多久了?”难道是本王一走你就泡冰水了?水立北在想自己再地牢呆了多久……该死,都是那两个刺客,这么久才交代了。

云子晴动动睫毛,靠在浴桶上面。

眼皮子太重了,她只想睡一会。

水立北等了一会没听见云子晴的动静,他紧了紧掌心,还是偷偷侧身,看向云子晴。她……呼吸有些薄弱,但还算是平稳,应该是睡着了。

就这样睡着了?水立北有些手足无措,此时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

本王该怎么办?水立北瞪着云子晴娴静的侧脸,越发的口干舌燥……算了。

水立北强制让自己转身,来到屏风后面去坐着。

屋内的光线很亮,从水立北这边的屏风可以看见云子晴的身形阴影。

也算是是放在了眼前,他能安心一些了。

只是,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对于水立北来说,简直就是度日如年的感觉。

不知道过去多久,反正对于水立北来说,是挺久的。但是,他丝毫的睡意都没有。

“哗啦。

他先是看见那浴桶中的人站了起来,然后,耳中才听见了水流的声音。

“咳咳……”水立北差点没被自己一口气给呛死,他脸颊火热的转过头。

而云子晴已然发现了屏风这边的水立北了,她扫了一眼窗外的月光,此时差不多应该是寅时了。

这男人不会在房间里面一直呆着的吧?云子晴拿了外袍快速的将自己裹好,然后走去了屏风那边,就看见水立北背对着这边,耳根红红。

“王爷这是……看见了什么?”云子晴说着,目光扫了一眼身旁的屏风。

只能看见一抹模糊的虚影,应该是看不见什么的。

她就是故意这样问他的。

“看你这样子,是精神了?”水立北敛了脸颊的神色,沉着脸站起来面对云子晴。

他一脸坦荡的样子和云子晴对视着,甚至是目不斜视……只有他自己知道为何他的目光有些僵硬。

希望眼前这个狡猾如狐狸的女人不要发现了端倪。

这样想着,水立北的脸色又沉了两分,看样子属实像是生气了一样。

“恩,精神了。”云子晴点点头。

她了然的目光看着水立北,那意思分明就是在说,你还呆在这里干什么?“差不多也有时辰了,本王给你伤口换药。”水立北说道。

“不用。”云子晴拒绝的很快。

“为何?”水立北目光一皱。

刚好一点,这个女人就不将伤口当回事了?还是说,她不希望自己帮她换药?“因为我里面没穿衣服。”云子晴直言不讳。

噗!咳咳……该死。

水立北差点没绷住,但是他依旧还是感觉到了脸颊不断攀升的热意。

他的脑中,一瞬间就联想到了那会浴桶中的一幕。

甚至,他开始往深的联想了……云子晴想看的就是水立北这手足无措的样子。

她其实有一个恶趣味,就是总想让水立北严肃脸给崩了。

所以,此时看见水立北这明明觉得很无措,但是却强装镇定的样子,忍不住嘴角弯弯。

水立北好不容易压下自己躁动的心情,一抬眸就看见云子晴嘴角勾着的愉悦笑意。云子晴的唇瓣还是苍白的,此时勾着灿烂的笑意,多少让她看着有些病态的美感。并且,平时隐隐透着坚毅的她,此时完全就是一个女人的姿态。

很温柔的那种女人……水立北的眼神就直了,并且不由自主的上前了一步。

他垂眸,仗着身高的优势,居高临下的看着云子晴。

“你知道你这样说,有多危险吗?”水立北沉声问道。

云子晴挑眉,眉眼间不收玩味地笑意。

“有多危险?比如……这样的?”云子晴抬起自己的手臂,将自己的伤口放到了水立北的眼前。

她额意思很明显,怎么,你这样的人还能对一个受伤的人做什么?你是想趁人之危还是来强的呢?不管是哪一种,云子晴都是不相信水立北会做的!云子晴这摆明了就是将水立北吃的死死的!水立北也明白了这一点,此时,心头痒,牙更痒。

他看着云子晴得意的微抬的下巴,恨不得上去狠狠的咬一口。

水立北抬手就将云子晴的手腕攥在自己的手中,然后将其给拽到了床铺上面。将其按好在床边坐下,单手将药箱打开,身后就扯下了她半边的衣袍。

云子晴的伤口就暴露在了眼前。

水立北警告的看了一眼云子晴,慢慢的将有些渗血的纱布解开。

云子晴见水立北这样子,撇撇嘴,靠在床边木框,静静的看着。

水立北卷翘的睫毛,长又密,竟然堪比女人的假睫毛了。

一个人的眼睛,睫毛绝对是最重要的加分项。

平日里水立北都是压着眉毛,没想到眼皮子下面竟然藏着这么令人嫉妒的睫毛云子晴饶有兴趣地看着……水立北此时弓着身子,目光都在云子晴的伤口上面。

伤口现在虽然止血了,但是这翻卷着的皮肉,实在是看着骇人。

可真是奇怪,他见惯了那么多的伤,此时见云子晴手臂上的伤,竟然觉得有些难这么深的口子,肯定很疼……水立北下意识地就抬眸去看云子晴的表情,看她是否很疼的轻蹙眉头。

可是,这一瞬间就跌进去了云子晴认真关注他的眼神中了。

两个人的眼神撞在了一起,云子晴来不及收敛,水立北目光紧迫……久久凝视.“你在偷看本王?”水立北轻声问道。

“没有。”云子晴挪开目光,否认道。

“本王都看见了。”水立北不打算让云子晴糊弄过去。

“你看见了什么?所以,你看我干什么?”云子晴抓住话头,不服输的问道。

“你先看着本王的。”水立北更加执拗。

他是非要云子晴亲口承认了。

云子晴有些无语,但是更加不想被水立北占了上风。

“对,本姑娘就是看你了,怎么了?不能看?”云子晴冷眼瞧着水立北,语气生硬的回答道。

仔细听,她的尾音还有点别扭。

水立北就轻勾嘴角,“能看。”他像是很满意,很高兴,随即垂眸,又开始帮云子晴伤口上药。

云子晴翻翻白眼,总觉得水立北在嘲笑自己什么。

她看着他的额头距离自己这么近,她想踹他!“本王好看吗?”云子晴正纠结着,就听见水立北轻声问道。

“不好看。”云子晴回答的干脆。

开玩笑,生活在她那个时代,什么样子的型男她没有见过?水立北这点程度的算什么!算!什!么!反正,云子晴是绝对不会轻易承认水立北入她的眼的。

“那谁好看?”水立北好笑着问道。

“谁都比你好看,比如苍翼!”云子晴这话就说的非常孩子气了。

一点也不符合她的人设了,可是,这种情况下,她就是想要和水立北撇清关系。不懂为什么,就是想要告诉他,她一点也不觉得他好看。

水立北捏着药粉瓷瓶的手一顿,漆黑深邃的目光直直地看着云子晴,眼底似有愠怒。

他明知道云子晴就是故意说的气他的,但是,他还是忍不住将自己和苍翼快速的做了比较。

虽然他很不承认,但是,水立北自己是一直将苍翼当成一个可敬的对手的!所以,这个女人现在就是当着他的面,想要叛变?云子晴看见水立北神色不对,也突然觉得自己说话是有些幼稚了。

但是,话都说出来了,哪有收回的可能呢?“好了吧?我困了,要睡了。”云子晴伸手扯了放在一旁的干净的布条,就想自己包扎起来。

水立北却不动,依旧直直地看着云子晴。

“你快些走开。”云子晴皱着眉头赶人,你靠的太近了,她退无可退。

“云子晴……”水立北喊道。

“干什么?”

“本王也不差,你要是缺男人,可以……”

“滚!”水立北话还没说完,直接被云子晴愤怒的打断。

他一次两次说这样带着侮-辱的话,真当他是泥捏的,不会生气的?云子晴一抬脚,就踹了水立北的肚子。

水立北像是料到她有这一招,伸手就捏住了她纤细的脚裸。

“水立北!”云子晴是真的生气了。

水立北敛了神色,将云子晴的脚裸放下,又往前坐了一步。

“本王给你包扎。

“不用。

“老实一点。”

“不用!”云子晴更加固执。

“听话,包扎好了本王就走。”水立北轻声说道。

他已经固执的将布条抢过去手中,给云子晴包扎起来。

赶紧走!云子晴冷着脸,静静的等着。

水立北将伤口小心翼翼的包扎好,然后将药粉瓷瓶放好在箱子内,扫了一眼外面熹微的晨光,起身。

“好好休息。”他嘱咐完,离开。

云子晴等着他离开,直接掀了窗户,径自回去了自己的院子。

鬼才要在他这偏房休息呢!水立北还没走到书房的身子一顿,暗道这个女人还真是固执!云子晴这受伤了,只能在家修养着。

好在狄老和拓跋牧一同来了。

晚上宫中有晚宴,云子晴没能和狄老好好聊一下,只能默默等着。“姑娘,我给你换药吧。”小丽一脸的紧张,因为王爷走的时候吩咐过要小心。

“不用,我自己来。”云子晴直接拒绝,将人给赶了出去。

也就是肩膀上面的伤,她另一只手是好的,倒也是不打紧的。再说了,水立北这边的伤药都是好的,她大可不必担心其他的。

只不过,她正在上药的时候,窗户微动,不待她反应,屏风处就靠着一个人。云子晴见来人,也就顺势坐回去,继续上药。

来人正是苍翼。

惜水摄政王居然跑来了新安?云子晴不惊讶是假的,但是却没有苍翼想象中的那种惊讶。

苍翼看着云子晴肩膀上面深可见骨的伤口,又见她露着半边肩膀毫不避讳的样子,忽的笑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