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太子妃的虐夫日常 > 第39章 这老板真好说话

我的书架

第39章 这老板真好说话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她怎么可能不懂。

云子晴懂包林后半句的意思,但是包林的思维明摆着就是跑偏了。

她只好耐心解释道,“你都知道跑了,你猜那个采花大盗,为何非要留在京都城作案?”

“为何?他作死!”包林说道。

“哎 ”笨死你得了。

云子晴看了一眼水立北,那表情似乎再说,你的侍卫统领为何这么奔?他是怎么活到现在得?“去彻查一下,大理寺近来有谁和丞相府那边的人来往密切。”水立北看着包林说道。

“丞相府?”包林念叨着,脑中忽然灵机一动。

他激动的看着云子晴,看见云子晴认可的点头,连忙拱手,就跑了出去。

云子晴看着包林的背影,摇摇头。

很明显的,那个重刑犯出去了大理寺,没有第一时间逃跑,反而在京都城犯案作死,那肯定就是受到了指使的。

试问,在生的机会面前,谁还在乎女人呢?所以,完全可以否认了包林所想的,他是因为关久了。

再者,这个人专挑了和国丈有关系的那些当官的家里去,这不就是很明显的说明了,这就是有人暗中指使。

目前朝中的势力,也就是国丈皇后一派,丞相贵妃一派,和水立北这个远方不受宠的宗室子弟。

表面上,皇后和贵妃摆在明面上较着劲。

而水立北,却因为太子被杀一案成为了皇储之争的出头鸟,自然有心细的会将目光注意到他的身上。

国丈已经行动针对了水立北,那么,怎么少得了丞相呢?从这件事看来,丞相就比国丈行事低调,而且更阴了。

他想要坐收渔翁之利,所以就买通了大理寺里面的重刑犯。

毁的都是国丈那一派的人,国丈肯定能够查到这个采花大盗,那么,国丈肯定是知道大理寺现在在水立北的手中。

众所周知,大理寺那可是进去就别想出来的。

所以,明面上,水立北就是派了一个不相干的人,对他反击了。

这样一来,国丈和水立北这其中的结,那就是越结越深的。

最后受益的,还是丞相贵妃一派。

这算盘不算是高明,但是却非常的有效。

既打击了国丈的手脚,还栽赃了水立北。

不管最后国丈知不知道这件事是栽赃,他也会借着这个由头,对水立北发难,趁机让大理寺脱离水立北的掌控。

这里面的来龙去脉,从云子晴在大理寺看见那些口供的记录,就隐隐明白了一点。

只不过,让她确定的还是,那个采花大盗还是留有私心的。

他明知道平西楼很危险,明知道云子晴这个饵就是来掉他的,但还是忍不住想要来试探一下。

他其实,还是想要活命的!所以他就是故意出现在平西楼对面的酒楼,让云子晴怀疑到丞相那边。

如此有身手,还有脑子的人。

云子晴觉得,可以收为己用。

当然,云子晴还不知道这个人到底是犯了什么错,才被关押在大理寺的!这一切,还要交给水立北来权衡。

“这一功,先给你记着。”水立北看着云子晴慵懒的精致小脸,沉声说道。

他明知道云子晴也不会在意这些……“有什么奖励?”云子晴不在意的问道。

“你想要什么奖励?”只要你说,只要本王办得到。

云子晴目光在水立北淡定的脸上扫过,还是决定不说了。水立北肯定不会同意的。

话说出去太早,就容易反悔。

水立北见云子晴这神情,瞬间想起来那会云子晴提出要去会一会苍翼的事情。

咳,怎么一看见这女人,他脑子都迟钝了。

她刚才要真的提出这个作为奖励,他该如何改口啊。

“狄老过些天回来,你就有的忙了。”水立北连忙扯开话题。

“哦”云子晴瞅着水立北这小气的样子,忍不住嗤之以鼻!算了,她还是没事去大理寺玩玩吧!不然,包林这笨脑壳,得跑到什么时候啊!“什么人?大理寺是你顺便进去的?快滚。”云子晴刚到大理寺门口,就被门口的侍卫给拦了下来。

看样子,这没有人领着,可是不好进去啊。

上次来的时候的侍卫,居然被调换了出去。

“你是新来的?”云子晴问道。

侍卫横鼻子瞪眼的,站的笔直,却不睁眼看云子晴,“大理寺乃办案重地,闲杂人等再不走小心惹上官司。”这个侍卫长的有些黑,单眼皮又是个小眼睛,眼帘缝隙里面透着不可侵犯的光芒。

“包林呢?”云子晴直接点出包林的姓名。

“你认识包统领?”

“我叫包子,是包林的亲戚。

果然,云子晴话音刚落,就收到了这个侍卫的鄙视。

“你去包统领居住处等吧。”侍卫不屑的扫了一眼云子晴,声音倒是软了许多。

嘶。

这么不招人待见的吗?云子晴正想着,就看见大理寺里面走出来一个穿着从六品官服的男人。

那中年男人本打算走的,但是打量了一下云子晴,随即又停了下来。

“你是女的?”他问道。

云子晴正常情况下都是穿着玄色的男装,长发竖起绑着马尾的,不仔细看,根本就不认得。

却没想到,这个男人目光倒是犀利。

不过,云子晴自然是否认的。

“曹大人,此人说他是包统领的亲戚。”侍卫赶忙点头哈腰的禀告道。

不过,他又抽空打量了一下云子晴,却没看出来云子晴难道是女的?“哦?”曹大人再次打量了一下云子晴,目露疑惑。

“他是黔王爷的人。”身后,忽然响起阮鸿的声音。

他走到云子晴的身边,“你来找包统领?”

“恩。”云子晴颔首。

“原来真是认识的啊?”曹大人灿灿的笑着,见阮鸿面色严肃,匆匆告辞离开。之前拦着云子晴的侍卫,此时见到阮鸿对待云子晴的样子,表情也有些僵硬。

没想到这个人不但是包统领的亲戚,还是龄王爷的人啊。

刚才他没说什么重话吧?他有些后怕。

“走吧。”阮鸿说道。

云子晴就随着阮鸿一同进去了大理寺。

“曹真这人有点好色,但是没其他的大毛病。”阮鸿见云子晴表情平淡,还是忍不住解释道。

好色还不是大毛病?云子晴淡笑不语。

阮鸿又撇开了这个话题,“最近大理寺的案子多,你是来帮忙的?”阮鸿一副非常熟捻的样子。

可是云子晴觉得,他们并不熟。

“不知阮大人来大理寺是干什么?”云子晴反问道。

“你还记得上次在街上我匆匆离去,那个嫌疑犯已经抓了移交到了大理寺审问,我来看看。”云子晴微微颔首,想起上次碰见的那个男人,武功挺高的,按照当时的情况,他们明明可以逃跑的。

为何还会被阮鸿抓了,还送来了大理寺呢?云子晴多年来养成的习惯,凡事都要在心中过上三遍……两个人上了大理寺的台阶,刚好和江光赫就打了照面。

江光赫一看见云子晴,眼珠子就瞪圆了。

“江先生。”阮鸿知道江光赫的身份,态度十分的恭敬。

云子晴未动,因为她看见江光赫的目光不是很友善,所以,她也表现的不是很怂!“黑心眼。”江光赫似乎是有事,手里面拿了两个卷轴,说完这三个字,就急急的走开了。阮鸿就将询问的目光看向云子晴。

云子晴知道,江光赫肯定是看了万民书的。

当时他们说这件事的时候,云子晴就在旁边,但是她却没有发表意见,更加没有等他们大老远空手跑了一趟,挫败的回来时候却被告知了云子晴早就将事情办好了?他能不气吗?这一趟跑的他大腿都因为骑马磨了血泡了。

云子晴倒是没打算和阮鸿解释什么,直接进去了大理寺。

阮鸿目光微闪,也跟着进去忙活自己得了。

因为掌管档案的人上次见过云子晴,所以这次云子晴提出要看的时候,他倒也是痛快。

其实,也都是一些小案子。

云子晴主要目的还是等着包林,谁知这家伙一去不复返了。

大约小半个时辰过去,阮鸿要离开的时候,又过来找云子晴。

“阮某还欠你一顿饭。”阮鸿拱手,态度客气。

云子晴托着下巴扫了一眼阮鸿坦诚的目光,也没拒绝。

云子晴以为阮鸿是有目的性的,但是,饭局中,却全程都在为阮姨娘道歉。这倒让云子晴有些意外。

“小妹有些任性,如果以后言语冲撞了云小姐,还请你见谅。”阮鸿是真的在为上次想要抓她的事情道歉。

“见谅倒不必,你还是让阮姨娘长点脑子比较好。”云子晴喝了一口酒,一手搭在旁边的拂手,态度懒散。

她话说的直接,果然阮鸿嘴角强拉的笑意就僵了一下。

“是,云小姐说的有道理。”阮鸿是了解自家妹妹的,所以云子晴此话也真算是忠言逆耳了。

毕竟,在黔王府,阮姨娘的这性子,只有被当成枪使的,她能活多久,也全看水立北的态度了。

云子晴将酒杯放下,起身,“多谢招待。”云子晴摆摆手,就往外面走。

阮鸿看见云子晴慢吞吞的背影,面色更沉。

黔王府的水本来就深,但是云子晴这个清清白白的人来了,整个风向就不一样了。云子晴今日只喝了阮鸿两杯酒,他就应该明白,云子晴是不可能趟这趟混水的。

“她回来了让她来见本王。”水立北这边已经知道了云子晴赴宴阮鸿的事情,他脸色不太好,因为书桌前面的案几上面还摆了饭菜。

他下朝还路过了一趟大理寺,却也没等到人。

可恶。

云子晴姗姗来迟的时候,看见那满桌子菜,就自然的坐下来吃。

“没吃饱?”水立北挑眉问道。

“恩,不好吃。”这句话,莫名将水立北给顺毛了。

“菜凉了。”水立北软声说道。

“没事。”还是温热的,还能吃的。

云子晴慢慢的吃着。

“听闻天香楼的水晶肘子不错,你要不要尝尝?”水立北又问道。“不去。”云子晴回答的干脆。

只不过,刚吃了两口,就甩了筷子。

水立北就知道,她心情不佳。

难道是因为阮鸿说了什么?水立北就直直的看着云子晴,希望她能主动说。

谁知,云子晴起来就往外走,连声招呼都不打。

“去哪?”水立北没忍住问道。

“睡午觉。”云子晴闷闷的声音。

水立北嘴角抽抽,他总不会不让她去睡午觉吧!但是,心情不好能睡得着吗?只不过,云子晴没打算说,水立北即便是猫挠了肝一般,也问不出口。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