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太子妃的虐夫日常 > 第38章 不准肖想主子

我的书架

第38章 不准肖想主子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云子晴在屋内听着酒娘的话,暗自惊讶。

她为何又想通了?居然不想着要她勾搭秦文耀了?夜深。

云子晴无聊,拿着纸屑练习命中率。

忽然,她听见窗户外面的屋脊上,有细微的脚步声。不像是风声拂过,更像是脚尖轻点的声音。

有人来了。

云子晴躺进去了床铺里面。

等了半晌,没见动静。

不过,也没让她等多久,就闻到了空气中淡淡的香味。

是蒙汗药!云子晴将提前备好的解药吃了一颗,闭着眼睛等着。

算计着时辰,窗户被轻轻的打开。

来了。

只听衣袂摩擦的声音,紧接着,云子晴就感觉到床铺站着一个阴影。

看这手法,像是采花大盗。

不过,云子晴却觉得,不是采花大盗。

于是,在那人往她头上罩麻袋的时候,云子晴抬脚就踹了那人脖子一脚。他没有防备,一头磕在了床边的木框上面。

云子晴紧随其后,精钢匕首就架在了他的脖子下面。

伸手,将他黑布围巾给扯了下来。

她没见过的陌生面孔。

“哪来的?”云子晴问道。

“我是摄政王的人。”那人倒也是干脆,看着云子晴,直接回答道。好家伙,苍翼的属下完美跟风他的作风。

嚣张!云子晴将匕首又往前几分,“摄政王是谁?”

“姑娘不会不认识。”黑衣人肯定道。

“不怕死是吧?”云子晴眯着眼睛笑了起来,就往他的脸上撒了面粉。“我这初烟毒王的身份,还没有人敢挑畔!”云子晴沉声说道。

她是故意扰乱黑衣人的视听,让他好回去给苍翼带个错误的信息。黑衣人脸色大变,就想运功封住血脉。

“回去告诉你那什么摄政王,无冤无仇的,不要来我这惹麻烦。”这意思就是要放他走了。

黑衣人倒也是干脆,直接消失在夜色中。

“砰。”黑衣人刚走,酒娘踹开门就进来了。

“姑娘没事吧?”酒娘问道。

“有事就晚了。”云子晴就是在鄙视她的能力。

酒娘面色一僵,有些愧疚。

“去睡吧。”云子晴说道,穿了外袍,消失在了夜色中。“诶……”这大半夜的是要去哪啊?去哪?当然是回黔王府了。

什么地方都没有她的院子睡得靜服。

“姑娘?”小丽一大早起来将房间得窗户打开通风,就看见了床铺上面露出半颗脑袋得人。“走开。”云子晴闷声说道。

“欸!”小丽捂着嘴巴轻声应道,然后又将窗户给关好,轻手轻脚走了出去。

于是,水立北就第一时间知道了云子晴回来了。

她不拿自己当饵去掉采花大盗了?事实上,被小丽这一搅合,云子晴也是睡不下去了。

吃过早饭,云子晴打算去水立北书房那边等包林。“云小姐。”路上的时候,云子晴就听见了一道温柔的声音喊住自己。

正是回来黔王府养伤的未姬。

“有事?”云子晴侧着身子问道。

“云小姐这是要去王爷书房吗?”未姬轻盈的脚步如同蝴蝶一般,笑盈盈的走到了云子晴的身前。

看样子倒是非常的热情。

“恩。”云子晴点头。

“我也正要去,云小姐不介意一同吧?”未姬说道,看着云子晴。

这话说的就别有深意了?怎么的?水立北的书房不能去,还是她的身边不能待人啊?莫名其妙。

云子晴是真的懒得理会这些女人的弯弯绕绕。

她未曾理会,继续往前走。

“听说云小姐会药理知识,和狄老也非常要好,能不能冒昧请云小姐帮我看看呢?”未姬走在云子晴身边,缓声说道。

注意听她的话尾,还带着一丝不屑的意思。

是不屑她真的懂医术吗?所以采用了药理,而不是岐黄之术?云子晴顿住脚步,“水立北这么大的宅子里面,没有大夫给你看吗?他居然这么小气的?”云子晴一脸的不可思议。

未姬笑容僵了一下,更加让她在意的是,云子晴居然直呼主子的名讳?是主子允许的吗?“不是,云小姐你误会了……”未姬连忙摇头。

“到了。”云子晴下巴抬了抬,果然就见她们竟然走的这么快,已经走到了水立北的书房院子外。

而未姬想的是,云子晴的院子居然距离主子的这么近。

“水立北,你这么小气的吗?美人生病了,居然不给人家看病?”云子晴走进去书房,直接就坐到了太师椅上,缓声问道。

“何意?”水立北问道。

未姬跟在后面,见主子居然半点不介意,她的心头就是一紧。

云子晴的目光就落向了一旁的未姬。

“是属下听说云小姐懂的岐黄之术,就连狄老都多有夸赞,所以就想麻烦云小姐为属下看看。”未姬轻声解释道。

云子晴托着下巴看着站着的未姬,目光带着嘲讽。

“她没时间。”水立北直接拒绝道。

“我有时间啊?”云子晴忽然改了主意。

水立北扫了一眼云子晴,又看向未姬。

“狄老过些天会回来一趟,他会帮你看看。”水立北说道,直直的看着未姬。

未姬慌乱的一抬眸,就看见了水立北眼底的愠怒。

主子这意思就是没事要她回去!他直接代替云子晴就拒绝了,即便是云子晴说自己有时间。

而且,主子宁愿让狄老亲自给她医治,也不愿意让云子晴看看。“还有事?”水立北见未姬没反应,沉声说道。

他的眸光,明显凌厉了几分。

“是,属下告退。”未姬连忙敛了神情,恭敬的往后退。

走到院子中的时候,依稀还能听见书房内的声音。

“水立北,你现在都能代替我作主了?”是云子晴质问的声音。

“怎么半夜跑回来了?”主子却问了其他的问题。

而且,语气轻柔,温言细语。

未姬的肩膀一僵,她从来没有听见过主子如此温柔的声音。

难道….?她不敢继续往下想。

“包林什么时候回来?”既然水立北不回答她的问题,那云子晴也不想回答他的问题。

水立北眼底划过一丝无奈,“有什么事情同本王说,不必包林强?“恩……也是!云子晴状似歪头想了一下,道,“昨晚的事情想必你已经知道了,那个此刻直言不讳的说是苍翼派人来绑我的。”

“我想问,苍翼是不是和你讲了什么条件?”比如,将我交出来,许你个什么?云子晴是这样想的。

水立北看见云子晴表现出来的意思也是这样。

“本王会让暗卫跟着你。”水立北说道。

依旧是没有正面回答云子晴的话。

“不用。”云子晴冷脸拒绝,“说起这件事,绸儿你要不要救?”

“她暂时安全。”水立北答。

“等采花大盗的案子清了,我就亲自去会一会苍翼。”云子晴态度坚决,显然是经过了深思熟虑的。

“你老实一点。”水立北沉声说道。

云子晴眉梢微挑,不懂水立北的意思。

水立北就叹口气。

“本王不会让绸儿有事的,你可放心。”他许诺道。

“也不全是因为绸儿。我这人有个毛病,不喜欢被人盯上,所以,我的搞清楚苍翼的目的。”

“他能有什么目的!”水立北沉声说道。

“什么意思?”

“他不过就是觉得颜面丟了……”水立北及时挽回。

他能告诉云子晴,苍翼是觉得云子晴有趣,所以想要将人找回去吗?如果要真是单纯的觉得丟失了颜面,苍翼派过来的人就不是绑走云子晴,而是想方设法的弄死她了。

云子晴不懂苍翼的习惯,可是水立北却是非常了解的。

“你这边人手够了,其实我还是想跟着狄老。”云子晴想了想,换了一个说话。

跟着狄老到处走走,肯定是非常有趣的。

她才懒得呆在这深宅大院里面。

其实,她之前还没有那么强烈的心思,直到刚才遇见了未姬。

未姬对她很大的敌意,让她突然意识到了一个问题。

就是,她到底也是女人,呆在这边,也没什么事情做,很容易让人误会。

水立北闻言,脸色立刻沉了下来。

“你想做事,本王可以给你安排。”就是,不准跟着狄老,不准跟着出去京都城。

水立北沉默半晌,退让了一步。

他多少还是了解一点云子晴的性格的。

“行。”日过晌午,包林也很快就回来了。

他一看见云子晴,先是给水立北抱拳行礼,随即看着云子晴非常的激动。

“你是如何猜到的?”包林问道。

“猜的啊……”云子晴淡笑。

“不是,你别皮了,你告诉我,你是如何知道那个采花大盗会是大理寺的重刑犯的?”包林焦急的问道。

包林既然这样说,那肯定就是有线索和把握抓到那个人了。

云子晴也算是圆满了。

水立北见包林这小子现在居然敢无视他了,有些生气的清咳了一声。

“主子,我们已经有了采花大盗的消息了,已经派人过去追捕了。”包林这才想起来,要将这件事告诉水立北。

都怪他刚才太兴奋了,他非常的好奇,云子晴到底是怎么猜到的。

水立北颔首,他在意的并不是案子的结果。

“大理寺现在不是忙吗?不如你亲自去追吧。

云子晴说道,又补充道,“你最好带上水立北的侍卫去。”包林又懵逼了。

这个弯绕的有些大,他根本想不通云子晴的意识。

但是,有人懂。

“将其他的事情放一放,给你两个人,去吧。”水立北说道。

“主子,能说说什么意识吗?”包林犹豫了一下,还是问道。

云子晴见包林这迷迷瞪瞪的样子,笑了笑。

“你觉得,大理寺的重刑犯,为何会被放出去?如果你是重刑犯,你被放出去了,第一件事要干什么?”云子晴看向包林问道。

“那自然就是赶紧跑啊!不对,什么叫我是重刑犯……”包林瞪了一眼云子晴。

“所以,这个人为何不跑,反而又坐起了采花大盗呢?”云子晴接着问道。

“那肯定是关久了,想……”包林下意识的就回答道。

这个也很好理解。

一般在牢狱中关久的人放出去了,那第一件事可不就是去青楼嘛!只不过这个人比较挑,只喜欢那些达官贵人深闺中的小姐。

“闭嘴!”水立北警告的看了一眼包林。

包林这才打住话头,猛然想起来,云子晴也是未出阁的姑娘,可能对这些男人的心思不是很懂。

不懂?云子晴生活在现代社会下,她敢说她见识的可比包林见识的花样多。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