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太子妃的虐夫日常 > 第35章 本王今夜无眠

我的书架

第35章 本王今夜无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这女人……就知道她不会老老实实的!只不过,众目睽睽之下,水立北又不能做什么……云子晴满意的美目扫视了一圈,最后目光落在水立北沉着的脸上,她得意的微抬下巴,抓着绸锻绳子的手,徒然松开了。

“小心!”在场的宾客再次倒吸一口气,紧张的看着那抹在随着绸锻绳子,在空中翩跹的红色身影。

云子晴顺着绸锻滑行了一段距离,然后脚尖一勾,她的身子便倒转过来,然后竟然用脚勾着那绸缎身子,忽然在半空中荡起了秋千。

她手腕两间的红色广袖在空中随着她的身段,如同碧波湖中的一抹夕阳,光彩夺目。

“啪啪!”

“好!”

“真是别具一格的舞蹈。”

“果然没让我们失望啊!哈哈……”在场的宾客兴奋的鼓着掌。

这掌声越大,水立北的脸色就越黑。

只不过,此时没有人在意他的脸色,就连包林都看呆了。

确定了,那绝对是云子晴。

不然,谁会做出来这么大胆的举动?你瞅那腰间露的……这是变着法的让自己嫁不出去吗?哪里有这样的姑娘啊!这种程度的对于云子晴来说,那是小菜一碟。就算是她没有功夫在身,就凭着她那点瑜伽技术,也是完全可以让他们大跌眼镜的。

所以,云子晴完全就是游刃有余。

她在半空中切换了两个绸锻绳子,然后顺利的落到了那根木棍上面。

她小巧如美玉的脚尖点在木棍的顶端,另一只脚往后抬起,如同展翅高飞的红色百灵鸟一般。

这还不够,她用脚尖转动着,在那木棍上面转动了两圈之后……就在大家都觉得今天的主题就是空中飞人的时候,云子晴忽然张开双臂,直接倒了下去。

她顺着木棍往后倒了下去……水立北一急,身子差点飞出去要接住她了。

好在他慢了一步,因为云子晴的脚裸像是灵巧的花蛇一般,已经勾住了木棍。紧接着,云子晴身子倒转,身子贴着木棍,慢慢的就滑到了圆舞台上面。

掌声随即响起……“好,这表演太好了。”

“太好看了,不愧是绝色舞姬啊!”

“小二,我出黄金五百俩,让舞姬上来伺候!”

“别急,你们快看,表演还没结束呢。”有人喊道,随即大家的目光再次被吸引过去。

只见云子晴贴木棍,就开始热舞起来。

她的舞姿,不同于以往那些传统的舞技,她基本就是跳的是现代在酒吧的热舞。

虽然她减少了很多比较豪放的步伐,但是仅单单的几个简单的动作,就足够让京都城的这些纨绔子弟,达官贵人,五体投地。

有的把持不住的男人,哈喇子都流了下来。

云子晴见他们反应太过强烈,不由的抬眸扫了一眼二楼水立北的方向。

此时,如果眼神都能杀人的话,只怕是云子晴已经在水立北的眼刀子下碎成沫沫额,是玩的有些大了。

云子晴只好摆动了一下手臂,用来收尾了。

其实,她不过就是扭了两下腰,挥舞了一下双臂,也没做什么啊!云子晴感叹,实在是思想太过保守了吧!她这还没敢放肆的跳呢!“好!好!”

“再来一曲!再来一曲!”

“来什么啊!美人,上来喝酒啊?”各种起哄的暄闹声被云子晴关在了门外,她脑中想着水立北的表情,有一种大仇得报的快感。

太爽了!云子晴去了屏风后面,刚将腰间围的半解轻纱给脱了下来,就见水立北从窗户跳了进来。

“干什么?”云子晴扯了轻纱挡着自己,沉声问道。

这男人什么癖好,这么喜欢爬窗户?她还以为是采花大盗呢!水立北两步走到云子晴的面前,看着她面无表情,甚至带着一丝懒散无畏的表情,心头无名火更是串的厉害。

“不怕别人看,却害怕被本王看?”水立北一把将轻纱扯掉,沉声问道。

云子晴挑眉,这是什么逻辑?刚才那是舞台效果,但是现在是室内,那又是不一样了。

“水立北,你想干什么?”云子晴眯着眼睛问题,浑身的毛都炸了起来。

他的表情太过阴沉,眼中甚至有杀气。

水立北刚想开口,就听见了外面吵闹的脚步声。

还有秦文耀的声音。

这三楼就这两间房,可想而知他们是来找谁的。

水立北目光扫了一眼云子晴,彷佛再说她这个祸害!“你快走。”云子晴沉声说道,反正窗户还开着,现在走来得及。

水立北扫了一眼门边,他的宽袖揽着云子晴纤细的肩膀,外袍将其一卷,直接带着就跳出了窗户。

“客观,舞姬可能还在换衣服,不如你们等等?”门外,店小二的阻拦徒劳无功。

“让开,别扫了爷的雅兴。”

“就是,也不看看你面前站的是谁!”

“国丈的公子爷你也敢拦,我看你这平西楼是不打算开了。”

“就是,秦公子都亲自来寻那舞姬了,还不够给面子吗?”一群人你一言我一语说得,半点也不给店小二机会。

秦文耀唇角勾着笑意,再也控制不住狂躁的情绪,一脚将店小二身后的门给踹开了。

“美人?”室内除了那一扇屏风,再无其他的遮挡地方。

一览无余。

哪里有他口中美人的香影呢?再看那摇摇晃晃的窗户,不言而喻。

居然跑了!秦文耀目光一沉,一把将店小二的衣领给揪住了。

“人呢?“小人也不知道啊……这就是她的房间,她……”店小二惊恐的看了一圈,他确实很懵逼。

“秦公子,最近京都城有采花大盗,莫不是那舞姬……”有人担心的说道。

“来人,给我去追!将满京都城给翻个遍,也要将那舞姬给爷带过来。秦文耀冲冠一怒为红颜,一声令下,他的侍卫立刻就出了门。

云子晴被水立北给卷到了一处钟楼,旁边就是一个巨大的青铜古钟,看水立北这轻车熟路的样子,她就知道这人是常来的。

“还不放开?”云子晴沉声说道。

这廝绝对是故意的,他的大掌一直掐着自己的腰,即便是到了安全的地方,他也没有松开。

水立北沉着的目光缓缓垂下,借着身高的优势,打量着怀中冷着脸的云子晴。

他漆黑深邃的眸定定的看进去云子晴清冷的眸底,开口道。

“云子晴,你很缺男人?”水立北沉声问道。

这叫什么话?“缺啊。”云子晴不想知道水立北问这句话的意思,就只是想要和他杠。

他怎么不开心,云子晴就想怎么说。

不过,其中缘由,她没有细想。

果然……水立北掐着云子晴腰间的手,猛然用力,果然这个女人就是这般的不知廉耻!水立北掌心都是云子晴腰间细软的肉,甚至有些滑--腻。

他还是第一次接触女人的皮肤,没想到会是这样的触感。

竟然让他有些……爱不释手!“放手。”云子晴沉声说道。

她已经警告过两次了。

再一再二不再三。

水立北听见了云子晴寒霜般得警告声,不过他似乎忘记了自己刚才正在生气的事情。

但是,他还是老老实实的收回手。

只不过,收回去的时候,还是忍不住轻轻捏了一下。

哦豁!爽……水立北嘴角的笑意还没有勾起,就挨了云子晴结结实实的一击。

她用膝盖直接顶到了水立北的大腿上面,要不是他反应快躲了一下,这必然是要断子绝孙的!又来这一招?这个女人真的是……水立北瞬间又记起来刚才生气的事情,后退一步,抬手就抓住了云子晴随即袭击过来的拳头。

云子晴一只手被水立北控制,脚下一扫,成功脱困。

她刚退回来,掌中忽然多了一把匕首,正是她那随身携带着的精钢匕首。

云子晴将匕首横着并齐手腕,再次攻击水立北。

水立北亦没有多说什么,沉默着和云子晴比划了几招。

云子晴次次杀招都被水立北轻而易举的化解,越发的激起她的斗志。

她还从来遇见过这样的对手,她敢确定,这男人肯定连六分的功力都没有使出可是她却已经用了九分的力量,已经不是他的对手了。

这让她非常的挫败!所以,云子晴一直在疯狂试探,寻找水立北的命门。

月上柳梢,华灯初上。

整个京都城都在脚下,亢长的集市,灯笼如小溪流淌,人流川流不息,车水马龙,繁花似锦。

这座古楼阁,没有人踏入,彷佛是两个人的秘密基地。

“好了……”水立北眉眼间都是无奈,将云子晴两只手抓住,沉声说道。

时辰不早了,都打了这么久,也该消气了不是?水立北看着云子晴莹润的眸孔,忽然心头就溢过淡淡的欢喜。

他不知道自己为何会开心,但是,掌中包裹着她的掌心,让水立北格外的踏实。云子晴早就没了气性,唯留了一颗不想服输的心。

虽然她不愿意承认,但是眼前这个男人是真的强。

一招一式虽然是在让着她,但也是防御的密不透风,让云子晴无处下手。

她愤愤的扯出自己的手,靠在一旁有些破旧的大红圆柱上面,喘了两口气。

反正,她是在水立北手里讨不到便宜了。

总是让人让着也显得她不知好歹了。

越发想着,就又觉得丟人了。

云子晴想到这里,收起匕首就打算离开。

水立北上前一步,“去哪?”

“勾-引采花大盗。”云子晴冷声回答道。

“你……”水立北被噎的火气直冒。

他今日这口气,是注定消不下去了!这个女人要是不气死他,是不会善罢甘休的。

“你!你什么你?黔王殿下是要说什么?”云子晴眉梢都是讥讽,斜着眼睛看着他。

水立北沉着脸,如同暴风雨前的乌云,乌泱泱压得让人喘不过去来。

只不过,偏偏眼前这个女人是半点也不畏惧他。

难搞的很!郁来郁去,他也只能疏解这不畅的心思。

“去吧。”水立北很快就敛了情绪,淡声说道。

云子晴得意的微抬下巴,转身便走。

水立北喊道,随即一个带着温热还有熟悉气息的外袍就罩在了云子晴的肩膀上。云子晴将外袍一裹,暗道冻死你个腹黑大猪蹄子!这夜风习习,刚才比试出了一层薄汗,轻轻拂过,是有些凉意。

白给的为何不穿?水立北定定的看着昏黑的夜色中,那一抹纤细修长的身影裹在他的外袍下,利落的在屋脊上面穿梭离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