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太子妃的虐夫日常 > 第34章 摄政王来寻小妾了

我的书架

第34章 摄政王来寻小妾了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可是,这些达官贵人哪个家里没有养护院的呢?那些护院甚至都比他们这些捕快更加的厉害,他们都拦不住,捕快就能看住了?所以,现在这些办案机构不但是缺人手,更加缺武力。

正巧,水立北早上跟包林提了一句,要他给云子晴安排点事情做。

包林一听,他们不是正好缺人手吗?云子晴也正合适啊。

将案子给云子晴讲了一遍,云子晴已经开始摩拳擦掌了。

好家伙,这么厉害的采花大盗啊!她倒要看看,长什么个样子。

包林将那些受害人的笔录交给云子晴看,然后就去忙活自己了。

云子晴在一旁认真翻了翻,这些受害人几乎都是同一句话。

熟睡中,不知道,没看清。

查案的去勘察过现场,有迷香的味道。

大约作案手法就是,蒙汗药迷晕,然后作案。

非常简单的手法,但是因为来无影去无踪的。

很多都是第二天一大早,府中的人听见那些受害人的哭喊才知道的。所以,由此说面,这个采花大盗不但色,武功也是非常的高强。云子晴敲着桌子,立刻就有了一个最好的办法。

那就是引蛇出洞。

“有没有认识的美人借来用用?”云子晴看着包林问道。

包林也知道她的意思,随即摇头。

哪家的姑娘会同意当这个诱-馆呢?虽然是最简单的办法,但是在这个时代,也是最难的一个办法。

“十二星姬呢?”云子晴问道。

“主子不会同意的。”包林摇摇头。

十二星姬都有自己的任务,主子不可能将人调回来,来办这等小事。

“嘁!”云子晴翻翻白眼。

这些美人只怕都是水立北养来做妾的吧!怪不得还在院子里面单独搞个这么清雅的院子出来!一个陪着下棋,一个舞剑,一个沏茶……这么多美人,只怕是一个礼拜都排不过来的吧?表面上看着道貌岸然的,其实心里……狗男人!云子晴想着就有些气性上头,“没人就本姑娘亲自来!”

“?”包林一脸震惊的看着云子晴。

此女子果然和其他的女子不一样。

“怎么,你有什么意见?”云子晴挑眉问道。

目光太过凶煞,包林觉得自己的腿又疼了。

他为何总是忘记这个女人用刀子切他的场景呢?“没有,你愿意再好不过了。”包林赶忙说道。

“那你去安排。”云子晴说道。

“直接去就行。主子名下有间酒楼,你可以去露个脸。”

“呵呵。”云子晴冷笑一声。

晚上,水立北听闻包林汇报,差点没将人一脚给踹出去。

先不说别的。

本来水立北就想着要今晚带着云子晴去参加晚宴的。

包林见水立北脸色不对,思考了一下立刻又补充道。

“就在平西楼,都是我们的人,主子不是今晚刚巧也有晚宴在那里吗?所以,不用担心云子晴的安慰,他都想的可周到了。

包林觉得,主子应该夸他一下。

只是,多说多错。

包林要是不说出来还好,一说更是让水立北火冒三丈。

包林见水立北面色越发深沉,心里“咯噔”一声。

我难道做错了?正在此时,云子晴慢吞吞的走了进来。

“时间差不多了,包统领带我去吧。”云子晴说道。

见书房内气氛不太对,云子晴觉得自己来的不是时候。

正打算离开,听见了水立北的声音。

“你难道忘了,昨日本王同你说的话?”

“什么话?”云子晴真的忘记了。

“晚宴。”水立北从牙缝里面吐出来这两个字。

“哦,对哦!”云子晴想了起来,“你晚宴在什么地方?”

“平西楼。”包林抢答。

水立北眸光入利剑,差点没将包林的脑壳给戳穿。

包林吓的后退两步。

我又说错了吗?“那不正好吗?”云子晴说道,“一举多得,走吧!包林瞄了一眼云子晴,你难道没发现主子在生气吗?水立北看了一眼云子晴,你难道没发现本王在生气吗?云子晴扫了一眼二人,你俩难道生气了吗?最后,三人一同去了平西楼。

云子晴进去就被安排到了楼上去换衣服,梳妆打扮了。

而水立北和包林,就在楼下。

很快,京都这些纨绔子弟,达官贵人家的公子哥,纷纷落座。

今日这个局是国丈长子,秦文耀做东。

国丈如今在朝中势头更甚,很多都愿意买他的帐,所以很快二楼的雅座全部都坐满了人。

倒是很多人看见水立北,有些意外。

“黔王居然敢来?”

“他不是和国丈不对付吗?他居然会赴约。”

“呵呵,倒是有几分胆量。”几个公子哥凑在一起讨论着。

说闲话的声音也是挺大的,水立北这边自然能够听见,只不过,他连一个眼神都没有。

包林也未曾在意,本来主子走到哪里都会成为焦点。

一个是因为他严格意义上来说,也算是皇亲国戚,宗室子弟了。二则是因为他和惜水国联姻了,即将成为惜水拓跋公主的驸马。

他只眼角一直注意着三楼的方向,不知道云子晴那边准备的如何了。

水立北也在不动声色的打量三楼楼梯口,只不过,一直没有见那个印象中熟悉的身影。

秦文耀这个做东的,压轴出场。

“感谢大家今日来赴约,吃好喝好,不要拘束。”秦文耀是京都城出了命的纨绔子弟,有个皇后姐姐,父亲又有权有势,为虎作伥是习惯了。

现在水立家的皇朝岌岌可危,皇后膝下无子,贵妃也是虎视眈眈,各方势力都在潜伏着,但是此时这个聚会,无疑不是秦家在告诉那些暗中的人,他们秦家的势在必得。

秦文耀在前面寒暄了几句,就看见了沉默坐在一旁的水立北。

“黔王殿下真是稀客啊。”秦文耀热情的上来同水立北说道。

“恩。”水立北沉着脸,应了一声。

这倒是让秦文耀有些热脸贴冷屁-股的嫌疑。

不过,他可是交际花,秦文耀,怎么能让场子冷了下去呢?“难道黔王殿下也是听说了平西楼新到了一个绝色舞姬,想要一睹芳容?”秦文耀笑着说道。

男人之间的话题嘛,无外乎就是那几种。

来了这种地方吃酒,另外一个目的那也是猎艳来的。

黔王殿下年纪也不大,家中虽然有三房小妾,但是却没有人愿意将闺女许配给他做正室,想必深夜也是孤单的。

所以,秦文耀认为,水立北定也是本着这舞姬来的。

只不过,不提这个还好。

秦文耀话音刚落,水立北的面色又沉了几分,面如寒霜。

“整个新安国,谁能比得过皇后娘娘的绝色舞姿?”水立北沉声说道。

这就是赤-裸-裸的挑畔。

如此大不敬的话,要被诛九族都不为过。

秦文耀再也笑不出来。

他也听父亲提起过,水立北暗中在同秦家作对。今日之所以给水立北下了拜帖,那就是希望他能为秦家所用。

目前来看,只怕也是个臭石头了!秦文耀一甩袖子,去招呼其他的宾客了。

“眶〜”一楼大堂,中间的圆台子上面站了一个店小二,敲了一下锣,让大家的目光都聚集到了他所在的方向。

“让各位客观久等了,因为舞姬临时改变了琴谱,所以请大家再等一盏茶的时间,精彩的舞蹈立刻就开始了。”店小二扬声说道,然后就上来几个麻布小二将一根磨的发亮的大约八米的木棍给固定到了舞台的中央。

紧接着,从三楼上面也放下来了五种眼色的绸锻,刚好和木棍的高度对接。

“这是舞蹈需要的工具?”

“有意思,本公子还是第一次见这种布景。”

“好期待这舞姬的舞姿啊……”这酒馆设置的就是娱乐和消费同处的。

整个酒馆就像是筒子楼一般,中间是空的,而且二楼的宾客房间,每一个都可以打开落地观景窗,以供看清一楼的表演。

是以,此时二楼的那些贵人,个个翘首以盼的看着一楼大厅的那个圆台上面。

暄闹声不绝于耳,这些贵人今日竟然也不觉得烦躁,饶有兴趣的等待着……包林看着这些准备的道具,有一种不详的预感。

这怕不是又是云子晴出的幺蛾子。

这姑娘,一向是胆大妄为。

而水立北已经没了耐心,他扫了一眼旁边的包林。

偏偏,这包林目光却也在打量着一楼,完全没有注意到水立北的眼神。

……”随着一声高亢的起调,观景台上的宾客立刻就安静了下来。

“出来了?”

“是不是出来了?”

“嘘,美人呢?”有几个活跃的,悄声讨论着。

等了差不多三秒,古筝和琵琶急促的音节响起,犹如激流拍打礁石,击破又亢奋……所有人的目光都看着那一楼的圆台子上面,可是,那赚足眼球的舞姬,还是没有露面。

“你们是在找我吗?”随着一声清脆悦耳的声音响起,所有人的目光立刻就循着声音看去。

只见那从三楼上面垂下来的一个红色的绸锻绳子上面,正挂着一个身段妖烧,皮肤白晳,遮着面纱的美人。

她一头墨色的青丝飞扬,和腰间露出来的半截纤细白晳的腰身,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她的脚上还有一串铃铛,即便是微风拂过,也能“叮当”清脆作响。

她只露出一双美目,杏眼妩媚,碎芒流转,耀眼至极。

在场的人都被这独特的出场方式给惊讶道,齐齐地倒吸一口凉气。

他们甚至忘记了赞美地言语。

只一双直勾勾地眼睛,从舞姬的额头,一直打量到脚趾。

当真是如同异域风情的美玉,婀娜多姿,引人遐想。

包林看着那绸缎上面挂着的人,下意识的上前一步。

这……这莫不是云子晴吧?是她吧?我怎么那么不敢认呢?反应最大的,当属水立北了。

只见他赫然起身,三步并作两步的就冲到了观景台的围栏前面。

“别挤啊!”

“这是龄王吗?要不要这么急着看美人?”

“别挤,先来后到懂不懂?”被水立北拨开的几位公子哥,也不过就是嘴上讨一下便宜,但是也不敢真正的做什么。

毕竟,水立北也是宗室子弟,就算是不受宠,不被待见,但身份也是摆在那里了。

他们也是要给几分面子的。

水立北成功挤到了前面,近距离的可以看见那绸缎上面的舞姬。

是了,就是这女人!水立北抓着围栏的手掌一紧,眼光如刀。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