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太子妃的虐夫日常 > 第33章 集市上逛吃

我的书架

第33章 集市上逛吃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太”

“啪!”

“你想干什么?”水立北话还没说完,云子晴直接将墨条丟在了水立北的面前。

瞬间一巴掌拍在了桌面上。

水立北显然没想到云子晴会发作,愣了一下,目光先是扫了一下云子晴生气的脸,然后又将目光落向她拍在桌面上的手。

用这么大力,是不是有点疼啊?不研墨你可以说啊,干什么伤自己的手?云子晴也不过就是吓一吓水立北的脾气,见他此时有些弱小无助的表情,她敛了怒气。

“研墨!”云子晴将墨条捡了起来,然后继续。

“速度如何?”云子晴还不忘挑眉问一下依旧在愣怔的水立北。

水立北慌忙点头。

云子晴满意的收回目光。

水立北将自己面前洒了墨汁的纸张给抽到了一旁,然后又拿起了一本书,打算看一下。

“你不写字?”云子晴挑眉问道。

“不写。”水立北回答道。

“不写你让我研墨干什么?”云子晴将墨条又重重放下。

水立北刚摆好的纸张,又被沾染了墨迹。

“本打算写的……”被你这一吓,有些手足无措了!水立北打量了一下云子晴的冷脸,不知道说什么好。

他也忘记了,刚才他生气来着。

更加忘记了,他是王爷。

是大名鼎鼎的龄王爷,他面前站着的一个冲他发火的是自己的下属!他此时,就在思考着……这女人生气了?她生气了怎么办?她会不会一气之下又跑路了?嘶,凭她的伪装之术,要是想不被发现应该很容易吧?不行,不能让她生气。

“所以就是不写了?”云子晴问道。

“你说呢?”水立北犹豫了一下。

你觉着,本王是写合适,还是不写合适呢?水立北用眼神询问云子晴。

云子晴有些好笑,她双手环胸,看着水立北这副被欺负的样子,竟然莫名的想要不过好在她及时憋住了。

这种情况,她好不容易占了上风,可不能功亏一篑啊!所以,继续寒着脸。

“你要是不写,我就回去了。”云子晴说道。

“那本王写。

水立北又重新换上了纸张,提着笔压到纸张上面,却不知道该写什么好。他悄悄抬眸看了一眼对面瞪着自己的云子晴,犹豫了一下,又放下了毛笔。“本王先看信。”他沉声说道,抽出桌案旁边的一封信函,看了起来。

云子晴见这墨汁也研的差不多了,也够水立北用了。

于是,她坐到了旁边的太师椅上,拖着下巴,盯着水立北。

我倒要看看,你是不是真的有公务要处理。

还是说,你故意想要找茬!“你看着本王干什么?”水立北实在受不了云子晴这眼神,沉声问道。

“看你长得帅。”云子晴顺口回答道。

“咳……”水立北差点没被自己的口水给呛了。

这突如其来的……夸奖是怎么回事呢?水立北觉得自己伪装的脸皮子都要烧着了。

于是,他手曲拳,放在嘴边,接着咳嗽来掩饰自己的失态。

其实,他不过就是欲盖弥彰。

云子晴早就看出来水立北居然这么容易就害羞了。

这句话不是很正常吗?这要是她喊一声“帅哥”,也不知道水立北会是什么反应。

诶,古人的思想开放和现代人果然是相差甚远啊。

不过,云子晴这应该是第二次见着男人会这么害羞的。

第一个就是……回来途中那个厨房的小伙计。

“对了,拓跋灵的那些厨师都安置在哪里了?”云子晴忽然问道。“宫中。”这个女人为何又突然问起这个话题?水立北脑中立刻浮现起之前给云子晴送包子的那个少年。

难道这女人又惦记上其他的男人了?水立北眸光一沉,定定的看着云子晴。

“怎么了?”云子晴有些不解。

“你问这个做什么?”

“就是突然想起来那个厨师中的那个配菜的孩子了,随口一问。云子晴不在意的问道。

果然,她这个花心的女人。

不对,孩子?那个少年也过了十二岁了吧?怎么到她口中就是孩子了?这女人……水立北隐晦幽怨的目光扫了一眼云子晴。

云子晴垂着眸,有些犯困。

人处在太安逸的环境,真的是会越发懒惰了。

“有没有需要外出的任务?”云子晴画风一转,又甩过来一个莫名其妙的问题。

“何意?”水立北问道。

“呆着无聊。”

“没有。

水立北回答的干脆。

云子晴翻翻白眼,“没有我就回去睡觉。”

“你可以去偏房休息。”离本王越近越好。

“太吵。”云子晴那个院子虽然不算是府中最偏的,但是平时小丽基本都让人踏足的。

而且,她行动也是悄悄地。

这很符合云子晴的规矩。

云子晴说罢,摆摆手,慢吞吞的往外走。

水立北瞪着云子晴的背影……云子晴回去睡了半个时辰,然后就自己动手做了一个蒲团。

在上面画上环,然后就开始用石子练习着。

小丽静静的站在一旁,像是在看着一场精彩的表演。

她的眼中,都是崇拜。

不过,她看着云子晴不像是喜欢说话的人,所以一直用眼神在鼓掌。

“姑娘,喝点水。”每个一会儿,小丽又递上去水杯,云子晴一只手端起,一饮而尽。

她基本目光就是在蒲团上面。

“姑娘歇会,我将石子捡来。”小丽不放过任何一个为云子晴效力的机会。

即便是陪着云子晴站了一下午,也丝毫没有任何的不满,反而看着云子晴的认真,她也跟着兴奋。

她觉得,女人就是要活成云小姐这样洒脱才好。

云子晴坐在石凳上面,喝着茶,看着小丽在地上忙碌的身影。

“你在水立北府中多久了?”云子晴没话找话。

“我一直在黔王府的。奴婢的娘和父亲都是后院打杂的,从我出生就在这里”小丽说道。

“哦,是挺久了。”云子晴并没有多少惊讶。

“是啊,王爷虽然看着很吓人,但是他心很好的。”小丽又安利了一波水立北的人设。

好个屁!这丫头是真想不到还是装的?就算是云子晴不懂古代的这些仆人的机制,但是也明白一个道理,从小养到大的人总比半路买回来的人要衷心。

更何况龄王府还是这种地方。

冲突要是被卖进来的,那极有可能像是火竹那些孩子一样,是被当作细作棋子潜伏进来的。

最长的钉子,那有可能就是用一辈子的时间,只为了做一件事。

想想这些是多么的可怕。

不过,反过来说,水立北也是给了小丽一家的安稳。

像是小丽这种穷苦百姓,能够拥有黔王府的工作,不出意外那就是铁饭碗了,简直就是形同得道成仙一般的恩赐。

这种大宅子里面,有的祖孙三代都在此的,也是比比皆是。

“哦……”云子晴漫不经心的应着,见小丽将石子放在了她手边,于是,她便坐在石凳,一只手托着下巴,一只手随意的丟着。

即便是如此,她也能准确的命中红心。

这更是让小丽看的崇拜不已。

“姑娘,你这手艺是怎么练成的啊?”小丽好奇的问道。

“手艺?”云子晴挑眉,这个词来形容真的太贴切了。

“是啊,我之前见过王爷那边有一个美人,但是我觉得她也没有你厉害。”小丽歪着头说道。

她口中的美人,应该就是十二星姬了。

不过,到底谁厉害,这个还真不好说。

因为接触了包林等人,她发现,古人的武功还是非常玄学的。

完全不同于她之前接触的那些硬功夫。

一招一式很值得学习。

“我像你这么大的时候,都已经外出做任务了。”云子晴回忆着之前的记忆。小丽看样子差不多才十四五的样子,云子晴最早开始接任务的时候,是十二岁。

那时候,她扮成了一个太真无邪的孩子,拿着热武器,在咖啡馆将目标给击杀了。

回忆起那时候的事情,她觉得,或许她天生就是适合做这一行。

至今为止,云子晴都觉得,她过分的冷血。

她对什么都很容易感兴趣,但是学什么也是非常的快,只要学会了,便立刻就失去了兴趣。

看似很流连一个东西,但其实也很容易就将其遗忘。

所以,云子晴也养成了这副懒散漠然的姿态。

“可是云小姐,你看着也不是很大啊?”小丽说道。

云子晴是不大,今年不过是二十二岁。

但是,横跨了两个时空,她觉得,自己的心已经老了。

而且,在古代普遍的年龄小,像她这么大的女的,孩子都可以上小学了。

这样一比较,云子晴觉得自己更加老了。

“老了,该养老了。”云子晴幽幽的说道。

她托着下巴的手,翘起一根手指轻轻的敲击着脸颊。

或许,她是该筹划一下了。

总不能一辈子都困在这座府邸吧?“姑娘,你太幽默了。”小丽以为云子晴是在开玩笑,眯着眼睛笑了起来。她娘亲都三四十岁了,还没说养老呢!云子晴的这些话,被小丽转送到了水立北的耳中。

此时的水立北,只注意到了两个点。

那就是云子晴口中的任务,和养老的意思。

水立北是非常敏锐的一个人,他通过云子晴的话,再结合今日云子晴询问过他有没有外出的任务。

得出了一个结论,那就是云子晴烦了。

她不想这样呆在府中了。

所以,水立北决定给云子晴找点事情做。

但是有一个问题那就是,水立北不希望云子晴离自己太远了。

这就很难办了。

翌日。

上午的时间,水立北一般都会去上朝,基本是没有时间的。

所以,云子晴吃罢早饭,就打算窝在自己院子。

“最近大理寺有个棘手的案子,你同我一起去查一下?”包林走了进来说道。

“有事做?好啊!”云子晴瞬间兴奋起来了。

包林看着云子晴,想起来主子早上的吩咐,抽抽嘴角。

一个女人,难道不就是要养在闺阁吗?还真是喜欢去外面跑啊。

于是,云子晴跟着包林就来到了大理寺。

“京都已经有几个闺阁少女被玷污了,那个采花大盗非常的狡猾,所以大家要时刻注意着各个达官贵人的周围动向。”所谓天子脚下,到处都是贵人。

那个采花大盗又非常喜欢玷污那些达官贵人家的闺女。

所以,这就让他们这些捕快非常的难办了。

从大理寺到京都府衙,所有办案的捕快都出动了,就是为了保护那些达官贵人家。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