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太子妃的虐夫日常 > 第30章 云小姐跑了

我的书架

第30章 云小姐跑了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云子晴扫了她一眼,将手中的树根“啪”的甩到了她的红色绣花鞋前面。

差点打到了她的脚趾。

“啊!要打人了……”阮姨娘双脚像是安了弹簧一般,在地上乱蹦开了。

云子晴斜着眼睛扫了一眼一旁淡定的陈姨娘,她眉眼都是笑意,端庄的看着云子晴。这个女人有趣。

“好歹我也是黔王府半个主子,你居然敢打我!”阮姨娘乱蹦了一会儿,生气的大喊道。

“哦,刚才没注意。”云子晴漠然的说道。

“你你……你还不道歉!无法无天了,一个狗奴才还敢对我不敬,我要告诉王爷,王爷啊……”阮姨娘跟哭丧似的,哭喊着就往水立北的院子跑去。

云子晴扫了不动如山的陈姨娘,继续挥舞着手中的树枝。

“云小姐真是一个特别的人。”陈姨娘软声说道。

“何为特别?”云子晴手中动作未停,继续耍着。

“像一个太阳,让人嫉妒,又让人向往。”

“去夸水立北吧,兴许他爱听。”我可不爱听。

“呵呵,云小姐练着,我先告辞了。”陈姨娘倒是没什么反应,说完就离开了。

“姑娘喝口茶。”小丽端着茶水上前。

云子晴也练习的差不多了,端起茶水喝了一大口。

正在此时,包林疾步走来。

一看他的面色,就是出了事情。

小丽快速的退了下去,院子剩下他们二人的时候,包林才开口。

“丑被苍翼抓起来了。”

“你们没收好尾?”云子晴眉头一皱。

绸儿是水立北手中的十二星姬,极为厉害的几个女子细作杀手,不可能被当成无用的棋子放弃吧?“苍翼的人太狡猾。”包林一脸你又不是没接触过的表情。

“现在是怎么样?要救?”

“主子意思看时机,其实也就是看她的造化。”包林到底还是有些惋惜。

“所以,你来跟我说是几个意思?”包林被云子晴问的一愣。

他就是……他过来将这件事说给云子晴是几个意思呢?希望云子晴救下丑的这话,突然就说不出口了。

不过,这个女人的狠又让包林刮目相看了。

毕竟丑也是照顾过她的人,护着她在摄政王苍翼那边,好歹也是有感情的吧?她居然无动于衷。

云子晴自然明白包林的意思,只不过,苍翼就是一头狼,可不好打交道。

云子晴在权衡,最起码她觉得,这个事情水立北会管。

不需要她出手,犯不着白操心。

“包统领,王爷喊你去书房。”有小廝在院子外传话。

包林看了一眼云子晴,“十二星姬也被国丈的人围剿了,最近我会忙,你去跟着主子吧。”

“我到底是门客还是侍卫?”云子晴有些无奈。

“都能为主子效力。”

“嘁。”云子晴不屑的哼唧。

我是和你一样为水立北死心塌效力的人吗?很显然,不是。

她随时都能和水立北分道扬镳。

不过,说归说,云子晴既然留下来了,就肯定会做好分内的事情。

最重要的是,每次她在水立北那边都能吃到好吃的点心。

这份工作相对于她之前的工作已经非常安逸了,她也挺知足的。

于是,云子晴出现在水立北的书房。

进去的时候,白里他们正在和水立北商议要事。

“研墨。”云子晴本想回避,谁知水立北一眼就看见了她,将她喊了进来。

于是,云子晴垂眸,慢慢的研磨。

水立北的三个幕僚似乎早就习惯了云子晴的存在,继续商议着。

“建峰县那边佃户的事情证据也齐了,县令也招出来幕后之人正是京府通判我们完全可以借此事将京府通判给拉下来。”白里说道。

“江某也觉得这是一个机会。”江光赫这次没有和白里唱反调。

“京府通判就是国丈的财库,他一个人就能牵连了国丈半壁。如果能断了他的这只手,国丈定然会乱了阵脚,至于大理寺那边,也会无暇顾及。”邢开也沉声附他们三个人都很看中这次的机会。

“看样子你们已经商议出计划了。”水立北垂着眸,正在看一封信函。

“我们可召集这些佃户,以及建峰县的所有百姓,联名上书,实名声讨建峰县县令杨鸿运和京府通判刘茂实。”三人对视一眼,由邢开出声说道。

“此事就江光赫带人跑一趟吧。”水立北最后拍板。

“是。”三人自然欢喜,他们的主子终于舍得出手了。

江光赫为人友善,行事稳重,思虑周全,由他跑这一趟,肯定能够将万民书拿回来的。

三人信心满满的告辞离开。

云子晴始终垂着眸,看着砚台里面化开的墨水。

她第一次接触墨汁的时候,觉得这玩意臭死了。

可是,连续研墨了几次,云子晴竟然觉得这味道实在太上头了。

她多闻一下都觉得自己变的有底蕴,有文化了。

不过,鲜少接触历史的她,忽然发现了古人的智慧很多都赶超了现代科技。

很多思维都早就显现了,只不过没有将之具体化。

比如,水立北这书桌上面放置的一盆盆景。

云子晴也是才发现的,那盆景上面居然有机关。

好家伙,幸好她一向不乱碰东西。

幕僚一走,水立北手中的信函也基本都回复完整了。

于是,他翻转着修长的手指,在上面上密封赌。

云子晴忍不住抬眸,就看见他骨节分明,纤细修长的手指在微凉的光纤下,几近透明。

云子晴无疑是个手控。

简直看的直了眼睛。

“你想看这信函?只怪云子晴的眼神太过热切,水立北抬眸问道。

“不是。”云子晴摇头,收回目光,同时也停下了手中研墨。

“那你是在看本王的手?”水立北问道,将手伸了过来。

云子晴挑眉,不解的目光。

这家伙是查觉到自己是手控,所以伸上前来……让自己摸摸?可以吗?古人不是都忌讳男女大防?水立北这么奔放的吗?云子晴直直地看着水立北。

“伤口已经好了,连疤痕都没有,无需担心。”水立北淡淡地说道,又收回来手。

我……你大爷地逗我玩呢?云子晴目光裹着冷意,扫了一眼水立北收回地手。

早晚……姑奶奶给你手跺了!让你显摆!水立北似乎看着云子晴不能耐他何的目光非常的享受。

一向严肃的脸上也缓和了不少。

“你觉得,江光赫此行如何?”水立北对云子晴毫无防备,处理政务的时候,基本都不避讳他。此刻问云子晴的意见,她倒是一点也不意外。

“无功而返。

云子晴坐到一案的太师椅上面,姿态懒散。

水立北见云子晴如此,手指微动,扫了一眼窗外。

“为何无功而返?”水立北眼中没有意外,只余惊讶。

一个女人都能看得到的结果,江光赫几人居然急功近利,已然蒙蔽了双眼。

这几天,三人一直都跑的勤快,几乎都是逼着水立北出手。

他想听听云子晴的看法,还有最重要的原因就是他觉得,能从云子晴这里得到好的应对方法。

云子晴慢吞吞的扫了一眼水立北,眸光中有几分坏。

这可是你要我说的。

别说我嫌你的幕僚太过蠢笨了。

“建峰县那些受欺压劳役的佃户和那些百姓都知道一个道理,那就是州官放火的道理。”

“他们想要的只是在辛苦的生活中,能够得到喘口气的机会。他们并不想要刘茂实和杨鸿运的性命。”

“再者,他们更加害怕刘茂实和杨鸿运得报复。”所以,他们肯定不会配合江光赫写这个万民书。

就算是真有胆子大得想要这点报酬,实名写了这些万民书,那又如何呢?只不过也是杯水车薪,根本不能作为最后絆倒他们得底牌。

这么简单的道理那三位幕僚不可能想不到。

但是由于水立北一直埋伏着,所以,他们也不过就是想要辛苦跑一趟路,让水立北出手。

幕僚想要逼着水立北出手,可是,云子晴却觉得,水立北貌似就是简单的想要将这三个幕僚给支开。

或许是,一天三跑他的书房,水立北烦了?不过,坐到他这个位置,能够认真的听取其他人的意见,也算是不错了。

水立北听见云子晴的话,赞同的点头。

“本王这里有几本字帖,你可愿意试试?”水立北唇角勾着算计的笑意,看着云子晴。

原来是在这等着她啊!云子晴倏然起身,一副“想都别想”的拒绝姿态。

水立北平静如黑潭的眸孔里闪过笑意,似乎对云子晴这样的态度一点也不意外。“本王可满足你提出的任何条件。”水立北葱白如玉的双手,交叉在放在桌案上面,眸中碎芒轻闪。

这语气,多有哄骗,诱-拐的味道。

“我没什么条件。”云子晴顿住脚步。

我要是这样走了,岂不是显得我玩不起。

云子晴又回到座位上面坐下。

正在此时,外面的侍卫端上来了两盘浓香清甜的点心。

侍卫径直将点心放到了云子晴手边的案几上面,退了下去。

态度这么好?原来这一直以来的点心都是给她准备的啊。

云子晴一直都知道水立北心细,但是没想到他居然对她这么……细节!云子晴眼珠转转,捏起一块点心咬了一口。

满口浓郁的味道让她微微眯上了眼睛。

水立北看着像只猫儿似地云子晴,眸中不经意间闪过一抹温柔。

“那就辛苦你了。”水立北语音婉转。

“就辛苦我什么?”云子晴眉宇间倏地又裹了寒霜,从春日晨光到冬日降雪,只隔了绣眉弯弯。

“本王的这双手,以后就交给你了。”水立北说道。

他将手伸到自己的面前,打量着指腹上面浅淡的痕迹。

是他的手,更是他的命。

与其说是将手交给她了,不如说是完全的将命送到她的手中。

他为何这么信任自己?云子晴这样问自己,但是却没打算问水立北。

“一诺千金,我会将你身上的毒清理干净,但是不包括帮你解决这次的事情。”云子晴直言道。

她依旧不想趟这次的浑水。

“十二星姬的事情你想必已经知道了,那你知道国丈为何会知道她们的准确位置吗?水立北话风一转,问道。

“难道是因为我?”云子晴讶异道。

水立北不可能平白无故的提起这件事的。

他此时提起,只能说和她有一定的关系了。

所以,云子晴才来这边多久,能够威胁到水立北的,又和云子晴打过交道的..是苍翼!惜水国的摄政王,居然和新安的国丈联合起来打压水立北吗?是什么原因呢?莫不是,苍翼怀疑她是十二星姬其中的一员?云子晴只能得出这个结论。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