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太子妃的虐夫日常 > 第25章 真的是无辜的

我的书架

第25章 真的是无辜的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云子晴做的,就是每日定个目标,晚上带妆检查。

云子晴的日子过的安逸,但是水立北这边,却是相当的忙碌。

太子被杀一案没有丝毫的线索,追查到了一个江湖杀手身上,就断了。

而那个江湖杀人,喝醉酒溺水了。

朝中党派纷争眼中,水立北虽然做小伏低,但还是成为了国丈的眼中钉。而皇帝病重,全靠珍贵的药材拖着,总不是办法。

水立北的人暗里多次和国丈的人交手,忙的也是不可开交。

这天,夜深熟睡,包林直闯入室。

“主子毒发了,不肯吃药。狄老不再,你能不能试试?”包林完全就是穷途末路,这才想到了一直直呼主子名讳的云子晴。

他直觉,云子晴会是不同的存在。

再者,狄老也是非常看中云子晴的。

所以,他深夜赶来。

云子晴披了外袍,直接往龄王府奔去。

倒了水立北的院子,侍卫守的密不透风,但是却也无一人敢进去房间。

云子晴看着敞开的门,各种玉器碎了一地……“水立北。”云子晴沉声喊道,径直进去了内室。

“出去!”水立北一拂袖,将屏风挡在了自己面前。

他不愿意这样面对云子晴。

“害羞啊?”云子晴说道,越过屏风,直接走到了水立北的面前。

水立北此时,整个脸颊上面青筋暴起,像是有无数虫子,趴在了皮肤的表层之仔细看,那青色的血管,好像在移动一般。

水立北此时面色阴沉,眼神充血,彷佛要杀人。

他垂着眸,却有些不敢直视云子晴。

云子晴也没管那么多,拿起他的手掌,搭上他的脉搏。

片刻之后,云子晴拿起纸笔,写下了一长串的草药名字。

“我和狄老使用的办法不同,我擅长毒,所以,我要以毒攻毒。”云子晴收笔,将纸张拿到水立北的面前,接着又说道。

“你敢让我治吗?云子晴眼中碎芒闪烁,定定的看着水立北。

她的目光并没有在自己脸上遍布的青筋上面停留,她只是看着自己的眼睛。她不害怕吗?她会嫌弃吗?水立北胸腔鼓动,是被毒发给折磨的。

饶是如此,也没见他表现出来有什么痛苦的样子。

他只是,比平日里,面色到目光,更加阴沉罢了。

“治吧。”水立北哑声说道,“反正也不会更毒了。”他的身体,他自己知道。

狄修子自称华佗转世,可是却还是束手无策,只能抑制,却不能根治。

云子晴,她能有什么办法呢?“好。”云子晴点头,“包统领,让人准备药材,全部煎熬,然后准备一大桶的冰块。云子晴走到门前,快速的吩咐道。

“好。”包林拿着药单,就快速下去准备了。

而云子晴,再次进入屋内,水立北已经端坐在了太师椅上。

他肩膀笔直,一动不动,如同修养良好的军-人一般。

“无需忍着。”云子晴忍不住说道。

水立北抬眸,直直地看着云子晴,良久,再次垂眸。

他咬紧牙关,怎么能说话呢?“其实,有一种最简单地方法,狄老不会没告诉过你吧?”云子晴坐在水立北地对面,幽幽地说道。

水立北手掌搭在太师椅上,浑身像是僵硬了一般。

云子晴见水立北这古板,刚正不阿地样子,又忍不住想笑。

她太恶劣了!看见如此痛苦地水立北,居然还忍不住想要调侃一下。

“找个女人欢好,可以缓解这种毒。”云子晴淡淡的说道,目光带着好奇,落在水立北的面上,想要看他是何反应。水立北中毒也有十年了吧?这期间,如果没有狄老在身边,他用了多少女人了云子晴很是好奇。

“现在,本王面前,就只有你这一个女人。”水立北抬眸,眼神凶狠的看着云子晴。

云子晴一愣,有些噎住。

怼我,也不用要这么凶狠的目光吧?好了,算我开的玩笑不合时宜。

但是,这种方法也确实有效。

狄老不会没有告诉水立北的。

虽然她不是很了解历史,虽然这里是一个架空的时代。

但是文发差异也不大,古代的男人,应该没有这么讲究的。

特别是身居高职的,女人对于他们来书只是需要和利益。

谁会傻傻的只靠忍着呢?“包统领这行动也太慢了。”云子晴错开话题,目光看向门外。

水立北却没有收回在云子晴身上的目光,他握紧了手掌,手背上面的青筋,拱成了一座小桥一般。

皮肉包裹着的血管,像是变成了一条小蛇,拼命的想要破土而出。

这种疼,岂能是常人能够忍受的了?可是,水立北却不发一语……包林很快就将熬好的药材和冰块都带到了房间。

云子晴看见这一大桶的冰块,打了一个寒颤。

看着都寒凉刺骨。

“衣服都脱了,进去。”云子晴说道,慢慢的将那熬制好的药材倒进去了冰桶之中。

她这个药材,里面有七十六种相克的药材,如果使用的不好,那必定会伤人。云子晴必须亲自拿捏好分量,还有时间。

用冰水药浴,只是开始。

“给我准备刀和赌烛拿进来。”云子晴又吩咐道。

可是,包林没动,水立北更是未动。

“怎么?身材不好,害怕我看见?”云子晴挑眉看着水立北。

她的眼中有淡淡的嘲讽。

包林扫了一眼水立北绷直的身体,本来这个时候实在笑不出来的他,可是一想到云子晴一个姑娘家,居然说出来这般不知廉耻的话。

他就……很同情主子!恩,就一秒……同时也暗暗发誓,以后千万不能惹云子晴。

这姑娘动手或者动口,都让人受不了。

包林快速的准备好云子晴需要的,于是就关门,站去了院子里面。

屋内,水立北还在和云子晴僵持着。

“是需要我给你更衣?”云子晴再次问道。

水立北阴沉着的脸,太阳穴处青筋暴起。

他忍不了了。

特别是面对云子晴这般毫不避讳的话!云子晴是说真的,半点没有开玩笑。

此时,她是一个医者,没有性别之分。

所以,她上前一步,证明自己是说认真的。

你要是不脱,我就帮忙了!水立北咬着牙,第一次觉得被逼的走投无路了。

是他同意让女人治的,可是,此时他却退缩了。

让他看见自己这般不堪的面孔,他都生气了,更何况是身体?他身上,肯定也是更多的血管暴起,狰狞可怕的样子……不行!水立北后退一步。

“别耽搁时间!”云子晴皱眉,没多少耐心。

你能忍受的了这蚀骨疼痛,可是我却没多少时间在这哄你。

她生气了!水立北看着云子晴,看着她不耐的眉眼,终究是……动了手。

不过,留着亵裤是他的底线。

云子晴扫了一眼水立北腹部条理分明,整齐并列的肌肉块,忍不住感叹,没想到古人也这么注重健身啊?难道是习武的缘故吗?“行吧。”云子晴也退了一步,水立北随即老实的入了冰桶。

“手伸出来。”云子晴将匕首在赌烛上面烤着,沉声说道。

水立北将自己的手腕放在了冰桶边缘。

“我开始了。”云子晴拿着匕首,郑重地说道。

“你要干什么?”水立北地声音都变了一个腔调。

“放血!”云子晴虚空挥挥匕首。

水立北应了一声,半点也没有质疑和惊讶。

云子晴就喜欢这样被信任地感觉。

于是,她下刀地时候就轻了一点。

他将水立北中指划开一个口子,先是流出红色的血,然后拿血液就慢慢变成了浑浊的黑色。

一滴滴滴落在木桶里面。

水立北眉头一皱。

他还以为云子晴要割他的手腕呢。

“别激动,十个手指都要。”云子晴以为水立北是在疑惑,于是解释道。

“恩。”水立北只沉声应道,缓缓地靠在了冰桶中。

云子晴见水立北地十根手指的指腹,全部都划开了一条关节长度的口子。

血液不断地往下放着,但是因为皮肤被冰水刺激,所以血流得并不是很快。

这样能够很好得控制血流得速度,以免失血过多。

云子晴观察着放出得血液得眼色,又观察着他身上青筋得情况,当然也不忘记瞟两眼他的紧实的腹肌。

“如何?”水立北闭着眼睛,轻声问道。

“恩?”云子晴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

我能说,还可以吗?要谦虚一点,打分更是不能打太高,免得你会骄傲!不过,很明显水立北就是在回击刚才她说过的流氓话。

她可以不回答,就当是你臝了吧!“如何?”谁知,水立北又睁开了眼睛,猩红的瞳孔,直直地看着云子晴。

他很认真地在问。

“还行。”云子晴点头,收回眼中戏谑的光芒。

“如何才算是好?”水立北又问道。

依旧是很真诚。

恩,我就当你是疼的无聊,没话找话了。

不过,要是和她一个现代人聊这个什么样的身材才算是好的话,云子晴怕自己语出惊人。

将这些保守的古人给吓到怎么办?“你就差不多,不要要求太完美了。”云子晴寻着一个中肯的话来说。

其实,要真是过于追求肌肉的话,看着也是很古怪的。

差不多就行了。

水立北似乎很满意云子晴的话,没再追问下去了。

“你的手指可以短时间内不能握笔,用力,自己注意一下。”云子晴嘱咐道。

最好找一个人贴身伺候比较好。

这个对于水立北这样的人来说,应该不难。

“教的如何?”水立北没有回答云子晴的话,转了一个话题。

“还行,该说的都说了,剩下的就得他们自己领悟了。”

“听说你收了一起跑腿的?”水立北又问道。

什么叫我收的?明明是包林塞给我的。

这话问的,让云子晴听着,好似水立北在问她,是不是在跟他抢人了。

“还是你的人!我就是顺便教一下。”既然是老板,那就是衣食父母,还是得表现的诚恳一点的。

“那就先回来。”水立北静默几秒,说道。

“恩,是得回来,不然两头跑着也麻烦。”云子晴点头。

水立北闻言,嘴角缓和了许多,连那毒都让他觉得不那么讨厌了。

云子晴本就是打算留下来得。

因为水立北毒发,目前又清理掉了这么多得毒血,后期肯定是要喝药调理得。狄老不再身边,云子晴接了这病例,那也得照顾好为止。

所以,不用水立北说,云子晴就是要打算搬回来得。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