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太子妃的虐夫日常 > 第24章 给奴家作主

我的书架

第24章 给奴家作主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土鸢有个小动作,那就是想问题的时候,下意识的就要歪着脑袋。

不过,她果然没有让云子晴失望。

“我叫黛儿,来自城北,我父母是街头摆吃食的,我没事就喜欢站在摊位前帮爹爹叫卖。”土鸢开口,清脆的声音充满了童真。

云子晴点点头,“通过。”通过?云子晴话一出,几个孩子眼中都惊讶无比。

“你跟我来后院,其他继续去院中站着。”云子晴说完,起身离开。

土鸢满脸激动,不过还是乖巧的跟在了云子晴后面。

“这到底是什么意思?”

“她是在考验我们?”

“我还是不懂……”

“算了,站着去!”几人你一言我一语的说道,还是不情不愿的跑去站着了。

入夜。

几个孩子都没有睡意,等着土鸢收拾好上了炕头,其他的几个孩子就都围了上“你们为何还不睡?土鸢茫然的问道。

“别装了,你快告诉我们,姑娘将你喊去后院干什么?”

“为何你就不用站在院子里了?”

“到底是什么意思,你给我买了透露一下。”几个孩子围在土鸢的面前,虚心请教着。

土鸢眯着眼睛笑着,“姑娘交代,这个要你们自己悟。不过,听姑娘的意思,你们还有两天的时间,如果还是不明白,那就是没有天赋了。”天赋?这个伪装术还需要天赋吗?他们很是不懂。

难道不是你要指导了我们,才能看出来我们有没有这方面的天赋吗?“好土鸢,你叫告诉姐姐好不好?”说话是另一个女孩,名叫金香,平日里和土鸢在一个房间,对她还算是照顾。土鸢闻言,只是眨眨眼睛,却坚决不说话。

“土鸢,你真的忍心要我们被淘汰出去吗?”水鱼,是这几个孩子中最大的一个男孩。长的很高,人有些黑,五官很是深刻,不像是新安人。

“小土鸢,你就说说今天你被姑娘喊去,都学了些什么吧!”木文,很温柔的一个男孩子,五官普通,但是为人沉稳。

“这姑娘分明就是不想教我们!”火竹,脾气有些火爆,长的很壮实。

土鸢看着大家都很郁闷,忽然想起云子晴慵懒的躺在躺椅上面的样子。

她半眯着眼睛,眼中虽然平平淡淡,但是其实暗藏玄机。

“其实,云小姐喊我也是让我去后院站着,只不过,是让我跟随着那颗树的阴影,站着的。”土鸢说了一下当时的情况,但是却省略了云子晴给她说的话。

她希望,几个哥哥姐姐,能够听得懂。

几个人满怀希望的听完,还是有些懵逼。

对视一眼,都不知道说什么好。

“夜深了,快回去睡觉吧。”土鸢已经开始赶人了。

她将自己小小的身板缩进去了被窝中,满足的叹息一声。

能够睡在这么温暖的被窝,有吃有喝,让她成天站在院中,都没意见呢。

翌日。

用早饭的时候,几个孩子都表现的比较乖巧。

云子晴心中还是满意的。

吃罢饭,他们自动站去了院中。

“今天感觉如何?”云子晴靠在廊下的柱子上面问道。

“咱们这个院子朝阳,每日太阳升起的时候,先一步照在了正中间的那个位置上面,但是西边的这个厢房,却总是在太阳快要落山了,才能分的一些残阳,其他多是阴凉的。”水鱼抢着第一个说,说完认真的看着云子晴,希望得到她的认同。

这是他昨夜想了半夜的成果。

不管是不是对的,首先,他们应该回答姑娘的问题。

云子晴扫了一眼水鱼眼下的青黑,明白这孩子肯定是没睡好。

她其实是也没了耐心,偏偏这几个孩子如此的沉不住气。

她虽然明面上不让土鸢告诉他们,但是,到底是没经历过什么的孩子,土鸢肯定扛不住追问的。

所以,云子晴今日是打定主意来验收成果的。

如果,他们中要还是有不受教的,那她只能让水立北让其安排出去了。

伪装之术,虽然看似简单,但是考验的却非常的多。

首先,他们要利用的不光是知生的条件,还有天气和地理因素。

而且,他们的脑子也要灵活,更要沉得住气。

虽然让他们站了几天院子,几个孩子表现得都不是特别得耐心,但是云子晴却没有就此放弃。

土鸢就是云子晴给他们得突破点。

云子晴自然也看了他们的资料,都是一些因为家中生出变故,无依无靠的孩子。如果他们真的适合做这个,经过了一晚,多少是能领悟一些得。

如果不行,那也没必要学习伪装之术,到时候岂不是白白给敌人送人头去?云子晴看着水鱼,点点头,“通过。”

“真的?”水鱼眼睛一亮,虽然心中还有些懵逼,但还是挡不住高兴。

“下一个。”云子晴看向院中的三人,而水鱼已经高兴的跑去了后院,和土鸢一同站着了。

“我来说。”金香站了出来,“站了几天,我只观察了这院中几间屋子,从我站的这个角度来看,廊下房梁倒是可以藏身的,但是如果两侧有人经过,应该是能看见的。但是如果站在姑娘的位置上面,那棵柱子投下的有阴影,虽然看似危险,但是却比廊下应该更容易藏身。

她站的这几天,神游的时候就只想了这个。

虽然和云子晴想要考验的不一样,但是倒也是有些进展。

“通过。”云子晴决心是要教几人的,所以但凡都说出来一点什么。云子晴都会让他们进去下一步的。

只不过,剩下的火竹,却支支吾吾的,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他们将我要说的都说了。”火竹憋了半天,状告了前几位。

云子晴有些想要发笑,“那你就继续站着,总能想出来他们没有说的。”

“那……姑娘是不想教我了吗?”火竹急急的问道。

“那你说说,你为何要学伪装之术?”云子晴挑眉问道。

“为了生存,听从主子的安排,才有饭吃。”火竹倒是一点也不藏着掖着,将自己的想法都说出来了。

倒是挺诚实的。

不过,伪装之术,那就是要将自己的脸乃至整个人的躯壳都要裹上厚重的面具。火竹如此不知道圆滑的性格,只怕是不适合做细作。

“你去找包林去,就说他缺一个跑腿的。”云子晴眯着眼睛想了一下,说道。

“包统领?可是包统领之前交代过,我们不可以擅自出去这里。”

“我说的,去吧。”

“……是。”火竹应了一声,快速的出了门。

云子晴来到后院,四个人果然听着土鸢说的,跟着那棵树的影子,站在阴影处。“伪装之术,并不是简单的换个面孔,换身衣服。”云子晴搬了一个摇椅躺在廊下,缓声说道。

“让你们跟着树的阴影,就是要你们学会观察万物的影子。每一束光线的投射都不一样,站在不同的角度,就能给人不同的错觉。”

“即便是不在脸上画伪装,也能利用光线的阴影,给别人造成视觉上面的错觉。可懂?”

“不懂。”四人齐声说道。

他们是不懂,但是却觉得说的很有道理。

“最重要的是你身上的阴影,脸上的阴影,还有周围万物的阴影。先自己观察着吧,不急。”云子晴幽幽说着,然后就进去了房中。

四人对视一眼,半信半疑的,但是却也慢慢的开始信任,接纳了云子晴。

云子晴才不管他们要不要信任她,反正她的任务就是将所知的教给他们。

至于他们能有多大的成就,那就要看他们自己能有多少天赋了。

在云子晴这里,天赋最起码要有七层,而努力,也就占三层。

每个人都有擅长的领域,对了,才能事半功倍。

傍晚。

火竹又回来了,带的还有一盒点心。

“这是包统领说,给姑娘的。”火竹在两端跑了一圈,依旧是没领会到云子晴的意思。所以,脑子不知道转弯的,太不适合做细作了!“他这么大方?还知道买点心吗?云子晴是不相信的。

但是,这闻着味道却是不错的。

“一起吃吧。”云子晴捏了一块梨花酥轻轻咬了一口,鼻尖立刻萦绕一股淡雅的清香。

说是梨花酥,但是里面添加的花可不少。

倒是取巧的一道手艺。

“姑娘,包统领说,你缺一个打下手的,是不是意思要我给你当跑腿的啊?”火竹不解的问道。

既然火竹回来了,那就证明包林是不收他的。

云子晴总不至于将他再赶走。

而包林说她缺一个打下手的,无非就是意思让云子晴继续教他。

既然不能做细作,那可以当打手啊!哎烦人。

她并不喜欢教人。

但是看着火竹不解的稚嫩目光,到底也是点头了。

“那你可愿意?”云子晴问道。

快说不愿意吧。

“愿意,包统领说姑娘武功也很厉害。”火竹将脑袋点的像小鸡吃米。

他其实,最喜欢的就是武功。

这个包林……还装了保险!他是摸清了火竹喜欢武功,所以才在后面加了这么一句,让火竹对她充满希望。

这个帐记下了!云子晴磨着牙,不耐的指着院子角落。

“站在那里挥拳,不要停。”火竹对包林非常的崇拜,所以,他的话,简直就是圣旨一般的存在。云子晴指哪里,他就乖乖的听话。

这日子虽然过的有些乏味,但是也是从未有过的安逸。

云子晴的书法练的差不多了,于是又开始练这长剑。

她的功夫都是拳头硬碰硬的,使用武器了也是短匕首,要么就是热武器。

像这种冷兵器,她倒是也有些兴趣。

于是,云子晴发现了火竹的一个好处。

那就是可以充当对手,顺便教他。

云子晴认真了,那火竹自然不敢懈怠,一同跟着云子晴的节奏走,虽然有些受不住,日夜都开始腰酸背痛,手臂麻。

但是,好歹也都坚持了下来。

虽然起步晚了,但是是块习武的好料子。

云子晴终于对提拔这颗好苗子,有了些许兴趣。

至于其他的四个,观察了几天光线投射的阴影,经过云子晴的点拨,也是颇有心得。

下一步,云子晴就教了他们化妆。

屋子里面摆的都是胭脂水粉,云子晴为了图省事,将所有的笔触,还有修容的相关知识点,都画在了墙壁上面。

她的绘画功力还是不错,前面上面的脸都是栩栩如生的。

于是,四个孩子每日都是对着镜子,画画涂涂,然后彼此打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