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太子妃的虐夫日常 > 第23章 冰儿姑娘有心了

我的书架

第23章 冰儿姑娘有心了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只不过,这些云子晴不关心。

她来到自己的房间,看见简单的陈设,点点头。

有床休息就行,其他都是小事。

“谁做饭?”云子晴又问道。

此时,包林也觉得,云子晴有些过于随意了。

她难道不应该关心一下她要传授的那几个孩子吗?“隔壁的阿婆,会到时候给你们做好饭送来。”包林回答道。

“做饭好吃吗?”云子晴看向东西两间房间,里面都是宽阔的大通铺。

“还行。”包林有些不想回答云子晴了。

他觉得,或许云子晴担不上这个任务。

这种情况也很正常,有的人自己做的好,但是未必会有方法能够教好其他的人。这就是为何天下的书生那么多,而真正能够称之为好的学究的却很少。

“你回去吧!”云子晴将事情了解了清楚,就开始赶人。

包林也正有此意,他觉得自己有必要回去和主子说一下云子晴的表现。

包林点头,打算离开。

“我不喜欢嚼舌根的。”云子晴的身影在包林身后幽幽响起。

这个意思……这女人莫非能够听见他的心里话吗?这也猜的太准了吧!包林背影一僵,什么话没说,快步离开。

云子晴少了一眼还站在前面院子的五个孩子,目光懒散。

“距离午时开饭还有一个半时辰,你们就在院子站着吧。”

“请问,姑娘什么时候传授我们伪装之术?”一个个头稍大一点的孩子扬声问道。

语气还算是客气。

云子晴转过头,不动声色的将他们几人眼中的怀疑目光收入眼底。“你们的课业就是,在院子里面站着。”云子晴沉声说道,转身离开。

几个孩子对视一眼,却也不敢轻易质疑云子晴的话。

毕竟是黔王殿下安排的人。

黔王殿下在他们心中就相当于救世主一般的存在。

姑且信她一回。

三日过去了。

五个孩子的耐心终于被磨完了。

他们从卯时一刻就开始在院子里面站着,除了终于两刻钟的世间吃饭,下午又开始站到黄昏。

每次,云子晴只不过是站在廊下问他们一句。

“今天天气如何?”天气你不会自己看嘛?这女人从来的那天开始,就一直缩在自己的房中,到了饭点准时出来,吃饭继续回房。

她真的是来传授他们伪装之术的嘛?她真的有这个实力吗?“姑娘,请问我们可以开始传授伪装之术了嘛?”依旧是那个个子微高的孩子问道。

她貌似是这几个孩子中的主心骨,随是一个女孩子,但是目光沉稳,心机颇深。不过,到底还是孩子,总是这么沉不住气。

这才几天,她已经问了两遍,相同的问题了。

云子晴扫了一眼其他的几个孩子,见他们都端坐在饭桌上面,定定的看着云子晴。恩,时候也差不多了。

“你们都叫什么名字?先自我介绍一下。”包统领不是给了她卷轴信息了吗?为何还要让他们做自我介绍?她不会自己看嘛?几个孩子不动,显然是非常不服云子晴。

云子晴也就静静的等着,时不时的夹一口青菜吃着。

“云小姐好,我名土鸢,年方十一。”个头最大的那个女孩子从凳子上面站起来,看着云子晴微笑着说道。

她眯着眼睛,笑的甜美,歪着脑袋又加了一句,“之前包统领说会有一个很厉害的人过来教我们,没想到还是一个这么漂亮的姐姐呢。”她笑得真诚,这马匹拍的半点违和感都没有。

云子晴面上却没啥表情,她托着下巴,“继续站着吧。”土鸢眼中喜悦的光芒一顿,错愕之情一闪而过,但是很快还是那副笑眯眯的样子。

“是。”土鸢应道,坐下来开始吃饭。

其他的几个孩子,彼此用目光交流着意见,但是却都没有开口。

晚间。

云子晴正在房中练字,窗柩微动,水立北的身影就出现在了房中。

随着他的到来,空气中有淡淡的酒香。

水立北喝酒了?“你来作什么?”云子晴挑眉问道,手中未停。

水立北坐在云子晴的旁边,就看着她,不发一语。

云子晴抬起头,和水立北直视。

不说话又是什么意思?你直盯盯地看着我又是几个意思?云子晴全部用疑惑地眼神注视水立北。

“字写得不错。”水立北淡淡开口,面无表情。

云子晴嘴角一抽,你来就是夸姑奶奶字写得不错的?虽然,她这几日是挺用功的。

因为这边很多字都是使用的繁体,云子晴认的不全,而且,她毛笔字写的不是太想要在这个时代生存,当然要紧跟这个时代的标志性东西。

云子晴将手中毛笔放下,目光深沉的看着水立北。

有屁快放!不要耽搁姑奶奶练字。

就算你是老板也不行。

“回头本王给你找几幅名字的字帖。”水立北又开口,依旧是沉着脸,目光端但是,这目光却分毫没有从云子晴的脸上挪开。

“那就先谢过了。”云子晴点头,她是很需要太多标志性的字帖,越多样子的越好。

不过,总是这样被盯着,饶是她脸皮再厚,也有些尶尬了。

难道这男人不觉得尶尬嘛?好歹我也是女人,你这样盯着我容易让人误会的阿喂!“你,喝醉了?”云子晴试探着问道。

水立北坐的不远,身上酒香气更加的浓重。

水立北闻言,忽然敛眉,貌似非常认真的想了一下。

随即再抬眸的时候,眼皮子垂下来,竟然莫名的有一种委屈之感。

最重要的是,他看着云子晴的脸颊,居然慢慢的放大了嘴角。

他在笑。

有生之年居然看见了水立北在笑。

可是,哪里好笑了?他为什么笑得这么莫名其妙?果然是喝醉了!云子晴翻翻白眼,果然酒精让人失去理智。

“你,是谁?”水立北沉声开口。依旧咧着嘴看着云子晴。

“我是你姑奶奶!”云子晴冷眼说道。

水立北一本正经得摇摇头,“本王没有姑奶奶。”

“那你现在有也不晚。”他又认真想了一下,“不行,你不能当我的姑奶奶,会乱辈分得。”几个意思?乱什么辈分啊?云子晴有些不解。

诶,不对?我怎么思维跟着他跑偏了?现在是讨论什么姑奶奶,乱辈分的话题吗?“包林呢?让他带你回去。”云子晴起身,看了一眼水立北来了路线。

包林居然没有跟着他的主子。

反常!水立北这货喝醉了跑她这里跑是干什么?麻烦。

“能走吧?我送你回去。”这堂堂黔王殿下,现在又身兼钦差,调查太子被杀一案,肯定有很多人盯着他可不能让他这个状态,独自回去。

左右无事,只当是散步了。

“跟上。”云子晴说道,将门打开。

于是,水立北乖巧的跟在云子晴的身后往外走。

听见动静的几人,纷纷将窗户戳开,看着云子晴这边。

水立北端着肩膀,身形笔直,走在云子晴的身后,竟然半点违和感都没有。

要是云子晴此时回头看,定然发现,水立北的表情已经恢复了常日里,谁都瞧我钱的样子。

哪里还有刚才看着他咧嘴的憨憨模样?两个人一前一后,慢慢的走上街头。

此时很多的商贩都开始收拾了东西准备回家。

云子晴如果一个卖冰糖葫芦的老伯旁边,将剩下的三串冰糖葫芦都买到了手里。“哟,老头子可以早些回家了!”老伯抗着稻草包的木架,还是忍不住对云子晴说道,“姑娘,夜深了,你也早些回去吧。”

“恩。”云子晴点头,面无表情的继续往前走。

“拿着。”云子晴将两串冰糖葫芦塞到了水立北的手中,后者眸光微闪,将冰糖葫芦紧紧握着。

云子晴慢慢的吃着,看见有巡查的官府之人,立刻站在了阴影处。

她和水立北一前一后,专挑阴暗角落走,倒是也没引起多大的注意。

云子晴将一个冰糖葫芦很快吃完,水立北快走两步,又递上来一串。

“嘘,有人。”云子晴拉着水立北站到一处拐角。

静等了片刻,就将这巷子尽头有两声轻缓又急促的脚步声踩了过去。

新安国的京都,遍地都是眼线。

待那脚步声走远,云子晴又静静的听了一会。

水立北此时依旧站在云子晴的背后,而且,她的脚不知时不时故意的,正踩在他的靴子上面。

她脑袋微动,带动的微香发丝就在他的鼻尖。

有些痒,有些……紧张。

太近了。

水立北咽了一下发干的喉咙。

“走吧。”云子晴回过神,轻声说道。

穿过两个巷子,很快就到了黔王府的偏门。

这一路,云子晴很是小心,应该不会被人发现水立北的踪迹。

“进去吧。”云子晴侧身,让水立北快些回府。

水立北将冰糖葫芦举到云子晴的面前,深邃的目光定定的看着她。

还想着吃呢!“扔了吧!”云子晴沉声说道,转身离开。

“主子。”水立北的身影站在偏门门口,黔王府的暗卫早就发现了。

“吃了。”水立北将冰糖葫芦扔给暗卫,身形一动,悄无声息的跟上了云子晴的踪迹。

侍卫看着黑暗中的只剩下虚影的主子……冰糖葫芦?谁吃这玩意?翌日。

云子晴起的挺早,蹲在廊下啃窝窝头。

不过,隔壁阿婆腌的咸菜倒是挺可口,不然云子晴才吃不下去这窝窝头了。主要就是,他们已经吃了三天了!几个孩子没有给云子晴打招呼,默默的吃着早饭。

倒是最小的这个姑娘,有些热情。

“姑娘,我觉得今天的天气肯定是万里无云,无风的天气。”土鸢蹲在云子晴的旁边,活泼的说道。

“然后呢?”

“……”土鸢微表情一僵,“我们今天还要站着吗?”

“想明白了自然不用站!”云子晴吃饱,回去了自己的院中。

午时用饭。

几个孩子明显的就是在抗议云子晴,他们端坐在桌子旁边,不打算用饭,就是一眨不眨的看着云子晴。

云子晴假装没看见,慢悠悠的吃着。

吃完饭,几个孩子依旧没有动。

云子晴将饭碗放下,问,“你们做个自我介绍?”土鸢有些饿,本来不想同他们一起抗议的,但是因为大家都是一起的,她又不能搞特殊。

所以,只能不情不愿的陪着他们和云子晴抗议。

此时听见云子晴和昨天一样的问话,她觉得蹊跷。

昨日她明明都说过了自己的名字,云子晴不可能不知道,今日她为何又问?“你挺机灵的,从你开始。”云子晴看向疑惑的土鸢。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