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太子妃的虐夫日常 > 第20章 是不是你打的我

我的书架

第20章 是不是你打的我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倒是水立北,这脸色难看至极。

他身上溢出来的寒凉气息,几乎要冻死人。

侍卫们察觉到不寻常的味道,纷纷有些自责。

他们觉得,自己无能了。

“去将御医喊过来。”水立北吩咐侍卫。

很快,御医就接手了云子晴的事情。

她乐的轻松,就这水壶,搓洗着手。

“主子,这是在刺客身上搜出来的。”一个侍卫走到水立北面前,将一个铁牌子递了上来。

水立北没接,只微微颔首。

那侍卫就将铁牌子交给了包林。

云子晴见此,也想起来了这件事。

“我这里也有一块!听说能换钱。”云子晴将自己身上的铁牌子扔了过去。

“换什么钱?”包林有些不解。

云子晴耸耸肩膀,故事有点长,一句话说不完,懒得说。

反正这牌子,你收着就是了。

包林看向水立北。

水立北扫了一眼坐在石头倒饬药瓶的云子晴,缓步走了过去。这边还算是清净,只有他们二人。

“牌子在哪里弄的?”水立北询问道。

“街上抢的。”云子晴低着头回答。

水立北只看见她光洁的,带着汗珠的额头。

行动比思想要快,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他手中的帕子已经递了过去。这……要是收回岂不是更尶尬!“脏了。”水立北见云子晴的眼神太过直接,他板着脸说了这两个字。

“谢过,不用。”云子晴收回目光,直接拒绝。

闲脏你别看!又不是脏在你身上。

水立北自然的收回帕子,“以后不要碰见带着这牌子的人,绕道走。”

“恩。”反正云子晴也不想惹这些麻烦,自然是应了下来。

话说完了,水立北脚步依旧没动。

气氛,又有些诡异。

“何时启程?”云子晴站起来,边往队伍走,边问。

显然是不想和水立北独处。

水立北眼中晦暗不明,微微垂着的眼帘,只余手中露出的帕子一角。

包林本来询问何时启程,但见水立北脸色实在黑的吓人。

他不敢说话了。

“启程!”好在,水立北先一步回答了问题。

这一赶路,又是一天。

日落前,没能及时到下一站的镇子中,队伍只能就地休息。

“这荒山野岭的,怎么能休息?”拓跋灵生气的声音传来。

“天还早,抹黑还是能够入城的!”拓跋灵说着,来到水立北的马车外。

“黔王殿下,我们继续赶路还是可以到前面的城镇的!”她压抑着自己的怒气和不满,温声说道。

“烦请拓跋公主在马车上委屈一晚吧。”水立北的声音从车内传来,似乎连拓跋灵的面都不想见。

正巧,云子晴路过。

拓跋灵有气没处发,就逮住了云子晴。

“狗奴才,快去多砍些柴过来!”拓跋灵抬起玉/脚,就要朝着云子晴的小腿踹过来。

她身子一侧,拓跋灵脚踩空,身子由于惯性,往前冲了两步。

要不是云子晴伸手拉住,她指不定要摔个狗啃泥。

“滚,你的脏手还敢摸本公主?还不放开!”拓跋灵怒声骂道。

“你确定?”云子晴挑眉。

“狗奴才,你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了!本公主可是你主子的未来夫人,你敢对本公主如此不敬!”

“哦……”云子晴淡淡的应了一声,松开了自己的手。

不过,拓跋灵的身子晃悠了两下,还是被身旁的宫女扶住了。

拓跋灵刚站稳,又要拿脚踹。

“公主玉/脚踩你身上,是你的荣幸,你胆敢动!”拓跋灵身旁的宫女,大声骂“放肆!”水立北撩开帘子,凌厉的目光扫过来,却是看着拓跋灵这方。

他这意思,很容易让人误会,这是在教训拓跋灵和她的宫女。

可是事实上呢?云子晴见水立北出面,随即转身离开。

“你……狗奴才,你别走!”拓跋灵不依不饶。

“拓跋公主看着精气神挺不错,想必是也很期待入夜的密林。”水立北沉声说道。

“期待……呵呵。”

“膳食差不多了,去用饭吧。”水立北跳下马车。

拓跋灵俏脸一红,已然认为水立北这是在邀请她共进晚餐呢!于是乎,她忘记了刚才的小插曲,颠颠的跟在了水立北的身后。

夜深。

云子晴本打算给包林换伤药的,可是发现他已经开始动手了。

倒是省事了。

她翻身落在一个树杈上面,本打算休息的,却被林中小声的争吵给吵烦了。

正是拓跋灵和她的贴身宫女,正在讨论关于赶路不能洗澡的问题。

矫情!云子晴转身又爬上了另一棵树,没躺一会儿,又听见了隐秘处有两个侍卫正在聊一些男人才会聊的话题。

肤浅!还让不让人睡觉了?云子晴掀开眼皮子看了一眼不远处水立北的马车。

这里除了拓跋灵的豪华大马车之外,就属水立北的马车最舒适了。

人的臭毛病真的很容易惯,她之前出任务什么恶劣的环境没有呆过?比这还吵的环境都睡过,更别说躺在这树杈上。

就算是刀山,她为了保持良好的状态,也是能够安睡的。

这是怎么了?不过,她一天时间都没有靠近水立北的马车了。

到底又是在避讳什么呢?想不明白。

脑子里面好像对此清除了记忆一般!‘艰…”犹豫纠结不是云子晴的作风,于是乎,她缓步走到了水立北的马车前。

她刚一靠近,正在想着是直接跳上去说自己的目的,还是要敲窗询问表示礼貌呢?车帘在她犹豫的瞬间就撩开了一角。

“念书!”水立北深邃的目光扫了一眼云子晴,轻声说道。

行吧!能躺去舒适的马车就行。

至于念书之类的,能不困再说。

“是。”多好的借口。

正和姑奶奶的心意。

云子晴上去了马车,拿起了水立北旁边的一本书。

什么玩意?一个字看不懂。

云子晴皱着眉头,她是记忆力开始蜕化还是没上过学?这都是哪国的语言?“今日的行刺,你有什么看法?”水立北不动声色的勾勾唇角,问道。

“不能是苍翼的人,那就是来自新安的人了。”云子晴顺利将那本看不懂字符的书放下,回答道。

“不会是惜水的,那或许是拂赞来的!为何说是新安的?”水立北饶有兴趣地问道。

为何云子晴会这么肯定?“恩?忘了还有一个拂赞国了。”云子晴歪歪脑袋,懒散的说道,还不忘打一个哈欠。

水立北原以为云子晴是有什么想法的,谁知,听见了这般随意的话.好吧,他不应该和她说起政事。

水立北目光有些无奈,“困了?”

“有点.她说着,就靠在马车的边上,阖上了眼。

水立北抬眸,想说你不如躺着睡。

可是,随即想起昨日云子晴的刻意的冷漠,还有今日他在刺客手中救下她的时候,他的手掌绝对是无意间碰到她纤细的腰的。

但是,她明显的排斥。

水立北垂着的手,微动,将书页翻了下去。

云子晴睡的脖子难受,半夜的时候,终究还是躺下了。

水立北缩在角落一边,唇角微勾。

翌日。

天色灰蒙,云子晴精神抖擞的睁开眼睛,就看见角落斜靠着的水立北。额,有些鸠占鹊巢了!云子晴有些尶尬,随即轻手轻脚的下了马车。

假寐的水立北睫毛轻颤……“吃过早饭就快些赶路吧。”云子晴立在包林的旁边,御医正在给他换伤药。

“恩。”包林应了一声,“你昨晚跑哪里去了?”

“难道换我站岗了?”云子晴反问道。

“不是。”不是你站岗,我询问一下你的行踪不行?“那就好。”云子晴点点头,转身离开。

还想问什么的包林,只好憋着。

云子晴晃悠到林中,也不敢洗脸,只能对着小溪水脸上的妆补一下。“你干什么?”云子晴一回来,就看见包林往水立北的马车走。

“喊主子吃饭啊,今日主子这么久都没露面……”包林觉得有些奇怪。

主子一向自律,不可能贪睡得。

或许是哪里不舒服?“我刚才问过了,他有事,不要打扰他。”撒这个谎,云子晴还是有些愧疚之感的。

“什么事?”主子有事他这个侍卫统领,贴身伺候的还不知道吗?“咳,这个就不知了。”云子晴清清嗓子,“你去看看那边,这边我看着。”包林古怪的看了一眼云子晴,随即去了其他的地方。

云子晴撩开车帘,果然见水立北正躺着休息。

呼。

算她过分了。

云子晴收回目光,就立在了马车附近。

总不好在让人打扰了他休息。

云子晴告诉自己,只是单纯的还个人情。

何良给侍卫上饭的时候没有看见云子晴,随即找了过来。“包子侍卫,你怎么不去吃饭?”他有些不好意思,耳朵根都红了。

这么纯的?“我等会去吃,你记得给我留点。”云子晴微微笑。

“那我,只有包子……”反正,何良的包子要是送不出去,他就觉得欠了云子晴一个人情。

“也行。”云子晴总不好再次拒绝。

“哦。”何良点点头,转身离开,走了几步远,忍不住又回头看,谁知刚好看见云子晴正盯着他。

他像是被抓到干坏事了一样,加快了脚步。

云子晴见何良这样,轻笑了一声。

真好啊。

这么单纯的孩子,希望不要被世俗给污染了。

云子晴这样想着。

队伍很快上路,云子晴骑着马,睡着马蹄的颠簸,慢慢晃悠着。“还得多久能到?”云子晴看向马车另一边的包林。

“照这个速度,还十天。”

“!”云子晴瞪着包林,简直不敢相信。

这么远的吗?她来的时候怎么就没觉得?包林扫了一眼行在中间的拓跋灵的马车,无奈的耸耸肩膀。

队伍里面有太尊贵的人,可不得慢慢走吗?我能自己先行一步吗?云子晴动了这个心思,扫了一眼水立北的马车。

也不知道他醒了没有?会不会同意呢?哎,难受。

这也太慢了一点。

摄政王府。

苍翼托着太阳穴,看着面前的棋盘已经快一个时辰了。

有暗卫落在角落里面。

“说。”苍翼傭懒的声音传来。

“并未在水立北队伍中发现云小姐的身影。”苍翼听见暗卫的汇报,未见什么表情,彷佛什么都没听见一样。

暗卫摸不透苍翼的心思,只能静静的等着下一步的指定。

“找她作甚?”苍翼宽袖一拂,站起身来。

“将人都撤回来,干点有用的事情。”何为有用的事情?能不能有个具体的命令?这让暗卫非常的难办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