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太子妃的虐夫日常 > 第19章 你自己送上门的

我的书架

第19章 你自己送上门的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云子晴乖巧的站在书桌前研磨。

手不是很酸,就是无聊。

悄悄看了一眼水立北,暗道这大老板为何还不休息?能不能不让她加班!“请问,你困吗?”云子晴忍不住试探着问道。

“你困了?”水立北抬眸看着云子晴。

“我不困,我就是问问你。”云子晴微微笑。

水立北放下书,貌似思考了一下这个问题。

“休息吧。”他终于吩咐道。

“好咧。”云子晴将砚台一丟,“主子你好好休息,我就在门外呢。“你的房间在隔壁。”水立北说道。

“好咧。”云子晴欢喜的点头。

“你还睡得着?”水立北那眼神分明是不可置信,怎么会有这么能睡的人?“睡不着啊。

睡不着也不想在你这加班研墨啊!“更衣。”水立北走近内室,说道。

这也是我的活?算了,脱个衣服要多久!云子晴领命。

水立北张开双臂,等着云子晴解衣带。

只不过,古人的衣服就是繁琐,这衣带也不知道从哪个空穿过来的。“多练练。”水立北低头看着云子晴,沉声说道。

“哦!”练这个有什么用?云子晴不置可否。

“本王教你。”水立北貌似有些着急,伸手从云子晴手中拿过来早已被她扯的打结的衣带。云子晴收回手,淡定的瞧着。

水立北骨节分明的修长手指像是有魔法一样,只两下就松开了那长衣带。然后,他又张开手臂。

像个衣架子一样!云子晴抽抽嘴角。

惯的毛病!衣来伸手饭来张口。

古来拥有权势的尊贵公子哥,还真是不敢自己动手一下啊!这都自己解开了,一甩袖子不就脱了,为何还要她来多此一举?云子晴冷着脸,将水立北的外袍从后面衣领一提溜,就扔到了衣架之上。“休息吧您嘞!”不会还让我给你脱鞋吧?姑奶奶不伺候了!云子晴敷衍的拱手,未等水立北上床铺去,就告辞离开。

生气了?水立北板着的脸,忽见一抹愉悦。

翌日。

云子晴同包林端着铜盆热水,敲开了水立北的门。

“更衣。”水立北似曾相识的话。

包林一愣,抬步就要进去内室。

“包林,你去招呼杨大人那边,尽快安排启程。”水立北接着道。

“是。”包林顿住脚步,冲云子晴使了一个眼色,离去。

云子晴慢悠悠的走至内室的屏风处,身子往屏风上面一靠,就不动了。

水立北穿着白色的中衣,坐在床边,沉淀黝黑的目光看着云子晴。

“我可不是你的丫鬟。”云子晴挑眉,冷声拒绝。

要穿就自己穿。

水立北倒是不意外云子晴的表现,起身自己拿起外袍穿了起来。

这还差不多!谁知水立北穿好外袍,又拿了一条玉带。

他白晳的掌心托着玉带,看着云子晴。

“麻烦。”他沉声说道,平淡的目光不带一丝命令亦或者要求的意思。

他就是需要帮助,在向云子晴寻求帮助。

水立北深邃的瞳孔内,泛着点点碎芒,在清晨的余晖中,透着暖意与莫名的温他有些不同。

这是云子晴第一次这般认真的打量他的眼底。

鬼使神差的,她伸出去手。

当玉带上面冰凉的玉石接触到云子晴微凉的掌心时,她回神,掩去了眼底的被动。一如既往,如同第一次见面一般。

云子晴眼中,寒凉一片。

她将玉带穿过水立北窄细的腰,然后就将两端还到了水立北的手中。

明知道,他能够自己系玉带的!云子晴不发一语,转身橡根住子一般,立去了门外。

水立北垂眸,收敛了眼中不该有的情愫。

聪明的人之间,往往是不需要说什么多余的话。

有时候,细节就能明白一切。

或许,云子晴就是意识到了什么。

这才,用冷漠将其拒之门外。

启程。

云子晴跨马落在水立北马车的后面。

她面色傭懒,但是眉目间都是寒凉。

一行人的队伍拖的很长,慢慢悠悠的行的很慢。

云子晴目视前方,眼角眉梢忽然察觉到了林中的不寻常。“臟领。”云子晴轻声喊道。

她的声音有些低沉,不似平日略带调皮的语调。

马车内的水立北听见云子晴的声音,捧着书的手一顿,不自觉的竖起了耳朵。

“怎么?”包林回答道。

云子晴唇角勾起一抹微笑,冲着包林眨眨眼。

她一拍掌心,直接从马背上面跃到了半空”同时,她的指缝中射出去两颗黑色的石头,破空传入茂密的树林中。

“咚!”一声闷哼,显然是有重物落地的声音。

“有刺客!”包林喊了一声,随行的护卫快速的将马车给围起来保护在中间。

云子晴先发制人,已经撂倒了两人。

“别去。”包林喊道。

可是,云子晴的身形已经冲了出去。

水立北撩开窗帘一角,注视着云子晴轻巧如飞燕的身形。

“看好这里。”包林接受到水立北的眼神,吩咐下去一句话,立刻紧随云子晴进去了林中。

敌人在暗,他们在明。

云子晴太冲动了。

此时的云子晴,已经和四名黑衣人缠斗在了一起。

杀气腾腾,招式凌厉,你死我活。

云子晴穿越到古代,这一身筋骨已经闲的太久了。

此时虽然危机重重,但是她却有些兴奋。

包林现身,分走了两名黑衣刺客。

云子晴将匕首横顺在自己手肘处,不断近身攻击着。

那刺客看云子晴擅长近战,于是一直后退着。

“你回去!”云子晴察觉到了刺客的意图,冲包林喊道。

她话音刚落,就听见了林子外,马车那边也响起了铁器碰撞声和小丫鬟的尖叫声。

包林扫了一眼云子晴游刃有余的这边,转身要回去队伍。

刺客哪里肯让人脱身?一个断刃抽了过去,差点将包林整个手臂给卸了。

包林吃痛,顾不得自己“嗤嗤”喷血的手臂,转身抹了距离最近的一个刺客的脖子。

云子晴见包林受伤,随即也不再纠缠。

使了习钻的手法,先是将刺客的武器给挑了,趁着他失神瞬间,匕首末入其心脏。

接着就是第二个,第三个!云子晴爆发出惊人的速度,在几名刺客都没有反应的情况下,只一把削铁如泥的短匕首,只半寸的封血伤口,就收了几人性命。

“刀上有毒,先吃了。”云子晴解决了麻烦,先是递给了包林两粒药丸。

她撕开自己衣摆,随意的在那伤口上面撒了药粉,然后就快速的将伤口用布条绑紧。

“啊,轻点!”包林因为失血过多,脸色惨白。

“不绑紧,怎么快速止血?”云子晴说道,“你撑着,我解决了那边再给你包扎。”云子晴扶着包林,走出林子。

“怎么回事?”水立北立在马车旁,看着云子晴双手燃血,黑着脸问道。

“属下就是……”大意了?包林话还没说完,就注意到水立北的目光,看的不是自己……他深沉的目光压着愠怒,定定的瞪着云子晴。

“你歇着!”云子晴没有理会水立北,撂下一句话,便快速的加入到了前面的战场。

除去林中抹掉的六名刺客,这边还有大约十名的刺客,正在和侍卫们廝杀。

这些黑衣刺客显然是有目的性的,分开两波,一波冲着拓跋灵而去,一波冲着杨奇而去。

他们一个是惜水要和亲的公主,一个是手握和平条约卷轴的杨奇。

这伙人的目的,不言而喻。

云子晴加入战场,很快就斩杀了三名刺客。

有她的加入,刺客逐渐落入下风。

“留下一个活口就行了。”云子晴喊了一声,闪身将一名扑过来的刺客踹飞,随即一刀封喉。

大约,水立北手下的侍卫都没想到,包统领这个走后门的亲戚,会有这么好的身手。

就连刺客们都有些意外,水立北的属下,除了包林,居然还有这么凶残的侍卫!刺客对视一眼,都接收到了彼此眼中的撤退信号。

想跑?云子晴早就防着了。

和两名侍卫联合,堵住了逃跑路线。

只不过,那刺客也是决然,见云子晴不是善茬,直接拼死扑了上来。

还剩六名刺客,都往云子晴这边扑来。

饶是她再灵敏,也不敌这致命一击的狠绝。

眼看着那寒光即将划到了自己眼前,忽然,她被拥进去一道熟悉味道的怀中。奇怪?我为什么这么熟悉水立北身上的味道?云子晴躲开了危险,像只泥鳅一般,从水立北有力的臂膀中旋身出来。

水立北解救了云子晴,又一脚将那名刺客踹飞。

而云子晴这边,身子未稳,再次出击,也削了一名刺客。

变故和惊讶只不过一瞬。

在场的都是打架的好手。

侍卫很快就将剩下了三名刺客控制住。

只不过,他们以然咬了后槽牙的毒药,自尽身亡!未能留下活口。

要不要这么尽忠?云子晴惋惜,只道活着比什么都重要。

其他人收拾战场,受伤的人在一旁包扎。

水立北这边,被吓到的拓跋灵缠住。

他沉着脸,面上是压着的乌云滚滚。眉眼不动声色的扫视了一圈,就寻到了莫她正在给包林处理伤口。

恩,就是靠的有些近……“如何?”相比于拓跋灵的幼小心灵的惊吓,水立北貌似更关心自己的侍卫统领。

他立在包林面前,沉声问道。

“还好,多谢主……”子关心?包林的话又卡在喉咙。

因为,他再次发现,主子明明没有看自己。

他的目光,宁愿落在云子晴的后脑勺上!难道,他不是询问自己的伤势?包林有些忧伤。

“刚好有解药,不过受些疼。”云子晴将伤口包扎好,站起来擦手。

“以后不要跟着我行动。

她是警告包林!她有自己的想法,也擅长单打独斗,所以,她不需要队友。

“是……”我明明是接收到了主子的信号,才想着同你一起进去林中的。

可是,包林这次学聪明了。

他说话之前看了一眼水立北,果然,见他的目光有犀利的光。

所以,他憋住了!云子晴的警告,他听着了,且无话可说。

“四个时辰之后再换一次药。”云子晴说道,转身去瞧其他受伤的人了。

这里就一个拓跋灵的御医,此时正伺候着拓跋灵。

水立北这边,也就她有点药理知识,自然要忙活一阵。

只不过,大多都是男人,此时受了伤,在这林中席地坐着,也不避讳的,就将外袍给脱了。

云子晴是觉得没什么,反正不是还穿着中衣。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