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太子妃的虐夫日常 > 第18章 新安使臣到

我的书架

第18章 新安使臣到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包子。”水立北在马车内喊道。

“主子,有什么吩咐?”云子晴眼睛一亮,直接跳上马车,钻进去了水立北的马车内。

一进入,她先舒舒服服的坐上了软垫。

“念书。”水立北丟过来一本书籍。

念书?你不会自己看嘛?云子晴并不想开口。

只是,如果念书的话,那是不是可以一直呆在马车内?云子晴眉眼飞扬,恭敬的拿起书就准备开始朗读。

谁知,书中太多繁体字了。

她很多不认识。

一页下来,念的是磕磕巴巴。

她这老脸都要挂不住了。

好在,水立北板正的脸色,没有表现出来不耐,那就是还算满意的。云子晴压低声音,继续念着。

走了大约两个时辰,队伍停下休息。午时已到,仆人生火做饭。

云子晴在林子里面活动身体,困顿的不行。

从前车马太慢,一生只能赶一次路啊!云子晴叹息道。

这边,拓跋灵下车活动身体,慢慢晃到了树干下立着的水立北身旁。

杨奇杨大人本和水立北说这话,见拓跋灵小碎步而来,有眼色的闪到了一旁。“黔王殿下安好。”拓跋灵软身说道,目光娇羞的看着水立北。

“恩。”水立北面无表情,目光冰沉。

云子晴倚靠在二人五米远的树干,嘴巴里面叼着一根小草。

“诶,水立北笑过没有?”云子晴问旁边如果的包林。

包林内心也是八卦的,此时同云子晴靠在同一个树干上,看着那立着说话的二人。隔着老远,都能感觉到拓跋灵的无措和水立北拒人千里之外的冷漠。

“不准直呼主子名讳。”包林沉声说道,“不过我好像真没见过主子笑。”云子晴只当包林说了后半句,“水立北的童年是不是很不幸?”一般能够养成这样的性子,肯定和童年的生活环境有关。

再者,水立北看着还很嫩……额,是小!却已经养成了黑暗小狼狗的性格啊!云子晴凭借着自己的那点心理学知识,觉得自己这个结论很正确。

“是挺不幸的……”包林犹豫了一下,肯定了云子晴的结论。

云子晴点点头,同情的叹息,“可惜了,这副俊脸要是笑起来一定很帅。”

“不准肖想主子。你这女人,到底是从何而来,为何这般没有廉耻之心?”包林义正言辞的指责云子晴。

姑奶奶我说什么了?夸一下男人都不行嘛?无趣!“放心,我肖想苍翼也不敢肖想你们主子。”云子晴无奈的保证。

她看着包林这样子,要是自己说半个他不愿意听的字,只怕是要和她拼命了。奴性吧!算了,不跟你一般见识。

云子晴摇摇头,走去仆人做饭的地方去了。

“你这个要横着切,薄一点入味。”这皇族的待遇就是不一样,拓跋灵居然带了一个御厨团队。

看着支起的桌子和大锅,云子晴觉得她有必要感谢一下拓跋灵。

她站在一位看着清秀的,看样子像是学徒,正在配菜的小哥哥说道。她实在忍不住要吐槽一下这个少年的刀工了。

简直了!“这个就挺薄了!”少爷不服气的说道。

“我给你试试?云子晴忽然有些手痒。

她要是不出任务的时候,也会在家里捣鼓一些吃的。

“厨子的刀不能随便碰!”少爷硬着脖子,一点也不想接受云子晴的意见。

“砰!”云子晴将自己腰间的佩刀甩在桌子上。

“爷愿意出手,是给你面子。”她抬着精致的下巴,桀骜不驯的说道。

少爷长着一张娃娃脸,此时见云子晴如此凶焊,不知是吓的还是气的。

俊脸跟个煮熟的虾米似的。

云子晴拍拍他的肩膀,“听话。”云子晴拿过来他手中的刀,“唰唰”两下,将手中的食物给切成了透亮的薄片。将刀砍在刀板上,“学着点!”云子晴用他衣袖擦干净手,开心的离开。

“刀工不错!”一位路过的大厨夸赞道。

云子晴得意的挑着眉梢,看了一眼面红耳赤的少年。

吃饭的时候,云子晴和包林坐在石头上面。

之前被云子晴教育的少爷拿着两个包子走了过来。

“师傅说,你很厉害,你能指导我,我应该感到荣幸!我向我之前的无礼道”少爷倒也是真诚,双手将包子奉上,表示诚意。

他的声音挺大,引来周围侍卫相望。

“我不吃包子。”云子晴拒绝道。

“为何?”少爷不解。

他特地挑的肉馅的。

“因为我叫包子。”

“?”少爷一愣,随即脸又红了。

云子晴实在没忍住,眯着眼睛笑了起来。

她真是第一次见这么容易脸红的孩子。

好玩。

可爱。

“来给我,我喜欢吃。”兴许是这孩子真的单纯,连包林都忍不住打趣道。

“不……不行。”少爷紧紧的抓着包子,弱弱的说道。

这包子是给指导他的侍卫大哥的!他用洗碗碟一个月的条件换来的。

“行了,你回去吧。”云子晴笑着说道。

“我……我叫何良。你告诉了我的你的名字,我也应该说我的名字,师傅说过这是礼貌。”何良越说声音越小,最后埋着头跑开了。

“哎,正是不多见的单纯的孩子。”包林感叹道。

“对啊,还这么可爱。”云子晴夸赞道。

“主子。”本来懒散靠着树干的包林,忽然站直了身体。

“主子。”云子晴扭头就看见水立北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身后了,连忙恭敬的问候。水立北沉着脸,扫了一眼何良离开的方向。

“启程。”

“是。”包林快步过去通知队伍。

“你,挺闲?”水立北深邃的目光落在云子晴收敛的脸庞。

“不,我去帮包大哥的忙。”云子晴恭敬回答。

“包大哥?”水立北很诧异这个称呼。

云子晴看了一眼水立北,暗道水立北脸怎么这么黑?成天跟姑奶奶欠你钱似的!“包统领,我去帮包统领。”云子晴赶忙休整自己的称呼。

虽然,她不懂称呼“包大哥”有什么错处。

但是,现在她是水立北的贴身侍卫,总得有贴身侍卫的样子。

“你得习字了。”水立北忽然没头没尾的说道。

”这话题转了有点快,云子晴觉得自己脑子没转过来弯。

“去备纸墨笔砚吧。

“那个,古代对侍卫要求这么高的?”还要习字?习什么字?她又不是小学生!水立北却不回答,转身离开。

额……备个毛!马车内,云子晴瞪着眼前的宣纸,扭头看向捧着书的水立北。“我不写。”云子晴冷声说道。

“恩。”水立北应了一声。

这么轻易就同意了?还以为会强迫她写字呢。

“看书。”水立北递过来一本书。

云子晴扫了那暗黄色的书页,“不看。”水立北随即收回书,“那你睡会。”好建议!云子晴点头,水立北就往马车里面挪了几步。这老板真好说话。

云子晴寻了一个舒适的位置躺下。

再次醒来,耳边静悄悄的。

云子晴眯着眼睛,撩开窗帘,就看见外面漆黑一片。

云子晴看见了站在不远处的包林。

貌似,这是一家客栈,大家都已经入住休息了。

居然睡了半天了!“饿了?”水立北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云子晴属实被吓了一跳。

这人怎么连呼吸都没有?“你怎么没下去?”云子晴问道。

水立北扫了一眼占据大半个马车的云子晴,弯腰下去了。

“主子,膳食已经准备好了。刚才拓跋公主找过你,被属下拦回去了。包林给水立北禀告道,还是忍不住瞄了一眼随即从马车下来的云子晴。这俩人在马车内干嘛呢?这么久都没动静……好奇。

“端去本王房间吧。”水立北说着,直接进去了客栈二楼。

包林给云子晴一个眼色,二人来到了厨房。

“你和主子在马车里面这么久,干什么呢?”包林好奇道。

“你居然打听水立北的隐私?你不是我认识的包统领了。”云子晴摇摇头,存心不想满足包林的八卦之心。

“我……你说说你认识的包统领应该什么样子?包林瞪着云子晴。

“严肃,严谨,严格!”云子晴端起装着饭菜的翻盘,走了。

包林思索着云子晴的三个严,陷入了沉思。

他感觉被教育了,但是又竟然觉得这女人说的很对?云子晴将饭菜摆到桌子上面,门外就飘过来一阵香气。

不用看,拓跋灵肯定过来了。

果不其然,她较小的身板径直走到了水立北的书桌前。

连一个眼神都没有偏离过。

“黔王殿下,灵儿也没有用餐呢。”拓跋灵软声说道。

“包林,你没有给拓跋公主安排膳食?”刚上楼的包林,就听加了水立北的质问声。

“回主子,准备了。”

“恩。”既然准备了,你不吃怪谁?水立北又低头看书卷。

“黔王殿下,这马车行了一天,灵儿实在是胃口不佳。正巧这会闻见了菜香,倒是有些饿了。”拓跋灵不甘心,就是想要留下来吃饭。

云子晴扫了一眼桌面上的六个菜一个汤。

如果她和包林,水立北三个人一起吃,再加上一个拓跋灵,或许就不够了。

恩,其中还有她喜欢吃的菜。

她指不定会多吃,那又不够了……不行。

拓跋灵要是执意留下来,她还得喊厨子去加菜了。

云子晴用眼色询问水立北,要不要现在吩咐下去再炒两个菜呢?水立北回了一记深沉冰冷得目光。

“包林,去给拓跋公主准备膳食,务必要看着公主用下。“是。”包林拱手离开,暗道公主真是矫情。

“黔王殿下……”拓跋灵气得直踩脚。

“包林很快就会端过去膳食,不如公主回去等着?”绝了。

水立北居然直接赶人了。

惜水最尊贵得公主岂能呆的下去?拓跋灵扭头,气冲冲的离开。

水立北这才起身,来到桌前用饭。

云子晴后退两步,埋着头恭敬地站着。

惹不起。

对公主都没个好脸色,这水立北是真的高冷加狂拽!她以后万不能在水立北大老板面前皮了。

“坐下,吃饭。”水立北扫了一眼云子晴,命令道。

“是!”云子晴麻溜坐下,拿起碗筷,继续埋头。

水立北看着云子晴这样,气不打一处来。

包林顶着一身油渍回来,很显然,是被盛怒的拓跋灵给砸了菜盘子。

他欲哭无泪。

可怜巴巴的看着屋内,只得到了水立北的冷眼。

“关门,风大。”云子晴得瑟的瞟了一眼包林,将他关在了外面。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