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太子妃的虐夫日常 > 第16章 皮肤挺不错

我的书架

第16章 皮肤挺不错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心头徒留心酸惋惜。

拓跋牧转身头也不回的走了。

“三皇子,还望你帮忙寻一下狄某这苦命的孩子……”狄修子挤挤酸涩的眼泪,冲着拓跋牧拱手。

“本皇子……会尽力的!”拓跋牧不忍见狄修子悲伤的样子,摇摇头疾步离开。

“过了。”云子晴来到狄修子的身边,轻声说道。

“你这胆子,太大。”狄修子无奈的看着懒散姿态的云子晴。

“我是相信自己的实力。”云子晴挑眉往回走。

“我这院子你不要呆了。”狄修子跟上来。“那我去哪里?”

“驿站。”

“更容易暴露。”

“这你就别操心了。”行吧。

云子晴转身就去换了一个装扮,又往府外走。

不过,临走的时候还是不忘嘱咐狄修子,将刚才自己仿妆的后厨大娘的闺女给平安送走。

“咚咚,客官,送外卖的。”

“什么外卖?”包林开了门,沉声问道。

云子晴点头哈腰,“城东的桂花酥,免费送货上门。”

“快滚,这里不是你打诨的地方。”包林以为是送错了地方,大声驱赶。

“送进来,本王尝尝。”门内,水立北磁性浑厚的声音响起。

“主子,这人……”包林有些不解。

眼前这个个子有点矮,黑痩的,嗓音还像是裹着沙子一般的男人,一看就是市井小民,驿站一旦有外国来访,就会插科打诨来混赢钱的。

他不懂,一向不吃甜食的主子,为何会要说尝尝。

他敢保证,这个男人拿的什么桂花酥,绝对难吃至极。

“丁 ”小爾。

”包林思绪刚落,就听见屋内水立北的声音。

他更加难以置信。

“主子,还未验毒……”包林上前来。

目光有些紧张,一向戒备的主子,今日怎么这般松懈?“恩,不是太甜,还不错。”云子晴捏了一块填进去嘴巴里面。

正想着的包林,再次跌掉下巴。

他看见了什么?这个男人……这?咦?他目光凝住,又见那个男人闲散的坐在了旁边的凳子上面。

而后,挑眉挑衅的看着自己!他?她?云子晴?包林上前两步,“你这伪装……”他细细的打量,到底是水立北的得力干将,终于在云子晴脸上寻到了熟悉的痕迹。他居然被骗了这么久。

从门口到屋内,就在自己的眼前,要不是云子晴这双闲逸又透着犀利的目光毫不避讳的看着自己。

只怕……包林无地自容,深感自己实在是不称职。

他连一个女人都比不过。

这还不是第一次了!他腿上的那圆圆的伤痕,就如同此时被云子晴透析一切的目光一般,势必要勉励他一辈子。

他故意没有用狄老去疤痕的伤药,就是为了时刻提醒自己。

云子晴目光都在水立北侧颜上面打量。

她在想,这个男人为何能够第一时间识破自己身份呢?看来自己的伪装技术还是有待提高。

一个在想云子晴好生厉害,一个在想自己实力有待提高……水立北处理好最后一封文件,淡然的看了一眼包林。

正在检讨的包林,立刻一个激灵反应过来。

他快速退出去,守在了外面。

“这两天不要乱跑。”水立北深邃的目光落在云子晴脸上,眉头一皱。

“可以换回来了。”他又补充道。

“恩。”云子晴像只小猫咪一般应了一声,小口吃着桂花酥。

但是却没有换回来的意思。

水立北觉得,云子晴肯定没有将自己的话放在心上。

无奈的目光一闪,水立北也没有多说什么。

他低着头,看似在观看桌子上面的书籍,其实只有他自己知道,一个字都未看进眼中。

云子晴吃了两块桂花酥,起身抖抖衣袍。

“我住哪?”

“住这。”水立北抬起头,目光平淡。

云子晴扫了一圈,就一张床,睡一起?有趣!不过,她怕自己狼子野心会吓到水立北这么板正的古人。

“那你呢?”云子晴问道。

“本王也住这。”

“额,不是我想的这样吧?”云子晴看着水立北的目光有些古怪。

水立北坦荡的目光与她对视,“你想的是什么样?”明知故问!算了,反正姑奶奶是不带怕的。

云子晴直接滚去仅有的一张床上面,很快就静谧的房间就传出来清浅的呼吸。水立北竖着耳朵听了许久,确定她睡得睡了。

这才起身,走了过去。

他轻巧得将被子从床铺里面拿了出来,然后盖到云子晴得身上。

见她好不防备,水立北得嘴角,急不可闻得勾起一抹弧度。

就是这……伪装看着实在出戏。

水立北摇摇头,又回去案桌之上。

摄政王府。

苍翼托着太阳穴,手里捏着黑子和白子,百无聊赖。

管家走了上前来,“狄神医得府中并没有。”

“为何会没有?”苍翼问道。

这让我如何接?管家悄悄看了苍翼一眼,发现他恐怕没有听进去自己说了什么。这是怎么了?从未见王爷这样子。

“过来,陪本王下一局。”苍翼打了一个哈欠。

那个狡猾如狐的女人,倒是下了一手好棋。

无人对弈了,好生无聊。

管家附身捏了一个棋子,颤颤巍巍的根本不像是要下棋。

“坐……着啊。”苍翼拖长了尾音,有些频临发火的意思。

管家身子一抖,慌忙坐的笔直,目光如炬的盯着棋盘上面。

只不过……他哪里是苍翼的对手啊。

接连三局,完败。

苍翼一拂袖将棋盘甩出去好远。起身离开。

管家呆立在风中,瑟瑟发抖。

无常。

王爷太无常了!难道是那位新安小姐居然从府中逃了出去,王爷觉得他们没有尽责,没有看好一个女人?这是在警告他们!管家让人收拾棋盘,迈着老腿,忙不迭地去找府中侍卫头领。

你们可用点心吧,尽快将那新安小姐寻到给王爷解气。

还要将摄政王府守好,万不能再出这样的差错了。

他这老心脏可不经吓唬……入夜。

云子晴转醒,屋内一片昏沉沉的,只见水立北还端坐在那桌子旁看书。

也不嫌累。

云子晴起身,推开了窗户,附身往远处眺望了一会。

她就着铜盆里面的水将伪装卸下,就见水立北将一套黑色衣服和一副画像放在一旁。

云子晴挑开画像来看,是一副男子的样子,看墨迹应是水立北才画了。

这是要本姑娘仿这个男人?水立北已然开门走了出去。

这是要避嫌了。

云子晴在屋内捣鼓了一会,再出来时,活脱就是一个和包林一般无二的侍卫了。水立北就站在门外。

“主子。”云子晴拱手,像模像样的行礼。

“恩。”水立北挑眉将云子晴上下打量了一番,“你叫包子,是包林的远方亲戚。”

“是!”这位包子兄弟应该就是跟随在水立北身边的熟面孔,且还和这个侍卫头领包林是裙带关系。

未到达新安之前,她就是这个关系户包子了。

这是云子晴理解的。

实则,包子这人,是水立北捏造出来的。

只属于云子晴的身份。

其中用意,后来大家才懂……“主子可饿了?是否出去逛逛?”云子晴眼珠转转提议道。

正在此时,包林走上了二楼。

“主子,是同杨大人一起用餐,还是在房中?”包林问道,目光就落在俊朗清秀的包子身上。

嘴角一抽,还真是有他几分神相似。

主子和这个女人,一个敢画,一个敢伪。

还真是……绝了!水立北不动声色的扫了一眼一旁的云子晴,“去集市。”

“是!”水立北走在前,包林和云子晴落在后面。

只不过,出院子的时候,水立北回头看了一眼包林。

那目光太过平淡,一时间让包林有些懵逼。

水立北随即停下脚步,“保护好杨大人。”他沉声说道。

“……是。”包林后知后觉,反应过来,立刻转身回去了。

是以,水立北身边,就剩下了云子晴。

云子晴谨守一个侍卫的职责,落后水立北身后两步的位置。

他慢,她也慢。

路过一个冰糖葫芦摊位,云子晴有些眼馋。

她后悔出来逛了。

这一路这么多小吃,只能看,不能动。

她要保持好自己侍卫的身份,不能被人瞧出来端倪了。

实在是懊恼。

水立北眼角瞟到了云子晴纠结的小表情,转身上了一处酒楼。

“客官要吃什么?”店小二热情的将二人带到了靠窗的一处包厢。

“特色菜上两道。”水立北随意的说道,又扫了一眼窗户外面热闹的集市,“再去集市买点小吃送上来。”

“好咧,客官稍等。”店小二屁颠跑了出去,很快云子晴就在窗户下看见了店小二忙碌的身影。

“坐吧。”在店小二将吃食买了一个遍送上来的时候,水立北说道。

“是!”她依旧端着侍卫的姿态应道,但还是没有敌过古时候这特色小吃的诱-惑……云子晴在那个时代闲暇的时候,总是会吃遍全国各地的美食。

但还是忍不住对这些路边的小吃赞不绝口。

不管是用料还是手法上面,大到火候,小到用的木材,那都是最纯正的绿色无污染的。

吃着手里的小吃,云子晴忽然有一种,就呆在这里也是不错的感觉。

最起码,这里要“纯”许多。

水立北抬眸看着云子晴。

这女人吃个东西都是一手托着下巴,一只手忙碌着。

要不是这满足的眯眼,他都要觉得她不喜欢吃呢。

一顿饭,水立北是吃了一个寂寞。

全程眼神都在云子晴身上。

“你怎的这般能吃?”水立北难得调侃道。

云子晴擦擦嘴巴,“能吃是福。”水立北轻轻勾着嘴角,没有再接话。

花灯初上,满街繁荣。

云子晴斜靠在窗柩上,入目的是嘈杂的烟火气。

真好。

水立北则是静静的坐在位置上面,在升腾的茶汤白雾中,注视着云子晴的侧颜。如此,岁月静好。

“看着我干什么?”云子晴回头,眉目之间有些冷清。

她生气了?是为何?不喜别人看她?还是不喜他看着她?“看你这堪比翻脸的伪装之术,到底是从何学来的。”水立北虽心中思虑万千,但是却并未将自己的目光收回。

他平淡的看着云子晴,纯净坦然。

倒是让云子晴有一种,她过于激动的感觉。

是以,她敛了情绪,眉眼间都是恭敬。

“不过是一些投机取巧的手艺。”她冷声回答。

这眉眼间的气质也徒然变成了侍卫的严谨。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