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太子妃的虐夫日常 > 第15章 那你轻点

我的书架

第15章 那你轻点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谁让自己是女人了!

“和谈联姻一事,并没有合适的人选。”水立北低沉的声音传来。

“你不是吗?”云子晴疑惑道。

虽然新安皇室子嗣凋零,但是要是联姻的话,宗室子弟的身份,也是可有匹配的上惜水公主的。

毕竟,也没其他符合条件的人了呀。

水立北又不说话了。

难道自己说错什么了?云子晴不解,接着又道,“你还有其他的决定?”

“没有。”水立北回答的很干脆。

那没有其他的选择,可不就是这条路吗?为何还不赶快推进和谈呢?她可是半点不想和神经变态的苍翼相处了。

“那……什么时候签订?”云子晴不确定的疑问道。

“明天。

水立北说罢,又从窗户翻了出去。

额….云子晴总觉得好像错过了什么事情。

不过,水立北居然可以在守备森严的摄政王府来去自如。这要是被苍翼知道,等同于踩了他的底线,等于找死。

不过,两个人也没机会成为好朋友就是了。

翌日。

午时绸儿就带来了好消息,和谈顺利谈成,拓跋灵随同使团带着惜水的诚意,一同前往新安国。

“速度挺快。”云子晴满意的点头。

和谈谈成,就意味着,云子晴马上就能离开这个无聊的地方了。

她能不高兴吗?近几日这娇柔做作的自己,她都要恶心透了。

绸儿也难得的笑了,“主子都安排好了,这两天姑娘就能离开了。”

“恩”云子晴闭着眼睛在太阳下无意识的应了一声。

绸儿微微笑,给云子晴盖上了毯子。

她有些不懂,为何云小姐会这么喜欢晒太阳呢?就不怕晒黑,被灼伤吗?入夜。

云子晴收拾好自己的行礼,顺带又整了两个值钱的瓷器带上,摸着黑,就溜出去了摄政王府。

虽然她知道水立北肯定会给自己打点安排一个合适的离开借口,但是,她等不及了。

一刻都等不了。

她直接溜回去了狄修子的宅子。

“什么人?”刚落入院中,后脑勺就被架了冰冷的刀刃。

“水立北,是我。”云子晴听出来他的声音,沉声说道。

“你就这样离开?”水立北收回刀刃,惊讶的问道。

“恩,就这样。”云子晴活动活动手脚,正大光明的走回去自己院子。

“有事?”云子晴扭头看着跟在自己身后的男人。

“过来。”水立北扫了云子晴一眼,越过他继续走着。

原来他的院子就在自己的隔壁啊。

而且,院子中间还有一个门。

这是什么时候打通的?云子晴在院子坐下,挑眉看着水立北拿出来酒壶。

又和我喝酒?“你有事?”云子晴又忍不住问道。

虽然水立北一向是没个好脸色,但是此时他身上的低气压,还是能够看出来的。“三天后,同本王一起回去新安。”水立北答非所问。

“拓跋灵和你一同,岂不是要认出我。”

“有办法。”水立北沉声说道。

“行。”云子晴应道。

这难道是害怕自己跑路了?拜托,她还是有职业操守的。

认定了这个老板,就不会轻易翻墙的。

也罢,她本打算一路游山玩水回去新安呢。

翌日。

狄修子看见一个陌生妙龄少女从院子走出来,再三打量,这才发现是云子晴。“你这伪装技术,堪比翻脸。”狄修子围着云子晴转了两圈,打量完说道。

“狄老过奖了。”云子晴微微附身,软糯说道。

“绝,实在是绝!”连声音都分辨不出来分毫。

狄修子岂能不满口夸赞?“小女子就先去集市上面逛逛了。”云子晴再一行礼。

“你……他知不知道你回来了?”狄修子小声问道。

他,自然指的是水立北。

恩,昨晚还是她将喝醉的他扛回去自己房间的。

“知道。”

“他不生气?你就这样跑回来?”

“这就不知道了。”云子晴摆摆手,小碎步出了府邸。

这模样,活脱一个欢快的少女。

狄修子这才想起,这便是府中后厨烧饭大娘的那个闺女。

云子晴仿的还真是像。

云子晴在集市上像是一个好奇宝宝一般,拿着冰糖葫芦,慢慢的逛着。真像个不谙世事的妙龄少女。

路过一条巷子的时候,发现有四人在群殴一人。

惨叫声不绝于耳。

云子晴走过去的身子,还是磨了回去。

哎,谁叫姑奶奶心善呢?“大人,这里有人打架!”云子晴在巷子口,扬声喊了一句。

巷子里的人并没有惧怕,只回头看了一眼。

“接着!”被殴打的那人,忽然往云子晴这边扔过来一个黑色的东西。

云子晴伸手接过,些许眼熟的铁牌。

“交出来。”四人转换目标,丟弃了刚才殴打的人,一步步靠近云子晴。

她后退,“不关我的事。“交出来,免你不死。”凶神恶煞的人威胁道。

“快跑。”被殴打那人扑上前抱住了两个人的腿。

云子晴无语,自不量力,你一个人还能抓住四个人?岂不是凭白连累本姑娘?再说了,这什么玩意,不稀罕!云子晴将铁牌丟了回去。

“真的不关我事。”云子晴打算离开。

四人却围了上来。

很明显,是要灭口了。

云子晴眼睛一眯,想起这个眼熟的铁牌子,正是之前在逃的时候,在乱葬岗寻到的。

是一样的东西。

只不过那个是金的,这个是铁的。

而且,水立北貌似对这个牌子以及符号非常的熟悉。

当初,他就是通过这个牌子才摸到自己的踪迹。

“怎么,要灭口?”云子晴问道。

“呵呵,下辈子不要多管闲事了。”四人狞笑着。

“嘁,下辈子再说。”云子晴不屑的笑笑,小手一挥,那四人就觉得眼睛有异物侵入,随即脚下一痛,摔倒在地。

云子晴随即卸了他们的武器,将匕首架到了他们其中一人的脖子上。

路过她猜的没错,这人是他们中的头领。

其他人反应过来,想要上前,云子晴手中匕首就划开了那人脖子上的皮肤。

“下辈子要做个善良的人,可懂?”云子晴说道。

“你是何人?“不重要。

云子晴取了他怀中的铁牌子,却松了匕首。

“饶你们一条小命,滚吧。”云子晴现在好奇了这个铁牌子,将这几人放回去,想必会带回来她想要的消息。再者,她不轻易杀生。

几人对视一眼,暗自记下云子晴的样子,离开。

“姑娘,多谢救命之恩。”满脸淤青的人拱手说道,伸手就要抢云子晴手里的铁牌子。

云子晴轻松一脚将人踹飞,脚尖压着那人的喉咙。

“想陷害姑奶奶,这笔帐我该怎么和你算?”

“别,咱们得的报酬平分吧!不,你八我二。”那人做投降状。

“你跟我讲条件?”云子晴挑眉。

明明是少女扮相,这姿态,作风,以及表情都是豪横的不行。

“不……我错了,小人知道错了……求姑奶奶放过。”

“这牌子是你的,还是你从别处得来的?”云子晴见那人眼珠转转,明摆着在想花招,“别耍花招。”云子晴威胁般的将脚又用力几分。

“是别处得来的,不过也是从死人身上得来的,也算是我的。”那人老实说道。又是死人?“现在归我了,你走吧。”云子晴收回脚,将牌子揣了起来。

“这……”

“还想将命留下?”云子晴挑眉。

“不敢不敢。

那人说道,自认倒霉,灰溜溜的离开了。

云子晴抖抖衣袍,出了巷子。

行走一路,发现集市上面多了很多鬼鬼祟祟的人。

正巧回去狄修子府邸的时候,发现门前站了两拨人。

云子晴大摇大摆的从他们面前过,由着他们打量。

狄修子走过来,不动声色的扫了一眼云子晴。

“不知摄政王的人登门,所为何事?”狄修子问道。

“摄政王小妾,莫氏不见了。”摄政王的两名侍卫沉声说道。“我侄女不见了?她去哪里了?”狄修子也同感惊讶。

两名侍卫脸色一沉,我们要是知道找来这里干什么?狄修子也沉着脸,我侄女在你们府中丟了,你来问我?两方僵持不下。

最后侍卫妥协,告辞离开。

只不过,侍卫还没走多远,拓跋牧就冲了过来。

“三皇子,你有事?”狄修子拦住拓跋牧。

“本皇子找云小姐。”拓跋牧才不管狄修子的阻拦,直接入了府。

他是皇子,狄修子也不好强行拉住。

拓跋牧一路吆喝着就来到云子晴先前的院子,刚巧就在门口遇到乔装打扮的云子晴。拓跋牧自然一个眼神都没给她,张望着院子里面,将她当成了丫鬟。

“你家云小姐呢?”本姑娘在这呢!“回三皇子,云小姐一直在摄政王府,未曾回来过。”云子晴行礼说道。

回来了也不想见你!“云小姐没回来?”废话,常理来说她要是逃跑还能明目张胆回来狄老这里?她是新安来的,也就狄修子一个认识的伯父,她从摄政王府逃了,不回来狄修子这边能去哪里?拓跋牧脑子没转过弯。

“未曾回来,难道是云小姐出了什么事?”云子晴故作惊讶的问道。

“她跑了,从摄政王府跑了!”拓跋牧不相信,往院子里面走,但是也不忘回答云子晴的问题。

“啊,难道是摄政王对我们云小姐做了什么事情?这可如何是好?”云子晴像是要急哭了一般。

后面赶过来的狄修子见着这样演戏的云子晴,何止嘴角抽,全身都想跟着云子晴用力。

这丫头,这演戏,这伪装技术……绝了!拓跋牧听闻,脚步一顿。

他从宫中听闻云小姐失踪的消息,就急匆匆赶来,压根就没想她为何会突然失踪。

反过来一想,谁能从只手遮天的摄政王苍翼的府邸中逃出来呢?她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柔弱女人,恐怕连那软禁她的院子都出不去。

难道……难道!拓跋牧脸色大变,想起之前被送进摄政王那边的女人的下场。

或许,云小姐不是失踪了。

“三皇子,你怎么了?”云子晴像是没注意到拓跋牧苍白的脸色,无意识的念叨着,“之前云小姐就说不适应惜水这边的生活,难道她回去新安了?”云子晴故意混淆视听。

拓跋牧忽然转头看向她,目光深沉,风雨深沉,“她一个弱女人,如何能逃得出去摄政王府。”

“这……”云子晴眸光微闪。

“她……苍翼!太过分了!”拓跋牧眼框一红,终究是生生将那暴怒给压了下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