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太子妃的虐夫日常 > 第6章 神奇老道士

我的书架

第6章 神奇老道士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云子晴还想着跟随黔王殿下吃香的喝辣的,为何要拒绝?”

“好。”聪明的人不需要说太多,自然就能懂。

酒过三巡,云子晴清冷的面容只见红晕,却不见醉意。

“好酒量。”

“黔王爷想问什么就开口,你是灌不醉我的。”云子晴眯着眼睛笑。

就算是真的喝醉了,她也有快速给自己醒酒的药丸。

“你到底从何而来?来这里所为何事。”

“我的那个国家很远很远,至于来这里所为何事,且等找到你那个神秘的师傅问一下,或许就知道了。”水立北知道云子晴没有撒谎,但是,云子晴的存在他还是非常的忌惮的。

不过,他也相信师傅的话,这个女人,便是来帮助自己成就大业的。

夜深的府邸像是一个随时能够吞人的野兽,两个人都身着深色的衣服,像是完全没入了黑暗。

“这份名单,你到惜水了再看。”云子晴接过折叠整齐的纸塞进去袖口。

眼看着就到了云子晴的院子,水立北停下脚步,像是有话要说。

“惜水摄政王心狠手辣,如果你不想去,本王自会再做安排。”

“王爷,你这话说的很容易让人误会知道吗?”云子晴清澈的眸子里面盛着闪烁的星光,清纯又魅惑。

水立北定定的看着她那双会说话的眼睛,心头的那句话几乎就要脱口而出。

“你需要的东西可以告诉包林让他给你准备,早些休息。”云子晴目送水立城的背影末入黑暗,这才轻笑一声。

这古代的人还真是思想保守,自己不过是轻轻撩了一下,他便害羞还是生气了?云子晴只在狄修子那边顺了很多的珍贵药材留着备用,便和狄修子一同上路了。

两个人乘坐马车,等到了一处繁华的城镇,两个人便下车休息一晚。

“云小姐,奴婢名丑姬,以后就是你身边的丫鬟。”眼前的女人年纪看着不大,但是左边脸颊一块占据半边脸的红斑看着实在骇人。

云子晴知道,水立北有很著名的一个杀手团,名为十二星姬。

而丑姬也是武技最为高强的,没想到水立北还真是看重她,居然将人安排过来给她了。

不管是保护还是监视,云子晴都很受用。

“坐下吃饭,申时出发。”云子晴此去的身份是一个落魄的富家小姐,家破人亡孤身一人打算北上投靠亲戚。而云子晴要投靠的这个叔父就是在惜水国落脚的游医,狄修子。

云子晴相信,狄修子这个身份是真实的。

云子晴换了女装,经过丑姬的一番打扮,倒还真是一个深宅闺秀。

弱柳身条,娴静达礼,气质淡雅。

至于这五官,更是被这气质衬托的更加绝美。

“以后你就叫绸儿,绸缎的绸。”这天下谁人不知道水立北的十二星姬?叫原来的名字太过显眼了。

云子晴将丑姬拉到自己身边坐着,然后在梳妆匣子里面挑挑拣拣。

“姑娘要干什么?”

“你这红斑太显眼了,我先帮你遮掉。”

“遮不掉的……”丑姬对于自己的面相还是非常在意的。

“别人遮不掉,但我可以。”化妆这可是一位合格的刺客最好的伪装。

“我还可以将你的红斑去掉,不过这可是一个大工程,等以后再说。”丑姬看着几乎贴着自己脸面的云子晴,她淡雅的呼吸尽数喷洒在自己皮肤上,挺痒的。

可是更痒的是她的心尖。

连狄修子这等神医都说她的红斑去不掉,可是这个还没自己大的姑娘说可以?相信吗?丑姬反正是不相信的。

直到,云子晴将铜镜对上她的脸。

“这……”她脸上的红斑呢?不过几句话的时间,怎么就没有了?绸儿一脸震惊的看着云子晴,不敢相信。

光洁无暇,这才是正常人该有的脸。

这还是她的脸吗?“以后我会交给该怎么掩盖的。”云子晴拍拍她的肩膀。

很快就到了惜水国的一处宅院,他们这边都是用黄土做的房子,看着不似很整洁。

绸儿先下了马车,然后扶着云子晴下马车。

狄修子正站在门前和管家吩咐事宜,一转头震惊的看着云子晴。

正想夸两句,谁知又看见丑姬的脸。

“丑姬,你的脸……红斑呢?这是怎么弄的?”这就短短的路程,怎么就将脸上的红斑去掉的?“她以后就叫绸儿。”云子晴淡淡的说道,抬步进宅子,“这宅子挺大的,伯父你还真是富有啊。”狄修子对于云子晴的新称呼非常的受用,也暂时没追问丑姬的脸。

永民州是惜水国的京都,这里的人听说神医狄修子回来了,都带着礼物来拜访。

狄修子倒是热情,落脚都没停歇,就去坐堂问诊了。

云子晴在自己院子里面听绸儿给自己讲惜水国的政治版图。

惜水国皇帝平庸,两个皇子又是有勇无谋的。而他们的目标是手握重兵,又得民心的摄政王,苍翼。

据说这苍翼武功高强,智勇双全,这惜水国皇帝在这种光芒下,几乎像是背景墙。

摄政王野心极大,一直想要毁掉这三国鼎立的局势。

水立北的目的,便是阻止迷惑摄政王,然后让惜水皇帝和新安国签下两国友好协议。

晚上狄修子回来的时候说皇宫设宴邀请他,让云子晴也跟着去。

“惜水皇帝仁厚慈祥,你倒是要小心他那个三皇子,极其无脑好色。”狄修子像个老父亲一般。

“知道了。”第二日傍晚出发,绸儿被留在皇宫外,云子晴跟着狄修子进去皇宫。

惜水的皇宫入目都是金黄,不管是地上的毯子,还是墙壁上的壁画,实实的金碧辉煌,耀眼至极。

惜水的皇帝和皇后都穿着白色的长袍,一头长发微卷,带着金子做的皇冠,倒像是云子晴那个时代的欧洲贵族。

狄修子在前面给惜水皇帝和皇后把脉,然后说了一些平时注意事项。

云子晴坐在下方,不动声色的打量着宫宴上面的惜水贵族。

目光落向左边第二个位置的时候,一个年轻的男子给云子晴抛了一个媚眼。

自古以来不管是吃饭还是议事,这位置的区分就是最明显的。

除去左边第一个位置的摄政王的宝座,第二个应该就是三皇子拓跋牧了。

云子晴一直奉行的就是以牙还牙,趁着大家不注意,云子晴也还了一个风情万种的妩媚眼神。

这一下子倒是将拓跋牧给吓到了。

呆愣了一瞬,对云子晴的兴趣更大。要不是此时是在宫宴,皇帝皇后都在,他都要端着酒杯过来近距离搭讪了。

厅前身穿露脐装的舞女摇曳生花,领头的那个女子刚巧注意到云子晴回应的眼神,眼中寒光闪过。

一舞罢,舞女上前来斟酒。

领头的那个舞女端着金色的酒壶走过来,云子晴抬着杯子过去。

只不过,那个只露出大大眼睛的舞女,却将美酒尽数倒在了云子晴的袖子上面。

云子晴察觉到了,因为她的眼神太过放肆和挑衅,云子晴便没有躲开,任由那酒水湿了衣袖。

“咚。”铜制的酒壶被扔在地上厚重毯子上面,只闷闷的一声响。

“啊,我的衣服……”云子晴一系列的动作非常快,这边打掉了酒壶,这边就护着衣袖尖叫出声。

宫宴上的人的目光都被吸引过来。

“丫头,怎么了?”狄修子一脸紧张的过来查看。

云子晴就势藏在狄修子的身后,抽泣道,“伯父,她将酒都倒在了我身上。她是故意的,我的衣服都湿了…惜水皇后一眼就认出来云子晴前面站着的那个舞女,悄悄和惜水皇帝说了一声。

“灵儿,神医带过来的人可是贵宾,不得放肆。”惜水帝声音平和,听着并不像是在斥责谁。

此时,那舞女也揭下了面巾,露出一张稚嫩却美艳的小脸。

“父皇,这个女人和三哥哥宫中的妃子没区别。刚才我还看见她勾引了三哥哥呢!”拓跋灵觉得自己单单将酒倒在她身上,还算是便宜了她。

毕竟她之前就听父皇和母后商议着要将三哥哥宫中那些女人送走,让他不要沉迷美色。

“你是谁?你三哥哥又是谁?”云子晴也不甘示弱,伸出小巧的脑袋不服气的质问道。

那语气,就像是小女儿家的幼稚争论。

“看见没,那第二个席位就是我三哥哥的!我都看见了,你就是在故意勾引我三哥哥。”

“我初来咋到,人都不认识一个……女儿家的名誉最重要,你这话何其诛心,你这是要将我逼上绝路。”云子晴软软的声音非常的委屈,尾音带着颤声,似要哭了。

“你你……我怎么就将你逼上绝路了?我不过……”拓跋灵一时无言,不知道该如何反驳了。

看了一圈,好像也没人帮助她。

“灵儿,快给这位姑娘道歉。”惜水帝加重了语气。

“姑娘,灵儿小不懂事,她没有别的意思,还望姑娘原谅她。”惜水皇后也说。听听,惜水帝这话和普通家庭溺爱孩子的父母有什么两样?云子晴甚至有种错觉,她此时并不是面对着惜水的帝后。

“王室贵族,何须道歉?”未见人身,便闻其音,倒也知道,此人正是摄政王苍翼。

“拓跋灵,你要记得你永远是惜水最尊贵的八公主。”全体贵族恭敬的给苍翼问礼,只有狄修子和云子晴站的笔直。

“苍翼,新安人和惜水民风不同,灵儿刚才那番话确实有些犀利,理应道歉。”惜水帝语气温和。

“噢?让本王看看神医带来的这位新安国闺秀,到底有何不同?”苍翼走近两步。

云子晴微歪着头,闪着清澈的眼睛,笑了。

“原来是公主殿下啊,那云子晴自然不会计较她的话了。”这话说的弦外之音可就多了。

云子晴大大方方的任由苍翼打量自己。

“你别看她,她就是一个勾引人的妖精。刚才还说你女儿家的清誉重要,现在又直勾勾的看着我们的摄政王。”拓跋灵挡在两个人视线中间。

苍翼眼底闪过笑意,挪开视线,“快去换身衣服,哪还有公主的样子?”

“知道了。”这出闹剧,由苍翼的到来转移了视线,不再提。

晚上回去的时候,狄修子非常不赞同的看着云子晴。

“丫头,你这样岂不是给摄政王留下了坏印象?”

“想要的就是这效果。”

“从何说起?”

“摄政王只手遮天,人都道惜水皇帝肯定想要除掉摄政王。可是我觉得,惜水皇帝却是故意放权的。”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