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太子妃的虐夫日常 > 第4章 自己曾经改过名?

我的书架

第4章 自己曾经改过名?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云子晴看了看水立北那一袭干净的白衣,对,应该不是他,哪有成亲的不穿红衣。

“少城主好。本公主记得与流云国联姻的是水立寒。”

水立北惊讶了一瞬,难道她不知,自己曾经改过名!?如此一来,那可就要好好玩玩了。

水立北笑道,眼神狠厉,“我劝你放端正你自己的地位,我来接你是看得起你。”水立北眯了眯眼睛,警告着云子晴,“看清楚这是谁的地方!”

“大喜之日,本公主盛装打扮,千里迢迢赶过来,贵国让我过来,纯粹就是为了羞辱我流云国?”

云子晴得理不饶人,丝毫没有给水立北面子,直接一顿质问。

水立北没想到云子晴这么能说,刚想出口回怼过去,却发现根本不知道说些什么。

没想到他堂堂少城主竟然被一介女子怼的说不出话!水立北黑了脸。

“你还想我怎么样?”

水立北强行咽下这口气,抬头问道。

“堂堂惜水国少主成亲,还要我惜水国请吗。”云子晴说着,拿出来一炷香,斩断,给了旁边的小德。

“你骑马这么快,我相信这一炷断香的时间,你能把你哥哥水立寒带过来的吧?”

云子晴坐在车内,饶有趣味的看着外面水立北铁青的脸色。

“就这一炷断香?”

水立北咬着牙问道。

“水少主,这香可已经点燃了。”

云子晴说罢,让小德把点燃的香放在外面。

“这城外风大,我的轿子能撑得住这风,这小小的断香可就不一定了。”

“少主!”

听风也有些急了,赶紧提醒水立北。

“给我等着!”

水立北咬牙切齿的冷哼一声,随后着急的策马离去。

“爽!”

看着水立北狼狈离开的背影,云子晴哈哈大笑着说道。

既然敢给她云子晴摔脸子,那就要做好被她报复的准备,之前那些古板的老教授们都被云子晴耍的团团转,他水立北想和她斗,还有点太嫩了。

云子晴想着水立北待会儿手忙脚乱赶过来的样子,只觉得心情大好。

这一炷断香很快就要烧完了,云子晴看着远处再次扬起的尘土,嘴角微微上扬。

没想到这小子还真能赶回来。只是,为什么只有他一个人!?云子晴皱着眉。

“云子晴,走吧。”水立北喘着气,盯着云子晴的轿子恨恨的说道。

“你哥哥水立寒呢。”云子晴不解。

水立北充满鄙视的看着云子晴,“拜托大姐,你嫁给流云国都不打听打听吗。流云国只有一个少城主,那便是我!”

轰——

什么!自己嫁的居然是水立北!那她抢了电视剧女主的老公!

什么跟什么啊!

看着云子晴的脸色变幻莫测,水立北心情大好。

云子晴看着水立北嘲笑的模样,顿时了然。

想看我笑话?等着吧你!

云子晴把帘子放下来,语气威严的说道,“走吧。”

看着云子晴现在的表现,众人都是面面相觑,不知如何是好。

云子晴这根本就没有把水立北放在眼里啊!

“你!”

水立北更是没想到云子晴对待自己的示威毫不变脸。

对待自己更是如此的嚣张,气的冒火,想教训她却被听风拦了下来。

“少主息怒,国之大事要紧。”

听风有些无奈的安慰着水立北,努力让他别再生气,而水立北深吸了一口气,让自己平复下来。

好,他就再忍她云子晴一时,等到进了城,那就真正算是进了他的地盘,他看云子晴还能翻起什么浪来!

在轿子里的云子晴气的捶胸顿足,什么鬼啊!命运如此捉弄我!

真是阴差阳错。

水立北在前面走着,云子晴的轿子在后面跟着,一进城,周围的百姓就开始议论纷纷。

“看到了吗,那个轿子上坐着的就是流云国的少主!”

“哎,我听说这流云国少主可是纨绔女子,什么事都干过,性子非常恶劣,她走了流云国的百姓全都叫好呢。”

“哎,要不是流云国国主没有儿子,另一个女儿又无法扛事儿,哪儿能轮的得到她?”

听着外面的议论,小德有些担心,云子晴会不会受这些的影响。

然而转过头来一看,就看到云子晴一脸的云淡风轻,这才松了口气。

“可是,云子晴这样一个桀骜不驯的,嫁到我们惜水国不会出什么事情吧?”

“哎呀,能出什么事?云子晴嫁过来是要从我们这边的规矩,也就是说以后当家的是她!”

“那少主那边……”

“听说刚刚少主被逼着回来换喜服,还着急穿错了一件……”

听着周围的议论,水立北的脸上越来越难看,好在也到了目的地,水立北如释重负的下马。

轿子落下,云子晴从轿子里钻出来,直接往里面走去。

“哎,这…还没踢轿……”喜娘愣了愣有些纠结的说道。

“繁文缛节,免了,”云子晴有些不耐烦的说道,“接下来要做什么?”

云子晴的花让场上的人都是一惊,刷新了对云子晴的看法,而水立北冷哼一声,也相继走入。

“回少主,是…是拜堂。”

“拜堂?不拜了。”

云子晴说罢,转头看了一下水立北。

“想必水少主也没有意见吧?”

水立北愣了一下,有些僵硬的点了点头,随后才反应过来自己刚刚答应了什么,顿时气不打一处来。

周围的宾客也是议论纷纷,窃窃私语的看着水立北。

看着水立北即将发怒的脸色,听风咽了咽唾沫,赶紧又拽了拽他的袖子。

“少主,少主,注意大局!”

“哼,无所谓!我也从未想过和如此蛮横之人拜堂成亲!”水立北冷哼一声,继续往里走。

云子晴走进喜房,揉了揉有些酸痛的胳膊,抬头看到水立北和喜婆都跟了进来,这才反应过来。

“你乖乖在这里呆着,我去陪宾客了。”

云子晴一边说着,一边随手将盖头取下来。

云子晴取下盖头的一刻,水立北愣住了,他还从未见过这样的女子,和惜水国的女子不同,带着些许柔弱,但又柔中带刚,娇媚明艳。

就在他看呆的这一瞬间,云子晴已经将盖头扔在了他头上。

水立北这才反应过来,怒火再也压制不住。

“你干什么!”

“我干什么?”云子晴停下脚步,转头瞥了一眼水立北,“这可是你们惜水国的规矩,新婚之夜男子要在婚房等着女子陪宾客回来,揭盖头入洞房,可别说你一个惜水国人连这最基本的常识都不知道。”

说罢,云子晴继续往外走。

“诸位久等了,”云子晴看着场上的宾客,笑了笑,“耽误了点时间,大家不要见怪。”

云子晴今日初来惜水国的霸气,确实是让所有人震惊。

虽说有些事情做的却有不妥,但也确实是水立北先给云子晴下马威,怪不得云子晴如此反击。

“今天是大喜的日子,大家不要客气!说起来我才是刚进惜水国的外人,有哪里做的不好,请大家海涵!”

酒宴在云子晴的招呼下顺利进行,很快,云子晴就注意到了敬酒的人里有一位男子,也觉得有些好奇。

在惜水国能看到除了水立北以外的水立北出宴席,着实少见。

“这是?”云子晴小声的问着旁边的小德。

“这是惜水国唯一的一个男性文官,凌清,也是水立北的老师。”

云子晴听到这个名字,仔细回忆后想起,凌清是主线剧情中不可缺少的一部分。

她现在刚来惜水国,结交凌清对她有很大好处。

“凌公子,久仰了,”云子晴轻笑着,向凌清举杯,“能在这惜水国只身一人闯出名堂,我跟钦佩。”

“公主说笑了,凌某也很是佩服公主。”

凌清淡淡的点头笑笑,向云子晴敬酒后离开。

云子晴看着凌清的背影,轻轻的咂嘴。

“这可比水立北那个没脑子的好多了,真想不通为什么这么好的老师教出来的学生是个烦人精。”

云子晴不解的摇了摇头。

而此时此刻,喜房里的水立北看着进来的听风,皱了皱眉头。

“准备好了吗?”

“准备好了,”听风点点头,犹豫了一下说道,“少主,真的要这么做吗?”

“当然!我现在恨不得将她千刀万剐,凌迟处死,这样已经是仁慈的了。”

水立北咬牙切齿的说着,将泻药混进杯子里。

“怎么还不过来?”

“今日是大喜的日子,宾客很多,公主应该是忙于应酬……”

“怎么,水少主这么着急想和我洞房?”

听风的话还没说完,云子晴就推开了门,嘴角带着玩味的笑容,心里也止不住的吐槽着。

幸好她让小德偷偷把她要喝的酒全部换成了白水,不然她现在肯定已经倒地不起了。

“喜娘,下面还有哪些程序要快些说,水少主要等不急了。”云子晴轻笑。

“云少主,这第一步是撒红枣花生桂圆樱桃,寓意早生贵女。

“免了。”云子晴大手一摆,撒完还得收拾。

“下面是请新夫吃饺子。”

“哈?免了。”呀,在这惜水国轮到男人了。

“还有就是验新夫的守宫砂。”

“快些吧。”这不是女子的东西?要怎么验男子,云子晴来了兴致。

“请新夫伸出手臂。”

水立北不乐意了,将头扭过去,不准备行动。怎能她说什么就是什么!

云子晴见他不动,一把拽过水立北,直接卷起他的袖子。

白晃晃中一点红……

“啧,这胳膊真白。”云子晴语气认真正经,可嘴上的坏笑出卖了她。

“我……你……”水立北噎住,他其实想说他哪哪都白。

“你什么你?我什么我?”这娃儿不会是羞傻了吧?“喜娘快些。”

“是是是,还有最后一件,合卺酒。”喜娘用手帕擦了擦脸。

一杯酒而已,云子晴本想快些喝了了事,但他这个酒壶……诸葛八卦壶???

欺负她没看过电视剧?这水立北表面仪表堂堂细皮嫩肉,背地里却要杀她?

“云少主不乐意喝?”水立北故做镇定,内心却慌的一批,怕不是看出了他的心思。

“我与水少主成亲,怎能不喝这酒?”云子晴回应道。

水立北松一口气,将酒递给云子晴。

哪想这女人不但没接,还反而定定的看着他,不停的靠近他,含情脉脉,深情款款。

养在深闺的水少主不一会就上头,搞了个大红脸。

就在两人快要眼对上眼的时候,云子晴突然停住,莽地夺过水北立手中的酒,一引而尽。

“我喝完了,该水少主了。”云子晴自己都不敢相信,她居然调戏到了古代女尊王朝的纯情少年。

“你……”水立北一脸的不可思意。

“我什么我?怎么?你还想让我喂你?”云子晴笑道。

见水立北不动,云子晴拿起酒杯,要喂给他。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