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出嫁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自己的这个女儿向来性子娇蛮,怎么会突然同意嫁到惜水国去?

“没错,我已经想清楚了,我回去后发现,如果我们继续这样的话,两个国家一定都不会松口,很有可能会引起战争。”

“为了不让天下的百姓受困,我决定嫁到惜水国去!”

云子晴拍了拍自己的胸脯,脸上满满的义愤填膺。

“可是,我害怕你嫁过去会委屈了你。”

“你放心吧爹,我不会过去让人欺负的,既然他们惜水国是女尊男卑,那我便要求他们对待我像对待本国女子一样!这样的话,其实还是他们的少主入赘。”

“爹,你只要传书,这样一来如果我受他们欺负,我也可以及时告诉你,到时就是他们惜水国不讲信用了。”

云子晴只觉得自己聪明绝顶,竟然真的想出了这样两全其美的法子!

“既然你已经决定了,那我也不干涉你的意思,我这就让人去传书。”

“我妹妹就是好看,也不知道是那个水立北几辈子修来的福分,才能把你娶回家去。”

云子月看着自己眼前的云子晴,不由自主的带上了泪花,语气也是带着些哭腔。

“哪有,姐姐明明比我更好看。”

云子晴看出来了云子月的情绪不对,赶紧轻轻的握住她的手安慰她。

“今天怎么这么会说话,小嘴就像是吃了蜜一样。”云子月顿时被云子晴给逗笑了。

“那当然是因为我们是姐妹呀。”云子晴俏皮的笑了笑,站起身来转了个圈。

而就在此时,旁边的门突然打开,国主走进来静静的看着云子晴。

“爹!”

云子晴对着国主笑了笑。

“快看我今天好看不好看。”

“当然好看,我的女儿永远是最漂亮的。”

国主宠溺的看了看云子晴,过去轻轻的握住她的手。

“到了惜水国以后,如果他们欺负你,你就尽管跟我说,千万不要忍着让着,不要让自己受委屈了。”

虽然已经说过很多遍,但是国主还是不想让云子晴受到一丁点的委屈,再一次出口叮嘱。

贴心话已经说完,两人目送云子晴坐在轿子里。

云子晴有些好奇的看着外面,听着外面说的话。

“二公主出嫁了!”

“祝二公主百年好合!”大街小巷里的百姓全部都出来,跪在地上,向云子晴轿子离开的方向磕头。

“小德,他们这是在干什么?”云子晴听着外面百姓们喊的话有些好奇。

“当然是为了欢送你。”

“欢送?”云子晴顿时觉得有些兴奋,“原来我这么受百姓爱戴的吗!”

“当然不是了,只是因为他们觉得你终于做了一件对的事儿,你离开这里他们很开心。”

小德哪里都好,包括说话特别实诚。

“你是认真的吗?”

云子晴顿时就愣住了,赶紧先开帘子看了看外面百姓的表情。

“小德,你告诉我,我以前到底都干了些什么事情?”

“其实也没有什么,不过就是吃了几顿霸王餐,调戏了几个书生,欺负了几个良家妇女……”

“还有……”

云子晴顿时一脸黑线,催促着车夫赶紧离开这里。

她可不想在这里再丢人了。

……

“少主,今日流云国公主就会抵达我们国都了。”

看着水立北依旧坐在那里喝茶,他的的手下听风忍不住开口提醒道。

“她来她的,我喝我的茶,这两件事情不冲突。”

水立北淡淡的说着,没有一点要动的迹象。

“但是您得出城迎接她。”听风犹豫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

“要我迎接她?说什么笑话!”

水立北把手中的茶杯放下,气不打一处来的站起来看着听风。

“她做什么春秋大梦呢,他都还没嫁过来就想压我一头了,我作为堂堂的惜水国少主,从来就没有这么委屈过!这里是我的地盘,我凭什么要以他为尊,事事都得听她的!”

水立北说完之后冷冷的哼了一声,站在了亭子旁边一声不吭。

“可是,人家跑这么远过来,也算是做出了一点让步,少主你就……”

听风话还没说完,就被水立北打断了。

“还没嫁过来呢,你这就胳膊肘往外拐了,记住了你是我的手下不是她的!”

水立北听到听风这么说,越发的来气,直接一脚踢了过去。

“而且就云子晴那样的人,在他们本国的风评就不好,什么无理的事情没干过,真不知道爹是怎么想的,居然会让我娶这么一个丑恶的女人!”

“可是,我听说云子晴长得很漂亮啊。”听风有些摸不着头脑。

“你不说话没人把你当哑巴!”水立北生气,“我说的是心灵丑陋!心灵!”

“这样一个女人凭什么让我听她的!”

“可是少主,你别忘了这次联姻的真正目的,是为了通过联姻获得流云国公主的心,把对方收编进来。”

听到听风的这话,水立北的身子顿时僵了一下,别别扭扭地点了点头。

他自然明白这次联姻意味着什么。

“如果您不去迎亲的话,我们的这些准备可就都白费了。”听风小心翼翼的看着水立北说道。

“可是……”

“所以您不仅仅要迎亲,还要想办法让流云国的公主爱上你。”

“但是……”

“少主,这可是一个艰巨的任务!”

看着听风脸上的表情,水立北有些气急败坏的端起桌子上的茶一饮而尽。

“去就去!我倒要看看这公主到底有什么能耐。”水立北眯了眯眼睛,嘴角扬起一抹阴险的笑。

“我一定会得到她的心,然后再狠狠的把她抛弃,敢对我做出这种要求,我一定要让她尝尝家国尽失的滋味!”

而此时此刻的城门外。

“小德,那个水立北,现在还没过来吗。”云子晴揉了揉眼睛,活动了一下有些酸痛的肩膀。

“公主,惜水国少主还没出来。”

小德掀开帘子看了一下,说道。

“那就等会儿他来了再叫我。”

云子晴说着就又躺了下去,她已经累了一路了,要不是这轿子的空间够她躺下睡觉,她只怕早就反悔回国了。

“公主,公主醒醒!他来了!”不知过了多久,小德突然推了推睡梦之中的云子晴。

“嗯?”

云子晴抬手擦掉嘴角的口水,迷迷糊糊的坐起来往外看,只看到一个白衣少年骑马从远处赶来,溅起一地的尘土。

云子晴赶紧把帘子放下来,嘟囔着翻了个白眼。

“天呐,这么多土,我都害怕得尘肺。”

而外面的少年在轿子前停下,抬起头来,脸上满是高傲。

“惜水国少主水立北,前来迎亲。”

少年的声音清冷,仿佛半个字都不愿意多说,冷冷的看着云子晴的轿子。

“这个臭屁水立北,不光把我扔在这鸟不拉屎的鬼地方这么久,还敢用这种态度和我说话!”云子晴气的跺脚,咬牙切齿的说道,“今天姐姐我就要教教你什么叫尊卑!”

云子晴想着拉开帘子,正想要好好教训他,可是看见男人熟悉的脸庞,云子晴懵了!

水立北!!

怎么接亲的是水立北!?与她联姻的不是水立寒吗!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