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我的羁绊打爆万界 > 第90章 银沙堡激战

我的书架

第90章 银沙堡激战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这是高级军议,夏鸣此时在帝国的地位,是没有资格在场的,不过有克莱门特的支持就另当别论。

  “好了,夏。你来说一说,我们接下来应该怎么办?”克莱门特阴柔的脸上,笑意很莫名。

  夏鸣点头,沉声说道:“现在帝国的局面,已经是骑虎难下。”

  “特威塔、罗根,还有远在西南的伊斯坦,三个国家或是派兵集结,或是支援物资,已经和银沙堡结成了联盟!”

  “银沙堡就是这个联盟的纽带,也是最脆弱的一环。”

  “必须截断联盟的纽带,彻底占领福克纳!现在退走,等于是给了海克利尔王子重整大军,抢夺失地的机会,到时候四国联合军一起向帝国宣战,在座的各位都是历史罪人!”

  夏鸣这番话,主要是对主帅——“盾山”欧内斯特说的。

  因为血屠阿道夫不会关心国家大计,况且他本来就坚决反对撤军。

  蛇枪克莱门特,早在昨晚,就已经被夏鸣说服了。

  “那还犹豫什么,干就完了!”血屠阿道夫元帅一拍大腿。

  蛇枪克莱门特元帅,慢条斯理地说道:“夏已经把攻破银沙堡的重要意义阐述清楚了。为了帝国的未来,我赞成这次强攻计划。”

  夏鸣心中冷笑了一声。

  蛇枪克莱门特,可不是为了什么帝国的未来,他是为了自己的未来。

  昨晚夏鸣献上精金,洗脱了自己的罪责之后,又向克莱门特进言。他昨晚说的那一套,和今天冠冕堂皇的帝国利益,完全不同。

  说到底,粮船运输队伍的指挥官霍布森,包括随船的夏鸣,都是克莱门特的下属。

  粮船被烧,三元帅中,责任最大的就是克莱门特。

  想想看,如果灰溜溜回国,寸功未立,到时候克莱门特会承受来自帝国高层多大的压力?

  只有行险一搏,抢占攻破银沙堡的头功,克莱门特才能把粮船被烧的失职责任淡化。

  这就是夏鸣说服克莱门特的套路。

  ……

  对银沙堡的众人来说,庆功宴过后,就已经在翘首等待帝国军的撤离。

  当然,夏立说过,帝国军不一定百分之百撤离,赌一波国运,强行攻占银沙堡,也是有可能的,所以海克利尔王子并未松懈。

  果然,粮船被烧的第二天上午,帝国军就发起了进攻。

  一队队帝国士兵,列队攻城。

  城墙上泼洒下来的炼金毒液,就像是加强版的浓硫酸,落在每个帝国士兵的身上,都会让其皮肤迅速溃烂,惨叫倒下。

  而爆盐炸弹,在视觉效果上更是可以媲美手雷,用一丝源力就可以激发,然后投掷出去,爆炸的中心点往往是尸骨无存。

  银沙堡守军,也不是一点伤亡都没有。

  从下方射上来的箭矢,还有投掷过来的炼金炸弹,同样有着致命的威胁,只不过守军有城头上的符文掩体,能够降低伤亡比例。

  攻城战一直打到了傍晚。

  帝国军仗着兵力优势,三大军团轮番攻城,保证士气和士兵的体能。

  银沙堡守军却不敢松懈,一直都是全员顶上。

  到后面,虽然城墙下是密密麻麻的帝国士兵尸体,但城头上的银沙堡守军,却已经疲乏之极。如果不是海克利尔王子威望很高,统御力强,这些守军恐怕很难坚持到现在。

  就连夏立,连续不断的战斗,让他都感觉麻木了,只是机械地出剑、出剑,再出剑。

  帝国军并未派出白银级以上的战职者参与进攻,夏立的剑势虽然早已积攒了50点,但却一直找不到人试剑。

  把第一次剑势无双的爆发,给到一个小兵头上,夏立当然不肯。

  忽然,城头爆发出一阵呼啸。

  一个身材高大,满身横肉的男人,手持双斧,跃上了城头。

  “血屠”阿道夫!

  阿道夫双斧狂劈,当先的三个银沙堡守军,身体被整齐地劈成了六截。

  一名银沙堡重骑士,13级战职者,挺枪刺来。

  阿道夫狰狞一笑,反手一斧,那名重骑士的枪杆断折,整个人被震飞出去,在空中就大口咳血。

  上位黄金级战士,带来的压迫感空前强大,阿道夫元帅的身边,银沙堡士兵因恐惧而退让,居然闪出了一大片空地。

  夏立虽然看到了这一幕,但他明智地没有出手。

  天塌下来,高个子顶上。

  显然,海克利尔就是那个高个子,他也很自觉地挺枪冲了上来。

  铛!

  长枪的锋芒,和巨斧的刃锋轰然碰撞,气浪翻滚。

  这一击,竟是平分秋色,两人都是一步不退,只是身形微微摇晃而已。

  “你居然晋升成了黄金战士!”血屠阿道夫露出了一丝惊容,随后更是浓浓的兴奋。

  银沙堡守军,士气大盛。

  海克利尔王子迟滞住对手,周围的银沙堡士兵,纷纷鼓足勇气冲了上来。

  虽然被血屠阿道夫反手劈死了好几个,但银沙堡士兵们也成功地分摊了他的注意力。

  唰唰!唰唰!

  四道银色绞索,从不同的角度延伸而出,像是毒蛇一样,悄然卷向了血屠阿道夫。

  血屠阿道夫反应极快,虽然躲开了一道、震开了一道,但仍有两道银色绞索,分别缠住了他的左手腕和右脚踝。

  握持四根银色绞索的,正是海克利尔王子麾下的四名大骑士,白银级的战力!

  海克利尔王子虽然不懂华夏的兵家诡道,但他并不笨,明白帝国军的三元帅难缠,自然早早筹划,不会坐以待毙。

  他提前准备了十名白银级的大骑士,采用秘银混制的绞索,把抛掷绞索、擒拿强者的手段演练纯熟,专等三元帅亲身冲阵!

  现在,仅仅用了四名大骑士而已。

  两名得手的大骑士,发力一拉,血屠阿道夫的身形为之一晃。借这个机会,另两名落空的大骑士,再次抛出了绞索,一个命中了胳膊,一个命中了腰胁。

  四下里一拉,血屠阿道夫顿时立足不稳!、

  他正要提气反击,但海克利尔怎么可能给他这个机会?

  唰!

  海克利尔一枪刺中了阿道夫的肩膀。本来他刺的是胸膛要害,但阿道夫临时扭动身躯,四个大骑士像是风车一样被他带动,所以枪尖才没有命中要害。

  长枪击穿了阿道夫体表浓郁的血色护体斗气,在后者身上,留下了一道深深的伤口。

  阿道夫的斗气猛然一顿,四名大骑士再次站稳脚步,发力再次拖曳。

  阿道夫咆哮一声,体表一道血月般的赤色光环,骤然扩散。

  这显然是一个威力强大的自保源术!

  几个想要捡便宜立功,距离过近的银沙堡士兵,被血芒直接劈中,血雨飘洒。就连四名大骑士,也被银色绞索上传导过来的血色气劲震动,踉跄倒退。

  阿道夫转身就走,一个轻跃跳下城头。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