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我的羁绊打爆万界 > 第83章 罗坦德尔码头

我的书架

第83章 罗坦德尔码头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会后,夏立拿到了千解草。

  阿茉尔本想邀请夏立到自己的房间同住,不过却被黑着脸的海克利尔阻止了。

  便宜大舅哥表示,给夏立准备了一间静室,就在阿茉尔的隔壁。

  夏立进入静室,请阿茉尔帮忙守护,他本人则是手握千解草,开始了风极源根的低级晋升。

  有过之前的经验,这一步很简单。

  夏立的第三星海——风极星海之中,无数散漫的源力气流,汇聚成团,然后在不断的旋转中,吸入星星点点的青色光点,那是来自千解草的药力。

  源力气流越转越快,也越来越凝实。

  一声清音,风极星海中,多了一粒青色的源力星尘。

  变得精纯的风极源力,在夏立的体内流淌,缓慢淬炼着夏立的身体,提升着这具身体的潜力上限。

  终于做到三极同修了。

  如果把源者世界当成一款数据化的游戏,三极同修的源者,身体强度要比同级源者强出50%以上,源力、源术更是强悍,算是BOSS级别。

  当然,源界的生灵和地球源者不同,某些强者不需要修炼多极,只修一极,仍然有堪比源兽、远超人类的身体强度。

  这就跟天生的模板有关系了。

  中二一点,这叫“一个人的天生器量”。

  夏立没有继续修炼风极源力,而是把工具姬设置为“火极源力训练”,同时自己也盘膝坐定,各自握住一颗火极源石。

  充当工具姬的“人形修炼增幅器”。

  修炼了两个小时,实在熬不住了,夏立方才睡觉。

  ……

  翌日清晨。

  夏立起床,照例收菜。

  抽奖,获得了一份礼物:玉质雕像。

  这个雕像有巴掌高,是个身材窈窕的古典仕女,看发型和头饰,有点像是华夏古风,腰佩长剑,按剑而立的姿态,英气勃发。

  最奇异的是,雕像洁白无瑕,浑然一体,像是天然形成的,一点雕琢的痕迹都没有。

  “看价值,应该比‘永不凋谢的玫瑰’更高吧。不知道送给阿茉尔,会不会把好感度刷到五颗心。”

  夏立琢磨了一下,还是放弃了这个念头,他觉得这礼物走的是华夏风,送给阿茉尔不太合适,效率太低。

  把玉质雕像收进行囊,夏立耗掉两块火极源石,又完成了当天的火极源力同步。

  忽然门被叩响,娜奥米在外面传话,说是王子有事,邀请夏立前往军事厅。

  ……

  军事厅,夏立和阿茉尔一同到达。

  海克利尔居于上座,旁边还有吉布斯等副官。

  “雪莱先生,侦察兵带回了重要情报。”

  海克利尔沉声说道,“奇拉帝国,没有走陆路运输粮食……他们走的是西海岸的海路!吉布斯,你来说一下。”

  副官吉布斯是个身材粗壮,胡须斑白的男子,一走路浑身的甲胄就发出“哗哗”的碰撞响声,戴上头盔就像是一个铁皮罐头。

  现在他摘下了头盔,像是一个开了盖的铁皮罐头。

  “这里是大陆西域的缩略地图。”

  吉布斯对着墙上悬挂的地图,伸出了粗短的手指,“银沙堡距离西海岸,直线距离有五十公里,蝙蝠山脉的北翼恰好将银沙堡与西海岸隔开。”

  “帝国人在这里新建了一座码头,名叫‘罗坦德尔’。帝国船队从奇拉帝国境内出发,沿着西海岸一路航行,在罗坦德尔码头卸货。这些粮食,会通过车队,沿着蝙蝠山脉的小路,运往银沙堡的帝国军前线。”

  “原来是走海路。”

  夏立眯起眼睛,这样一来,奇拉帝国花费在运输路上的物资损耗,就没有想象中那么大了。

  如果是陆路运输,需要借助牲畜和民夫,一路上人吃马嚼,而且是来回两趟,往前线运一份粮食就要消耗三份的粮食在路上。

  海路运输不存在这一问题,船又不需要吃饭。

  “以王子殿下的睿智,应该已经想到策略了。”夏立不动声色地捧了海克利尔一把。

  海克利尔王子点头说道:“没错,罗坦德尔码头是帝国人的要害之地,只要摧毁码头,帝国人必定缺粮,无法攻占银沙堡已成定局。等到特威塔、罗根两国侵入帝国腹地的情报传来,在三线交战的不利情况下,帝国人的唯一选择就是撤军。”

  “问题是,谁来承担摧毁码头的任务?”

  夏立淡淡说道:“银沙堡处于帝国军合围的情况下,如果大批调军,肯定会引起帝国人的警觉。我们只能派出几十人的小股精锐,进行自杀式的偷袭战。”

  副官吉布斯起身说道:“王子殿下要坐镇银沙堡,肯定不能去!要是让帝国人知道了他不在城内,大肆进攻的话,没有人能挡住帝国三大元帅的联手,他们能轻松打破银沙堡。那时候偷袭罗坦德尔码头的任务,也就失去了意义。”

  海克利尔王子也挡不住三元帅的联手,不过有他这个高手压阵,对三元帅也是一种威慑,让他们不敢肆无忌惮地亲身攻入银沙堡内。

  更何况,海克利尔王子是银沙堡军队的主心骨,他在的时候,银沙堡守军的士气更高,战意更强。

  吉布斯继续说道:“所以,我请求亲自带人,承担摧毁码头的任务!”

  夏立微微皱眉,他一开始把任务说的那么难,就是想吓退一众副官,然后顺理成章地接下任务。

  任务难,也不难。

  第一,只有千日做贼,没有千日防贼的道理,罗坦德尔码头的守备,不可能一直紧绷着,总有可乘之机。这是偷袭一方的优势所在。

  第二,按照这个位面的战争思维,帝国人在罗坦德尔码头布设重兵的可能性并不高,守备力量不会太强。

  夏立此时在银沙堡的地位,看上去受人尊重,实际上都是悬浮在半空中的,脚下无根!因为他是靠和阿茉尔的特殊关系,加上耍嘴皮子出主意,才获得的话语权。

  包括海克利尔王子在内,银沙堡众人仍然对夏立抱持着一丝戒心。

  没有实打实的功勋,夏立身上的外来者标签,始终摘不掉,无法让众人完全接纳。

  这对夏立的后续计划,是很不利的。

  想要把红焰位面,作为一个主位面来经营,势必要取得银沙堡众人的信任。就算要扶持阿茉尔上位,众人的信任也是必不可少的。

  虽然想接下这个任务,但夏立没有贸然开口,他想观察一下海克利尔的态度。

  不出意料的话,海克利尔也会希望夏立出手。

  这是一份投名状。夏立在银沙堡立功越多,就意味着他以后倒向帝国的可能性越低。

  海克利尔眉头微微皱着,看向夏立。

  “偷袭敌军粮道的计划,是雪莱提出的。雪莱先生,如果你能参与到这个任务之中,想来胜算会更高!”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