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我的羁绊打爆万界 > 第21章 不速之客

我的书架

第21章 不速之客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一辆黑色轿车,在宽阔的高速公路上飞驰。

  轿车后座上,坐着两个少年。

  仅从两人考究的衣着,还有佩戴的奢侈腕表,就能看出他们的身价不凡。

  左边的少年脸颊瘦长,笑着说道:“希辉,辛苦你这次跟我一起去林城,希望不要耽误你备考哦。”

  右边的少年身材健壮,名叫秦希辉。

  他一脸无所谓地道:“高考对我们来说,不过是走个过场而已……反正我也没什么事情,在江南市呆的气闷,出来透透气也好。夏鸣,你这次去林城干什么大生意,非得要拉着我?”

  忽然,不远处地面震动,一头长着六条手臂的银色大猩猩,向着高速公路奔跑过来,眼看着就要撞上护栏。

  护栏的表面光芒闪烁,一个个符文次第亮起,紧跟着一道耀眼的闪电,噼啪一声落在了大猩猩的头顶。

  嗷吼!

  六臂大猩猩浑身毛皮焦黑,倒是没有受致命伤。不过这样的电流惩戒,显然足以让它对这条不属于大自然的古怪道路产生畏惧,哼哼唧唧地转身离开了。

  看到这一幕,夏鸣、秦希辉两人,都没有任何紧张之色。

  夏鸣甚至说道:“算这头源兽聪明,没有继续攻击护栏,不然就要吃大苦头了。”

  源能时代,高速公路的造价,远超公元时代。

  普通材料的价格、人工价格倒是便宜了很多,真正贵的,是全方位立体保护道路的“防护符文”!

  在源兽横行霸道的时代,高速公路想要不受源兽袭扰,是不可能的。

  而基于源兽可怕的破坏力,还有高速行驶的汽车的危险性,一旦源兽出现在高速公路上,就是一场重大灾祸。

  所以,联盟才会花费大力气,在高速公路两侧、地基、穹顶,布设防护符文。

  这也导致源能时代的交通非常不便,想要修一条横跨荒野区的主干道,代价太过高昂了。就算砸锅卖铁修好了,也得时时维护,这又是一笔巨额开支。

  秦希辉没有接口讨论大猩猩的问题,而是重新问道:“你还没告诉我,你去林城干什么。”

  夏鸣说道:“铺设二级销售网络……我不是在江南基地市开了一家火极源石销售公司嘛,现在江南基地市的火极源石市场已经饱和,外来户很难插足。

  “我的先期目标是把江南市的六个卫城吃下来,林城是第一站!”

  “这种事,你会亲自跑一趟?还邀我一起?”秦希辉有点不信。

  “哈哈,还是瞒不过你!”

  夏鸣笑着说道,“我这次去林城,除了跑业务之外,还想带你去见一个人。”

  “谁?”

  “夏力!”夏鸣吐出了这个名字,同时留意着秦希辉的反应。

  秦希辉的眼中,瞬间就燃起了一层火。

  “那个畜生,还活着呢?”秦希辉一字一顿地说道,“他在林城?”

  “嗯,三叔把他打发到了林城第三中学。”夏鸣低声说道,“希辉,当初谁也没想到,夏力那畜生会对希容做那种事,我也把希容当成妹妹看待,你的心情我能理解……好在,最糟糕的结果并没有发生。”

  秦希辉吸了口气,强迫自己冷静下来:“最糟糕的结果没有发生,但对希容的心理创伤,是无法弥补的!”

  那个全家视为掌上明珠的小妹,以前都是欢声笑语,蹦蹦跳跳像一只快乐的小鹿。但自从那件事之后,小妹性情大变,一直郁郁寡欢,极度内向。

  每次想到夏力这个名字,秦希辉都恨得咬牙切齿。

  夏鸣拍了拍秦希辉的肩膀:“我知道,我知道。所以这次,我才带你去林城,看看那个混蛋混的有多惨,让你解解气嘛。”

  秦希辉瞥了夏鸣一眼:“夏力就算被发配,也是你三叔夏南海的崽。你这么光明正大带着我去打落水狗,当心被你三叔记恨上。”

  夏鸣大笑:“三叔早就不把他当儿子看了,我还怕毛?你是不知道,夏力前段时间被人打破脑壳,据说脑浆都出来了,差点成了植物人!三叔接电话之后,就回了个‘知道了’,后面连一个电话,都没往这边打过。”

  “这么说,夏力是被他放弃了。”

  “那肯定的,三叔已经续弦,组建了新的家庭,又添了一对儿女,小日子过得美着呢!他才不高兴管前妻留下的累赘……”

  ……

  林城三中。

  铃声响起,上午的文化课程结束了。

  “夏立,一起去食堂?”

  “一起一起!”

  夏立身边,涌来了好几个同学,郑桐、朱薇、张宏……

  源能时代,强者让人尊敬,就连夏立以前的花边新闻,如今也成了“风流”的标签。

  夏立平时又没什么架子,说话也很有趣,已经有几个同学,跟他关系回暖。

  现在至少不是孤家寡人了。

  “好,你们等我一下。”

  夏立熟练地打开《战姬物语》,开始收菜。

  【训练结束,本次训练时长:7h。战姬夏莉获得成长:基础格斗熟练度提升、基础剑术熟练度提升。是否同步?】

  同步!

  夏立瞬间感觉升华了。

  无数次战斗经验,融入他的体内。一时间,他有种突破瓶颈的畅快感觉。

  夏立看了一眼工具姬的卡牌,上面的“战斗专长”显示,基础格斗已经达到了6级,基础剑术更是达到了7级!

  夏立把训练模式调整到“身体训练”。他关掉界面之后,起身跟几个同学一起走出教室。

  “夏立!有人找!”

  教室门口,有同学喊道。

  谁找我?

  夏立来到教室门口,看到了两个衣饰考究的少年,年龄跟自己差不多大。

  两个少年的模样,给夏立一种熟悉的感觉。

  “你们是……”

  其中一个脸颊瘦长的少年,微微一怔之后,冷笑说道:“行啊夏力,装失忆?我是你七哥夏鸣,旁边这位是秦希辉!想起来了没有?要不要让他扇你几个巴掌,帮你回忆一下?”

  两个人名,迅速勾起了夏立的记忆。

  尤其是秦希辉那张愤怒到扭曲的脸,让夏立脑海深处封存的记忆,开始浮现。

  ‘西京,酒会,秦希容,醉酒……原来,是这么回事!’

  夏立总算知道,当初被赶出西京的大事件是怎么一回事了。

  秦希容啊,那可是西京大佬的孙女,秦家的小公主。

  夏公子当初竟然敢借着酒意,强扒秦希容的衣服意图不轨,这行事简直太疯狂了。

  夏家因为这件事,割肉放血,花费好大代价,才算平息事端。

  不过,夏立却有了一个更大的疑问。

  夏公子做事放荡没错,但他又不是白痴,怎么可能不知道做这种事的后果?

  什么酒后乱性都是扯淡,人在醉酒之后,身体处于排毒缺氧状态,下面的血流量不足,海绵体充血要比平时困难得多。

  硬都硬不起来,还想着QJ呢?

  “找我有事?”夏立皱眉说道。

  他已经知道两人来者不善。

  夏鸣是二伯家的儿子,比夏公子只大几个月,按照排行,是夏公子的“七哥”。只不过,夏鸣在初中起就展露出了颇为不凡的商业天赋,小小年纪就委托创立公司幕后操作,到现在已是身家上亿。

  在长辈眼中,夏鸣跟夏公子,那真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别看夏鸣是堂兄,这位可是精致的利己主义者,手足亲情在他眼里,真就薄的像一张纸一样。

  需要用的时候拿来擦个屁股,不要的时候直接丢废纸篓。

  另一个秦希辉,就是秦希容的哥哥。

  那天夏公子想对秦希容做的好事被撞破之后,秦希辉怒不可遏,劈手打了夏公子十几个耳光,这就是夏鸣说的“扇耳光”的由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