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我的羁绊打爆万界 > 第5章 以后我的名字,叫做夏立

我的书架

第5章 以后我的名字,叫做夏立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林城三中战斗系的课程安排很简单。

  上午,在教室内学习“三常”,即《符文常识》《野外生存常识》和《源界常识》,有老师授课。

  下午,可以在“强身馆”锻炼体魄,也可以在格斗场对练,又或者在静室修炼源力,一切按照学生自己的情况,自由选择。

  毕竟,《体测》、《源力》和《实战》是三门主科,每一门有150分,哪门拖了后腿都不行。

  下午的课程结束比较早,一般不会超过三点半,而且没有晚自习。

  这一点,让很多文化系的学生眼红。文化系学员要学习的东西太多了,除了基础的数理化之外,还要学习源能时代积累的符文、材料等等新学科的基础知识。

  对于不求上进的战斗系学员来说,下午三点半过后,就可以自由玩乐。

  但大部分战斗系学员,却有着相当强的自觉性,会针对自己的弱项加以训练,或是参加各种武道社团,交流锻炼自己的战斗技巧。

  早晨。

  重新回到班级的夏立,在班里引发了一场不大不小的波澜。

  不少人眼前一亮,夏立剪掉杀马特的发型之后,好像还挺帅的样子。

  不过也仅限于此,毕竟夏立名声在外,女生爱惜名声不敢跟他搭话,男生又嫉妒他“突然变帅”,平时不熟的情况下,更不肯过去交谈,枉做陪衬。

  随着上课铃响起,同桌郑桐发现不对劲了。

  “这,这还是夏力吗?”

  看到夏立认真学习、听课、记笔记的样子,郑桐揉了揉眼睛,确定自己没看错。

  郑桐一直在偷瞄,他本以为夏立是三分钟的热度,没想到20分钟过去,一节课过去,乃至整个上午的课程过去了,夏立都没有哪怕一分钟的松懈。

  他记下了好几页密密麻麻的笔记,而且字迹工整。

  也幸好战斗系学的都是基础常识,不是太过深奥。没有基础的夏立,虽然听得费劲,但还不至于听天书。

  第一节课下课,郑桐偷偷跟好几个同学提起这件事。那几个同学还不信,第二节课跟着偷瞄夏立,顿时也被震惊了。

  一穿三,三传十。

  结果上午最后两节课,偷瞄夏立的人翻了好几倍。

  就连教《源界常识》的女老师刘思语,都发现了夏立的异常举动,偷偷观察了夏立一节课。

  叮铃铃,上午最后一节课,放学的铃声响起。

  “同学们,距离高考只有两个月了。有几句话,想跟大家说一下。”

  刘思语老师敲了敲讲台,“对于我们战斗系来说,高考不仅仅要考察大家的战力,还要通过笔试,考察大家对于基础常识的掌握。”

  “我们的笔试科目相对简单一些,就算是基础差的同学,只要想学,也是可以赶上来的。”

  “今天我就发现,有一位同学,平时基础不好,前几天一直住院,今天刚回班,就在认真学习。也许有人会嘲笑,早知如此何必当初?不过,老师想要告诉大家另外一个成语:亡羊补牢,为时不晚……”

  夏立坐在位置上,嘴角一牵。

  “有一位”同学?前几天一直住院?

  刘老师啊,您干脆念我身份证号得了。

  果不其然,班里人齐刷刷地回头,看向边角位的夏立。

  夏立敏锐地发现了一双晶亮的眸子,是个黑瀑长发,前额有空气刘海的女生。

  之所以在一群回头的同学里发现她,原因也很简单,她的颜值太高,令夏立的视线无法过滤。

  班长,沈青雁。借给夏立课本的那位,说起来,借人家的书还没还呢。

  换成一般少年,被老师当堂表扬,被同学们用各种意义不明的眼神盯着,也许会感到激动紧张,不过夏立终究是经历过生死的人了。

  “刘老师。”夏立举起了手。

  “夏力,你说。”

  夏立起身,向着刘思语走了过去。

  刘思语是个刚参加工作不久的小年轻,跟夏立穿越前差不多大,她表面上镇定,心里却很慌。

  ‘夏力不会拆台吧,我可是想了很久才决定,隐晦地表扬他一下……’

  夏立走到讲桌前就停了下来,拿起一根粉笔。

  “我想跟大家说一下,以后我的名字,叫做夏立。”

  夏立在黑板上,一笔一划地把自己的名字写上。

  我叫夏立,立夏那天我出生。

  父母赐名立,寓意自立:立身、立命。

  就算有人觉得突兀,我也要用父母给的名字,活在这个源能时代。

  “刘老师,我好了。”夏立写完名字,把粉笔放回讲台。

  “啊……哦!好的。”刘思语松了口气,心中暗暗思考,夏力改名字是什么意思,打算和以前的一切划清界限,洗心革面从头再来吗?

  唉,如果真是那样就好了。林思语叹了口气,宣布下课。

  夏立走下讲台,迎着一众好奇、疑惑、不屑的目光,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

  有人觉得,夏立只是在出风头。

  “呵,真能装。”吕玉明就是不屑的人之一,他用手指捅了捅前面的副班长江华,“他也不觉得尴尬。”

  声音不大不小,恰好能让夏立听到。

  副班长江华矜持地笑了笑,没有吭声。他就坐在班长沈青雁的旁边,自然要保持风度。

  夏立瞥了吕玉明一眼:“只要我不尴尬,尴尬的就是别人。”

  更正名字,对夏立来说是很重要的事情。

  小怼了一句之后,夏立拎起书包,来到沈青雁面前:“班长,谢谢你的书,还给你。”

  沈青雁起身。

  夏立这才发现,沈青雁个子很高,双腿修长,加上不爱说话,显得气质清冷,像是一株白色的木棉花,清丽而不媚俗。

  沈青雁向夏立的座位瞄了一眼,还能看到摊开的本子。

  上面密密麻麻,写满了工整的字迹。

  “现在是复习阶段,这些书,我基本上用不着了。”

  沈青雁开口,声音有些冷冷的,“你可以先留着,用完再还我。”

  “那就太谢谢了。”夏立赶紧道谢,人家虽然语气冷了点,但的确是帮大忙了。夏公子的书,早就不知道扔到哪里去了。

  沈青雁摇摇头,没有再说什么,安静地坐下。

  夏立知道自己的名声有多差,不想让沈青雁遭人议论,在道谢过后,立刻转身就走。

  即便这样,背后还有不大不小的声音钻入耳朵:

  “班长你借他书干嘛,指不定存着什么心思,他是什么人你又不是不清楚……”

  又是吕玉明。

  夏立皱了皱眉,但还是没说话。

  带线发育,暂不接团。

  等爸爸憋出神装,不把你丫锤出屎来,算你拉得干净!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