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农门娇之少夫人咸鱼日常 > 第五十一章:佛寺之行(五)

我的书架

第五十一章:佛寺之行(五)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秋夜,月光被厚厚的云层遮盖。方才还有些光亮的屋内,此时也逐渐陷入黑暗。
  忽然,风变得急促起来。只听“呼”的一声尖啸,如山间鬼怪精魅嘶吼,小木屋那原本有些摇摇欲坠的门被一股力狠狠地惯开,没有一点预兆。
  两个和尚正准备压着昏迷的女人行不轨之事,被房门一惊,纵然胆子再大,心里也着实漏了一拍。
  壮硕的和尚回头望了一眼瘦小和尚,两人交换了一个眼色。
  壮硕和尚粗着嗓子说:“瘦子,你去外面瞧瞧怎么回事?”
  瘦小和尚望着黑漆漆的门口,仿佛那里站着一个不能言说的东西在无声的盯着他。
  没有月光的夜晚,他的背后一阵发凉。
  这是他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以前每次夜里来的时候,都是风平浪静的,从来没有门莫名其妙被撞开过——
  被撞开?!
  难道真的是阿飘?
  瘦小和尚越想越害怕。壮硕和尚催促了他好几遍,他都愣在原地,怎么也不动。
  “大哥,要不今天就算了吧?”瘦小和尚提议道。
  “瞧你那小鸡胆子!没用的东西!不就是一阵风把门吹开了么,你去把门关上不就得了,多大点事儿!”见瘦小和尚使唤不动,壮硕和尚只能自己下床去关门。
  来到门边,他探出头去左右望了望。外面黑漆漆的,什么也没有。
  他嗤笑一声,满以为是瘦子疑神疑鬼在作祟。他一把将门紧紧关上,回身朝瘦小和尚走去,嘲笑道:“看你吓的!外面什么都没有。即使有,见了本大爷,他也得吓得屁股尿流,还敢在我面前嚣张?!”
  瘦小和尚这才放下心来。可是,不等他嘴角的笑容扬起,“嘭”的一声,原本紧闭的大门再一次被撞开了。两扇门撞击到了墙面,反弹时,扬起大量久积的尘埃。
  两个和尚都被尘埃呛得直咳嗽。
  壮硕和尚被激怒了。他壮着胆子大吼一声:“何方妖魔鬼怪,现出形来!若是你现在在爷爷面前跪地磕头,爷爷可以饶你不死。不然的话,爷爷刨了你的祖坟,让你永世不得超生!”
  分明是个和尚的扮相,可是说出的话,却全然没有出家人该有的慈悲,反而满是凶恶。
  他掏出怀里的短刀,步步逼近大门,谨慎地观察着外面的风吹草动。
  令他失望的是,等了好半晌,外面都没有动静,仿佛方才的异动是他们的错觉一般。
  “大哥,你说会不会真的是——”瘦小和尚吓得不敢说话。
  “闭嘴!你个废物!”壮硕和尚怒斥。他不信神佛,自然也不信鬼怪妖魔。
  见等不到回应,他一脚将门踹上,来到床边,将怒气尽数撒在床上全无知觉的女人身上。
  他一边撕扯着女人身上的衣裳,一边说着脏话。
  “真是晦气,难怪你这女人怀不上孩子!呸!”
  正当他要将女人最后一层遮羞布揭开之时,身后瘦小的和尚一声惊叫。
  “大哥!”
  “又怎么了?”壮硕和尚很没耐心地应道。门不是没有再次被撞开么,又发生什么事了?
  “大——大——大哥,你——你——你瞧窗户外面——”瘦小的和尚脸色都吓白了,浑身僵硬,仅靠着最后一丝意志指着窗户的方向。
  壮硕和尚这才听出了他语气的不对劲,循声望去,只见原本空无一物的窗口,赫然立着一个白色身影。
  夜幕黑沉沉的,但是那白衣却格外醒目。长长的头发垂在胸前,遮住了那身影的脸,却反而好像有无数只眼睛在注视着他们似的,诡异又令人毛骨悚然。
  “孩子——还我孩子——”那断断续续的女声在夜色下凄清悲凉,又透露出森森寒气。
  她如同流浪世间怨气冲天而来索命的厉鬼,只逮着夜宿山间的落单之人下手。吸光他们的阳气,吞噬他们的骨血,然后弃之荒野。
  “呔!小小女鬼,也敢在爷爷面前撒野!吃我一刀!”壮硕和尚果然胆大,直接冲着拿道白影杀去。
  “嘭”
  窗户猛地阖上,阻隔了壮硕和尚的去路。他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将窗户打开,可是打开之时,窗外却再次空无一物了。
  壮硕和尚翻出窗外,想要一探究竟。可是才落地,一阵清新的香气便猝不及防地扑面而来,让他避之不及。
  不疑有他的壮硕和尚继续在窗户边探查方才白色身影是为何物。他甚至绕着整个屋子转了一圈,也没有找到任何东西。
  “呸,被爷爷我吓跑了吧!”他吐了口唾沫,向房间内走去。
  才走几步,却见房内,那道白色身影正站在窗前望他。如此挑衅的行为,着实让他怒火中烧。他提着刀,三不做两步,二话不说就对着身影捅了过去。
  “大哥,你干什么!你疯了么要杀我?”瘦小和尚躲闪到了一边去。
  然而,壮硕和尚眼中看到的,却是女鬼尖声叫嚣,笑声肆意张狂,实在是对他无声的羞辱。
  他大喝着:“女鬼,你还敢躲!今日不让你灰飞烟灭,爷爷我誓不为人!”
  “大哥,你疯了!我好好看看啊,我是瘦子啊!你怎么了?”瘦小和尚尖叫着。他没有壮硕和尚那么强壮的身体,不一会儿便被壮硕和尚逼在了墙角,身上也被刺的到处都是血。
  月光缓缓拨开云层,微弱的光亮洒落在荒野之间。
  壮硕和尚高高举着短刀,刀刃折射寒冷的月光。
  和尚高大的身子在墙上投下巨大的暗影,他如同一只可怕的巨兽,将要把瘦小和尚整个吞噬。
  瘦小和尚满眼绝望。他逃不掉了。
  壮硕和尚嘴角扬起一抹狰狞的笑容,短刀对着墙角的瘦小和尚的头顶心毫不留情地刺去。
  就在刀尖离瘦小和尚头顶一寸距离时,壮硕和尚的脸色忽的一边。短刀叮当落地,下一秒,他整个人便如同一座小山,直直向后倒去。
  “嘭”
  灰尘四起。
  过了好一会儿,瘦小和尚才回过神来。从死神面前走一遭的他,有一种劫后余生的感觉。他用袖子抹了抹额头大滴的汗珠,屁股下方的腥臊味让他意识到自己还活着。
  “真是个疯子!”瘦小和尚站起身来,确定壮硕和尚已经没有呼吸了,这才对着壮硕和尚狠狠踢了几脚泄愤。
  他想,得赶紧享受一下床上那个女人,缓解缓解他的惊吓。然后等明天以后,再也不来这个鬼地方过夜了。
  至于他的同伴,死了便死了,反正没有人在意他们的死活。
  等过一段时间,壮硕和尚的尸体被野狗分食了,谁还找得到?
  他一步步走近床边,笑容贪婪冷漠。
  衣襟前的带子缓缓解开,只差一层布,便可以看到女人光滑的肌肤了。
  这时门外响起三声长短匀称的敲门声。
  敲门声落,瘦小和尚听到门外再次传来女人苍凉诡异的声音。
  “孩子——还我孩子——”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