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农门娇之少夫人咸鱼日常 > 第四十九章:佛寺之行(三)

我的书架

第四十九章:佛寺之行(三)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黄昏。
  佛塔后面布满绯红色的云霞。
  用过素斋后,令缯云便带着张氏,随着众多香客一同去了主殿听佛法去了。
  沈言蹊一个人无聊得紧,在后院晃悠了一阵。想着令缯云一时半会儿也回不来,便出了院子,打算去后面的山坡散散步。
  沿着一条崎岖的泥土小道往山坡上走。道路两边,草木葳蕤,野花竞相开放,红的黄的白的紫的,星星点点的,好看极了。
  她顺手摘了两朵花戴在鬓角,见着前头花丛似乎更加茂密,不觉被吸引了过去。
  偏离了通往山坡顶端的小道,踏着漫山的花草,走着走着,便来到了一片树林。只听见树林深处,隐隐传来清脆悠扬的笛音。
  暮色苍茫,笛音婉转。
  是何人有如此闲情雅致,在此处吹笛呢?
  沈言蹊拨开层层草丛,在绿意的掩映下,他看到一个白衣男子立于树下。流水潺潺,微风拂面,男子的衣袂翩翩,恍若乘风而来的谪仙,让人不敢生出一丝亵渎之心来。
  一曲终了,男子缓缓放下手中的竹笛,仰首望着天空中的飞鸿。
  远处旖旎千里、烂漫至极的夕阳成了他的背景。
  他临水而立,连水中的游鱼都游得小心翼翼,生怕惊扰了岸边的男子。
  沈言蹊看得有些呆了,连脚下何时爬来一条小青蛇也没有注意到。直到脚腕一阵刺痛袭来,才让她回过神来。
  疼痛让她不禁叫出了声。
  这一声,引起了水边男子的注意。只见男子竹笛一甩,将咬了沈言蹊的青蛇死死的钉在地上。
  青蛇难受地挣扎着,剧烈地扭动着柔软的身体。可是,无论它如何摆动,奈何依旧无法摆脱竹笛的束缚。
  男子飞身而来,身形在空中留下一道残影。他的手擦过女子的手腕,搀扶住颤抖的沈言蹊,关切道:“此蛇有剧毒,姑娘可被咬到?”
  沈言蹊忍着剧痛,躬身将脚上的袜子褪下来。正如男子所说,这蛇是有毒的,她的脚腕被咬流血的两个小洞处,此时已经开始发黑扩散了。
  她第一反应就是将脚上的毒血吸出来。
  不过,没等她下嘴,男子就阻止了她。对方将她扶坐在一边的草地上,道了一句“姑娘,得罪了”,两指一并,在她的脚腕牙印四周点了几下。神奇的是,那咬痕处的毒血随后便汩汩流出。
  待黑色的毒血消失了,红色的鲜血取而代之时。男子又点了几下,这时,鲜血也止住了。
  男子从怀里取出一个青白色的小瓷瓶,将里面的药粉倒在了沈言蹊的脚腕上。为了不让药粉散落,失了药性,男子将袖中的白巾覆在了药粉上,系了一个结。
  一系列动作流畅自然,仿佛做过很多遍一般,没有一丝的生疏感。
  男子将药瓶送给沈言蹊,微笑道:“除了几个极为特殊之毒,其他的毒,此药都可以解。将此药粉连续涂抹三日,姑娘脚上的伤便可痊愈。姑娘收好。”
  沈言蹊心中后怕不已。要不是这个神仙一般的男人在,她今天怕就交代在这儿了。
  “多谢公子出手相救,小女子感激不尽。不知公子姓名?”
  “在下姓宋,名千知。”
  “原来是宋公子。小女子沈言蹊,公子唤我言蹊就好。”沈言蹊莞尔一笑。对于恩公,她肯定是要客客气气的,毕竟人家刚才还救过自己的命呢。
  “公子精通医术?”她问。
  宋千知很是谦逊地答道:“算不得精通,略知一二罢了。”
  哦哟,那可真是太谦虚了。连解百毒的药都能随便送,这还叫略知?
  “宋公子太客气了。”沈言蹊笑,“不知公子家住何处?这能解百毒的药又是何价?等回去,我取了银钱,将这药钱还给公子。”
  虽然人家是好心救她,并且只字不提好处。不过沈言蹊却是不能做那等忘恩负义、吝啬自私之人的,药钱该给还是得给。
  沈言蹊本想,这药顶多几十两银子,已经是极限了吧。毕竟对于她这样的穷鬼来说,几十两银子是她的极限。再多,就是把她卖了,想必也筹不来那么多的。
  谁知,宋千知只是温温柔柔地笑道:“此药并无价格,姑娘安心用了便是。”
  沈言蹊以为“并无价格”只是宋千知担心她付不起银子,故而随口敷衍的。
  直到后来再次见面,她才明白,所谓的“并无价格”,真的是没有价格。因为这样的药,有市无价。很多人挤破脑袋也得不到一瓶。
  得到与否,全凭药物主人的心情而定。
  沈言蹊再三拜谢,“宋公子日后若是有事只管说,言蹊定然鼎力相助。”
  “沈姑娘不必多礼。不过是举手之劳,不足挂齿。”
  “方才我听公子的笛音而来。心想,能够吹出如此空灵之音的人,想必也是个志趣高雅、从容闲适、且不拘泥于俗世之人吧。这一见,果然如此。宋公子随性自由,恬然自安,内心自成一片天地。既然公子不愿意接受小女子的金银俗物,那小女子便在此祝愿公子,长乐安宁,事事如意。”
  女子的声音仿若山间淙淙流水,悦耳动听。干净的眸子,倒映出男子的身影,认真纯粹,没有带着一丝贪欲与邪念。那真诚的模样,让宋千知心头一动。
  他是见惯了人世间的丑恶嘴脸的。尤其是在金钱权势面前,生死对于那些人而言,根本就是不值一提的。所以他行走于江湖,想要寻找到那一束没有沾染欲念的干净心灵。
  这一刻,他的世界突然安静了。如同倦鸟,忽然寻觅到了一处能够歇脚的地方。
  他看得出来,眼前这个女子其实并不是那种没有悲喜与欲望之人。但是,沾染了悲喜欲望,却可以保持绝对清醒的,却是少有的。所以,他想要与她相交。
  她听得懂他的笛音,感受得到他内心的世界。
  一瞬间,宋千知仿佛找到了知音。
  不觉天色昏暗了,天边的云霞由绚烂的红色变成了灰色,天光彻底消失在了地平线。
  透过阴阴松柏,远远望见山下的佛塔与厢房皆燃起了尘世烟火。
  虽是山坡,并不陡峭,但是夜晚时候,蚊虫还是很多的。
  前面不知尽头在何处,手上又没有带照明之物,所以沈言蹊和宋千知便起身往回走。这一走,她才发现,自己不知不觉竟然走了那么远。
  加上她腿脚不便,这下山的路就更为艰难了。
  宋千知作为刚认识的男性,出于男女之别,并不能背她。于是,她只能一手搀扶着宋千知,一边像青蛙一样一跳一跳地原路返回。
  沈言蹊觉得,她的完美形象,在神仙一般的宋千知面前,彻底没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