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农门娇之少夫人咸鱼日常 > 第三十三章:中秋佳节(二)

我的书架

第三十三章:中秋佳节(二)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三姐姐,你可不要被她的外表蒙骗了!她也就靠这张皮来迷惑人心了!《山海经》里的美女蛇就是她这样的,都半夜出来吃人!”晏芙华的声音并没有刻意压低,周围的丫鬟婆子们都听得一清二楚。
  晏芙莲倍感受伤地苦笑着,眼中垂泪,望着晏芙华道:“五妹妹,你为何总是在大家面前为难我?难道欺负我,让你那么开心么?”
  “哟,装!还装!我在大家面前为难你了么?我那是在告诫三姐姐,防止三姐姐在某些小人那儿栽跟头!你别不承认,你背地里坑我多少次?”晏芙华毫不留情地怼了回去。
  晏芙华气焰越盛,晏芙莲就越示弱,端着姐姐的身份,步步忍让。
  她这个态度,让晏芙华好像一拳打在棉花上似的。
  “小五,不要咄咄逼人,她毕竟是你四姐姐。”看着晏芙莲可怜的模样,宴芙湘忍不住制止了晏芙华的行为。
  晏芙华见宴芙湘帮那个白莲花,却不帮她,更加生气了,“三姐姐,你竟然不信我的话?你瞧着吧,她总有一天会害了你的!”说完,鼻子里“哼”了一声,撇过脸看向别处,不再理会这边的人。
  晏芙莲低头用帕子拭干了泪水,柔弱无比地自责道:“都怪我,让三姐姐和五妹发生矛盾。既然五妹对我误会那么深,我以后少出现在她面前就是了。大家骨子里都流淌着晏家的血脉,三姐姐可不要因我而与五妹产生嫌隙。”
  不等宴芙湘摆手安慰,身后的晏芙华耳朵一动,听到说话声后,气不过,又隔空怒骂:“我呸!着实不要脸!”
  说完,也不管晏芙莲铁青的脸色,再次把头转回去,双手交叉抱在胸前,一副“别和我说话,说话的都是狗”的样子。
  硬生生将晏芙莲想要反击的话噎在了嗓子眼儿里,咽不下去,也吐不出来。
  沈言蹊看着这姐妹三人演出的一场好戏,竟比戏台子上的还精彩几分。唯一不足的就是,她的手里少了把瓜子儿。
  她看到侧面最边上坐着的宴灵修。那位爷正翘着二郎腿,悠闲地听着曲儿。他的身边,小县主正乖顺地守着他。乍一看,倒真有点儿郎才女貌的感觉来。
  看来今儿宴灵修要陪着令缯云了,既如此,必然没有那等闲工夫来检查她的绣活儿了吧!
  沈言蹊高兴极了,恨不得令缯云以后每天都粘着宴灵修。
  她俯下身,对正在听戏的宴芙湘道:“小姐,一会儿我能出府一趟么?”
  “与人约好了去玩儿?”宴芙湘问道。
  “正是,早就说好带他一起的。”沈言蹊眯着眼笑了。
  “能顺便带我出去逛逛么?”宴芙湘眼中有些渴望,不过她知道自己的身子不好,若是沈言蹊拒绝了,也是可以理解的。抱着一丝希望,她还是将心中的话问了出来。
  沈言蹊有些犹豫。宴芙湘出去,必然不可能孤身一人,她身边要带好多个丫鬟婆子。这种情况下,他们见着宴弘毅,保不准会出现什么岔子。
  思考了一会儿,她道:“小姐,我那朋友是个内向的,与陌生人相处便会极为拘谨。奴婢不想因他而破坏了小姐的心情。小姐若是想出去,可以让茶茶陪您。茶茶心思细腻,又了解得多,必然会带您玩得尽兴的。”
  宴芙湘有些沮丧地叹了口气,道:“好吧,那你早些回来哦。我们回去之后,会在院子里摆咱们自个儿的赏月会,我会叫人给你留一点儿月饼和小果子的。”
  “多谢小姐。等我回来,我给您带外面的糖人儿吃。”
  “哈哈,那你可千万不要忘了!若是不带,我就要罚你了!”
  “好!”
  ······
  看了会儿戏,令缯云觉得无聊的紧,还不如多花时间与表哥聊天。她转头看向宴灵修,但见宴灵修所有心思都在戏台上,她不忍打扰,便和万俟说话。
  “万俟,我方才在吃饭的时候,见着你与蹊儿那丫鬟说话。你们很熟么?”
  “回县主,属下与蹊儿姑娘并不熟悉,只见过几次面。”万俟一脸正气地回答着。
  “只是见过几次面,就能有说有笑的啊?”令缯云有些嫉妒地嘀咕,余光始终停留在宴灵修身上。她想,自己都说话了,表哥怎么还没有被她吸引了注意力呢?她不放弃,继续问道,“你们都说的什么呀?也说给我听听。”
  万俟板着脸道:“蹊儿姑娘问属下,中秋节晚上是否可以出府。还问——还问二爷今日心情如何。”
  前一句话倒是没有多大问题,倒是第二句话一出,令缯云不满了。
  “她一个小小的丫鬟,没事儿问表哥的心情做什么?”亏得她还是蛮喜欢那个蹊儿的,可别是个两面三刀的人啊。表哥是她的,谁也别抢。
  “属下不知。”
  万俟一副公事公办的样子,直接劝退了令缯云。和这样古板的人聊天,她更无聊了!算了,既然表哥喜欢看戏,她就免为其难再看一会儿吧。
  戏曲看了大半,宴芙湘觉得有些乏了,便和父亲母亲说了一声,起身要回院子里休息去了。
  她们一行人才走不久,就见宴灵修也站起了身。
  “表哥,你不看了?”令缯云忙跟着起来。
  “我还有些事情没处理完,先回去了。你那么长时间才来一次,我娘想你想的紧。正好借着这个机会,你与我娘多相处相处。”说着,又向令缯云带来的丫鬟交代了几句,“看完戏就带你们家小姐回院子里去。若出了什么事,唯你是问。”
  “奴婢知道了。”小丫鬟惊慌的行礼应是。
  宴灵修都说了自己还有事情,令缯云也不可能继续跟着。表哥一走,她就沮丧地带着丫鬟婆子们回院子睡觉去了。
  这边,出了花园,宴灵修与万俟主仆二人行走在狭窄的羊肠小道上。今夜月色又圆又亮,皎洁的月光如同流水一般洒在地上,树影显得愈发清晰。
  他们踏着月色与树影,去往的却不是莫离斋。
  “二爷,这是去哪儿?”万俟问。
  “听说今夜有花灯游船会,往年这时候,外面都极为热闹。想来湘儿看到了,应该是极为欢喜的。”
  意思就是,他提早离开,是为了抽时间带妹妹出去看花灯。哪来的没做完的事情,都不过是脱身的借口罢了。
  可是万俟却总觉得哪里不对劲。二爷虽然疼爱三小姐,但是却不会专门带人出去玩的,顶多叫下人多陪着三小姐些罢了。
  万俟:“二爷,您不会以为,蹊儿姑娘问属下能否出去,是因为她想带三小姐去玩的吧?”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