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你们别逼我退团! > 第18章 第 18 章

我的书架

第18章 第 18 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欢:“?”

“啧啧,”何畏背起手,苦口婆心道:“小欢啊,你这样搞教育可不行啊1

小欢欢:“????”

何畏只感觉痛心疾首:“你声音这么好听,为什么不自己出道而要搞童声合唱呢?就算你要搞童声合唱,也要好好的搞嘛!怎么能让小朋友到处去偷手机呢1

小欢刚刚一直保持着的礼貌微笑瞬间荡然无存:“你他妈够了没有?”

何畏瞬间捂住了离他最近的一只鬼童的耳朵:“怎么能在孩子面前说脏话呢1

小鬼们:“……”

“呵呵,好哇,真是好得很啊,”小欢气极反笑,“原来你都不知道……我。”

何畏还以为自己暴露了什么,挠头道:“不好意思哈,我确实不太关注冥界娱乐圈……”

“冥界?我他妈不知道比你早在阳间混了多少年1

“哦?”

何畏终于意识到这场对话的走向又一丢丢和自己所想的不太对。

小欢拿出手链,愤愤道:“你可知道这是谁的?”

“谁的?”

“你竟然……真不知道?”

“我真不知道1何畏都快跪下了,“大师,您快点告诉我吧1

“你是天师吗?”

“我……正在进行职业生涯的重大抉择,应该马上就确定了1

小欢深吸了一口气,突然明白了其中原委。

这叶隐棠果然变了,在何畏确认是否走玄学道路之前完全不做干扰,把选择权留给了他自己……

而他当年,明明懂了那么多,却依然被那个俨乎其然的男人踢出了团队……想到了这,小欢更生气了。

“凭什么……凭什么连你这种什么都不知道的傻子都被招募了……”小欢咬着牙,“我倒要看看,你有多厉害1

话音未落,小欢便一个跨步冲了过去,同时对何畏使出了一记手刀。

何畏根本来不及做反应,只勉强后撤了半步,可没想到,突然间,他护体的罡气迸发了出来,“当”的一声替他挡下了这一击。

小欢明显一愣,看着何畏身上的金光愈发高涨,眼神中流露出了一种复杂的情绪,似乎有些惊讶、惶恐还有……嫉妒。

何畏也反应了一会,这才想到之前核桃说他的罡气会在生命受到威胁的时候骤然产生,这心里才有了点底。

“原来……是这样,”小欢很快也想明白了,“有如此天赋竟然都不加以练习,这世间还有你这种蠢材?”

而随着何畏身上的金光愈发耀眼,整个房间里的鬼童都开始咂嘴,并且流出了向往的口水。

小欢收敛了脸上的神色,轻轻偏了偏头,瞬间,浑身冒出一团黑气。

而这团黑气也越来越强,直到一点也不比何畏的金光弱。

周围的鬼童们更兴奋了,待小欢面带得意地打了个响指,各个龇牙咧嘴地朝何畏奔去,仿佛要把他生吞活剥一般。

何畏没见过这架势,但也不是第一次遇难,脑袋瓜转的飞起,觉得唯一可能的逆转方式就是擒贼先擒王。

然而,他的手掌碰到小欢脖颈的一刹那,就被对方直接干脆利落地扭断了,何畏重重摔在地上。

可脸上却挂着一个十分惨淡的微笑。

他趁小欢不注意,从他的口袋里偷出了手机和剑穗,此刻正牢牢压在自己身下。

何畏的性格,向来是对认准的人或事保护到底,当初对谭松是这样,现在对剑穗也是这样……

此刻他只想着:横竖都是死,那就和serendipity死在一块吧。

“阿嚏1

冥槽一层。宋逸舟边往前走边不住的打哆嗦,“唉,每次来这我都觉得好冷,我是不是不适合干这一行碍…”

“没有比你更适合的人了,”常龙从叶隐棠的口袋里钻出来,“这么敏感的体质,不干这行去干什么?酒店试睡员吗?”

“你说得对……”

三人穿着黑色卫衣在最热闹的街上走着,所到之处,小贩都默默地停止了叫卖,开始和客户们低估了起来。

“他们不会就是……‘恭喜’吧?”

“可不嘛!哎呦,我昨晚才看他们来了一次,押着八个鬼,不知道怎么现在又来了……”

“真就离谱,怎么他们突然开始活动了,我这排名又要往下掉了,哎。”

宋逸舟虽然知道穿上黑色卫衣之后,他们的样貌和声音都会有些许改变,不会轻易被别人认出他们是阳间男团的身份,但被同行议论还是挺羞耻的一件事,于是催促剩下二人加快步伐。

都怪以前业绩太好,唉……

“&(…………(1

一阵泰语从隔壁传来,叶隐棠立马停下了脚步,只见一个嘴里叽里咕噜的小婴儿正抓着一个小贩的衣领子。

小贩挠头:“兄弟,我真不明白你在说什么……”

鬼童又说了一堆,然后指了指小贩存放罡气的一个匣子。

“哦哦!你问这是哪来的?”

鬼童点点头。

“哎呀,鬼老爷,我这不是今天遇见了个冤大……不,一个浑身罡气的正义天师1

鬼头刚挥了挥小拳头,突然被一个宽厚的手掌捏住,整个提溜了起来。

鬼童:“?”

叶隐棠从泊臣那借了道符,贴在了鬼童的额头上,鬼童立即浑身僵住了。然后他转头问小贩:“那人长什么样?”

小贩回忆着:“就……挺白挺清秀的一个男生,也就20岁,有俩酒窝,眼睛一笑咪咪的,待人特别和善1

叶隐棠和宋逸舟瞬间交换了一个眼神,但还都不太敢确定……

“哦对了1小贩立马想起特征,“他人特别和善,对我们这些腌臜下妖都挺好的。而且我卖什么平安符他都不买,招财符买了一沓1

“是他1宋逸舟抢先做出了反应,“畏畏!他去哪了?”

小贩想了想:“我之前去妖层卖猫抓板的时候,好像看见他了,但离得挺远的,也不确定……”

妖层向来是冥槽事故的多发地,那这么一想,何畏出现在妖层就显得更正常了……

三人匆匆向小贩道了谢,顺手把鬼童交给了在旁边喝茶的阴差,快步赶去。

昆仑屋。

何畏已经被鬼童折磨的不成样子。

“你还击啊,为什么不还击?”小欢现在的笑脸十分病态,“怎么?什么都不会吗?”

“不……”

“不什么?”

“不打小孩和控制不了自己的人1

“呵,死到临头还穷讲究……”

何畏死死护住身子底下的剑穗,勉强抵挡着不停扑过来的鬼童,全凭意志力撑着,随时都在意识崩溃的边缘。

突然,两个小鬼跑到小欢的耳边说了些什么,小欢登时一愣,随即蹲下,凑到了满头血污地何畏旁边,“竟然有人来救你了。”

何畏勾勾嘴,心里知道,一定是他们……

“砰1

门被从外破开了,瞬间烟尘四起,何畏用最后的意识,看到了来者的影子。

为首那人高且瘦,身子挺拔,一进屋就带入了一阵冷气。

然而何畏只觉得自己的意识如流星般渐渐坠入黑夜里……

叶隐棠看了看躺在地上的何畏,眼底瞬间映上了一抹鲜红,呼出的气息仿佛都在面前凝结成霜。

小欢挤出一个毫不真诚的微笑:“呦,你们来的挺快……”

话音未落,只见叶隐棠刚拔出剑,还没上前,泊臣却从一边冲了过去,直接把小欢抵在了墙上。

泊臣的声音低沉且压迫力十足,一字一顿道:“为、什、么?”

小欢耸耸肩:“好玩咯。”

“阿臣,”叶隐棠似乎恢复了平静,“控制。”

可泊臣却像没听见一样,继续死死抵着小欢。

“咳咳,”小欢艰难地吐息片刻,指了指一边,“你最好听队长大人的话呦。”

七八只小鬼正用尖牙对准何畏的脖颈,在等小欢的指令才没落下。

泊臣深吸几口气,终于冷静下来,退回了叶隐棠身边。

小欢这才重新挂上灿烂的微笑,“果然是你们。”

宋逸舟啐了一口:“你他妈到底想干嘛?”

“你们也像招我一样把这家伙招来的吗?”小欢露出一个轻蔑的笑,“放鬼打麻将冥槽一日游?”

“他和你可不一样,”叶隐棠冷冷道,“他第一次来就和小贩小妖甚至小鬼交到了朋友,而你呢?你……”

“我怎么?”

“你……就决定走这条路。”叶隐棠轻叹口气,“道不同不相为谋,也请你不要再提以前的事了。”

“哦?”小欢来了兴致,“你们都忘记以前的事了吗?阿臣哥,你的弟弟还好吗?听说我走了以后你佛道双修都压不住内心的火气呢1

泊臣想到自己弟弟临死前的惨状……只能强迫自己阖目定神,但指尖不住地颤抖。

宋逸舟忍不住了:“你他妈真是够了1

“你的天资差成这样,只能靠折纸和法器那些下九流的功夫挺到今天,也挺不容易的呢。”

“你……”

“哗啦1

房间中央突然传来一阵异响,众人一齐看去,只见核桃不知何时摸到了何畏身边,将几个小鬼一推而散,然后冲着叶隐棠喊道:“快1

叶隐棠只愣了半秒钟,随即拔出佩剑,朝小欢刺去。

而同一时间,宋逸舟将口袋里的东西朝天一撒,油纸小人也瞬间飘满了房间,它们和小欢手下的鬼童缠斗着,丝毫不落下风。

泊臣则冲到了何畏身边,帮核桃一起驱散靠近的鬼童,顺便见缝插针地帮何畏治疗身上的伤口。

三人各守各路,勉强抵挡,宋逸舟的战况轻松一些,不时瞥到叶隐棠,也不禁倒吸一口凉气。

他从入队以来,从没见叶隐棠这么……不理智过。

他的剑法几乎凌乱,充满发泄和惩罚的意味,而且招招都是杀手,丝毫不给小欢留任何退路。

直到最后,宋逸舟和泊臣已经处理完了大部分的鬼童,一起看向叶隐棠。

叶隐棠看着何畏身下的满地血污,已经彻底红了眼,手下的剑招都更加凌厉了几分,终于刺中了小欢的肩膀,但叶隐棠没有就此停手,而是向更深处用力,直到小欢右边肩胛的筋骨几乎断裂……

宋逸舟颤颤巍巍说道:“队长……”

“呵,”小欢反手握住叶隐棠的剑,啐了口血,“好啊,为了你那什么都不知道的新队员,竟然下这么狠的手……”

叶隐棠眼神依旧冰冷:“我不是没有给过你机会,你不该再用我队员的安危挑衅。”

“你会后悔的,”小欢冷笑,“你也不能保护他一辈子,他那个体质……”

叶隐棠下手更重了一分,袭来的剧痛瞬间堵住了小欢的嘴。

“我的队员,不需要你操心。”

“那我们拭目以待吧。”

说罢,小欢的绿色斗篷忽然滑落在地。

然后就在所有人都反应过来之前,小欢竟然连同那斗篷一起消失了。

“草,这人还不是用了法器。”宋逸舟愤愤道。

可叶隐棠管不了那些,他匆匆走到何畏身边,蹲下,将他抱起。

一直以来冰冷的神情几乎融化了。

何畏勉强醒了过来,可他看不清是谁把他抱了起来,只能闻到一阵淡淡的松木和麝香的气息,冲淡了他浑身的血腥味。

何畏只觉得有些可惜,梦里心心念念的人此刻出现在眼前了,自己却看不清他的样子。但他已经来不及思考太多,只想趁着意识还在的时候把一直的心愿完成——

于是,他将拳里攥着的东西,轻轻放进那人坚实胸膛前的口袋里,缓了缓,才带着笑说道:

“呐,剑穗还你。”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