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你们别逼我退团! > 第11章 第 11 章

我的书架

第11章 第 11 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宋逸舟立马从口袋里掏出一把细细的线,然后在身后的门上缠了几圈,一道淡淡的蓝色光屏瞬间成型。

“好啦,这样路人就会觉得这扇门怎么也打不开了。”

说完,宋逸舟突然又想起来了什么似的,从卫衣口袋里掏出一张厚油纸,手速飞快的叠成了一只千纸鹤,再把丝线的一端缠在了千纸鹤的脚上。

宋逸舟低喝一声:“去1

只见千纸鹤竟然扑棱扑棱地扇起翅膀,朝着黑暗处飞去。

于此同时,旁边的泊臣也拿着毛笔正在一沓符纸上飞快的画着,一笔从上到下,一气呵成。每画好一张,那符箓便散发出一道微弱的赤色光芒。

很快,他就把一沓画完了,然后对叶隐棠点点头说:“好了。”

那千纸鹤也好回到了宋逸舟手中,宋逸舟满意一笑,打了个响指。

瞬间整片地下三层的区域都被照亮,而光源正是那绕场一周的丝线。

宋逸舟得意道:“老大,我新研究的法器不错吧。”

“嗯。”叶隐棠全神贯注地盯着前方,非常敷衍地表达了一下赞许。

面前七个柱子中有五个冒着黑气,浑身湿漉漉的男鬼正从里面挣扎出来。

叶隐棠的佩剑率先飞了过去,瞬间击碎了离最近男鬼的肩胛骨,把他死死钉在了柱子上,然后阿臣立刻跟上,在他额前贴了一道符咒。

那男鬼表情痛苦万分,浑身的水气顷刻间消退,露出一张苍白而又年轻的脸,回归了人类的神色,静静看着三人。

“先驱怨念,等会再带他们去轮回,时间不够。”叶隐棠言简意赅指挥道。

二人点头,只见远处那几只男鬼都看到了这边的情况,加快了步伐朝井口奔去。

此刻跑过去阻拦显然来不及,宋逸舟见状,掏出一沓厚油纸,三下两下撕成了小人的形状,朝天上一撒。

小纸人仿佛有自动定位系统一样,朝男鬼飞去,哪怕每个小纸人都没什么战斗力,但就如飞蛾扑火一般,越来越多,越来越密。很快几个男鬼就像被绷带包裹的木乃伊一样动弹不得。

而那些小纸人还在拼命地往他们的身体里挤。

“逸舟!停手1叶隐棠低喝,“他们不是恶鬼,不要下杀手。”

“好吧,”宋逸舟再打了个响指,小纸人便纷纷落地,“这么打着可真不痛快。”

常龙再次伸出脑袋,插嘴道:“你们都多久没打过鬼了,就当随便练练手吧。”

“嗐,这种事不就跟骑自行车一样,忘不了的……”

“小心!1

一个水鬼不知从哪摸了过来,突然给了宋逸舟一爪,幸亏他反应灵敏才将将躲开。

“……还真是生疏了。”

刚刚那些水鬼明显被激怒,疯狂地怒吼着发泄怨气。

“不能让他们进井里1越是靠近井口,叶隐棠的声音就越小,显然不愿让何畏听见。

而宋逸舟和泊臣即使听不到老大的指挥也大概猜到是什么内容,非常默契地散开阵型,三人分三个方向守住井口,各守各路。

五个水鬼再次冲向他们,一时间佩剑、折纸、符咒齐飞,伴随着四处蒸腾的水气和男鬼们嘶哑的嚎叫,场面混乱至极。

井底。

本已经做好战斗准备的何畏听见上面一阵叮当乱响震惊不已,难以置信道,“真的有人来救我了吗……”

“算你运气好,”小女孩撇了撇嘴,“听这动静,来的应该是正经天师,不像你,是个半吊子。”

“我怎么了?我刚把刘宏送走诶!不强吗?”听见有人来救自己,何畏瞬间嚣张起来。

“切,刘宏那种鬼是最低级的一种,怨念也弱,没什么攻击性,有什么了不起的1

“那那那我还制服了你,而且,实不相瞒,我才学了两个小时1

小女孩:“……”

这句话你憋很久了吧!

何畏刚想再嘚瑟两句,突然一阵阴风从井口倒灌进来,吹得他几乎站不稳。

小女孩撇了撇嘴:“麻烦,这个风水阵在阻止上面的天师驱魔。”

“啊?那怎么办?”

“等着吧,等他们赢了就好了。”

何畏咬牙,勉强维持着重心。突然,一只手从他背后伸出来,死死扼住了他的喉咙。

幸亏这手湿漉漉的,何畏才侥幸滑脱,回头一看,原来是那阵阴风吹掉了一块枣木,所以这男鬼从方形孔洞钻了出来。

那男鬼再次冲向何畏,何畏勉强后撤,踉跄几步才站稳,赶忙凝神,想再调动罡气护体,同时感受着铜钱金阵,然而……

无事发生。

小女孩悠悠开口:“那铜钱阵只能用一次呀,而你好像还不能熟练控制自己的罡气吧?”

可何畏没有好好思考对策的时间,那男鬼已经冲到了面前,何畏只好摆出架势应敌,脑海中闪过的全是跟着爷爷晨练时的太极拳招式。

没想到这些招式竟然能勉强抵挡,但他很快把能想到的动作全打了一遍,体力消耗不少不说,还中了那男鬼好几拳,终于还是应接不暇,败下阵来。

男鬼突然跃至半空,把何畏狠狠地压在地上,张嘴便朝他的脖颈咬去。何畏只能像案板上的鱼一样来回翻腾,就在几乎耗光所有体力的时候,突然发现还有另一只男鬼正蹑手蹑脚地接近谭松。

“靠1

何畏怒吼一声,立即暴起,瞬间力量大的惊人,直接把男鬼掀了起来,然后朝谭松跑去。

没人能欺负我的朋友!鬼也不行!

可男鬼也不甘示弱立,立马追了上来,反手擒住何畏的胳膊,显然他生前也是一个略懂格斗的人。

但何畏仿没有痛觉一样,他的眼中只有那个即将要碰到谭松的男鬼。

咔嚓!

何畏的肩膀瞬间脱臼,就在男鬼都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像个炮弹一样冲了过去。

咚!

本想标记谭松的男鬼本就瘦弱,现在直接被何畏的头槌撞到了墙上,胸前立马凹陷了一个大坑。

何畏喘着粗气,浑身的钝痛后知后觉袭来。他甩甩头,咬着牙才让自己没晕过去。

可两个男鬼几乎很快恢复了状态,步步逼近。

何畏向前一步,挡在了男鬼和谭松之间,眼神坚定。

他绝不会后退一步。

然而,男鬼丝毫没被面前这个白净少年的英雄气概感染,反而被馋到了,口水稀稀拉拉流了一地。

他们嘴里含混不清地念叨着什么,然后一左一右,突然加速冲了过来。

何畏决绝地闭上了眼睛。

可预想中的血肉分离并没有发生,何畏只觉得一阵热气从两颊掠过,再睁开眼,却见到那两个男鬼身体周围一片水气弥漫,仿佛刚被放上烤架的肉一样。

然后没等他们反应过来,小女孩从后面冲了过去,一手一个把男鬼仍上了井口。

在何畏呆滞的目光中,小女孩忙完一通,也没了力气,做到了何畏身边。

三人整整齐齐坐了一排。

“呃……谢谢你哈……”何畏等了半晌才开口。

小女孩却依旧倔强地把脸转向一边,“我勉强看在你人还不错的份上才出手帮忙,别以为是免费的埃”

何畏拍拍胸脯:“你有什么要求尽管提1

“嗯,”小女孩清了清嗓子,正色道,“第一,我要享用你的罡气,你不能反抗。但你放心,这事就像献血,只要不太多,对身体就是有益的。”

“没问题。”何畏点点头,心想:你要是能抢过那个蜥蜴精你就吸呗。

“第二,你得当正经小鬼一样供养我,我当然会帮你的忙,但你不能问我过去的事。”

何畏点点头,想了想,还是问道:“你是不是怕我把你交给上面的天师?”

被说中心事的小女孩立马瞪了何畏一眼:“哼,就你聪明。”

“嘿嘿。聪明是聪明,不聪明哪能当天才呢?但夫子曰人要敏而好学,不耻下问,所以我还想请教一下你,为啥你不像其他鬼鬼一样,直接来吸我的罡气,还要问我?”

小女孩叹了口气:“唉,就让本鬼姑给你科普吧,你今天见到的刘宏也好,那些男鬼也好,都是最低等级的小鬼,而本姑娘是想成为鬼仙的鬼。”

“鬼仙修行和出马仙、保家仙有相似之处,要么自己修行,要么吃供奉,而我之前已经标记谭松,虽然他不知道,但我还是只能吃他的供奉,也就是精气。”

“哦,”何畏似懂非懂,“那你以后怎么吃我的罡气?”

小女孩卖了个关子,也不回答,只低声念了一套咒语,然后咬破了谭松的指尖。

“诶!你这……”

何畏急了,可话还没说完,小女孩就把谭松的手指按在了何畏的眉心,何畏瞬间只觉得视野里黑气弥漫,浑身燥热难忍。

幸好,这感觉很快便消失了。

小女孩:“好了,现在我是你的鬼了,好处你之后就知道了1

何畏勉强从头晕目眩中醒来:“我一直以为你是反派来着,之前你是不是要杀了谭松?”

“杀了他?”小姑娘一脸不屑,“他体质有点阴,天天在火葬场被不同的鬼骚扰,要不是本鬼姑路过,他早死了百八十次了。”

“哦……”何畏点点头,心想果然那个叶隐棠就是个三流道士,这都看不出来。

“这次本也是想来破坏这个风水阵,结果你那个朋友真的不中用,在井边把自己绊倒了,倒栽葱一样摔下来,要不是我让他满身红光,吸引你过来,又带你下井,他现在还在井里躺着呢1

“可可可可,可你还想吸干他1

小女孩撇了撇嘴,也不否认,“鬼仙鬼仙,鬼字当先,再说就算把他吸干了,当鬼做我小弟有什么不好?我又不是圣人。”

“好吧……”何畏想了想,“我觉得你好像懂很多的样子,能不能一直请教你?”

“看本姑娘心情吧。”

“那请问你怎么称呼呢?”

“嗯……”小女孩认真想了想,“叫我核桃吧。”

二人聊着聊着,突然发现井外边的动静消停了,井里的阴风也停了。

核桃感叹:“上面的肯定是专业的天师,听着也就三五个人,这么快就搞定了七个,虽然都不是什么厉害的鬼吧,但速度确实不赖。”

“唉,这可都是我的救命恩人呐,好想知道他们是谁。”

“这可不容易,天师一般都会隐藏身份,毕竟阳间纷扰太多……”

话还没说完,一阵嘈杂的脚步接近,核桃立刻隐匿了身形。

何畏满怀期待,心情就想要去自家爱豆的粉丝见面会一样,结果抬起头,却发现两个拿着手电的中年民警正诧异地看向井底:“我去,这儿还真有人。”

何畏星星眼问道:“请问你们是天师吗?”

“天使??”民警立马恢复神色,“内个,你不要慌!别怕哈,别怕!叔叔一定救你出来。”

失望掠上心头,但何畏突然反应过来了,细细品味了一下民警哄小孩一样的语气,难道……

何畏大叫:“我不是神经病!!!1

“那你怎么掉井里去啦?”

“我我我……”何畏百口莫辩,总不能说自己是看见发小在发光才过来的吧……

“你的监护人在哪呀?”

何畏刚想再次否认自己失了智的事实,但转念一想不如将计就计。

报警的肯定是那些不愿意露面的天师嘛!

“阿巴阿巴,报警的人就是我的监护人,”何畏为了演的真实,傻笑两声,“他们可能是仙风道骨的老道士,或者大隐隐于市的大师……总之非常帅就是了,快让他们来接我,嘿嘿……”

警察大叔:“……”

这孩子发病可真快!

但人民警察本着负责任的态度,还是通过无线电上报情况:“总台总台,雍荟城这坠井案子的报警人是谁啊?”

电台对面很快回复,“稍等,报警人的姓名是……”

声音不大,但周围非常安静,何畏勉强能听清,于是满心期待着——

“李警官,报警人留的姓名是‘一个热心市民’。”

“重复,姓名是‘一个热心市民’。”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