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第 1 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郊外的树没人上心,栽种时缠上的布条被风吹的张牙舞爪。

司机在等一个没人经过的红灯时打开了音响。里面窜出来的歌声曲调不清,背景音的音量很大,丝丝电流的摩擦声让人不由自主地觉得烦躁。

但司机好像很偏爱这首曲子,一直在单曲循环。坐在后面的何畏听着这首歌有些耳熟,跟着打节奏,没多久就能跟着哼上一段。

“小伙子,你唱的不错埃”

“哈哈……我以前跟家人学过一点声乐。”

何畏在出租上已经坐了整整半个小时了。晚上没什么人,司机开的又快,按理说再荒的地方也得到了,可眼下除了两边光秃秃的树什么也瞧不见。难不成……

何畏实在觉得后背发凉,酥酥麻麻的冷意沿着脊背向上攀缘,激起不少鸡皮疙瘩。他忍不住转移话题道:“师傅,我定位的地方快到了吧?”

何畏马上就毕业了,按着遍地撒网重点捞鱼的原则给不少专业不对口的公司投了简历。

今晚,何畏是去赴唯一一个答复他简历的公司的面试的。

虽然这是一家与他专业毫无关系的娱乐公司,但他也只有长相和唱歌还算拿得出手了。毕竟他所学的母猫产后护理专业实在听起来不像个样子,像他这种从大山里走出来的孩子,本就没什么背景,专业再没挑好,留在京城找份像样的工作可太困难了。

不过奇怪的是,他不记得海投的娱乐公司里有这么一号,网上的信息也是少得可怜,一副可信度不高的样子,但等何畏看到薪资待遇那行字时,他整个人就地升华了。

这家公司,有!钱!途!

“还有段路,看见前面高楼那儿的十字路口没有,我们右转绕过去再左拐个弯儿就到了。”

司机抬手指了指远处隐隐绰绰的一片高楼,何畏心中的疑虑顿时消去不少,可随即更大的疑惑又浮现上来。绕过去再拐个弯儿?那岂不是跟直走一样的?

何畏问道:“前面的路是不通吗?”

“孩子,你要去的是九幽路484号,前面那直走的就是九幽路。大晚上的,看见九幽不都得绕开嘛?图个吉利。”

何畏想到“九幽”是老一辈人对地狱的叫法,不禁靠着椅背笑了起来,“您信这个啊?”

司机别过来的脸被透过来的月光照亮了小半,另一边脸藏在黑暗中,眼眶黝黑。他嘿嘿笑了两下,“信则有嘛。”

那一圈高楼已经不远了,最后一个路口的标识也越来越近。等到了师傅正要打方向盘的时候,何畏忽然发现车头前方出现了一道倏忽而过的影子。

何畏在影子出现的同时只觉得自己背后窜过一阵凉意,大喊一声:“停车1

司机也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嗓子吓了个魂不附体,但还是立刻猛踩刹车。

“滋啦”一声,轮胎同地面的摩擦声在一片寂静中无比刺耳。

车子以歪扭的状态生生卡在十字路口中间,何畏的脑袋被冲力甩到了车窗上,撞了个七荤八素。等缓过劲儿来,他连忙抬头去找刚刚车头前站的人影。可灯光映亮的地方,什么东西也没有。

他拍了拍司机靠椅,“师傅,人呢?”

司机急得快哭了,“孩子你可别吓我,哪里有什么人1

何畏坚持道:“不可能!刚刚要转弯的时候……路中间明明站着一个人的。”

“大晚上的,谁会来郊外的野马路啊1

何畏忍不住揉了揉自己的眼睛又看了过去,可是那里空空荡荡的什么都没有。何畏慢慢地叹了口气,觉得师傅说的也对,如果不是那奇怪公司工资开得高,晚上十点面试不说,面试还在这种一看就瘆得慌的地方,他也一定不会来。

但,穷病可比这种神神鬼鬼的地方可怕多了……

“可能是我看错了,不好意思啊师傅。”何畏忍不住挠了挠头发。

“哎……没事。小心一点也是好的,没真出事就好。”

司机摆了摆手,车子正要重新点火跑起来,何畏坐的后排车窗突然被人从外头轻叩了两下。

“嗒嗒。”

车窗不是防窥玻璃,借着惨白的月光,他抬头同一双平静深邃的眼对上。

来人高而瘦,一身黑几乎与夜色融为一体,看起来就是刚刚在车头前站着的人。

何畏欣喜道:“师傅您稍等一下!刚刚我没看错,确实有人。”他一边说着一边抬手把车窗降下来,对着外面那人笑道,“您是在路边等车吗?”

男人戴着黑色口罩,只垂眸看了何畏一眼,语气平淡,“嗯。”

何畏又问:“那您是要去哪里?”

男人没有回答,而是用那双没什么情绪的眼睛在车里扫了一圈,又落回到了何畏的身上。

何畏不知道他在找什么,但他却听到另一种很奇怪的声音,像什么尖锐的东西划过纸张的声音。而车门外一阵比夜色还深的光华一闪而过,浓墨般的夜色悄然褪去。那阵声音过后,总让何畏觉得脊背发凉的感觉也消失不见了,车里令人烦躁的音乐声也戛然而止。

冷空气后知后觉的灌进车里,何畏打了个喷嚏,一手捂着鼻子一手把车门打开,“您是要打车吗?还是先进来吧,夜深露重的。”

男人微一点头,弓身垂头钻进了后排,同何畏挤在一起。不知为什么,男人身上散发着比冷空气还凛冽的气息,惹得何畏又是一阵不由自主的战栗。他缩着肩膀往另一侧小幅度让了让。

车里的气氛变得凝滞,何畏瞧着横在自己和男人之间那只小型的银灰色手提箱,忍不住问道。

“您这是要去——”

“你是去哪儿?”没等何畏问完,男人已经截住话头反问回去。

“哦,我是准备去面试的,九幽路484号。”

“挺会选时间的。”男人道。

何畏知道对方这是在有意调侃,也跟着不好意思地陪笑了两下才道,“出发吧,师傅。”

司机从男人上车后就变得沉默,只是简短地嗯了一声就点上火驶出去。

“对了……您还没说地址。”。

“顺路。”男人靠在座位上闭目养神,“九幽路485号。”

司机仿佛察觉到了什么,虽然换挡的时候手脚显得格外僵硬,但却让车子跑得又快又颠,不要命似的在马路上飞驰。不知发生了什么事的何畏在后排晃来晃去,好几次差点撞到车门。

男人的手提箱也没能幸免于难,啪的一下躺到在座椅的空隙中。何畏想去扶一扶,可还没碰到男人就把他的手按住了。

“我自己来。”那人道。

何畏哦了声,没忍住好奇又看了箱子几眼,可任由他怎么看,都是个平平无奇的收纳盒而已。

车子一路飞驰,停在两栋黑漆漆大楼的中间。

藤蔓沿着墙根攀缘而上,将一二层的窗户封死了。再往上看,四楼还有一座贯通左右两栋大楼的天桥。

何畏没看见司机有收款码,下车刚想掏出钱夹子给钱,可在男人一声轻咳之后,后视镜上挂着的一串平安符毫无理由地掉了下来。司机突然瞪大了眼睛,张着嘴好像要说些什么,可他最终什么也没说,活像见了鬼一样疯踩油门急吼吼地离开了。

何畏捏着两张票子,满脸茫然地站在原地,“他这是怎么了?”

男人拎着箱子瞟了眼车子离开的方向,冷冷地丢下一句没头没脑的话,“收着吧,这钱他用不上了。”

说完,男人抬脚往门牌号485号的破旧建筑走了过去。

何畏也不再纠结,多出来两百块搓顿火锅它不香吗?他拿上准备好的简历,推开右侧484号的大门,簌簌落下的灰尘呛得何畏止不住的咳嗽。他用简历掩着口鼻打开手机手电,四处照了一下。

面前是条窄窄的楼梯通道,一直蜿蜒而上到这栋楼最高层。

看三白娱乐发过来的办公地点,他们公司在这栋楼第六层,603室。可是,这大楼怎么看都不像有人生活的样子碍…

何畏想起刚刚的奇怪男人和诡异司机,倚着门框让大门保持着半开的状态,这才给hr去了个电话,“嘟嘟嘟”的忙音响了好一阵子。

“喂……”对面的声音沙哑,听不太真切。

何畏这才松了口气:“您好,我是今晚过来应聘的华大毕业生,已经到您公司楼下了。不过这里一个人都没有,我是不是走错了啊?”

hr的声音从话筒那头传来,和司机车上的音乐一样,嘶嘶拉拉的响动听的人心烦,“没走错,我让人事过去接你。”

“那真是太谢谢了,我就在一楼楼梯口。”何畏借着微弱的月光打量着公司,楼道两侧的墙壁剥落了不少,扶手已经因为风化变成了暗淡的红色,像干涸的血迹。

这里……这么破旧,真能开出他们说的工资吗?不过看管理层态度也不错,来都来了,先看看再说。何畏心中有些纠结,但一摸自己空空荡荡的口袋,还是老老实实地等在了原地。

啪嗒啪嗒——

脚步声从上头传来,感应灯接次亮起,很快何畏眼前就出现一位圆脸发福的矮个子男人。

何畏扬起笑容道:“您好,我是何畏——”

男人也笑了笑,但他一笑脸颊两边就挤作一团,笑容就显得古怪僵硬了起来。

何畏突然觉得胸口闷得慌,心里惴惴的。

“我叫常龙,是三白娱乐的人事,你跟我上来吧。”

何畏点点头,跟在男人身后。

“你的外形跟我们公司招艺人的要求还是很符合的,我很满意。不过,我还是想问问你为什么想进男团?”

“找不到工作,只能靠脸吃饭了。”

常龙嘿嘿笑了两下,没再说话。两人一前一后爬着楼梯上楼,走了没几步便听见楼道里有拉风箱一样呼哧呼哧的声音,却比那个声音还大。

何畏忍不住道,“您很累?”

常龙擦着额头的汗,“没有埃”

何畏:“可您都喘成这样了,要不我们歇歇。”

寂静的空间里,常龙幽幽的回过头来看着何畏,他的胸膛起伏的格外夸张。

“不用,我们上去歇。”

头顶的感应灯缓缓熄灭,常龙也转过身去,何畏又跟着他走了两级,忽而停住了。

常龙听到身后没动静,转头过去询问道:“怎么不跟上?”

两层台阶之上,男人的五官挤成一团,仔细看还隐隐浮动着某种克制的兴奋,小而窄的眼睛仿佛全陷进脸颊的肉里,闪动着兴奋的光。

何畏头皮一阵发麻,他吞了下口水,慢慢的指向常龙的身后。

那里,有一条长长的、绝不会出现在人类身上的东西。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