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6章 番外一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叶隐棠与何畏在一起后, 就进入了热恋的状态,尤其喜欢撒狗粮,幸好宋逸舟还有泊臣可以反弹单身狗伤害。

可怜了常龙, 带个男团拢共就四人, 居然全部都内部消化了, 就他一个单身蜥蜴天天吃狗粮吃到撑。

到了最后,如非必要他几乎都是蜥蜴状态, 待在房里不出来。

这日, 他们又在进行日常团建活动。

“诶, 队长,你什么时候去见畏畏的家长啊?”

说话间,宋逸舟已经打出了唯一一张二饼, 成功做出了清一色, 就等自摸了。

叶隐棠瘫着一张脸, “下周。”

他主动喂了一张牌给何畏,对方立马来了个扛上花自摸三家,紧接着泊臣打出来的一张正好给叶隐棠点炮。

宋逸舟都快傻眼了,转悠了一圈, 竟然只剩下了他们二人内讧。

“嘿嘿, 运气,运气。”

何畏笑着洗牌,随后对着叶隐棠眨了眨眼,另外两人就见叶隐棠的脸色突然就温柔了起来, 眉眼间竟是笑意。

宋逸舟·叶隐棠:你们这样显得我们俩好亮!

说来也是奇怪,上回放假何畏跟着叶隐棠回了叶家,本来他还有些忐忑,觉得自己拐了他们家的独苗苗, 指不定会让二老发火。

再加上他自觉和叶隐棠的种族不对,估计更是难上加难了。

结果没想到叶隐棠刚回家就打了一记直球,何畏当时都还记得叶父虎躯一震、叶母难以言说的表情。

何畏当即勇敢的上前说了一堆保证,然而叶父叶母一言难尽的看了一眼叶隐棠。

“畏畏啊,别怕,我和他爸不反对的。”

叶母说完抽了抽嘴角,一副噎着了的模样。

叶隐棠倒是老神在在的去做饭了,总之那一天何畏都在忐忑。

然而之后他才知道,叶隐棠早就告诉过他们自己的心意了,甚至与他刚刚确定了关系就让自己父母准备见面礼。

“那你为什么不早说?害得我多丢人。”

何畏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

叶隐棠笑了笑,“你这回来家里换了个身份,当然要重新介绍一番。”

论颠倒黑白,他是专业的!

如今,风水轮流转,到了叶隐棠去见何畏的家人了。

只要一想到最后一场大战中,何爷爷那一柄黑金锤舞的虎虎生风的模样,叶隐棠就觉得自己的肋骨隐隐作痛。

二人商量了许久,才定了下周。

当然了,据何畏打探,主要是因为爷爷身体好后就出去旅游了,据说是从w市过去,一路逛到b市才回来,为了玩得高兴,甚至还报了高价的跟团游。

四人团建到下午,常龙这才拿着手机下楼了,“最近有个真人秀节目,你们有时间接吗?”

话说如今的发财男团早就不是当初地糊咖了,以前节目挑他们,现在轮到他们挑节目了。

“干什么的?钱多不多?时间久不久?”

何畏一边吃着叶隐棠喂到嘴边的苹果,一边刷着手机。

“跟你们有啥关系?”

常龙越过他们走到了宋逸舟和泊臣的面前,“来,资料都在这儿了。”

何畏一脸懵逼,“不是,我和队长已经糊了吗?”

明明昨天他开直播的时候还上了热搜呢。

常龙翻了个白眼,“你们俩下周不是要回去吗?这节目下周就开始,你们哪有时间?”

何畏沉默片刻,犹豫的说道:“如果钱多的话,其实我们也可以……下次回去。”

众人:……

你这已经不是财迷能形容的了!

……

晚上,叶隐棠给何畏讲睡前故事,自从他们俩在一起后,叶隐棠就把自己的东西搬到了何畏的房间里,美名其曰“培养感情”。

但是何畏这会儿正在网上冲浪。压根就不想听什么睡前故事。

叶隐棠犹豫半晌,想起了半个月后似乎有一场驱邪的任务,默默说道:“那咱们来说个不一样的。”

何畏敷衍的应了两句,眼睛盯着屏幕不放,叶隐棠也不着急,关了灯后自顾自的说了起来。

“姓陈的一家是十里八村出了名的好人,他们家每年都要办一场喜事,办一场白事……”

何畏听到这儿戳手机的动作顿了顿,默默打开了手电筒,随后抱紧了叶隐棠的手臂。

“原来那陈家的人根本不是什么好人,他们骗人进来喂给恶灵,以求达到自己的目的……”

叶隐棠带着笑看着何畏慢慢往下缩,被子都快盖到眼睛了。

“那恶灵十分凶残,将整个村子里的人圈禁了起来,死伤无数,后来有个极其强大的驱魔师无意之间路过那里,见怨气冲天就调查了一番。”

何畏眨了眨眼,怎么感觉这个故事有点耳熟?

“他孤身对付恶灵不落下风,然而……”

叶隐棠说着说着就卡了壳,有些想不起来接下来的剧情了。

这个故事他小时候父亲经常说给他听,还说这个强大的驱魔师十分有名,往上数数就是他见了也得喊一声师叔祖。

“然而什么?”

何畏坐起身关了手电筒,转而把灯打开,“是不是那驱魔师一人就干掉了恶灵,还驱散了村中的怨气,凭一己之力将那个地方封印了起来,后来天师协会接到消息又去善后了。”

叶隐棠一脸疑惑,“你怎么知道?”

何畏抓了抓头发,满脸天真地说道:“因为我就在现场啊,我小时候亲眼看见爷爷这么干的。”

不仅如此,这个故事最开始的版本还是他传出去的呢。

没想到过了这么多年,都已经衍生出了这么多说法了,害得他刚刚听的时候都没想起来。

当然了,原本的故事根本就不是这样的,那儿也没有什么姓陈的人家,整个村子就是个养尸地,养了恶灵出来作乱。

“那个驱魔师是何爷爷?”

叶隐棠这回是真的震惊了。

“是啊,怎么了?”

何畏给自己盖好被子,转头又开始玩手机了。

叶隐棠:沉默……

沉默是金!

他在心里想了想,自己父亲叫何爷爷师叔祖,那这么说,何畏是自己的……

不行,不能告诉他,不然自己就是“欺师灭祖”了。

“没什么,睡觉吧。”

……

回何爷爷家的前一天,叶隐棠莫名的焦躁了,整个人坐立不安,眉头紧皱,甚至有点精神恍惚。

宋逸舟和泊臣早在两天前就出发去录节目了,常龙为了保护自己单身蜥蜴的尊严,果断跟了上去。

如今正座别墅里就只剩下了叶隐棠与何畏两人,前两天还好,叶隐棠还挺正常的,就是时不时的会戴一下“痛苦面具”。

何畏见他再一次把水接满了还没有反应,忍不住问道:“你怎么了?”

叶隐棠回过神来摇了摇头,“没事。”

何畏狐疑的看了他两眼。

吃过午饭,叶隐棠坚持要出门给何爷爷买礼物。

“哎呀,你随便买点就行了,我多留两天,爷爷指定高兴。”

何畏不太情愿,毕竟这会儿外头阳艳高照,再加上他们俩出门还得做一些伪装,可麻烦了。

“不行,第一次正式登门,一定要准备充分。”

实际上,叶隐棠这会儿心里紧张的不行,之前意识到了自己的心意,见到何爷爷的时机虽然不对,但好歹只是个史诗级的副本。

如今有了“辈分”那一关,直接就上升到了骨灰级的副本,一不小心,“欺师灭祖”的名头就落在身上了。

总之在叶隐棠的坚持下,他们二人还是顶着大太阳出门了。

然而逛了一下午,真正能入他眼的东西少之又少,到了最后,叶隐棠不得不场外求助自己父母,挑了不出错的东西买了。

紧接着,继上次知道辈分后,叶隐棠又一次失眠了,睁着眼睛直到天亮,得亏他底子好,不然妥妥变成国宝大熊猫。

他们开车回去,何畏早上起来就与何爷爷通了电话,叶隐棠紧张的开车就如同上刑场一般,眉头就没松开过。

……

“爷爷!”

何畏笑着跑过去抱住了何老爷子,“我想死你了。”

何爷爷这一回旅游的时间不短,一出去就是三五个月的,也幸亏他老当益壮,何畏才不担心他的安全。

毕竟要是真的,遇见了坏人还指不定受伤的是谁呢。

“爷爷,这就是叶隐棠。”

他指了指提了满手东西的叶隐棠,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是我的男朋友。”

话落,叶隐棠瞬间站直了身体,感觉有道锋利的目光把自己从头到脚打量了一遍。

“爷爷好!”

中气十足的话刚出口就把何畏与何爷爷都镇住了。

何畏暗中点了个赞,这人也太上道了吧!

就是这称呼会不会有点早了,毕竟他爷爷还没给见面礼呢。

何爷爷打量了叶隐棠一圈,也不说话。

上回他就觉得这个臭小子见自家孙子的眼神不对劲,没想到这么快就让他得手了。

“爷爷~”

何畏见势不对果断拿出了自己的绝活。

撒娇大法!

何爷爷冷哼一声,“进来吧。”

说完,他拉着何畏转身回了屋里,何畏则是在背后给叶隐棠打了手势。

叶隐棠无奈的笑了笑,这一关估计还真不好过啊。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在2021-10-03 13:53:13~2021-10-07 00:06:04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元气小瓜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余多多 10瓶;呆呆傻傻 3瓶;伏妖集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