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你们别逼我退团! > 第84章 京中船坞遗址

我的书架

第84章 京中船坞遗址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此时, 结界内的众人已经打的不可开交,吸收了那个鬼王残留的鬼气后,众人明显可以看出另外几个鬼王身形暴涨, 实力更强了。

何畏这会儿专心对付小欢, 恨不得把罡气分成千丝万缕。

他自然也感受到了那几个鬼王上涨的实力,忍不住再内心默默吐槽。

这可真是好队友啊, 牺牲自己, 造福大家, 要是小欢也有这种觉悟的话,今天也就不会有这一战了。

“躲开!”

何父叫上来的一名帮手, 显然对付起来已经很吃力了, 因此被那鬼王寻到机会一掌拍下。

若非危急关头叶隐棠飞速上前替他挡了一下,恐怕此时那人已经魂飞魄散了。

好在何畏如今心无旁骛, 对付小欢之时气势十足,精神高度集中,即便对方实力比自己高, 他也能快速的分出罡气把人困住。

然而长此下去他们也有些吃不消了, 再怎么如何发财男团也只是肉体凡胎,与那些阴魂鬼怪不知疲倦无法相比。

最先撑不住的是宋逸舟,帕萨出去的纸人太多, 全都靠他自己控制,渐渐的便心有余而力不足了。

再加上他最开始在纸人身上点了自己的鲜血, 如此一来虽然攻击力大大增强,但若是纸人被杀,他自身也会受到一定程度的反噬。

如今扔出去的纸人十分之四五都被斩杀,宋逸舟则感觉自己浑身上下都像是在被火烧一样,疼痛无比。

然而他此刻非但不能停下, 反而要更加集中注意力指挥剩下的纸人,若是另一半也被杀干净,他恐怕会因此损伤根本。

何畏急啊,急的嘴上都快长泡了,偏偏他对上小欢只有一半的胜算,二人谁也奈何不了谁。

“逸舟,把纸人都收回来,与我一起对付小欢!”

正所谓擒贼先擒王,他就不信先把小欢控制出来这几个鬼王还能不听指挥。

当然了,后来残酷的真相告诉了何畏,永远也别相信敌人的鬼话。

宋逸舟哆嗦着双手结了个印,在场的纸人便立刻缩小,速度飞快的跑了回来,一个个的围在了他身边。

何畏抽空看了一眼,别说,还挺萌的。

“怎么样?还能撑住吗?”

泊臣此时的状态也不算好,但他看向宋逸舟的眸子里是遮不住的关心,见人双手无力的撑在地下不停的喘息着,总是红润的脸蛋此时一片苍白,额头上还布满了汗水,他有些心疼。

然而此时的情况,他连抱对方一下都做不到。

宋逸舟摇了摇头,他感觉自己的嗓子干哑一片,甚至已经说不出话来了,但对上泊臣却还是一如既往的笑了笑。

太阳穴疼得厉害,他却只是略微休息了一会儿,便操控的那些纸人与何畏一起对付小欢。

与此同时,叶隐棠与何父联手,终于斩杀了一只鬼王,但他们二人也累的够呛。

何父好歹如今已成了鬼身,略微缓缓就行了,叶隐棠可就不行了,握着长剑的手都在微微发抖。

他垂下眸子,心中格外不甘。

如今还有三位鬼王,众人使劲了浑身解数还只是堪堪将其困住,根本无法彻底斩杀。

何父叫上来的人当中已经有两个身受重伤,有一个险些没了,只能回到九幽修养。

何老爷子年纪大了,但那黑金锤使的着实厉害,竟然硬生生的将其中一个鬼王的四肢都给斩下了。

“这样下去不行。”

何畏咬了咬唇,“快想办法,一定有办法的。”

就在这时,结界突然震动了一下,而后从最前方破开了一道口子,有一个模糊的身影由远而近。

“舅舅?”

泊臣心头一怔,有些不可置信的看向了前方那个丝毫未变的人,自从上次他走之后便再也没了音讯,如今几年过去,对方却再次出现在了自己的面前。

“小泊臣。”

那人笑了笑,神色坦然轻松,仿佛如今的局势对他而言根本没在怕的。

在场除了泊臣之外,还有一个人格外激动,那就是何畏。

天地良心,虽然他不认识这位究竟是谁,但是之前在雾山瓦窑寺的时候都听泊臣说过,他这个舅舅是深藏不漏的高手。

此时此刻,何畏特别想点一首《感恩的心》来答谢对方。

好人一生平安!

然而何父在仔细看了看这人后忍不住皱了皱眉,这人虽然看着是走进来的,但他在这人身上感受到了一股同类的气息。

说不得,这人应当也是成了鬼了。

有了泊臣舅舅的加入,胜利的天平慢慢的往发财男团这边靠了。

小欢见此愤怒不已,他狠狠抓住袭来的罡气,“你们以为这样就能对付我吗?妄想!”

“嘭”!

又是一个鬼王自爆,大量鬼气溢散开来,剩下的两个鬼王拼命的吞噬,实力节节攀升,眼看着周围鬼气已经浓郁的像是黑墨水了。

何畏看的心惊肉跳,隐隐约约有一股不好的预感,倘若最后一只鬼王吞噬了其中一只的完全力量,那岂不是代表本身的实力有了质的飞跃。

如此一来,试问天下间还有谁能杀的了他?

小欢见此哈哈大笑,哪怕是带来的鬼王已经折损了一大半,可是看到这种人脸上犹如死灰一般的表情,便觉得心里痛快不已。

既然他得不到自己想要的,那么这世界对于他来说也就没有任何意义,那些不承认自己的人活着还有什么意思呢?

不如与他一起下地狱!

意识到了小欢真正想法的发财男团众人心里忍不住寒意顿生。

疯了,他真的疯了!

剩下两个鬼王实力已经不容小觑,何父带来的人也撑不住了,个个身受重伤,不得不退回九幽,若再多等片刻,也只有魂飞魄散的下场。

“小欢,停手吧!”

叶隐棠的长剑上金光闪烁,可是在最外面却包裹了一层浅浅的黑气。

“停手?”

小欢冷笑了一声,一个个的从他们脸上看去,“事到如今你才叫我停手,未免有些晚了吧。”

“这世道本就是如此混乱不堪的,既然如此,我们就应该让它恢复本来面貌,凭什么有的人可以不劳而获?凭什么妖精与鬼怪要龟缩在方圆之地?”

“大道之行,天衍四十九,人遁其一,那其他的又算什么?”

“你们不是觉得我心术不正吗?那便看看你们所谓修行大道的人,能不能护住这一切!”

说完,他整个人隐逸在黑袍中极速后退,任凭何畏的罡气如何迅速都摸不到人。

与此同时,另外两名鬼王的脚下突然出现了一个奇怪的符号,那符号慢慢扩大成型,将其圈在其中,而后无数黑气缠绕而上。

画地为牢不过如此,众人耳边只能听到不停传来的尖啸声。

原本明亮的视线忽然被一片黑气笼罩,那两个鬼王的身躯不停地扭动,企图挣脱外面缠绕着的黑气,然而却无济于事。

众人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其中一个,慢慢被吸干了身上的鬼气,凝成了一个墨绿色的小珠子。

小欢霎时出现在原地,他将珠子拿起来,放到了最后一只鬼王的手上,声音犹如天外般虚无缥缈,带着无尽的蛊惑之意。

“吃了他,你想要的就都能得到了。”

何畏的瞳孔瞬间睁大,他猛然将罡气凝成一股抽了过去。

“队长,不能让他吞下珠子!”

那珠子凝结了另外一名鬼王全部的力量,若是叫他吞了下去,那此方结界恐怕都困不住了。

其余人显然也明白了这个道理,立刻使出浑身解数去阻拦。

叶隐棠长剑一出,拼着疲累的身躯与对方缠斗在一起,与此同时,何老爷子也挥舞着黑金锤加入其中,何父也不甘示弱紧随其后。

泊臣的舅舅则是牵制住了小欢,但众人看得分明,他的实力应当是在小欢之上,可却不知为何没有动用全部的力量。

那鬼王眼看着就要成为人上人了,却被他们打断立刻暴走了,招式更加狠辣。

叶隐棠与其缠斗不过十招便败下阵来,幸亏躲得及时,只是手臂被抓了一下。

然而对方力量过于强大,这一下竟然就叫他左臂皮开肉绽,隐约可见里面的森森白骨,与此同时那伤口上还缠绕着丝丝缕缕的黑气,叫人疼痛难当。

然而他却一声不吭,转回来随手撕了块布料缠了一下,便将长剑横于胸前,右手直接握住剑刃划开了一道口子。

长剑浸满了鲜血,发出了阵阵嗡鸣。

叶隐棠连眉头都没皱一下,直接双手结印。

片刻后,众人便感觉到头顶上传来了阵阵雷声,何畏抬头一看,立刻惊得呆在了原地。

原本漆黑一片的天空被紫色的雷龙占据,对方在上方翻云覆雨、咆哮嘶吼。

叶隐棠握住长剑直至上苍,那紫色的雷龙便转瞬而下,由最开始的遮天蔽日,慢慢变小,直至落到他剑上之时,长剑惊起一片雷光。

与此同时,叶隐棠的长剑上显露出了一条雷龙的印记,等他闭上眼睛再次睁开之时,眼中亦是战意赫赫,杀意腾腾。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