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你们别逼我退团! > 第71章 雾山瓦窑寺

我的书架

第71章 雾山瓦窑寺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这也不是什么秘密, 宋逸舟的身世在团里人尽皆知,以至于何畏有时候见了他还会在心中咬手帕表示羡慕嫉妒。

这才是真正含着金汤匙出生的少爷本尊!

瑞远医疗严格来说并不算是宋家的产业,只能说是在多年前收购的。

宋逸舟挠了挠头, “这件事情我并不清楚, 只是听其他人说了几句,据说当时我家准备收购的是另外一家医疗机构, 这是后来突然发生了什么事情, 以至于瑞远医疗突然插了一手, 那家医院名声皆失,这才不了了之。”

众人若有所思, 何畏立刻拿出手机果断x度了一下瑞远医疗, 上面出来的全都是密密麻麻的患者好评。

医疗器械齐全、服务态度良好、医生医术高明等等。

总之何畏翻了整整三分钟,竟然都没有见到一条差评。

“真有这么好吗?”

也不对啊, 国内的医院哪怕再有名的也总有一些负面新闻,这瑞远医疗如此多的好评,难不成还请了水军?

何畏摇了摇头, 请水军的目的在为他们提高名气, 说白了就是赚钱,可是按照宋家的财富来说,完全没必要啊。

像这种财阀大家, 不都是分分钟上千万的生意吗?还用得着在乎这点儿蝇头小利。

“你还记得另外一家医疗机构叫什么名字吗?”

宋逸舟想了想,说老实话, 这一件事情发生的时候他还没出生呢,能知道这件事情完全是意外。

想了半天,他果断摇了摇头,“不知道,如果你想查的话, 最好是搜十几年前的,听说那家治疗机构也很有名,与瑞远医疗不分伯仲。”

这就好办了,要真是个名不见经传的,那他就是把x度翻个底朝天也搜不出来。

何畏从一开始的“最强医疗机构”,到“与瑞远医疗齐名的医院”,再到最后“盘点十几年前最好的医院”,一通搜索下来,总算是找到了。

“平仁医院。”

何畏眯了眯眼,点击那个搜索界面里。

平仁医院在十几年前确实有名,几乎所有疑难杂症他都能治,并且收费也不高,一度成为老百姓心目口中的慈善堂。

再加上平仁医院的持有者身份不明,背景过硬,哪怕是有人来闹事,也会在最短的时间内解决并给出公众说法。

可以说这家医院在十几年前是所有医院当中的龙头老大,然而在当时这家医院却被曝出了非法买卖人体器官一事。

何畏:……

怎么说呢,他觉得有点扯淡。

都说了这个医院的持有者背景过硬,那再怎么说也是有实权在手的,怎么可能就这么轻易的被曝出来?摆明了就是有人在背后搞鬼。

“这新闻一出,无数记者蜂拥而至,其后便挖出了诚雅孤儿院的事情,根据孤儿院院长亲自口述,他们是与人秘密交易,将匹配好的孩童假借收养之名送出去,而后摘下能用的器官便将人送回来,尸体埋在后山或者扔到井里。”

这话一出,众人下意识的往前院看了一眼,那口井在昨日他们的眼中还是怨灵聚集之地,然而今日就成了当年的罪证。

何畏看着手机,或许是因为时间已久,所以上面的新闻有很多都已经被删除了,可即便如此,因为当时那件事情闹得太过轰动,所以这新闻下面还跟着许多所谓的知情人爆料。

但事实的真相如何,根本就无人去探查,诚雅孤儿院的新闻一出,众人直接将其与平仁医院联系到了一起。

墙倒众人推,不过月余,这间医院就轰然倒塌,反而是当初紧随其后的瑞远医疗在这之后声名大噪,赚的盆满钵满。

众人勉强知道了当初发生的事情,但是怎么看都觉得不对劲,想来想去只能吐槽,当初这件事情太过草率了。

“不对啊,不是说你家准备收购平仁医院吗?如果他真的有这么好,为什么持有者还会出手?”

何畏有些无语,也不怪众人会这么想。

这一件事情换成是他,一家医院收费便宜,里面的医生医术高明,几乎没有不会治的病,在那时开个医院不为了赚钱,你说他单纯为了老百姓,这谁能信?

宋逸舟眼神一亮,“这件事情我还真知道。”

“这家医疗机构突然出手,是因为幕后持有者身患重疾,即将不久于人世,不过后来平仁医院没了之后外头的人也没挖出这人的身份。”

他之所以知道这件事情,也只是恰好认识这个人而已。

“行,那现在基本确定了孤儿院以前的确是发生了器官买卖一事,那么问题来了,你们有没有想过刚才转头上写的那个数字是代表着什么?”

何畏神情肃穆,还有些落寞,叶隐棠敏锐的感觉到了对方的心情不太好。

不过转念一想,骤然知道了他们站着的这片土地上发生了什么事情,心中感慨也是在所难免。

众人心中隐隐有一股不好的预感,恐怕这个数字背后代表的意思是他们都不愿意找到的真相。

就在这时,天色慢慢的暗了下来,何畏抬头一看,一大片黑色的气体从他们头顶飘了过去,将上方的阳光遮挡了个严严实实。

何畏:……

敢不敢真实一点?什么时候乌云能跑这么快了。

刚才肃穆的神情荡然无存,众人涌上心头的都是满满的戒备。

“是怨气。”

但这片天地彻底暗下来的时候,众人一阵恍惚就像是进入到了另一个空间一样,周围所有的一切都在飞速的改变着。

他们眼睁睁的看着如今的四周慢慢褪色而后消散于无形,随后则是一间间教室、宿舍,慢慢成型。

他们站着的地方已经成了一片平地,周围还有许多孩童在干活,有一个中年妇女正在怒骂着什么。

紧接着这些画面慢慢鲜活了起来,四周的一切都有了颜色,而他们抬头向前看去,粗粗的铁门上方挂着一个黑色的牌子。

“诚雅孤儿院”这几个字歪歪扭扭地刻在上面,铁锈斑驳,就像是血迹一般将这几个字硬生生地分开了。

何畏眨了眨眼,“这是?”

“幻境。”

叶隐棠打量了一番,刚准备说些什么的时候,就意外看到了一个身影。

那孩子像是只有四岁左右,有些胆怯地坐在了教室的角落里,他面前正摆着一个褪了色的魔方。

众人顺着他的视线看了过去,泊臣当即就愣住了。

这孩子,正是小时候的他。

而那小孩也在瞬间抬起了头,与众人对视。

“他能看见我们!”

宋逸舟惊呼一声,就见那小孩奇怪的歪了歪头,露出了一个不符合年龄的笑容,看的何畏与宋逸舟瞬间掉了一身的鸡皮疙瘩,赶忙离泊臣远了一点。

实在是太鬼畜了一点,他们有些承受不来。

明明他们出现在这里已经有一会儿了,甚至还有许多孩童从他们的身边跑过,这些“人”就算是看不到他们一样,偏偏只有“小泊臣”一眼就看到了他们。

与此同时,孤儿院的大门大开,一辆黑色的轿车开了进来,从里面走下了一个高大的男子。

之前那名中年妇女立刻脸上挂着笑容迎了上去,众人听不见他们在说什么,但是从他们的交谈中以及眼神看向之处,何畏很快就锁定了一个孩子。

那是一个有些瘦弱,扎着两个麻花辫的女孩儿。

而后,就见那高大的男子给出了一个厚厚的信封,于是那名中年妇女便笑着将这个女孩儿拉了过去,言谈之间尽是谄媚。

整个过程不到5分钟,那辆黑色的轿车就像是没来过一样,周围的人对此熟视无睹,但是细看之下就能从他们的眼神当中看到恐惧、无助、以及麻木。

这里的孤儿平均年龄都在五岁左右,明明纯真善良的像天使,偏偏要落到地狱里受这些折磨。

“这个幻境,应该是在重复当年孤儿院发生的事情。”

叶隐棠眸中带着愠色,显然也被刚才那一幕给气着了。

如果何畏之前在网上看的事情为真,那么可想而知,那两人刚才就在进行一笔交易。

仅仅只是几分钟,一条鲜活的人命竟然就以交易的方式给了出去,何其讽刺。

紧接着,众人就发现他们的目光不受控制地跟在了那名中年妇女的身后,见她拿着信封满脸喜色地回了宿舍左边的房里。

他们跟着看了过去,果不其然里面正是一叠钱,粗略看来应当有五万左右。

那人喜滋滋的将钱放在了床底下的一个黑色大皮箱里,而后换上了一身围裙,将一个院长的牌子戴在了身前。

众人看得很清楚,这样的黑色皮箱在这位院长的房里足足有4个,倘若这里面装的全都是钱的话,可想而知被交易出去的孩子有多少。

片刻后,天色猛然就暗了下来,孤儿院里的灯已经熄灭了,这位院长便带着一个男人悄悄的出了大门,不过几分钟时间,他们便扛回来了一个黑色的麻袋,将其扔进了前面的那口井里。

而这一切,都被二楼左侧窗户边上的“小泊臣”尽收眼底。
sitemap